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1888章 一家人的日常

作者:安知晓
    夜初的学习态度极其认真,说学中文就开始学中文,买了一本厚厚的中文词典,她的中文只会简单的,基础非常差,夜庭昀给她订了一套初级教材,让她慢慢地学,晚上专门抽出时间来辅导她。

    她闲暇时间跟着童画去剧组玩耍,偶尔陪夜庭昀去参加他的同学聚会,朋友聚会,把时间安排得非常满。夜初还和上一次几名名媛混熟了,在网上拉了一个群,里面专门吐槽夜一凡的,反正夜一凡脚踏两条船的罪名是洗不掉了。

    小菊说,合群一定要说合群的话,夜初不好意思说三傻的话,可三傻每次都直接把她手机抢走看聊天记录,暗搓搓地把骂得最狠的几个给惦记上了。

    这就太过分了。

    分手后,不能愉快地玩耍也不能黑前任是不是?

    “他们都黑你,说明你真的有点小问题哦。”

    “小二嫂,你这么快就叛变了?”

    “我和你又不是一国的。”

    “你还想不想我在奶奶面前帮你美言几句了?”

    “小二哥说不需要,我不必和你奶奶打交道,以后又不住在一起,得罪就得罪了,也没必要去讨她喜欢,我觉得颇有道理。”

    夜一凡,“……”

    他两个哥哥都是宠妻无下限的,真是太鄙视了。

    “可他毕竟是我们奶奶,你就一点面子都不给,不好吧?”

    “小二哥说了,我这么讨人喜欢,不喜欢我的,都是他们的问题,不关我的事情,你也不需要给我美言几句了。”

    夜一凡,“……”

    很是无言以对怎么办?

    两个活宝谁也说服不了谁,童画感觉他们傻白甜联盟都要被内部瓦解了,慌忙组局玩起来,很快就带飞夜初,取代了夜庭昀的位置,带她玩遍A市有名气的景点。

    几人又很快能玩到一起来,臭气相投,夜初还和沈千树吐槽,童画撩妹技术真是太好了,去游乐园撩得人家小女生面红耳赤追着喊哥哥,厉害得不得了。

    沈千树,“这就……不用告诉我了。”

    很丢人啊!

    感觉要养出一个专注风花雪月的儿子了怎么办?

    这么热热闹闹的气氛中,很快就到了除夕,夜庭昀还真的说动了夜陵一家除夕夜来夜家大宅过,夜陵好多年没有在大宅过除夕夜了,夜家这点血脉关系对他来说也就仅剩夜一凡和夜庭昀了。今年难得团圆,夜庭昀也心想事成找到心上人,是一件好事,也不知道沈千树怎么说服他,听到夜陵同意除夕夜来一起过,夜庭昀和夜一凡都高兴。

    他们三兄弟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也有很多年没有聚在一起正儿八经地过除夕了,夜庭昀和夜一凡都是夜老太太带大的,过年几乎都在大宅过,夜陵那些年精神不好,多半是在巴黎,通常是他们兄弟在大宅过了年,再去巴黎陪夜陵。

    又或者先在巴黎和夜陵一起过年了,除夕是一定要回大宅的。

    夜家传统挺多的,除夕的事情也不少,一大早就开始准备祭祖了,夜家祠堂就建在大宅后面,沈千树也是第一次来夜家的祠堂,放眼过去一排排灵位,常年供应香火,香火气很浓郁。夜陵的妈妈是没有在祠堂的,沈千树想,安菲儿也不会在意的。

    夜陵愿意来这里就代表当年的事情,他已经释怀了,他的病也已经释怀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恩怨,说不上是谁的错,每一个人都有各种各样不得已的理由,都有不一样的难言之隐,渐渐就是一团乱账,一刀切了,一了百了是最好。

    祭祖后,又要去扫墓,墓地离得就有点远了,全家都要去扫墓,虽然释怀了一些事,夜陵是不会给老太爷扫墓的,直接无视了,他甚至不愿意去见老太爷,就在车上坐着,他不去的话,沈千树也就不去,就把小童画丢给夜庭昀,让他带童画去上柱香完事了。

    夜初又不算是夜家人,也没去坐在另外一辆车上,坐着无聊就下来,看到沈千树低头笑着和夜陵说什么,夜陵脸色不好看,冷冰冰一点人气都没有,和墓园的气息很是接近,沈千树却一点都不怕被他伤到似的,还是笑得很灿烂,离得近了,听得夜陵说了两个字,“无聊。”

    “什么无聊的,你才是最无聊的。”沈千树天生话痨似的,孜孜不倦地在他的耳边翁嗡嗡地响,“去咯,去咯,你看一看,你多不合群,就你一个人天天上班下班回家骂童画的,生活太无聊了,跟着我混,我们要燥起来,知不知道。”

    夜初看着冷冰冰的夜陵别过头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仿佛看到夜陵翻了一个白眼似的,可她想这么神仙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不优雅的动作的。

    “夜初,来来来……”沈千树看到夜初,愉快地招招手,两人之间没什么妯娌问题,夜初也脚步轻快地过来,可一靠近就觉得夜陵目光不善,她又狐疑了。

    沈千树似乎也感觉到了,在夜陵耳朵上摸了摸,“哎呀,封建家长,不要吓着人家小姑娘啦。”

    小姑娘夜初露出一个很彷徨的笑容,她做错了什么?

