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零五章 位列末座

作者:拾一
    翌日。

    中午,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大将军府。

    在府邸之前,车马如龙,一个个将军府的随从和下人正在来来回回的安置客人的马车,然后引导一个个达官贵人进入大堂之中,宴席即将要开始了。

    这也不算是宴席,只能算是一场普通的午宴。

    但是能位列入席的,都是大将军府门下的使臣,不是何进门下嫡系出身,就是投靠何进的当朝大臣,任何一个在如今的朝廷之上,都是跺跺脚能震动朝政的。

    “好一座将军府!”

    牧景走下马车,眸光猎猎,看着将军府邸的伟岸和门庭若市,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容,这笑容却有一丝丝的讽刺。

    何进赢了北宫这一战之后,却越发的嚣张了。

    不懂的低调的人,终归是会遭殃的。

    历史上他会栽在十常侍手上,不无道理。

    如今的他,恐怕已经不把当今天子和十常侍那些余孽放在眼中,所以有恃无恐,自诩梁冀第二,想要大开门庭,门徒满天下,便可牢固其位。

    “世子!”黄忠魁梧如山的身躯站在旁边,道:“不如我随你入府!”

    “不用了!”

    牧景摇头,道:“你气血太过于强盛,难逃一些顶级武者的感应,恐怕会有祸端,你还是留在这里,等我出来便是了!”

    “可我担心……”

    “这里是大将军府,今日的都是大将军门臣,如果他真的想要对我动武,凭他府中高手,还有大将军府如今近乎千余的精锐府兵,四面角楼布满的弓弩,你也杀不出来!”

    牧景抬头,眸光一扫而过,即使他不是一个强大的武者,终究筑基将成的武者,对一些环境的压抑气氛还是有些感觉的。

    何进虽骄横,可是如今不失谨慎。

    如今天子尚在,十常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以他也防着反扑的力量,因此对自己的安全很是在意,出入都是门客不离身,而且现在的大将军府,早已经被他布置成了一个铁桶,进去了,谁也出不来,更不要说何进自己就是一个强大的武者,他能在十余回合之下,伤了张火,可想而知他的武艺即使不如黄忠,也相差无几。

    “忠叔放心,我既然来了,就能出来!”

    牧景迈步,随着一个将军府下人的引路,走入了大气磅礴的将军府第。

    黄忠只好回到了马车上,安心等待。

    走进了大将军府之后,牧景才有些感觉压抑,这大将军府邸很大,而且周围都是重甲将士,三步一岗五步一稍,布置森严,长廊庭院,一片严肃,如同堡垒。

    他心中暗暗的道:难怪上次攻不进来,这大将军府终究是大将军府邸,果然不能小瞧。

    “能在这里看到龙图兄,甚是好啊!”一青年迎面而上,笑着对牧景拱手说道。

    “能在这里看到孟德兄,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啊!”

    牧景看了看,嘴角微微一扬,笑着说道。

    曹操,他本身就是大将军门下,能立足京城,靠的是大将军何进的伤势,和如今他统帅了北园将近三分之一,近乎八千的精兵。

    所以今日大将军府之中的宴席看到他,牧景还真一点都不意外。

    在前方的小厮带路之下,两人在长廊之中并肩而走。

    “孟德兄,多谢上次警示!”牧景突然开口,笑眯眯的道。

    “警示?”

    曹操一脸诧然,道:“我不明白龙图兄所言!”

    “哈哈哈!”

    牧景笑了,笑的那般的灿灿:“孟德兄就是孟德兄,与生俱来的精神,何愁不能成大事,你不承认无所谓,不过这人情我倒是记住了!”

    当初那一夜,牧景逼迫入了绝路,为了应对世家豪门的动手,一怒之下,烧了正阳街,其中有一个关键的环节,有人提供了正确的动手时机,让他的准备更加充足。

    他想来想去,最后就想到了一个人。

    曹操!

    至于问曹操作为和他对立的身份,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也不难解析,因为出身,曹操本身的宦官出身注定他融不进士族的圈子之中。

    “龙图兄说笑了,你我恩怨两清罢了!”曹操这时候才开口。

    “恩怨两清?”牧景突然停住脚步,微微眯眼。

    “对!”

