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戏志才来访

作者:拾一
    十二月,寒冬岁月,风雪漫天,雒阳城已经变成了白皑皑的一片。

    宫城。

    “尚父,西凉的战况如何?“天子披着一件虎袄,站在长廊之上,眸光看着白雪飘下。

    “回禀陛下,十一月的时候,西凉叛军已经开始围攻陈仓,陈仓之中,皇甫嵩和董卓率兵守城,董卓认为要出击,正面击溃凉州叛军,但是皇甫嵩却执意坚守不出,皇甫嵩是主将,如今朝廷大军坚守不出!”

    张让鞠身站在天子背侧,禀报说道。

    “那你认为,谁对?”

    “奴婢不敢议论军国大事!”张让在天子面前永远都是谦卑而规矩的。

    “无碍,朕让你说,你就说,这你如果连你都信不过,还能信何人?”天子沉声的说道。

    “陛下,奴婢认为,皇甫将军并非一个怯战的人!”张让道。

    “你不是一直和皇甫嵩颇为不合吗?”天子笑眯眯的说道。

    “事关大汉江山,奴婢岂能为一人之过,而罔顾江山安危!”

    张让义正言辞的说道。

    “哈哈!”

    天子大笑:“尚父果然是朕的忠臣!”

    “陛下”

    “此事既然已经交给皇甫嵩去打了,那就让他做主,打赢了,他有功,打输了,朕砍了他的脑袋!”天子冷冷的道:“至于董卓,这个大将军的爱将,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陛下请明示!”

    “皇甫嵩打赢了,下令让董卓交出兵权,去领并州牧,刚好并州需要一个州牧!”

    天子幽幽的到:“如果皇甫嵩打输了,那就让董卓接了他的兵权!”

    这两个,一个是世家门阀的顶梁柱,一个是大将军的何进的爱将,让他们鬼打鬼,对于天子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奴婢明白了!”

    张让浑身一颤,连忙点头:“奴婢这就安排下去!”

    “不急,不能让他们有准备了!”

    “是!”

    张让面容严肃起来了。

    “对了,造印监那边有消息了吗?”天子双眸之中爆出一抹精芒,栩栩闪亮。

    “听赵信说,牧景最近都一直蹲在工坊之中,进展不错!”

    张让道:“不过想要有成果,还需要时日!”

    “朕如果还是时间,倒是能等得起,可是朕可能时日无多了,你还是要催促一下牧龙图,朕希望有生之日,能看到这一项工艺出世!”

    “诺!”

    “朕很期待!”

    天子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道:“期待他牧龙图能把这士林搅得天翻地覆起来了!”

    造印监。

    造纸工坊。

    “监令,这个纸张如何?”工坊监工左雍拿着一张新出来的纸张,有些兴奋,递给了牧景。

    “不行!”

    牧景揉了揉纸张,摇摇头,道:“不够达标,还是太粗糙了!”

    “监令,这纸已经比往常的那些纸张好很多了!”

    “比之左伯纸如何?”

    牧景询问。

    当今天下,最好的纸张,应该是左伯纸,左伯纸是青州东莱一个名为左伯的人造出来了纸张,此人以书法和造纸的技术扬名天下。

    “应该还差一点!”左雍说道。

    他是左伯的弟弟,也是一个造纸行家,一直效命朝廷,这一次就被征辟而来,成为造印监麾下造纸工坊的监工。

    “那就是不行!

    牧景道:“我们的纸,必须是天下最好的纸张!”