    夜陵和夜庭昀神态上本就相似,五官也相似,站在一起却很容易区分,她一点都不怕夜庭昀,却莫名地怂夜陵,都不敢太过靠近,尽量站在沈千树的右侧,让沈千树挡住了夜陵的目光。

    就像老鼠见了猫。

    “你别怕他,他和二叔长得像,你都不怕二叔对不对。”

    “不一样。”夜初低头小声地说。

    沈千树说,“我们正商量一会不去哪儿守岁呢,在大宅守岁的话,太无聊了,咱们去山顶吧,我和童画还准备了帐篷呢,咱们去搭帐篷守岁,看日出怎么样?”

    “好啊,好啊……”听着就很好玩,当然她一个法国人,对除夕这种节日并不是很看重,经过小二哥科普也知道是国内最重要的团圆节日。搭帐篷守岁,听着就很好玩的样子。

    沈千树是一个有趣的人,多无聊的人都能被她带起来,生活丰富多彩,“我们还可以搭帐篷后,弄烧烤,材料我都叫人准备好,已经送上山了,反正这顿饭在夜家大宅,大家也会吃不饱的。”

    有夜豹一家,还有夜陵镇场子一定吃不饱的啦。

    夜陵沉默片刻,打断了她的兴致勃勃,'“森林禁火。”

    沈千树暗忖,老古板!

    “这是私人的山头,又不是国家的,夜家不是也有股份的吗,在自己家烧烤还有人管,管这么宽干什么,我已经让人把空地给整理出来了,枯草枯叶全部打扫干净了,为了以防万一,消防我都打招呼,洒水车都准备好了,不怕起火了吧?”

    夜陵,“……”

    你都准备这么充分了,还问我做什么?

    沈千树和夜初一击掌,“瞧,二叔一定也同意的,一凡和童画当然不会反对,全家就你反对的,少数服从多数,你反对无效,记得当劳力,材料我还没搬上山。”

    山顶不能直接开车上去,只能徒步上去,徒步上去还要半个多小时的,是满陡的一座山,夜家的半山腰爬上去也要半个小时,自然是要找男人当苦力的,总不能让鲜花似的姑娘们当苦力。

    夜陵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沈千树就知道他会同意的,这节目一看就很好玩,万事俱备。

    扫墓回去,又是浩浩荡荡的,夜豹还吐槽夜陵来扫墓不肯来墓园里,只是来当千树和童画司机,自己都不当自己是夜家人,还吃什么团圆饭。

    童画伸出脚故意绊了他一笑,他差点摔跤,童画毫无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啊,二叔爷,我不是故意的哦。”

    他顿了顿,“我们家做事呢,一向派代表就行了,你看我爹地派我来当代表了,是不是?”

    他还抖机灵地比了一个心,气得夜豹要升天。

    扫墓回去就开始准备晚餐了,已是下午了,夜家大宅许久没这么热闹了,连夜菲菲都回来了,当然夜家和陆家是彻底闹掰了,夜菲菲自己一个人回来,老公孩子都不带,她和夜豹狗改不了吃屎,如今蹦跶不出什么水花了,就会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

    沈千树这边挑不出什么刺来就开始挑夜初了,夜菲菲故意夸几名名媛的好,讽刺夜初上不了台面,可她说得很起劲,老太太无奈极了,因为夜初一边啃苹果一边听着很起劲,根本就听不懂!

    她都不知道这丫头是真不懂还是装天真。

    沈千树觉得这画面她能笑一年,夜菲菲自己也很欧气。

    虽然有点口角,各有心思,在夜庭昀发了一大笔红包后,各自都安分了一点,一大笔红包是真的一大笔红包,他把miss半年的红利抽取百分之二十,当成夜家的教育基金,也就是说,夜家的子孙都可以享受到这笔教育基金,至少保证了每一个人都接受高等教育,出国深造的机会,这就代表着,不会饿死了。

    夜豹贪心不足,miss一年红利很多,就算拿出半年的百分之二十已经很可观了,他被夜陵削得早就没了实权,天天享乐也没事做,又是妻管严,动起了这笔基金的歪脑筋,想要管理这笔基金。

    夜菲菲也不肯放过这红利,陆家是不行了,江河日下,若不离婚,她将来也有钱傍身,两人就争得面红耳赤的。

    夜一凡叹为观止。

    高啊。

    本来二叔和姑姑是同盟一致对外的,他们三兄弟也不怕,可总会有一些冷言冷语听着也不爽,这一来,从内部就瓦解了他们的同盟。

    最后是夜豹,夜菲菲和夜一凡一起监管基金。

    相互监督。

    夜一凡,“……”

    说好的我只是一个米虫呢?

