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诗与刀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百五十章 请殿下登基

作者:祝家大郎
    “奴婢有罪,奴婢贪心,奴婢该死,奴婢完全不知道那银耳竟然是有毒的,奴婢该死!”

    “说,何人指使你的,那银耳又是何人给你的?”方兴大声喝问着。

    “奴婢只是念得……念得……”

    场面实在有些凄惨,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脸上却已看不出人样,连眼睛的被肿胀起来的皮肤挤成了一条缝隙。

    这姑娘是何人?其实听得这几语,众人已然不需要去猜,这个不成人样的女子必然就是昔日皇后身边的宫女,只是受了重刑,暂时面目全非了。

    这一切,自然是徐杰安排的,但是徐杰看得眼前这女子的惨状,却也转过头去不再多看。至于这女子是否真是宣德皇后身边的侍奉宫女,此时场面,其实没有人怀疑,甚至连卫二十三都没有怀疑。

    “说,此时还有什么畏缩的?不说全家都得死。”方兴已然把刀拔了出来,做了一个十足的凶恶模样。

    “奴婢……奴婢只是念得陛下孝心,方才把陛下给的银耳收入了库房之内。”女子一边说着,鲜血伴着口水从口中不断往外滴落。

    “你难道就没有收得好处?”方兴再问。

    “奴婢……奴婢不过就收了一些首饰之物,都是普通的首饰,不是那些贵重的东西,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啊!”恸哭之声,让这大殿之内静得针落可闻。

    方兴已然满意了,又把一个太监往前提了几步,开口喝道:“该你了,你来说。”

    这太监还未开口,台上的夏锐已然开口:“胡说八道,朕何时给过你银耳?大殿之中,天子当面,你竟敢如此胡言乱语,可是活腻了?”

    夏锐一边说着,一边想往前面走,卫二十三紧紧把夏锐护在身后,不想让夏锐直面徐杰。卫二十三心中也起了一些疑惑,要说那下毒之事,卫二十三事后并非没有调查过,其中真相,他虽然没有真的深入去调查,但也其实知晓一二。

    卫二十三当时倒也没有想要去深入调查一番,因为当时大局已定,夏锐已然就要登基。卫二十三也就止住了自己调查的动作,因为当时夏锐已然赢得了皇位争夺,也就代表了夏文下毒之时尘埃落定,若是卫二十三执意还要深入调查,这般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岂不是就代表了卫二十三不信任新皇帝?甚至会让人去猜疑卫二十三想要为夏文翻案不成?

    此时,这件并未深入调查的事情,已然让卫二十三也起了些许疑惑,难道下毒之事真的是夏锐所为?

    若是寻常这么说,卫二十三肯定不信。但是卫二十三知道有一段时间,夏锐就在皇宫之内,就是李启明之乱的时候。在皇宫内的夏锐是有机会做这件事情的,兴许夏锐只是想毒死皇后或者皇后的儿子夏文,并非想毒死皇帝,但是阴差阳错,那有毒的木耳羹汤,却从夏文手中出现在了皇帝面前?

    但凡起了一些疑惑,接下来的各种猜测,就不由自主在卫二十三脑中不断出现。

    “说,你接着说!”方兴的呵斥还在继续。

    那太监瑟瑟发抖,台上的夏锐已然大怒,一边推搡着卫二十三,一边怒喊不止:“徐文远,你个奸贼,狗贼,这般阴谋诡计,岂能骗得到人?朕行得正站得直,从来不曾做过丝毫龌龊之事,父皇遗诏传位于朕,世人皆知,今日朕为天子,乃天下之主,你想用阴谋诡计来陷害于朕,不过痴心妄想。”

    徐杰闻言回头看了看方兴,摆摆手道:“也罢,方兴,且把这些人带回缉事厂,还请公主殿下说上几句。”

    徐杰话音才刚落,台上便又是怒号:“贱人,贱婢,滚出去,你这贱货,岂敢在大殿之内胡言乱语。”

    夏锐刚说自己不曾做过丝毫龌龊之事,徐杰就让荣国公主上前说话。有些事情有假,比如夏锐下毒之事,欧阳正死在莫须有之下,徐杰大概也是想让夏锐尝尝莫须有的滋味。有些事情假不了,比如夏锐与荣国公主夏小容之事,那是如何也假不了的,禁宫之内,还有何人不知?禁宫之外,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是也并非真的就没有人知道。

    夏小容上前,未开口,已然先哭泣。贱人也罢,贱婢也罢,贱货也罢,这般词语,夏小容日日能听到,伴随着各种折磨人的手段,其中屈辱,实在难言。

    夏锐依旧在骂,夏小容却没有说出一句话语。

    连带一旁的夏文也开口说道:“妹妹,这畜生如何欺辱你的,你都说出来与众人知晓。”

    不想夏小容还是说不出口,却答了一语:“皇兄,皆是妹妹自取其辱!”

