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战北邙 七

作者:拾一
    “杀!”牧景一声怒吼,亲自上阵厮杀,他马术虽然不娴熟,但是也勉强能作战,武艺已经有长进,跨马之下,单手持剑,冲杀入军阵之中。

    “杀过去!”

    “碾压他们!”

    景平营看着主将都亲自上阵了,顿时的士气高涨,一个个嗷嗷直叫,杀意冲天而起。

    “牧龙图?”

    袁术双眸一定,看到了那一道身影,他丝毫不陌生,顿时恨得牙痒痒的,他怒啸长吼:“我找你都找不到,你居然想要送上门,某家看你是找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没想过做螳螂,可是牧景居然想要做黄雀。

    这让他怒火冲霄。

    “袁熊!”

    “在!”

    袁术身边的一个亲卫猛将,策马杀出来,手中一柄长矛染上了无数景平鲜血,他拱手待命:“公子请吩咐!”

    “你从小路杀出去,去寻丁原援军!”袁术杀气腾腾的说道:“告诉丁原,让他行后路包抄,某家要全歼这股贼兵!”

    “诺!”

    袁熊率领十余猛将,从斜边小道冲杀出去。

    “世子,敌军有兵突围了!”

    “不要管!”

    牧景杀性腾起,剑指前方,冷厉的喝到:“我们的目标在前面呢,攻过去,就是胜利,景平儿郎,告诉某,尔等可战,尔等能战,尔等战无不胜!”

    “战!”

    “战!”

    景平将士曾追随牧景转战整个汝南,一战一战打下来,早已经被牧景的魄力给臣服,如今又能看到牧景如此凌厉无匹的气魄,他们顿时士气暴增。

    “往后面撤!”

    “抱团!”

    “凝结军阵!”

    虎贲军终究只是府兵,虽然为精壮,训练有素,但是比之曾经在沙场上杀一个进进出出的景平将士来说,还是相差良多,在血腥面前,终究不如景平将士的韧性。

    “不能撤!”袁术恼羞成怒,他挥动兵器,斩杀两个后侧的士兵,大喝说道:“儿郎们,某家亲自掠阵,给我杀上去!”

    虽然袁术鼓动了不少将士的血气,但是战场上依旧呈现一面倒。

    “公子,势不可违,还是先撤出去吧!”

    一个校尉杀出一条血路,走上上前,对着袁术拱手说道:“只要护送殿下杀出去,等待援军,我们依旧有胜选,可一旦殿下落入其人之手,恐怕司空大人会怪罪下来!”

    “某不甘心!”

    袁术冷眸圆瞪。

    可他终究是世子嫡子,袁氏多方培养,还是有些判断力的,他还是接手了这个提议,下令道:“传令,集结各部将士,从西面山道杀出去!”

    “诺!”

    众将领命,立刻集结残兵,向着西面山道不断的后侧。

    就在这时候……

    “执旗兵,摇旗!”牧景看着袁术乘乱向着西面山谷撤退,嘴角扬起一抹宽心的笑容,总算没有估算错误。

    “诺!”

    执旗帜的将士摇动手中景平战旗,战旗三摇,迎风飞扬,异常的亮眼。

    “儿郎们,时机到了,杀出去!”

    山道旁边,一个一人高的草坡之上,突然一声怒吼,直接竖起了一面战旗,战旗以黑色曼陀罗花为标志,两个汉隶书法绣在战旗上的字是景平。

    景平营,第五部曲。

    主将陈到。

    “杀!”陈到手握一柄长枪,人随风,势如虎,以猛虎下山之强势,率领数百部曲,从旁边直接厮杀出去。

    “杀!”

    “杀!”

    第五曲的将士们紧跟在后,齐声高喝,声波助其势,强悍无匹。

    “这里有伏兵?”

    “小心!”

    虎贲军刚刚想要从这里后撤,被突然杀出来的景平将士给震惊了,前面一片,直接倒下,血在流,尸体在不断的堆积。

    “怎么会这样?”