    这顿饭果然吃得不是很开心,除夕夜大家都压着脾气,也不发作,夜陵全程一句话都没说过,慢吞吞地吃东西,仿佛是美味佳肴似的。可他坐在那里就是一家之主的威慑力,他不说话,其余人话也少,夜初一个爱吃的都觉得食不知味偷偷在脚底下踢夜庭昀。

    小二哥偷偷摸摸地踢回来,两人还玩起来了。

    很是幼稚。

    几乎沉默的一顿除夕团圆饭,好歹是无风无浪地吃完了,也没人闹事,晚饭和甜品足足吃了两个小时,夜豹等人吃过晚饭就走了。

    沈千树还组织了别的节目,去山顶烧烤,还盛情邀请了老太太,老太太哪有精力和他们年轻人闹,直接回房,无视了沈千树。

    反正在她心目中,沈千树绝对不是一个长媳最佳人选,无奈人家身份背景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夜陵,夜庭昀当苦力,炭火,烧烤的食材一路搬运上山,为了贪图方便,沈千树就装了四个巨大的袋子,他们兄弟两人一手一个袋子很吃力地拎着上山。

    夜一凡和童画一路唱歌跳舞各种你追我赶地,不是在他们后面就是在他们前面。

    夜陵磨了磨牙。

    算了,都是祖宗。

    沈千树和夜初就拿一些酱料和水果,饮料,也不是很重。夜庭昀说,“一凡,你没看到两个嫂子拿饮料吗,过去帮忙啊。”

    夜一凡把童画给抱起来,“我拿着童画呢。”

    夜庭昀,“……”

    “你赢了!”

    童画一腿蹬他,“你要不要脸。”

    帐篷早就搬上来了,扎了三个帐篷,夜初点了点,确定没错,“怎么就三个帐篷啊?”

    “帐篷很重的呢,他们就两个人搬运上来,够住就行了呀,我和夜陵住一个,你和二叔住一个,一凡和童画住一个,三个帐篷就够了啊。”

    夜初困惑,在夜庭昀意识到她要说什么时已来不及阻止了。

    夜初说,“我为什么要和小二哥睡一个帐篷,我们都是分开睡的。”

    沈千树,“……”

    夜一凡,“……”

    童画,“额……尴尬了!”

    夜陵,“呵!”

    夜陵这一声呵得格外的意味深长,几乎和沈千树,夜一凡一致对着夜庭昀,一副你真没用的神色,夜庭昀觉得这场景已刷新了他的史上最尴尬场景。

    夜初一头雾水,她一贯是不通晓人情世故和男女之事的,可在众人一致一言难尽地看着夜庭昀时又莫名地觉得耳朵烧起来,仿佛感觉到一点微妙的,她好像不应该这么说的羞耻来,她是不是让小二哥难堪了呢?

    气氛相当的尴尬,一贯擅长调节气氛又话痨和尬聊的小仙女都觉得自己情商欠费一时不知道怎么圆回来了,夜初抱着一堆材料就跑了。

    众人,“……”

    夜一凡,“二哥,你不行啊,这么久了,都没混到睡一起待遇?”

    那你谈柏拉图恋爱吗,亲亲嘴拉拉小手的高中时代恋爱,这都能满足的呢?厉害啊。

    “你闭嘴!”

    夜庭昀拿着一个苹果去找夜初,夜初放下材料就一个人在面壁思过了,是真的面壁思过了,站在一块石壁前,站得笔直笔直的,背影都透出几分尴尬和懊恼来。

    夜庭昀走了过去,夜初转过身来,眼睛红红的,夜庭昀吓了一跳,“怎么了,别理一凡和嫂子,他们开玩笑的。”

    夜初低着头,不说话,夜庭昀把苹果递过去,“吃苹果吗?”

    一贯心爱的苹果都拉不回悲伤的小苹果了,夜庭昀叹息,刚要说什么,夜初就把苹果夺过去了,“我不是介意他们说的话。”

    其实他们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的。

    是她觉得自己太过粗心大意,总是口无遮拦,让小二哥难堪,所以很难受。是

    “那是为什么?”他算是比较读得懂夜初的人了,可夜初太过单纯,有时候用他的思维是无法get到她的想法,还是要多沟通。

    夜初玩着小苹果,坐到一旁去,心无旁骛地开始吃苹果了,夜庭昀只好陪着她坐下来,等她把一个苹果啃差不多了,夜初总算愿意开口了。

    “二哥,我是不是经常口无遮拦让你很尴尬?”

