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宠物天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697章 问题少女

作者:皆破


  很早很早以前,蔡美纹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家里曾经养过一条小狗,不是她想养的,只是有一天放学回家之后,看见屋里多了一条小狗,父母解释说是她姨家的狗,因为搬新家到六楼,每天爬楼梯遛狗太累,所以不想养了,过来问他们要不要养,不养的话就送到农村去了。

  父母见这条小狗怪伶俐的,而且也本着不花钱的买卖不要白不要的心理,就把它留下来,反正她姨说狗很好养,喂点儿剩饭就能养活,还能帮着看家。

  那时,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宠物行业还不存在,大家养宠物都是瞎养,缺乏相关的知识,更缺乏了解相关知识的渠道,不像现在上网一搜什么都知道了……而且那时大部分人的经济并不宽裕,连喂猫都是拿剩饭喂,何况是狗。

  那时的蔡美纹……大概是处于青春期、叛逆期吧,反叛意识很强,觉得父母不顺眼、觉得老师不顺眼,整天跟几个闺蜜死党厮混在一起,染发、抽烟、涂口红、穿耳钉、逃课、讲脏话……十足一个问题少女。

  无论是小芹菜还是张子安,包括现在所有认识蔡美纹的人,绝对不可能想象得到她那时的样子,就连她自己有时候梦见那时的自己,醒来后也会怀疑那个陌生的少女到底是谁?自己是不是被狐狸精或者黄大仙附过身?

  其实这也很正常,人的性格是会变的,或者说人本来就拥有多种性格,只是在不同的时期侧重于表现其中一种,很多人在现实中与网络上的性格不就是迥异吗?

  总之,那时蔡美纹连父母都看不顺眼,当然也对这条不请自来的狗看不顺眼,至于理由嘛……叛逆期的青少年需要理由吗?

  如果硬要找个理由,可能是觉得她的生活空间被侵占了吧,毕竟她家面积不大,是那时很常见的两室一厅,户型渣到令人怀疑设计师的脑门是不是被狗腿夹过,墙壁和门板薄得像纸一样,晚上时常能听见一些不应该听见的声音——当然指的是父母为她这个问题少女而唉声叹气的声音,而不是其他容易令人想歪的声音。

  蔡美纹进门看到这条小狗,气就不打一处来,立刻就发飙了,说为什么养狗不跟我商量一下?难道我不是这个家里的成员?我不同意养狗,你们把它送回去,从哪来送回哪去!

  父母很为难,她姨都离开多时了,再说都答应人家了,怎么还好反悔?于是他们没答应,反而跟她说你看这小狗多可爱,给你留下来解闷吧。

  她根本不想养宠物,也不喜欢这条狗,虽然当时她对狗的种类没认知,但一看这就是条杂毛土狗,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名贵——这倒也是,以姨家的穷酸,怎么可能养一条名贵的狗,又怎么可能把名贵的狗白白送人?

  这条狗也被她暴跳如雷的嗓门给吓到了,缩在茶几底下不敢出来,而这就更令她嗤之以鼻……当然,如果这条狗不怕她的嗓门,勇敢地向她吠叫几声,那她更有把它送走的理由了,反正只要看不顺眼,总会有理由的。

  她负气回到自己的卧室,重重地把房门一摔,又狠狠地抡起书包砸到自己的床上,尽情宣泄她的不满。

  父母对这样的她已经习惯了,在外面连连叹息,小时候明明还是那么可爱乖巧的一个女孩子,怎么长成这样了?这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蔡美纹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脑袋,不想让那些老生常谈的废话涌入耳朵,就连他们叫她吃饭她都没听见。

  以后怎么办?以后当然是纵马江湖快意人生,才不要像他们那样蝇营狗苟地过一辈子!

  她深受学校门口那些贩卖盗版港台书籍的书报摊影响,沉浸在对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在脑海里勾勒出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虚幻形象,慢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饿醒了。

  从床上爬起来一看,外面的天都黑了,室内也是黑的。

  她拉开灯,睡眼朦胧地走出卧室。

  “妈,我饿了!”