    一句“自取其辱”,听得夏文热泪止不住喷涌而出,心如刀绞。夏小容为何会去自取其辱?不就是为了夏文这条性命?

    夏文往前几步,抬手往高台一指,怒骂:“夏锐,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小容乃是我妹妹,难道就不是你妹妹吗?你为何能做出这等不知廉耻之事?”

    夏锐想反驳夏文,想说都是夏小容自己送上门来的。这句话语几乎脱口而出,却还是忍住了。口中答道:“夏文,朕饶你一条狗命,已然是皇恩浩荡,你这狗贼不思报恩,却还来反咬一口,世间岂有如你这般狼心狗肺之辈?”

    兄弟二人,互相骂了一句“狼心狗肺”。

    徐杰却已起身,慢慢往那溅满了许仕达鲜血的台阶而去,一步一步往上去上。

    “下去,徐文远,你给我滚下去!”夏锐指着徐杰大喊,却是自己的脚步又不由自主往卫二十三身后缩了缩。

    徐杰却还是踩着鲜血一步步走了上来,走到卫二十三对面,卫二十三一脸戒备看着徐杰,剑早已在手。

    徐杰却没有去理会卫二十三,而是站在高台之上转头,看着台下众人,开口问道:“诸位,今日欲行废立之事,诸位以为如何?”

    徐杰就这么直白发问,问在场所有人。

    场中之人,个个低头不语。

    却也有一人想开口一语,想上前反驳怒斥,只见他抬头想开口,但是如何也发不出一个声音,欲言又止代表着他心中的惧怕,他怕当场被人杀死,却又怕徐杰真的把废立之事做成了,往后这朝堂只怕就没有他的地位了。

    这欲言又止之人就是中书右侍郎李直。

    徐杰倒是没有注意到人群之中李直的这番小动作,见得众人皆不答话,开口又问一语:“诸位以为如何?”

    “反贼,在场皆是大华肱骨之臣,岂能让你这反贼得逞诡计!”夏锐大声一语,似在提醒满场群臣该如何当个忠诚之臣,又似在给自己打气,让自己有信心。一个已然登基的皇帝,其还有被他废除的道理?大华近三百年,从无先例。

    兴许并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夏锐不知,大华是没有这个先例,但是历史上可不止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

    夏锐有一种无力感,似乎这大殿的主人不是他这个皇帝了,而是那个连官职都没有的徐杰。夏锐不止一次两次喊打喊杀喊拿,不见有人听命去打去杀去拿,徐杰依旧站在那里侃侃而言,百无禁忌坐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夏锐心虚,头前几次发问何人要弑君,好在也不见真的有人动手弑君。夏锐此时多少安定了一些,至少这个徐杰真的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弑君。

    此时的夏锐,有些不那么着急惶恐了,他似乎就不信,不信满朝文武还能同意徐杰废除皇帝的事情,皇帝岂能是徐杰开口说废就废的?

    在场之人,依旧没有一人开口答话。既没有人同意徐杰的话语,也没有人开口附和皇帝的话语。

    徐杰眼神又扫视一番。

    忽然坦胸露乳提刀的张立开口大喊:“废除失德之君,另立有德新君,我金吾卫指挥使张立同意此事!”

    “缉事厂指挥使方兴赞同此事!”

    “缉事厂都督……杜知,也……也赞同此事!”

    满场静默,却有无数双眼睛四处去看。

    随后,张立眼神也在左右去看。

    “金吾卫指挥副使全荣赞同此事!”

    ”金吾卫得胜营指挥使赞同此事!“

    “金吾卫拱胜营指挥使赞同此事!”