    夜初是意识到偶尔会让夜庭昀很尴尬,可是她有时候不明白,在学校时同学就说她有时候说话太直接了,会得罪人,回家一问夜庭昀,夜庭昀又说,你又不靠他们吃饭,又不需要和他们发展稳定的关系,得罪不得罪的,无所谓。

    人到了一个高度,是不需要考虑得罪人的问题,多的是人要来巴结她,这么一想她就不打算委屈自己,明明很生气还要笑着,明明想怼人还要说一些场面话。

    久而久之,本性难改。

    夜庭昀说,“也不是……”

    尴不尴尬的,他并不介意,夜初大多数说的是实话,若是他觉得尴尬,肯定是他装逼过了头,这能怪得了谁,造成他和夜初是一对要谈婚论嫁错觉的是谁?

    是他啊!

    所以,这和夜初并无关系。

    “真的吗?”

    “真的。”夜庭昀并不打算让夜初压抑自己,她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无所谓的,反正打击多了,他也习惯了。

    我不喜欢你,这种话都能明着说出来,还怕什么呢?

    至少混到现在,他已经得到夜初一句喜欢了。

    “我觉得你在骗我。”

    “我不骗你。”夜庭昀微笑说,“难得你还自我反省去了,傻不傻。”

    他在她额头上点了点,“你要真的补偿我,一会亲手烤一份鱿鱼给我吃。”

    “好!”夜初握爪,“我会好好努力的。”

    于是,夜庭昀就吃到人生第一份,一言难尽,半生不熟,一咬就出血,可背面已经焦掉的鱿鱼,他吃了一口感觉整个人对鱿鱼都有了一个新认知,对着夜初期盼的眼睛,他都没办法把这像是变异过的鱿鱼给咽下去,慌忙给吐掉了。

    把说过的话吞回去还来得及吗?

    “不好吃?”夜初很失望,她是跟着沈千树一起烤的呢,虽然沈千树烤出来的样子和她的有点差别,她以为味道会差不多,明明夜陵难得赏赐了两个字,熟了。

    “不好吃!”夜庭昀觉得自己不能为了爱情盲目虐待自己的胃,这吃下去是要拉一个晚上的,这山上的实在不雅观,形象还是很重要的。

    “我重新烤。”

    “别……”夜庭昀还没来得及阻止呢,夜初又兴致勃勃地烤鱿鱼了,夜庭昀捂脸,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他拿过一根玉米给她,“玉米吧,我喜欢吃玉米。”

    童画吐槽,“二叔,玉米更难烤好不好??”

    夜庭昀恍然大悟,把玉米夺过来,换了洋葱,“烤洋葱吧。”

    不管生的,熟的,都能吃,不怕她烤成什么样子,夜初重重地点头,拿着洋葱认真地烤去了,沈千树做饭算是有一手的,几个拿手菜不成问题的,不然也不会把童画养这么大了,喝牛奶吃面包可长不成这样子。烤东西也别具一格,比她做饭还要好。

    夜一凡看着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经常办宴会和烧烤的人,也是高手,除了夜初是真的不会,还有一个捣乱的童画,其实大家都会烤,出来的成品也算不错。

    夜初不管烤什么,都能烤出一个一言难尽的造型,连洋葱都能烤糊了,也是高手的,练手坏了好几次,总算让她烤熟了一次鱿鱼,虽然忘了放酱料,味道很淡,夜庭昀心想算是熟了,不会虐待自己的胃部,占了柠檬汁就吃了也不挑剔。

    这烧烤办得热闹,童画还放了歌,欢歌一曲,夜陵恶毒地吐槽,“难听。”

    “爹地你不懂欣赏,你有本事,你唱一个啊。”

    沈千树瞎起哄,“对啊,你唱啊。”

    夜陵默默地闭嘴了。

    烧烤办得很成功,香飘数里的,还有歌声,有笑声,山上有几家人来散步,都来混了一点点吃的,彼此打过招呼,极是和善。

    除夕的夜稍微有些冷,夜初吃饱喝足了,裹着羽绒服在帐篷里看书,夜庭昀烤了一盘蔬菜,剪成一小口一小口喂她。

    “小二哥,你好神奇,你连烧烤都会,你有什么不会的?”她是真的觉得蛮好奇的,他是一个神人,什么都懂,好厉害,她的眼里都冒出了小粉红。

    夜庭昀认真思索了一下,“真有这么厉害?”

    “厉害。”

    “那你怎么还不喜欢我?”

    *

    今天更新结束了哈,虽然只有一更,可是这是六千字,六更合一了,我在山里头信号不好,怕一章一章的卡就一起发了,么么哒,大家晚安。

第1887章 媳妇真好骗: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1889章 这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