  没人回应。

  客厅和主卧也黑着灯,只有月光从阳台射进来。

  她拉开客厅的灯,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

  父母都去上夜班了,留言告诉她晚饭留在锅里,让她自己热一下再吃,别吃凉的,会把胃吃坏了,还叮嘱她睡醒了先用插销把门反锁好,吃完饭早点儿睡觉——都是老生常谈,没什么新鲜的。

  她爸是工厂的工人,三班倒,她妈是医院的护士,经常要上夜班,像这样赶在同一天出门上夜班也不稀奇。

  那时的白炽灯耗电大,再加上生活不宽裕,不像现在这样家里没人也亮着小夜灯,都是出门随手关灯。

  她把纸条随手一扔,打着呵欠走进厨房,准备吃饭。

  厨房也没开灯,不过有月光,而且毕竟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家,闭着眼都不会走错,摸黑都能摸到东西所在的位置。

  她打开高压锅的锅盖,里面放着蒸屉,一层是饭,一层是菜,但因为放得时间太久,已经凉了。

  她仗着年轻身体好,把父母的叮嘱当作耳旁风,嫌热饭麻烦,直接把饭菜端出来,打算就这么凉着吃。

  比起这个,她脑海里一直在盘算今天晚上要玩什么,写作业当然是不可能写的,写作业多没面子,要不跟死党煲电话粥吧?

  那时的电话费比较贵,她家只有一部固定电话,因为她总煲电话粥,导致每个月话费都超高,父母已经郑重警告过她,再煲电话粥,他们就把电话拆掉。

  她一边想别的,一边心不在焉地从碗橱里取出碗筷,转身刚一迈步,脚踝就蹭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

  她一声惨叫,把手里的碗筷都扔了,啪地一声摔碎在地。

  那个东西也吓了一跳,飞快跑出厨房,她这才看到原来是那条小狗,她睡了一觉就把它忘了。

  “死狗!吓我干什么!”她恼羞成怒地吼道。

  小狗又缩回茶几下面,只露出脑袋战战兢兢地看着她。

  碗在地上摔碎了,这不是一只空碗,里面盛着饭和菜,她本来打算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的,现在全扣在地板上了。

  还好,今天父母留下的饭菜比平时多,锅里还有饭菜,她不至于饿肚子。

  “一会儿等我吃饱了再收拾你!”她狠狠地冲它瞪了一眼。

  她又盛了一碗饭菜,端到客厅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吃完的空碗就扔到餐桌上,等父母下班回来会收拾。

  至于地上的碎碗和扣掉的饭菜,她当然不管。

  很快,她就沉浸在武侠和综艺的世界里,看得入了迷,一边看一边傻笑,或者对着帅气的男明星犯花痴。

  大约晚上十点,电视剧和综艺都播完了,她口渴,从沙发上站起来想去倒杯水喝。

  这时,她突然看到地上的剩饭不见了,几乎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条小狗舔着嘴唇,心满意足地看着她。

  “嘁!倒是便宜这条狗了!”

  她撇了撇嘴,这倒也好,至少能让明天父母回家时的抱怨少一些。

  她去厨房里倒水喝,它也跟进厨房,眼巴巴盯着她手里的杯子,像是也渴了。

  她咕嘟咕嘟将一杯凉水一饮而尽,根本不理睬它哀怨的目光。

  呜~

  这时,它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转头盯着房门的方向。

  电视还开着,声音还挺大,蔡美纹没发觉任何异常,也无视这条狗,喝完水之后又坐回沙发,百无聊赖地换台。

  一过夜里十点半,就没什么有意思的节目了,她把能收到的电视台全换了一遍,无聊的节目把她都看困了。

  算了,还是跟死党打电话吧,少打一会儿应该没问题。

  电话也放在客厅,就在电视机不远处,打电话肯定要把电视关上或者把声音调小,否则听不清说话。

  她关上电视,拿起电话听筒,正要拨号,突然注意到小狗还在专注地盯着房门,偶尔摇着尾巴看她一眼,然后继续盯着房门。

  “这狗是不是傻?”她嗤笑,“不想在这个家里待着了?想跑回你原来的家?好啊,那我就放你出去吧!”