    袁术也吃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牧景早已经在这个方位摆下了伏兵,让他有些根本来不及调整兵力。

    但是他终归普通人。

    反应也算是迅速。

    很快就感觉到了牧景的意图所在,连忙下令:“快,保护殿下!”

    “保护殿下!”

    “保护殿下!”

    虎贲将士的迅速靠近刘协所在的位置。

    “挡我者,死!”陈到悍勇无匹,他虽因为年轻,武功尚为大成,可在众将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手中一柄铁枪,冲锋无敌,连续挑起好几个虎贲将士之后,杀了上来。

    “挡住他!”袁术怒吼,可已经来不及了。

    “殿下,请上马!”陈到杀上来之后,看着那个有些战战兢兢的少年,大手一提,直接把他提上马背之上了。

    “啊!”

    刘协恐惧的叫起来,只能俯身在马背上,紧紧的抱着马背。

    “得手了,陈到做的好,传令兵,立刻鸣金,给我撤!”

    牧景瞪眼一看,顿时大喝起来了。

    他本来就已经受伤了。

    高强度作战之下,伤上加伤,身体的支撑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如今既已完成任务,他有些坚持不住了,只希望能顺利撤出去。

    “铛铛铛!!!!”

    传令兵手上的锣鼓想起来了,这是鸣金收兵的信号。

    “撤!”

    “撤!”

    景平将士虽杀的红眼了,可终究是正规战兵,在牧景平日的训练之中,对军令是很敏感的,听到军令之后,迅速准备撤出战场之外。

    “给我缠住他们,不要让他们离开!”袁术气急败坏,到手的鸭子居然飞走了,他理智全失,冷冷的指着前方牧景的位置:“有杀牧龙图者,赏金一万,官升三级,直提校尉!”

    “杀牧龙图!”

    “杀牧龙图!”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虎贲将士听到这个号令,一个个嗷嗷大叫,杀意仿佛海上的风浪一浪叠着一浪,向着牧景的方向给扑杀过来了。

    “保护世子!”

    “快掩护世子撤退!”

    景平将士向着牧景的方向合围起来了。

    “我断后,世子先走!”黄忠手中战刀,染血无数,地面上残尸断臂就是赫赫的见证,他横刀在前,怒吼长啸:“某家南阳黄忠,谁敢与我一战!”

    “撑住,我们走!”

    张宁手中长剑也染血了,她武功比牧景好,但是沙场作战还是不如牧景悍勇,只能为牧景左右护卫,她看着牧景伤口上渗透出来的鲜血,娇喝一声,拉着牧景,夺马而走。

    ……

    ……

    半个时辰之后。

    山道上。

    战斗已经的结束,胜利的一方撤走,吃了败仗的一方正在收缴被击散的将士,这里是崎岖的山道,可是尸骨如山,血流一地,战场几乎延绵的数里。

    袁术站在山坡上,眸光冷冷,俯视战场上的一切,看着那些景平将士的尸首,眼眸深处浮现恨意,他从来没有这么憎恨一个人,牧景是第一个,必须杀之而后快。

    “公子,我们的溃兵走整顿好了,残余三千,战死一千八百多!”

    五千虎贲,伤亡之大,前所未有。

    “牧龙图向何方向而去?”

    “敌军向北方向而去!”

    “追!”

    袁术下令:“今日我们就算追到了天涯海角,也决不让他牧龙图逃出某家的手掌心!”

    “诺!”

    虎贲将领也视这一战为耻辱,一个个憋着一口怨气,想要发泄出来。

    ……

    ……

    过了中午,进入下午。

    邙山的一个山谷之中。

    牧景跳下马背,大口大口的喘气:“后面追兵如何?”

    “还咬着很紧!”

    霍绍禀报:“但是黄忠将军勇猛无匹,已经杀退三次,拉开了和他们的距离!”

    “黄忠呢?”

    “还在清理追兵!”

    “派人告诉他,让他速速返回!”

    “诺!”

    “陈到!”

    “在!”

    “先护送殿下去三口渡。然后收缴当地船只,保证我们渡河所需!”

