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三十章 雒阳战起 四

作者:拾一
    雒阳西南郊外,暴熊军和南阳军的军营从半山坡直接延绵直上山顶之上,旗帜铺天盖地的,迎风猎猎。

    而景平营的驻扎却不在两军之中,而是独立一营在外,刚刚好建立在后山的一片狭小山涧之中,这里的地方是整个山岗最为隐秘地方,而且内有天地。

    左侧是一片小湖泊,小湖泊之上,平地广阔。

    景平将士就地取材,以树木搭建起来一座主营房。

    营房之中,牧景跪坐高位,和戏志才黄忠张宁跪坐两侧,还有五大军侯也跪坐下位,他们正在商议景平营的重建事情。

    雒阳突围,北邙苦战。

    两大战役之下,景平营的兵力被消耗了最少三分之一以上。

    如此大的一个伤亡,若是其他兵马,早应该崩溃,也就是景平营,已经初步在将士心中建立的战争信念的兵马,才能顽强的坚持下来,不过士气和战斗力都很低。

    想要恢复景平巅峰的战斗力,这需要时间。

    “诸位,我景平五曲,经雒阳北邙两战,伤亡可不少,如今军中士气低落,将士们也是煌煌难以安宁,我们必须要尽快补充兵力,恢复军心!”

    牧景眸光一扫而过,沉声的问道。

    伤亡之数,其实早已经统计出来,只是他一直不想去面对,这一次恐怕是景平立营以来,最大的一次伤亡,即使在汝南,四天五战,奔袭千里的高强度作战,都没有这次的伤亡巨大。

    现在的景平营,就是一个残营。

    “世子,补充兵力是必须的!”

    军侯骆应,颇为年长,很是稳重,他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可是从外面补充进来的兵力,会让我们暂时失去战斗力,不利于即将的战斗!”

    补充青壮,必然会影响如今景平营的战斗力,如今已经成型的战斗队形,加上新人进来,自会格格不入,必须要时间来融合起来。

    “接下来的战役,我们景平不参战,有暴熊军和黄巾军,足以应对如今雒阳局势,就算应对不了,我们区区兵力,参不参战,不重要,我们要的是尽快恢复战斗力,雒阳此战,不过只是乱世的开启,日后恐怕难有太平之日!”

    牧景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道。

    雒阳已乱,并州军,凉州军,南阳军,京城本来的北军,西园精兵,南军,这些兵马都掺合进来了,一时半会难以结束,拖下去,自然就是天下动荡。

    乱世,其实已经开始了,就从现在……

    “世子,我们能不能从南阳军或者暴熊军之中抽调一些青壮来补充兵力,无论南阳军还是暴熊军,大半都是黄巾儿郎出身,互相之间的排斥力不会这么大,而且他们都是精锐青壮,融合起来也不会很吃力!”

    陈到提议说道。

    “这个提议倒是好,可是不管是牧帅,还是黄帅,恐怕都不会允许吧,他们麾下精锐青壮都是从南阳带出来的,无论忠义还是战斗力,都是一等一的,岂会让我们景平营夺之,毕竟景平营的编制不在两军之中!”

    圣女张宁作为景平副将,自然有说话权力,她微微苦笑的说道。

    景平营,归属牧景独自统帅,是牧景的嫡系,即使牧山如今恐怕都号令不了景平营,这是牧山麾下,所有人比较有共识的一点。

    “你们想都不要想了!”

    牧景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就我家老子那小气巴拉的性格,别人家都他想要拿回来放在自己家里面,他还会把手下精锐青壮送给我们,我们还是自力更生吧!”

    要不是他把戏志才死死地拖住之间身边,恐怕早已经被他老子巧取豪夺拿去了,这三天下来,借人都借了十几回,就他老子那点心思,早就被看透了。

    可牧景就是不松口,好不容易身边多一个谋士,能轻松一点脑细胞,可不能让他老子一口吃掉了。

    “这终究是雒阳城!”

    陈到说道:“我们景平营的招兵肯定会很困难,而且如果是普通青壮,还需要加以训练,还要战场历练,都不是轻易能做成的事情!”

    “那此事就先搁置一下……”

    牧景沉思半响,眸光一亮,对着五大军侯,道:“你们几个听着,我心中倒是有一计,从现在开始,你们盯紧主营两军的情况,他们要攻打夕阳亭,必是血战,血战之后,胜着俘兵,届时,你们不必等我命令,可趁势出击,战场上那些的兵器,盔甲的缴获,我们大可不在意,我们要的只是那些俘虏,见过血的北军将士西园精兵,知道吗?”