    曹操淡然如斯:“恩怨两清!”

    恩是送信之恩,怨是袭杀之怨,他们之间算是两清了。

    “好!”

    牧景点头,道:“我们两清了!”

    “校尉大人,世子,到了!”

    正在前面引路的一个大将军府的小厮回过头,对着两人,卑微的道。

    “好一个殿堂!”

    两人迈入大殿之中,大殿富贵堂皇,很是宽阔。

    “校尉大人,这是你的位置。”小厮把曹操引上他的作为。

    而另外一个小厮走过来,对着牧景说道:“世子,这是你的位置!”

    “这是我的位置?”

    牧景闻言,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然后抬头,直接一目扫过。

    这个大殿之中,上位正中,左右两列,皆为客位,一位一案桌,约莫有三四十个位置,自上而下,分为两层,上一层高一点,有居高临下之意,下一层低一点,同样地位也底下。

    而牧景,他的位置,在入门之前。

    关键是左右本来是对称的,做一个位置,右一个位置,正对而列作,恰恰好,牧景的位置成了一个角,多出来的角,这就代表了他的位置是一个,末位之座。

    也代表了一点,他牧景在何氏门下,不过位列末座而已。

    “哈哈哈,牧龙图傻眼了吧!”

    “他还以为在大将军眼中何等重要,也不过如此而已!”

    “位列末座,我要是此小子,就该掩脸而走,还有何面目留在此地!”

    “如此不忠不义之徒,本该末位之座,能他登堂入室,已是侥幸!”

    “……”

    宴席尚未开始,大将军何进没有入席,但是一个个客人已经开始到来,这些客人之中不少都是当朝权贵,他们纷纷入席,不少人的目光都看着这一幕,窃窃私语。

    他们对牧景这个年约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倒是丝毫的不陌生,毕竟牧景最近在雒阳城的曝光度太大了,从造印监,景平书斋,再到到鸿都门学,事事都惊雒阳。

    牧景已经被誉为雒阳城最能闹事情的少年郎。

    大家对他的印象都不是很好,所以大部分的人对让他的入座都是开启了一个嘲笑的模式。

    “大将军何至如此!”曹操位列上层之位,在大将军门臣之中,也算是肱骨之臣,但是他看到这一幕,多少有些不屑。

    既已经收之门下,何之如此凌辱。

    “未必是大将军!”

    袁绍陪坐曹操侧围之上,地位尚在曹操之上,他目光扫了一眼,才淡然的道:“怪,只能怪他人缘不好,得罪了不少大将军府邸的人!”

    “那也说明了大将军治下不严,何成大事!”曹操冷冷的道。

    “孟德,你好像对牧龙图颇有好感!”

    袁绍疑惑的说道。

    “同为袁氏门臣,之前种种,不过过眼云烟,日后当互相扶持罢了!”曹操耸耸肩,道:“我又何必一定要和他剑拔弩张,牧氏门下的南阳重兵,终究并非一个摆设!”

    “说的也是!”

    袁绍闻言,顿时点点头。

    说一千道一万。

    牧景能在京城之中三番四次的打破死局,短短数月之光景,从一介黄巾余孽,登堂入室,能成为朝廷席臣,不可否认有他的运作智慧。

    但是更重要的是南阳的重兵。

    这才是关键。

    “这个座位号?”

    牧景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大摇大摆的入座:“客随主便!”

    本来就不期待何进能有何等胸襟让他居于上位,能让他入席,已经是何进的魄力了,把他放在末位,无非就是打压一下他的欺压,报复一下在开学大殿之上的刁难而已。

    对于牧景来说,末位就是末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本身就不期待能成为何氏门臣,能够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让他呆得住就已经很好了。

    “脸皮真厚!”

    “好一个牧龙图,还真是不简单,荣辱不惊!”

    “哼,跳梁小丑,不知所谓!”

