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战成名 十一 (上架第八更)

作者:拾一
    山坡上的大战已经完全消停下来了,黄巾军退出去,牧山麾下大军涌进来,战场上的形势却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了。

    “渠帅居然被挟持了?”

    “中营的将士怎会如此没用呢?”

    “不是我们中营的将士没用,而是那头暴熊太凶猛了,根本挡不住!”

    “我们中营已经用血肉来挡住他们了,我们多少儿郎战死,说到底都怪你们后营,你们后营距离中营最近,为什么不增援上去!”

    “怪我们后营,这不是渠帅的命令没到,我们不敢出兵吗?”

    “前营犯错误,你们前营为何要不拦着他们呢?”

    “我们前营主要是镇守官道,此事与我们何干!”

    “”

    黄巾大军已经彻底四面八方包围上来了,将士们重重列阵,从前后左右把中间不足万余的牧山兵马包围的严严实实,但是几个黄巾旅帅之间的却开始争吵起来了。

    后营主将樊孝和前营主将费力两人面容阴沉萧冷,沉默不语。

    他们对视一眼之后,一口同声的开口:“都别吵!”

    两人威严颇高,一下子镇住了众将的争吵。

    “事已至此,我们必须要保住渠帅性命!”费力道。

    “派人去牧山那厮谈判?”

    樊孝对答的说道。

    “还先看看形势!”费力道:“只要他们能放了渠帅,一切都能谈!”

    “嗯!”樊孝点点头。

    中营之中。

    “你不逃吗?”

    黄劭能成为黄巾渠帅,多少是有点魄力的,即使面对牧山这个凶猛之极的男人,也壮胆起来,眸光有些冷漠的凝视着他:“要逃,你只有现在这个机会,我麾下的将士不敢拦你,但是要是龚都追杀上来了,就算你挟持我,也未必逃得出去!”

    “谁说我要逃了!”

    牧山放下手中的铁锤,他淡然一笑,脸庞上有些狰狞的疤痕在颤动,让人感觉一股凌厉的冷意,道:“我自始至终就没有想过突袭官道,我的目标一直都是你!”

    “我?”

    黄劭神色越发阴沉:“你以为挟持我,就能翻盘吗?”

    “我们不如等等!”

    牧山拭去了脸上的一些血迹,淡然的道:“看看龚都会不会出现!”

    “什么意思?”

    “等下去不就知道了吗!”牧山旁若无人的坐下来了,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了,此一战,他虽然爆发出平时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以上的战斗力,可是终究是耗费太多精力,腿脚都有些发软了。

    “我倒是看看,你有何谋算!”

    黄劭也冷静下来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比这个局面更加乱了,他倒是不畏惧起来了。

    “周仓,邓洪!”

    “在!”

    “列兵在外,小心谨慎,不可松懈,他们不会甘心了,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来抢人!”牧山吩咐的说道。

    “诺!”

    两人领命,各自领兵一前一后,对准黄巾前后营的阵型,而中间是刘劲亲自率领的南阳军列阵,经此一战,南阳军的士气增强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他们被牧山勇不可当的神勇给震撼了,有如此主帅,这让他们的心安定下来了。

    拂晓过后,东面的天空浮现一抹阳光,阳光破晓,朝阳落地,新的一天开始了

    “为什么?”

    黄劭看着远方,神色越发的阴沉。

    他不明白,为什么龚都次次不出兵。

    “因为他已经不在这里了!”牧山吞吞然的道:“龚都已经撤兵了,就在昨日下午!”

    “原来如此!”

    黄劭本来就是擅长谋略,很是聪慧,他一下子想明白了:“虽然我不清楚龚都为何撤兵,但是龚都的撤兵,却让你牧山变得胆大包天起来,你不想逃了,你不仅仅要击败我,你想要吃下我的兵马,对吗?”

    “果然是波才渠帅麾下的军师,才说一句,你就已经想通了!”

    牧山站起来,目光看着他,道:“龚都已经背弃了你,归降于我,如何?”

    他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击溃,而是胆大包天,以蛇吞鲸的气势,想要一口吃掉黄劭的兵力,只要吃掉黄劭的兵力,他就能黄雀在后,杀回上蔡去。

    “你,一个背弃了大贤良师的叛徒,凭什么啊!”黄劭不屑的道。

    “就凭我能击败你!”

    牧山傲然的道:“我麾下只有一万将士左右,却能击溃你麾下五六万大军,如何不能降你!”

    “你赢在了勇武,是我小瞧了你,昔日三锤破宛城看来不是虚言,你牧山当得牧三锤之称呼!”

    黄劭冷然的说道:“但是即使你击败了我,也不见得你击败了我的麾下的大军,我麾下兵马如今尚有四五万主力在外,战斗力不凡,对我仍然忠心耿耿,我只要一死,他们就会立刻暴乱起来,足以屠戮你们所有人,你牧山就算再神勇无敌,你能带着多少人冲杀出去,一个,十个,一百个,还是五百个,或者你认为你的士兵都是以一敌十的勇士,所以我们之间,谁胜谁败,还说不准,最多只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役而已,你不要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降?”牧山双眸萧冷如冰。

    “不愿!”

    黄劭冷冷的说道。

    “我杀了你之后,带着你的人头,我还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你相信吗?”牧山倨傲的说道。

    “不相信!”黄劭并没有畏惧,而是冷然道:“你可以试试,吾之命昔日就已经是大贤良师的,今日去侍候大贤良师,也不是不可,你不怕死,我岂会畏惧,若想两败俱伤,你可随意!”

    “看来我是吓不住你了!”

    牧山耸耸肩,话音一转,道:“既然如此,我请个人来替我说降吧!”

