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八十一章 皇子辩和皇子协

作者:拾一
    一月下旬,雒阳城的雪景还没有散去,屋檐上,地面上,都有一些积雪,看起来依旧是白皑皑的一片。

    造印监官署。

    一个雅致的偏殿之上,牧景穿着大袄,盘膝而坐,正在给火炉加点柴火,这年头没空调没地气,只能靠生出一盆炭火来取暖了,而坐在牧景对面的是戏志才。

    “士族认输了?”

    戏志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些天景平书斋的销售业绩,半响之后,才抬起头,目光看着牧景,沉声的道。

    “你认为他们会认输吗?”

    牧景双手放在火炉上烤一烤,懒洋洋的道。

    “不会!”

    戏志才摇摇头,他很了解士族:“他们的骄傲,不会允许能该表儒道未来的神器落入他人之手,这活字印刷术他们一定不会放手!”

    “这就对了!”牧景道:“我这造印监,不到十天时间,都换了好几拨人了,人家是硬的不行,来软的!”

    “软刀子更伤人!”

    戏志才道。

    “没人拉拢你?”

    “有!”戏志才道:“我昨日才让一个颍川书院的师长拉出去给训斥了一番,然后连拉带哄的,就是让我做内应,把这个活字印刷术送出去!”

    “没答应?”

    “倒是想答应的,可总有些不甘心!”戏志才坦然的道:“这活字印刷术早晚都藏不住,落入他们手中那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迟和早却完全不同,我不能成为士林进步的罪人,他们越晚得到,这天下寒门士子就越是有希望!”

    “那你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牧景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自从靠上你,日子就没有好过的时候!”戏志才道:“我现在是后悔了,当初就不该结识你啊!”

    “要不你上船得了!”

    牧景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说道。

    戏志才是一个大才,自古大才有骄傲,越是才能大,越是心高气傲,想要让他投靠,可没有这么简单,这些日子戏志才做的事情不过只是一半还人情,一半是为了景平书斋,根本不是为了牧景。

    “狐狸尾巴露出了吧!”戏志才斜睨了他一眼,道。

    “我对志才兄的野心从来不藏着,向来是光明正大的!”

    牧景说的很真诚。

    “我尚未出师,还没有到入仕的时候,这事情不急!”戏志才婉拒了,不过留了一个活结,没有把话说死,也就是牧景还是希望能招揽他的。

    “好,志才兄只要记得,我牧家的大门,永远为尔敞开!”

    牧景笑了笑,并没有强求。

    有些事情,需要徐徐图之,只要戏志才还没有加入其他人的阵型,他就还有机会能说服他,况且,现在还不是诸侯林立的时代,很多谋士根本就没有做好投靠一个人的准备,而是满心思的想要出仕途,位享庙堂而已。

    “虽然这一次让你渡过了这一关,但是士族终究是士族,四世三公的袁氏,河东卫氏,弘农杨氏,河内司马这些都是屹立数百年的家族,士族可没有这么简单,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戏志才想了想,还是嘱咐了一句。

    “我自然知道!”

    牧景双眸之中爆出一抹冷芒:“他们暂时忍了这口气,忍可不是我,而是天子,他们不想被天子抓住把柄,自然也会安静一点,所以暂且放我一马,可是一旦天子”

    有些话他不说下去,相信戏志才也能听得懂。

    “难道”戏志才面容骇然失色。

    “宫里面的消息,情况不太好,就单单是这个月,已经晕厥好几次了,张让把太医院杀了一波又一波,可挡不住一些有心人啊!”牧景道。

    “天下外忧内患,唯天子而定,如果在这个时候恐怕天下要乱了!”

    戏志才的目光过人,已经看到了朝廷的未来了。

    “娘要嫁人,天要下雨,我们能做什么!”

    牧景道:“我只是希望,这一天能晚一点到了,不然这个平衡一旦打破,别说这雒阳城,恐怕整个天下都会陷入刀兵之祸,届时我等何去何从,那就不得而知了!”

    “四百年大汉,煌煌天威,怎么沦落至此!”