    “可是世子……”陈到皱眉。

    “战场上,不许质疑军令,念你初犯,既往不咎,再有下次,必重罚!”牧景冷冷的道。

    “诺!”陈到浑身一颤,连忙领命。

    “你是……牧龙图?”刘协这一天上上下下的折腾,这时候都没有回过神,但是他还是认出了牧景,对于牧景,他是有亲近之心的,因为牧景带着他们曾经做了他们一直不敢去做而很想去做的事情。

    “二皇子殿下,请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牧景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笑着说道:“雒阳如今的局势,你很清楚,我能保护你!”

    “你也想以我为傀儡吗?”刘协聪慧,冷冷的道。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不就是想要以我为傀儡,然后掌控朝廷吗?”刘协虽然有些慌乱,但是思维并没有乱,他道:“父皇已死,能登基为皇的,除了兄长,唯吾而已,兄长落入叛逆之臣何进手中,本皇子便成为尔等的目标了,本皇子心中清楚!”

    “殿下,你若是撑得起这个天下,谁也不能以你为傀儡!”牧景淡然的挥挥手,让陈到把他带走,他如今可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安抚这个小屁孩。

    “牧景,希望你不要让父皇失望!”刘协看了一眼牧景,并没有反抗,顺势而走。

    “赵信!”

    “世子!”

    “去伴随殿下,殿下就是殿下,即使如今,他还是殿下,不可怠慢!”牧景平静的说道。

    “诺!”

    赵信双眸之中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躬身而去。

    “这个皇子,看起来不好对付!”张宁走过来。

    “当然!”

    牧景嘴角扬起一抹嘲笑:“皇族的人,一个都不能小看!”

    曹操以刘协为傀儡,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他和刘协之间的争斗也持续的几十年,即使刘协被困在曹操的牢笼之中,也曾反扑好些次。

    这个少年,可没有这么好糊弄的。

    说起来或许刘辩还好控制一点。

    “你的伤势?”张宁蹙眉。

    “不碍事!”

    牧景摇摇头,直接摊开一副地图,景平营扎营北邙山上,这附近的地图绘制出不少,还算详细:“我们想再在这个位置了,距离三口渡已经不远,可接下来的地形已经脱离邙山崎岖,有些平坦,一旦被追击上来,很难脱身!”

    “你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个吧?”张宁道。

    “嗯!”牧景点点头,张宁总是能说准他的心头之事。

    “你信不过戏志才?”

    “信!”

    牧景道:“但是我信的是戏志才的能力,和他的品性,却始终怀疑他的经验,战场上的赵括不少,杀出来的就是名将,杀不出来的就是窝囊废,他第一次统兵,面对的还是在战场上经验丰富,驰骋北疆,杀得匈奴和鲜卑闻风丧胆的丁原,我能不担心吗?”

    “那你还让他去!”

    “事已至此,唯有一拼!”牧景神色之中划过一抹狠辣的决绝。

    商人好赌,赌成败,赌运气,赌自己的眼光……

    他就是一个商人。

    一旦逼到绝境,他会毫不犹豫的倾尽所有,去赌一场,赌赢了是运,赌输了是命。

    “而且到现在为止,最少丁原的兵马还没有出现!”牧景道:“戏志才应该是做到了!”

    “踏踏踏!!!”

    马蹄响起。

    黄忠回来了,他进入山谷之中,拱手道:“世子,已杀退追兵,可时间太紧,他们很快就会继续追击上来了!”

    “抓紧时间,撤!”

    牧景站起来,抖抖身上尘沙,道:“只要我们过了黄河,就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

    “好!”

    大军向北,驰骋而去。

    三口渡。

    这是一个黄河渡口,渡口形成三岔形状,仿佛中间有一个深水口,周围被铺垫上的木桩,木板连接,形成一个码头,这是渡黄河的一个渡口,距离孟津不远。

    “驾驾驾!!!!”

    牧景大军赶到了三口渡。

    “世子,附近船只都被我拿下了,但是船只并不多,我们恐怕需要分批渡口,而且马匹和一些辎重我们都要放弃,不然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渡河!”

    陈到拱手说道。

    “好!”

    牧景跳下马背,雷厉风行,道:“你先率部曲,护送殿下渡河而过!”