    他敢赌这一把,是因为他手上有一张王牌,超级王牌。

    黄巾军的正统在他手上。

    他还不相信被他击败之后,把性命都握在手中的黄劭最后还不买账。

    “今日谁来都一样,我黄劭,绝不归降官兵!”黄劭冷哼一声,不甚在意,很决绝的道。

    “如果是我呢?”

    亲卫营之中,几个将士让路,张宁一席青色长袍,头上布巾裹发,风度翩翩,怎么看都好像是一个英俊的有些妖孽的少年郎而已。

    她的身后有一个寸步不离的武者,太平神卫军的统领张火。

    “你是何人?”黄劭皱眉。

    “叔父,多年不见,可还记得太平山上的小丫头!”张宁看着黄劭,平静的说道。

    她对黄劭并不陌生,黄劭本身就是太平道的道将,黄巾军有一大半的渠帅是太平道嫡系出身,黄劭就是其中之一。

    “你是”

    黄劭看了越发有些眼熟,心中一颤,有些震惊的问道:“你是殿下吗?”

    “叔父好眼力,多年之前只是见了几面,却还能把我认出来!”

    张宁亮出的太平印:“叔父认得我,那应该认的我如今手中的东西吧!”

    “大贤良师在上,弟子黄劭叩首拜见!”

    黄劭俯首而下,毕恭毕敬的对着太平印三跪九叩,行大礼。

    太平印代表的就是太平道的道主,当年搅动天下风雨的大贤良师张角,在天下太平道徒来说,是至高无上的信物。

    看到他这一幅神态,张宁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在这一战打起来之前,她都没有把握黄劭会不会依旧认太平印,毕竟当今太平道早已经分崩瓦裂,所谓太平信物除非是那些忠心的太平道徒才会认可。

    “殿下,你是来说服我归降的吗?”黄劭行礼之后,站起来,眸光如冷鹰,凝视这张宁。

    太平印的出现,让他不在怀疑张宁的身份,但是让他这么草草归降,不行。

    他敬大贤良师是一回事。

    让他归降牧山却是另外一回事。

    “对!”

    张宁承认了:“你们都是我黄巾军之中仅存的渠帅,我不想看到你们之间有死伤!”

    “他也是吗?”

    黄劭斜睨一眼牧山,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我是不是黄巾渠帅,轮不到你说,大贤良师说是,我就是!”牧山漠然的道。

    “叔父,牧帅只是忍辱负重而已!”

    张宁小声的解析说道:“昔日若非牧帅出手,我早已经被龚都和刘辟的人斩杀了,最少在我看来,他比刘辟龚都更加的值得信任!”

    “怎么回事?”黄劭皱眉。

    “昔日张牛角战死,褚飞燕拿下河北黄巾的渠帅位置,太平山上他更改姓,为张燕,拜父亲为义父,夺取了我手中的太平道大权,我唯有南下流亡!”

    张宁细细道道:“一路上他还派人来追击,太平神卫军虽然忠心耿耿,但是终究寡不敌众,被击杀无数,好不容易从青州进入兖州,河东渠帅郭太去派人来强邀我,我们只能继续逃亡南下,在汝南之地,刘辟和龚都响应郭太号令,派人来抓捕我,死伤无数太平神卫军的将士,才逃入了南阳,幸的牧帅救援,昔日牧帅不过兵数百而已,却依旧冒着得罪郭太的风险,救我与危难之中!”

    “褚飞燕该死,郭太该死,刘辟龚都也该死!”黄劭有一丝丝的气愤,并非装出来的,而是带着杀意的气愤,大贤良师战死之后,太平圣女就是黄巾军的信仰继承人,太平圣女一天不死,黄巾的信仰就会维持,但是太平圣女一旦死去,天下渠帅,只能各自为政,再也不可能汇聚一堂,他们这是要掘了黄巾根基。

    “他们若是该死,你就是助纣为虐!”

    牧山道。

    “哼!”黄劭冷哼,却不可反驳,他一手策划了接应青州黄巾南下的计划,想要集合各方兵马夺取汝南,重振黄巾军的声威,这对他来说是光荣的事情,可是当知道刘辟龚都截杀太平圣女的消息之后,他却有些罪恶感。

    “我没有时间和你斟酌!”

    牧山冷冷的道:“降,还是战?”

    “我可以降!”

    黄劭看了看牧山,目光在看了看太平圣女,然后观摩了一下周围一触即发,两败俱伤的局势,他终究是改变了主意。

    这两个原因,一个是时势如此,如今人为刀俎他为鱼肉,除非他愿意鱼死网破,而且鱼死了,网未必破,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走这一步。

    什么是万不得已的地步,那就是背弃信仰。

    他的信仰是大贤良师。

    所以有了第二个原因,太平圣女的出现。

    而太平圣女的出现,却让他在为难之中,就如同昔日的景平营将士一样,不认圣女,那他就已经是背弃太平道,背弃了大贤良师,哪怕日后用黄巾渠帅的身份去统帅部将,也有些心虚起来。

    而认了圣女,却不尊圣女之令,那他就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怎么都是错!

    所以,他只能降。

    不过他也不是随意投降了,这个归降的名分他要分清楚,他对这牧山冷声的道:“但是你我归降殿下,而不是你牧山,更不是你牧山身后的南阳太守府!”

    “我乃是殿下之将,本就意欲你归降殿下,你可随意!”

    牧山闻言,淡漠的说道。

    其实他的心中还是有些愤愤的:拽什么拽,殿下早晚也是我儿的,有啥大不了的!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战成名 十 (上架第七更):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战成名 十二 (上架第九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