    无数人的反应不一,有人鄙视,有人暗赞其中。

    太阳悬挂天空之中,烈阳红红,已入正午之时,大将军府的宴席也开始了,何进在不少人的拥簇之下,龙行虎步而入,气势昂昂,仿佛已经是至高无上了。

    “今日与诸位会宴在此,乃是我何进之荣幸,当敬酒一盏!”何进居于首位,大马金刀,手握一盏烈酒,酒盏对向所有人,豪气万丈的说道。

    今日之筵席,其实就是普通宴席,但是能赴宴而来,皆为他何进门下肱骨之臣,日后他何进执掌朝廷,辅政天子的资本,说白就是展露拳头的一次宴席。

    “饮!”

    “饮!”

    众人举起手中的酒盏,对酒而饮,声音洪亮,气势统一,这就是何氏如今权倾朝野的风光。

    牧景也装模作样而饮,其实就是小小的抿一口而已,这个时代的酒,淡而无味,他喝了也有些嘴淡,所以一般情况之下,不太喜欢喝酒。

    “今日我要与众同乐!”

    酒过三巡之后,何进大手一摆,道:“奏乐,上舞!”

    “奏乐!”

    “上舞!”

    随着乐曲的声音幽幽响起,一群容貌姣好,身材凹凸有致,气质妖媚吸人,身穿薄纱的歌姬舞姬袅袅而入。

    在这个时代,宴席之中,歌舞是不可免的。

    歌声舞蹈之中,平日在朝堂严谨执着的官吏,如今顿时放开了不少,三三两两,举杯对饮,有说有笑。

    要是孤独之影,唯牧景而已。

    牧景立于末位之上,独影独酌,却丝毫没有在意,反而自娱自乐的在观摩这个时代的舞蹈和美女,能入大将军府邸歌姬,都是美人,这个时代的天然美女,看的还是很养眼的。

    “牧世子!”

    这时候一个青年举酒盏而来,笑容满脸,带着善意:“些许日子不见,进来可好!”

    “原来是虎贲中郎将!”

    牧景抬头,有些惊奇,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站起来,同样举起酒盏,微笑的道:“谢谢中郎将的关心,我一介赋闲在家的闲人,只能管管我鸿都门学的一亩三分地,倒是无忧也无愁,吃的好,睡的好,还算好吧!”

    来的人是袁术。

    袁术为什么在这种场合套近乎,他不想知道。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

    既来之,则安之。

    “我倒是忘记了,如今应该称之为牧祭酒了!”袁术笑容很假,但是倒是没有让人反感,这是世家子弟就是礼仪好,做的面面俱到,假得来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无可挑剔。

    “祭酒之言,不过只是天子器重而已!”

    牧景看不透袁术的意图,但是他也懂的这应酬的一套,张着笑容而交际,谁不会啊,不往心里去,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他们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

    “鸿都门学乃是昔日天子所立,乃是天子之学,我倒是有些儿郎,可入门学之中,不知道牧祭酒意为如何?”袁术放出善意。

    “甚好!”

    牧景闻言,眸光一闪,眼神有些疑惑,不过只是一瞬间,很快就回复了,笑着说道:“鸿都门学,有教无类,入者为学,来者必应!”

    袁术突然神才能付善意,的确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

    两人愉快的交谈之下,倒是引起了宴席之中一些人的面面相窥。

    “这袁氏不是和牧龙图势不两立的吗?”

    “那袁公路还好像和牧龙图非常友好似的!”

    “袁隗如今尚卧病在床,说到底都是牧龙图所引,牧氏和袁氏之间的仇恨化解不开的,他们怎么可能相谈甚欢!”

    “……”

    众人的疑惑只是摆在心中,并没有言语出来了。

    反而是席间的袁绍神色有些阴沉:“他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那你可就危险了!”

    曹操笑着说道。

    “哼!”袁绍冷哼:“他袁公路还嫩了一点,若非司空大人在他背后为他扶持,就凭他,能耐我何也!”

    ……

    席位之上,大将军何进看似饮酒作乐,但是目光丝毫不离门下朝臣的身影,他看着门口的那一幕,眉头有些一皱:“谁安排的席位?”

    “是张咨!”

    “哼!”

    何进冷冷一哼:“眼光短浅的家伙!”

    他倒是不介意为难一下牧景。

    可是他可不想把牧景彻底的推向世家门阀的哪一方,牧景于他,尚有价值,毕竟在那南阳之地,尚有精兵十万,可威慑京城之上。

第二百零四章 最后的平静: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牧景的以退为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