    造纸初期,原材料基本上是破布和树皮,造出来的纸张因为工艺上的不完善,很粗糙,相对于一些文人来说,难登大雅之堂,所以一直没有成为主流。

    后来蔡伦改革了造纸术,他用树皮、麻头及敝布、鱼网等原料,经过挫、捣、抄、烘等工艺制造的纸,这种纸,原料容易找到,又很便宜,质量也提上去了不少。

    但是仍然无法改变如今使用布帛竹简的习惯,某一方面是习惯改变需要时间,另外一方面,纸张的工艺不足,造价相对来说还是有些昂贵。

    牧景如今所用了是竹子造纸。

    竹子的纤维硬、脆、易断,技术处理比较困难高,但是如果攻克了这道工艺,竹子制造出来的纸张就会质量就会越来越高,这代表着造纸术的巅峰。

    “监令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是不够的,要尽心!”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走上去,看着大缸里面的原浆:“打浆不行,这样的桨晒出来的纸张凹凸不平,太损纸张的质量了!”

    造纸术一共就四个步骤。

    第一,是原料的分离,就是用沤浸或蒸煮的方法让原料在碱液中脱胶,并分散成纤维状。

    第二,是打浆,就是用切割和捶捣的方法切断纤维,并使纤维帚化,而成为纸浆。

    第三,是抄造,即把纸浆渗水制成浆液,然后用捞纸器(篾席)捞浆,使纸浆在捞纸器上交织成薄片状的湿纸。

    第四,是干燥,即把湿纸晒干或晾干,揭下就成为纸张。

    任何一个步骤出现问题,都会影响纸张的质量。

    “给你们三天的时间,重新打浆!”

    牧景有些苛刻的说道:“我不管过程如何,我只在乎结果!”

    “诺!”

    官大一级压死人,左雍只能咬着牙点头。

    离开造纸工坊之后,牧景进入了印刷工坊,这里面更加乱,毕竟造纸术已经有了一个根基,技术上攻克比较容易,可是你活字印刷术就太缺乏根基了。

    牧景已经足足忙活了十来天,依旧只能弄出一个雏形。

    印刷术发展其实也是一个历史。

    首先是唐朝就出现的雕版印刷术,这种印刷术落后,印版不容易保存,还有印错的字很难更改,这都是一个个问题,不过即使是这种印刷术也撑起了整个唐朝的文化传承。

    到了宋朝,才出现了活字印刷术。

    如今牧景足足提前了一千年的时间,把活字印刷术弄出来,这本身就已经是作弊了,最关键的是,在这方面牧景还只是半桶水的水平,这就更加艰难了。

    “拜见监令大人!”

    印刷工坊的监工是一个年约五旬的儒者,他长的有些的老成,两鬓白发丛生,名为翟况,自称为墨家工艺的传人,可历史已经不可追及,有一点不可否认的,他在朝廷之上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工匠。

    “翟监工,今日的印版弄的如何?”

    “还是太脆硬了!”翟况拱手说道:“雕刻的时候会碎!”

    他见证了这一道工艺的诞生,对牧景已经是自身心的敬佩。

    “那烧出来的陶瓷不能用?“

    “恐怕不行!”

    “换!”

    牧景来回踱步,半响之后,才说道:“用胶泥试试!“

    他已经记不清楚印版用什么材料才是最好的,在印刷工坊里面,已经尝试用了十几种材料去雕刻印版,但是效果都不好。

    “胶泥?”

    翟况道:”这倒是可以试一试,胶泥烧硬了,效果如何还不知道!”

    “另外木材印版也不要放弃,继续尝试,尽量找到合适了木材,可以使用木材来做成不一样的印版,多方面尝试,小心去印证!”

    “是!”翟况点点头。

    牧景在印刷工坊待了足足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随着那些好几十个工匠不断的去尝试,亲自上阵,也拉出了不少低层工匠的心。

    傍晚,牧景返回西鄂乡侯府。

    霍余迎上来:“世子,有客人来访!”

    “客人?”

    牧景神色微微一动,倒是有些意外,他这西鄂乡侯府早已经被划入了阉奴党羽之中,在这雒阳城少有人愿意造访,所以这些时日清冷的很。

    如今有访客,他倒是想要看看是何人。

    他迈步走了进去,直入大堂之上,这时候的大堂之上一个白衣青年跪坐在前,已经恭候多时。

    “志才兄?”牧景一看,神色一愣,面容之间有些吃惊了。

    “龙图兄!”