    在场已然议论纷纷,不仅百官议论纷纷,连带左右的士卒都开始交头接耳,大殿之内,已然是嗡嗡一片。

    “大胆,大胆!!!!”夏锐不知从御案上拿起了什么东西,往台下扔去,大胆说了几句,扔的东西无数。

    忽然人群末尾,有一人大声喊道:“臣尚书省左司谏梁伯庸赞同此事。”

    这个声音倒是让徐杰有些意外,因为徐杰压根就不知道梁伯庸也在当场,也是徐杰进来之时,几乎没有回头去看,更没有专门去寻梁伯庸。

    听到梁伯庸声音的徐杰,微微一笑,问道:“还有何人赞同此事?”

    议论之声忽然一止,所有目光皆往高台去看,大概是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御案上的东西不断从高台上砸下,近前的官员还左右去躲,笔墨纸砚奏折,满地皆是。

    忽然有一个声音,来自高台之上,也是一语:“臣也赞同此事。”

    徐杰闻言大惊,连忙回头去看,看到的是卫九。卫九竟然也说出了这般一语,这让徐杰惊讶不已。

    卫二十三连忙说道:“老九,你莫不是疯了不成?”

    卫九听得卫二十三的呵斥,头一低,不多言语。

    一旁的卫六也连忙说道:“老九,你……你……你岂能在这般事情上表态啊?”

    卫九摇摇头,看了一眼卫六,不再言语。

    “好,好啊,实在是好,今日说话之人,朕都记下了,待得勤王大军入京,你们所有人,一个也跑不了,满门抄斩,定要满门抄斩。”夏锐威胁着,咆哮着。

    徐杰的声音立马就盖过了夏锐的咆哮:“有何人不同意此事,也可出来说说。如此大事,合该有商有量,百官同商同量,共同定夺。”

    声音被盖过的夏锐,此时忽然也静默了,连忙一脸期盼往台下望去。期盼着,期盼着有人能忠心不二,一心为国,有人能出来说上一句公道话。登基时日不短了,夏锐自信自己勤于朝政,上朝从来不晚,听政也是认认真真,已然就是一个明君的模样了。

    只是之后又让夏锐大失所望,失望满朝百官,竟然没有一人开口说那一句公道话。

    夏锐已然心急,左右看了看,说道:“李爱卿,李直,你来说上几句。”

    李直听得夏锐点名,连忙答道:“诸位同僚,在下……在下以为,此事当共同定夺,大家要如何定夺,在下定然附议。”

    李直,一辈子的趋吉避凶,一辈子也得意自己的如此会趋吉避凶,看不起欧阳正那般不知进退。倒是李直自己,极为知道进退,一个毫无根基的士子,靠着欧阳正官场几步,更靠着自己知进退的手段一步一步混到如今这般高位。

    不论心中有如何真实的想法,李直似乎已然习惯了趋吉避凶的知进退。

    “李直,你……!”夏锐气得连话都不知如何去说了。

    便看徐杰,又一步一步走下阶梯,走到夏文面前。

    此时的夏文,面色惨白,身形消瘦,头发枯黄。穿着一袭素色蓝白衣服,发髻上的簪子好似就是一根竹筷子。

    徐杰躬身一语:“请广阳王殿下登基!”

    夏文闻言,身形已然颤抖不已,左右看着众人,看着满场的官员,看着满场的铁甲,有些呆愣。

    “请殿下登基!”徐杰又是一语。

    左右没有一人上前阻拦,更没有一人开口说话。

    所有人的目光,就这么集中在夏文身上,也是集中在躬身说话的徐杰身上。

    唯有高台之上夏锐忽然转身坐回龙椅之上,开口怒喊:“朕受命于天,统御万方。何人敢行大逆不道之事?徐文远,夏文,尔等不过朕之子民,岂敢僭越。”

    夏锐不知是兴许还是自信。

    卫二十三皱着眉头,手中的剑抖动而鸣,却又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夏文,终于在徐杰话语声中,慢慢起身了。

    迈腿,踩在鲜血之上,台阶不高。

    夏文继续迈腿,抬头看了一眼御案龙椅之上的牌匾,上面竟然没有了牌匾,显然是新牌匾还未做好。

    还有个持剑而立的卫二十三,卫六几人都把目光看向他,甚至大殿高高的房梁之上,也出现了许多人的身影,这些人,皆是金殿卫,所有金殿卫的目光,皆聚集在了卫二十三一人身上,等着卫二十三一语定夺。

第三百四十九章 贱货,你这个贱货。: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今晚没有了,不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