    戏志才长叹,有些无语问苍天。

    中平六年,二月初一。

    太学。

    牧景穿着太学儒袍,风度翩翩的走在了长廊之上。

    今日是他第一天入太学的日子,他的身份是一个伴读,当今天子的第二子,皇子协的伴读,这可不是一个好差事,但是圣旨下了,不做可不行。

    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是要进宫去伴读。

    但是没想到会在太学。

    太学这个地方,他来一次都不想再来一次,太郁闷了,比前世他上高中的时候还要郁闷,这里的老夫子可多如牛毛,随便拉出一个,能把他训个十年八年。

    他和太学,还真是解不开的缘分啊。

    “臣,牧景,拜见二皇子殿下!”牧景走到了一个书斋,上书明月书斋,抬头就看到两个少年,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个**岁左右的小童而已,他连忙上前行礼,那个小一点的应该是皇子协吧,皇子协只有八岁,应该是他没错。

    “你就是牧景?”

    这小童果然是刘协,他的目光很是灵动,仔细的看了看牧景。

    牧景这些时日在雒阳城可谓是声名远播,让多少士族子弟咬牙切齿,不少的传闻刘协在宫中倒是听了不少,能他让他父皇都去称赞的人,应该不错吧,所以他特别有兴趣。

    “在下正是!”

    牧景拱手,他的目光看了看刘协又看了看站在刘协身边的少年,也是穿着一袭太学儒袍,但是显得有些深沉:“二皇子殿下,这位是”

    “牧伴读,这是我的皇兄!”刘协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很机灵,人情世故比皇子辩要上道一点。

    “原来是大皇子殿下,景失礼,还请殿下恕罪!”

    牧景心中一颤,顿时知道此人是何人了,短命天子,历史上的一个悲剧,灵帝之后,大汉皇帝,汉少帝。

    “牧伴读不必多礼!”

    刘辩虽然显得年长一点,但是也不过十四五岁左右,放在现代,正式一个中二少年的年纪,他看着牧景的深情明显有些气鼓鼓,声音颇为有些冷厉:“牧伴读的大名本皇子可是天天在听,你可把本皇子的舅舅给气的不轻!”

    “臣不太明白大皇子殿下说什么!”

    牧景明白了,这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何进这厮也太下作了,居然用刘辩的手来压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哼!”

    刘辩冷哼了一声,在他的意识之中,牧景已经被他归为了坏人的行列。

    牧景无奈,这种皇族子弟最难侍候。

    “你们都来了!”

    蔡邕龙行虎步的走进来,看着三人,神色淡然。

    他没想到天子居然把两个皇子送来了太学,这不是送人情,简直是送祸端,皇子本来就不好侍候,打不得骂不得,还要用心教。

    最重要的是两个皇子身边还跟着一个超级大麻烦。

    牧景。

    这个搅动雒阳风雨的人,蔡邕是最不想搭理的,收了他,就等于收了一个祸端,这日后的太学,可就不能太平了。

    “拜见蔡祭酒!”

    三人连忙行礼。

    在蔡邕面前,即使是两个皇子,都不敢端着,毕竟这是士林巨擘,享誉天下的大儒。

    牧景更不敢放肆了。

    “坐!”

    蔡邕盘坐下来之后,对着前面的三个位置,淡然的说道。

    “诺!”

    三人跪坐。

    “陛下既然有诏令,我理当领命,但是汝等既为太学之子,就要尊我太学之规,我不会因为你们两个皇子的身份而网开一面,也不会因为你牧龙图一个造印监令的身份而有所忌惮!”

    蔡邕上来就是一个下马威,杀了三个少年郎潺潺发抖。

    “陈肃博士!”

    “拜见祭酒!”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儒生。

    “以后他们三个就是你们天枢班的学子!”蔡邕说道。

    蔡邕重整了太学之后,太学比往日的声誉降落了很多,朝廷拔下的经费也不多,招生自然不多,只是开了七个班,以北斗七星来命名,天枢为首,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精英班。

第一百八十章 藏兵雒阳: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爹的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