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四十章 路遇书生

作者:拾一
    颍川郡。

    官道上。

    一个商队缓缓前进,左右前后押送不少货物,驴车马车加起来有二三十辆,还有不少押送了护卫,约莫有五六十人,这些护卫的服饰统一,黑色劲装,胸口皆然绣着一朵花,黑色曼陀罗花。

    在商队的中间有一辆比较华贵的马车,随着商队而强行。

    马车之中,坐着三人。

    两人在博弈,一人在闭目养身之中。

    “嘿嘿,你又输了!”

    中年书生执白子,下了一子之后,目光看着和自己对弈的少年,洋洋得意的说道。

    “别太得意了!”

    牧景很郁闷,放下手中下不下去的黑子,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说上一世他也下过围棋,黑白之道的博弈对他也来说算是杠杠的一项技能,本来还以为能装十三一下,可是遇到了蒋路这个棋艺大师,一败涂地说的就是他。

    “下棋下的是心思,你心思太杂了!”蒋路**下颌才修整的整整齐齐的小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哼!”

    牧景冷哼一声,道:“再来一盘!”

    “那就来!”

    两人继续对弈。

    旁边坐着闭目修养的张火睁开了眼睛,道:“前面有人靠近!”

    张宁恳求加逼迫的无奈之下,他只好委屈一下,当牧景的保镖,护送他北上雒阳城,有他这个大高手随行,牧景才算是有点底气。

    “多少人?”

    牧景放下的棋子,眸光微眯。

    颍川这一路实在不太平,从汝南北上,他们已经遭遇了四五次的劫匪,若非他身边的亲卫实力够强大,恐怕已经遭到劫难了。

    “马蹄声,很正常,普通贼子没有这样的骑术,应该是官兵!”

    张火闭目,意念感觉了一下,低声的道。

    “前方的商队立刻停下来!”

    外面马蹄声接近的时候,几个大嗓门的士兵正在叫。

    “这位官爷,可有什么事情?”

    商队明面上的负责人,牧景身边处理大小事情的亲卫秘书霍余走上前,露出了一张笑脸,有些谦卑的问道。

    “你们从何而来,可有通关文书!”

    几十骑兵把这个商队团团围住,为首将领手握大枪,上前盘问。

    “官爷,我们是从南阳舞阴而来,乃是景平商行的商队,运一些布匹去雒阳,这是通关文书,还请官爷高抬贵手!”

    霍余上前,一边作揖,一边暗中掏出一锭金,递给的为首的骑兵将领。

    这个骑兵将领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金锭,再看看,的确都是一些布匹,便摆摆手,让商队通过去了。

    马车上。

    牧景和蒋路从小窗子看出去,相继摇摇头,牧景道:“又是他们,这颍川太守也不管管!”

    “大汉朝是烂到了骨子里面!”

    蒋路有些失望。

    这群骑兵应该是颍川郡兵之中的骑兵,之前在前面时候就设立关隘,给来一次过路费,足足两锭金饼,才的以过路,如今还出现盘问,无非就是看到商队货物不少,再来剥削一次。

    “上梁不正下梁歪!”

    牧景倒是不是很在意:“当今天子昔日也在西园买卖官职,下面的人岂能不效仿之!”

    灵帝曾经在西园为了筹备资金,卖官的事情早已经传出去了,上有榜样,人人效仿,所以各地之间其实买卖官职的事情常见,而卖到官职的人自然就要捞回一些成本,自然就有了这些事情。

    “你这一次不也是去买官吗?”蒋路道。

    “我不是买官,我是去买一个出身!”

    牧景淡然的道。

    牧山现在最大的短板是什么,是出身,他出身黄巾,就注定会成为靶子,大汉朝中,黄巾就是一种罪,可以让人致命的罪,无论立下多少功劳,最后都不得善终。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是出身,这个出身只有当今天子才能给。

    经过两天赶路,商队离开了颍川,进入关中。

    “公子,前面是中牟,我们要进城吗?”霍余在马车外问道。

    “算了!”

    牧景和蒋路对弈了一天,连战连输,也没有兴趣继续博弈下去了,他放下棋子,然后对着马车外面道:“在城外找给地方扎营,进城还是太张扬了一点,此行需低调!”

    “诺!”

    霍余领命,然后吩咐了霍绍他们,在附近找一个地方安营扎寨,这些护卫可都是牧景的亲卫,每一个都是经过沙场杀伐的将士,一半白余人的贼众是奈何不了他们,所以他们并不畏惧在城外扎营。

    傍晚时分,他们找到了一个靠着河边的平原沙滩,就地安营扎寨起来了。

    “霍三,霍雨,你们带人左右戒备,轮流换岗,小心一点,不可大意,出门在外,要是公子手上,景平营的儿郎能吃掉我们,知道吗?”霍绍作为亲卫统领,他武艺不是最强的,排兵布阵的本事也不是很大,但是有一个长处,胜在谨慎,常年打猎的人,会把自己的情绪随时调配在大山里面的状态,保持最警惕的态度。

    “诺!”

    两人各自率十人去戒备周围起来了。

    “霍绍!”

    “公子!”

    “我看那边有一片林子,去打猎物来,最近口淡的发麻,今晚加餐!”牧景吩咐的说道。

    “诺!”

    霍绍领命而去。

    猎人出身的他果然是狩猎方面一把好手,刚刚才天黑,他就提了两个山鸡,一个兔子回来了。

    “老蒋,你今天有口福了!”