    “诺!”陈到领命。

    陈到渡河之后,各部开始的接着渡河。

    傍晚,太阳西落。

    一缕一缕夕阳的光芒映照在奔流的黄河之上,让黄河的水变得的更加的凶猛起来了。

    “世子,后面的兵马追击上来了!”

    “挡住!”

    牧景目光远眺,看到了虎贲军的旗帜,他冷冷的道:“忠叔,挡住他们一个时辰!”

    “诺!”

    黄忠率领一个部曲,前去迎敌。

    “张宁,渡河!”

    “你呢?”

    “我等等!”

    “牧景,还不渡河,你想什么?”张宁低喝。

    “我不能放弃!”

    牧景神色刚毅,道:“我相信戏志才,我就不能放弃!”

    “你在玩命!”

    “我信命!”

    他站在河岸边,看着远方,戏志才迎敌丁原,兄多极少,但是他相信戏志才,历史上这个有神智之名,曾为曹操奠定的兖州豫州根基的最大功臣,如果不是浪得虚名,他一定能杀出来了。

    “世子!”

    “时间来不及了,渡河吧!”

    亲卫在劝声。

    牧景的拳头握紧,他在等。

    “或许……“张宁刚刚想要说什么,就已经被打断了。

    “没有或许!”牧景执着:“信任是双方面的,他信任我,我也必须信任他!”

    “倔脾气!”张宁无奈,但是她也不渡河,安然的陪着牧景身边。

    踏踏踏!!!!!

    就在这时候,东面的平原上你,一支残兵出现。

    “终于到了!”戏志才身上负伤,被一支利箭穿透了小腹,但是他的神情是高兴了,他看着渡口之上,一个挺拔的身影,神色越发的浓郁起来了。

    “来了!”

    牧景大喜,亲自迎上去:“志才兄,死了没有?”

    “死不了!”

    戏志才闻言,顿时开朗大笑,然后才道:“丁原就在后面!”

    “先撤!”牧景道。

    “嗯!”

    戏志才登船,麾下骆应也带着残兵二百,此战虽胜,可他也折损的将近三分之二的兵力,但是他的神情是兴奋的,看着戏志才的背影也是灼热的。

    因为那一战,让他的毕生难忘。

    “忠叔,撤!”

    牧景上船,对着岸边,大喝起来了。

    “滚!”

    黄忠一刀劈杀,连战六七员将领,逼退虎贲军,率兵登船而上。

    “该死!”

    袁术看着驶入河流中心的船只,甚是不甘心:“放箭!”

    “咻咻咻!”

    弓箭手放箭。

    “找死!”

    黄忠看着左右不少景平将士中箭坠落河流之中,大怒之中,拔除背脊上的长弓,弯弓拉箭,一箭射出。

    咻!

    长箭贯空而出。

    “不好!”

    袁术恐惧,瞳孔之中的都浮现那一支利箭的影子,他举剑格挡,但是被箭矢直压,连连后退:“躲不掉了!”

    他没想到此人箭法居然如此凌厉。

    距离百步之外的箭矢还有如此精准和穿透力,连他这样一个武艺高手都挡不住。

    “破!”

    一柄长矛,破空而来,打落冷箭。

    这是一个伟岸的身影。

    丁原。

    丁原麾下的将士也到了,奔走平原之上,如虎狼扑面而来,可是只能止步岸边,眼睁睁丁原的面色很能难看,他盯着前方,手握长矛,冷厉如冰:“好箭法!”

    “哼!”

    行船至河心的黄忠冷笑,拔除两根箭矢,弯弓,拉箭,两箭齐出:“去!”

    “咻!”

    丁原一矛破空,斩落第一根箭矢。

    咻!

    可是他没想到,在这跟箭矢后面,紧跟一箭,这一箭已经近在迟迟,直扑他面门,他连忙斜身,这一箭擦过了他的脸庞。

    “流星赶月?”

    丁原抬头,脸颊之上,鲜血直流:“没想到中原也有如此箭法高手,领教了!”

    今日两败,一败在戏志才,一败在黄忠,他铭记在心。

第二百二十章 战北邙 六: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暴熊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