  她一拍脑门,真是气糊涂了,怎么才想起这么棒的主意?

  开门把它放跑,跟父母就说她开门上学时它从门缝里跑掉了,不就能轻松地摆脱它了?

  她说做就做,当即向房门走去,打算拉开房门把它赶走。

  父母上班出门时,把房门的锁反锁了,不过那时的锁具比较简单,在会开锁的人眼里形同虚设,不像现在普及了超B级锁芯,所以他们叮嘱她睡醒后插上插销,作为双保险。

  呜呜~

  小狗像是有些焦躁不安,不停地转圈儿。

  她的手已经触及到锁,即将把锁拧开。

  汪!

  从进家后一直没叫的它突然叫起来,对着房门。

  房门外是楼道,他们住的是工厂的家属小区。

  门外的声控灯亮起来,门镜中像是有一道黑影晃了一下,紧接着一串脚步声踩着楼梯匆匆消失了。

  蔡美纹当时没把眼睛贴在门镜上,所以没看清黑影到底是什么,但是本能地心里一颤,手心里渗出冷汗,手掌不自觉地移动到插销上,非但没有开锁,反而把插销轻轻插上了。

  她叛逆,但并不傻,也会害怕。

  以门镜距离地面的高度来判断,那道黑影只可能是人。

  是谁走过去了?

  她家住四楼,楼上还有两层,楼上楼下住的都是工厂的职工以及职工家属,由于三班倒的工作制,上夜班或者下夜班而半夜出门或者回家都很常见。

  所以刚才那道黑影很可能只是一个出门上夜班的邻居,恰好从她家门口路过。

  问题在于,一般大家在夜里上下楼时,都会跺脚或者咳嗽把声控灯唤醒,以免踩空楼梯,但她没听到那人咳嗽或者跺脚。

  当然,也可能是她之前开着电视没听到那人跺脚,恰好那人在经过她家门口时声控灯灭了,狗叫声又唤醒了声控灯,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如果不是呢?

  她突然打了个冷颤,在她一边看电视一边嘻嘻哈哈的时候,难道那人一直悄悄地待在门口,凝立在黑暗中,倾听房间里的动静?

  排除临时替班的情况,工厂的排班表是公开的,谁都可以看到,护士的夜班也有一定的规律,所以有心人其实可以全盘掌握她家父母何时出门、何时回家,以及哪天会同时上夜班,包括楼上楼下邻居们的上下班时间,都能知道个大概。

  说起那个年代,现在人们经常怀念那时的水果有多甜,生活有多么淳朴,其实完全不是,那时的治安状况比现在要恶劣得多,只不过因为没有网络,消息闭塞,对信息的封锁也很严重,所以即使发生重大凶案也没几个普通人知道,大家都以为是生活在歌舞升平的太平世界,浑然不知道提高警惕。

  蔡美纹也是如此,从小到大没接触过任何危险,在她的印象中这座家属院里都是她瞧不起的蝇营狗苟的工人,而这天夜里,是她第一次对寂静的夜晚感到害怕,对独处感到害怕。

  她平时恨不得父母24小时都上班,只要把饭给她做好就行了,不需要留在家里碍她的眼,现在她却无比渴望他们临时回家。

  她死死地盯着房门,门镜又黑了,声控灯灭了,楼道里一片黑暗。

  如果这时她突然大声咳嗽一声,唤醒声控灯,会不会在门镜里看到……一张狰狞的面孔?

  她一步步往后退,生怕发出一点儿声音。

  嘎吱。

  她的拖鞋踩到一块碎碗,发出一声轻响。

  声音太小,声探灯没那么灵敏。

  呜~

  她的脚踝又蹭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是那条小狗。

  它倒像是放松下来了,舔着嘴唇眼巴巴地盯着她,不时转头看看厨房。

  “……”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给它用碟子盛了一碟水。

  它吧嗒吧嗒地舔水,还不停地摇着尾巴。

  至少在今天晚上,她不打算把它放出去了。

第1696章 爱别离: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698章 无言之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