    来人正是戏隆,戏志才,他站起来,对着牧景,拱手行礼:“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哈哈哈!”

    牧景大笑:“我这个侯府向来冷冷清清,是个读书人都不愿意迈进来,志才兄赶走进这大门,已经是我牧龙图的荣幸了,可没有什么冒昧之说!”

    “中恒,客人来了,赶紧上酒菜!”

    牧景对着霍余吩咐,然后才做了下来,沉声的说道:“志才兄,不满你说,如今雒阳之中,可没有读书人愿意于我牧景交往,你还能如此待我,我心中颇为感激!”

    他现在名声,狼藉无比。

    “我能明白龙图兄的选择,只是始终不能释怀!”戏志才坦然的道:“阉奴误国,今之天下,早已经隐患丛生,若不能除起内患,如何安抚外敌!”

    “志才兄如此想,亦无不可!”

    牧景笑了笑,道:“只是志才兄认为这大汉内患,仅仅只是阉奴吗?”

    “我并非不明事理,天下之患,岂会是一个个区区阉奴而已!”戏志才苦笑的说道:“只是今时今日的朝廷,早已经无从下手,能动了,也只有阉奴了!”

    他是一个聪慧而看得明白朝堂的人,只是他也不愿意去面对这种结局而已。

    “理解!”

    牧景点头,道:“我若是被逼走到这一步,我也会如同志才兄的选择,走向读书人的一方,以清名扬天下,而不是投靠声明狼藉的十常侍!”

    “其实我今日来,乃是有事相求!”戏志才沉默了半响,还是说出来了。

    “志才兄不必客气若能帮,我自当尽力!”

    牧景没有客气,很直接的答应了。

    他现在并没有资格去招揽戏志才,毕竟他年幼不可信,声望全无,如何能让人才投之麾下,正所谓有才者,皆倨傲,他们心中的傲气,是需要向他们认可的明主而臣服。

    不过他可以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弄好一点,日后不是没有机会的。

    “我有几个同窗,被蹇硕的人抓去了!”戏志才沉声说道。

    他们颍川书院的学子在京城无根无底,被十常侍抓去了,只能等着收尸,能替他们出头了人基本上都是愿意看到尸体之后在发出声音。

    他能求了已经求了,无奈之下,只好来试一试牧景的路子。

    “什么原因?”牧景询问。

    “议论朝政!”

    “这段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罪名,看来他们是评论了十常侍的功过,而且激烈了一点,引起了这些宦官的愤怒,所以被抓了,多少还会收到一些折磨!”牧景想了想:“我可以试一试和蹇硕沟通一下,但是我和他之间只有数面之缘,蹇硕此人手握军权,有些粗暴横行,能有多少把握说服他,我说不准!”

    “不管结果如何,今日龙图兄能能出手相救,我戏志才定然铭记在心!”

    戏隆闻言,连忙站起来,拱手行礼,真诚的说道。

    “志才兄客气了!”

    牧景连忙扶起他。

    入夜之后,戏志才才离去。

    张宁在这个府邸之中向来神出鬼没,她很快就出现在前堂之中:“牧龙图,你答应了这么爽快,是不是又在算计什么?”

    “你偷听?”

    “我乃是光明正大的听!”张宁撇撇嘴,示意她不屑如此:“说说,为何要答应他!”

    “我乐于助人!”

    “你骗别人可以,骗我,省省吧!”张宁冷笑:“这明显要和十常侍打交道,往日你避都避不及,怎么会送上门去,你肯定有所谋!”

    “呵呵!“

    牧景讪讪一笑,然后道出缘由,道:“如今的我,和十常侍之间算是蜜月期,天子认为我还有价值,十常侍就不会对我怎么样,而对我来说,只是和十常侍打一个交道而已,如果能得戏志才的一个人情,这生意绝对是有赚无赔!”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造印监: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场关于读书人的革命 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