    牧景偏爱烧烤的味道,所以也学过一两手,处理小兔兔十分那手,两三下就完成了,然后加起来烤,可惜这时代没有太多佐料,不然这味道应该更香,他很快就烤好兔子了:“牧氏烧烤,天下独一无二,尝尝吧!”

    “君子远庖厨,小道也!”

    蒋路吃香,一边抢着吃,一边还摆弄他的风骨,两个兔腿都让他吃掉了,他还叽叽歪歪,让牧景有点想要揍他。

    “味道的确不错!”

    很快张火就加入进来了战团之中,他可是武功高手,他一插手,基本上已经没牧景什么事情了。

    “不要脸!”

    牧景那个气的,可着一尊尊大佛都得罪不起,只能再把一个山鸡洗干净,继续烧烤大业。

    “公子,抓到一个人,此人鬼鬼祟祟的在我们营寨之外徘徊!”

    篝火的光芒之中,霍绍走上来,禀报说道。

    “提上来看看!”

    牧景道。

    “把人提上来!”霍绍对着后面叫了一声,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夹着一个白袍青年走过来了。

    “疼,疼!”

    这个白袍青年不过只是二十出头而已,身上穿的衣服素白而干净,是一件儒袍,头上髻发结冠,应该是行冠礼了,左右两个手臂被提起来,颇为痛苦:“我不是探子,我只是路过的游侠而已,你们轻点!”

    “看来是一个读书人,你们先放手吧!”

    蒋路打量了一眼,摆摆手说道。

    “诺!”

    几个士兵放手,退后两部。

    “你是何人,为何探我商队?”牧景看此人风姿,并非好像盗贼,反而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才子,他开口问道。

    “你们这是商队吗?”

    白衣青年活动一下筋骨,大咧咧的坐下来,正坐在牧景正对面的石头上,撇撇嘴,道:“巴掌大的沙滩,你们几十个人,却每一个都是行军之姿,休息的地方也以行军阵之道而布置,那边是掩护了,这边是突围了,掩盖的很好啊,左右互依,天地人三才交响,如果有贼来敌,即使数百贼兵,也难以突袭,这还是商队,你骗鬼吧!”

    他的话让霍绍莫名有一股寒意,双手不经意之间放在了刀柄之上,虎眸冷厉,死死的盯着这个白袍青年。

    “好眼力!”

    蒋路拍拍手,道:“看来不仅仅是读过一些兵书,还观览过一些军队结阵,才能反应如此迅速!”

    “呵呵!”

    白衣青年摆弄了一阵之后,看着牧景手中的烧鸡,垂涎三尺:“在下乃是以一个游学书生,行至中牟,本欲进城而去,奈何天色太黑,无法进城,只能在野外对付一宿,干粮刚刚好吃完,肚子实在太饿了,闻到了香味,不请自来,还请诸位见谅!”

    “不碍事!”蒋路昔日也曾游历天下,增见学识,知道百无一用的书生在外游学的痛楚,他微笑的道:“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

    “等等!”

    牧景阻止了,他笑着说道:“你是一个读书人!”

    “当然!”白衣青年自傲的说道。

    “子曰,君子不吃嗟来之食,我今日若是把吃了给你了,岂不是对兄台的施舍,如此乃是对兄台的蔑视,岂能为之!”他就是太无聊了,找点乐趣。

    “我可以财帛购之!”

    白衣青年楞了一愣,道。

    “那我岂不就是成了商贾之辈,如何自处!”牧景为难。

    “兄台有何要求,尽可言!”白衣青年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想要吃到烧鸡,还要下点功夫才行。

    “可会棋艺!”

    “略懂一二!”

    “若你能下的赢他,今夜这烧鸡就是你的!”牧景心心念念就是想要报仇,所以逮到一个读书人就拉上来了,不能让蒋路太嚣张了。

    “此言当真!”白衣青年倒是无惧。

    “当然!”

    牧景淡淡的道:“天下人可做作证,我牧龙图一言九鼎!”

    “好!”

    白衣青年道:“摆棋!”

    蒋路有些无奈,这牧龙图就是太小心眼了,不就是赢了他几十盘棋吗,干嘛这么记仇你。

    不过他还是摆出了棋盘。

    他得让牧龙图知道,自己的棋艺可不是一般人能下的赢的。

    黑白交错,一刻钟的时间。

    蒋路败!

    “我可以吃烧鸡了吗?”白衣青年对牧景手中烧的金黄金黄的烧鸡可是垂涎已久。

    “哈哈哈!”

    牧景开怀大笑:“都是你的!”

    “谢谢!”

    白衣青年倒是真的饿了,赶了一天的路,一粒米都没有下肚子,能不饿吗,他开始和手中的烧鸡较劲起来了。

    “老蒋,这回不嚣张了吧!”牧景落井下石的打击某人。

    “环环相扣,阵阵相连,足以说明此人的心思之密,我远不如也!”

    蒋路没有理会牧景的落井下石,目光一直看着棋盘上,那黑子在白子的包围之中溃不成军的局面,心中颇为有些感叹。

    “在下零陵蒋路,不知兄台姓名!”蒋路行君子之礼,以读书人的身份,躬身询问。

    “颍川戏隆!”

    白衣青年摆摆手,回礼一下,然后报上了自己的名讳。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战后整编,暴熊军!: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雒阳!雒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