    “世子,如此以来,会不会得罪牧帅和黄帅啊?”

    五大军侯闻言,面面相窥。

    这是一种打仗不出力,后面打扫战场就跑出来虎口夺食,纯属无耻而下作的行为,但凡有点脸的人,都感觉好丢人啊。

    “哼!”

    牧景冷哼:“舍不得脸,得不到补充的兵力,你们要是要脸,那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壮大实力,我们苦丢丢的在等天上掉馅饼得了!”

    “谨遵世子命令!”

    五人闻言,一咬牙,也顾不上面子了,没脸总比没兵好,强将麾下若无兵,也不过匹夫也,景平营伤亡至此,如果不补充兵力,日后难以维持战斗力。

    “你们下去吧!”

    牧景挥挥手,嘱咐的说道:“营中士气低落,与伤兵有很大的关心你,这些伤兵,你们必须照顾好,身残之将,必须要安置下来,让人送回南阳,这些都是麻烦之事,需小心应对,不必怕花费,我景平绝不亏待有功之士,将士们浴血奋战,伤也好,残也好,皆有某负责,景平商行那边我也打了招呼,退役将士,可入为护卫,也算是有安身立命之所!”

    “诺!”

    骆应五人,闻言之下,颇为感动。

    这个时代,当兵的地位太低了,可没有什么善后服务,死了还好,一了百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抚恤,要是残了,直接打发归乡,自生自灭。

    牧景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

    五人离开之后,一直安静的戏志才才开口,他笑眯眯的看着牧景,道:“好手段你,又让你收了一波军心,日后他们肯定为你命而侍从,看来景平营今时今日的战斗力,的确有你牧景不可缺乏的功劳!”

    景平战斗力,是他所见的前所未有,即使精锐的京军都比不上,让他很难意外,这些时日,他一直观摩景平的训练,倒是没找到太过不一样的东西,要说就是军纪严肃了一点。

    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些明白了,是牧景收住了军心,树立了一个景平的精神,让这些人有了信念,无后顾之忧的作战。

    “别这么小看我!”

    牧景斜睨他一眼:“那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信你了!”

    戏志才淡然一笑。

    牧景摇摇头,他和戏志才的观念不一样,戏志才聪慧,可聪慧之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心思太复杂,说到底有些太阴谋论了,什么都会找目的,找出发点,看谁都不是好人,但是他来自不一样的世家,生死的看的很重,对将士自然多了一份责任。

    “报!”霍余揭开门帘走进来。

    “什么事情?”

    “世子,主营那边有动静!”

    “什么动静?”

    “好像飞骑营和平山营出动了,出营之后,直向北面而去!”

    “这么快?”

    牧景一惊,连忙摊开一份作战图:“这两日才布置好的兵力,按道理要缓和几日,推演一番之后,才会出战,不然会太急,接战之后反应时间不够!”

    “应该是试探!”戏志才道:“太傅大人是想要试探一下凉州军的动向!”

    “试探?”

    牧景眸光一亮:“所以打夕阳亭!”

    “我倒是认为好事!”戏志才道:“夕阳亭什么状况还不清楚,凉州军引而不发也是一个未知,试探一下,总比一筹莫展的好!”

    “要不你亲自去战场看看,你亲自看看,总比听消息要直观一点吧!”

    “你干嘛不去?”

    戏志才给他一个白眼。

    “我堂堂一营主将,很忙的好不好!”牧景一本正经的道。

    “呵呵!”

    戏志才笑的很虚伪,摆明了是讽刺他的忙碌,这个甩手掌柜的性情,他还不了解吗。

    不过戏志才还是站起来了,向外走去,牧景有一句话说的不错,如果想要了解战场情况,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比较合适,听消息终归是道听途书,不如亲眼所看。

    “忠叔,你点些骑兵,去帮帮他,不必参战,看好他就行我可不想他在战场上被一支冷箭!”

    “诺!”

    黄忠点头,领骑兵十余,拥簇戏志才向着北面战场而去。

    “你倒是能使唤人!”

    张宁打趣的说道。

    “不是使唤他,岂不是要我自己忙的半死!”牧景贼笑的说道:“好钢用在刀刃上,他这样的人才,得给他积累战场的经验,而且我身上还有伤,可不能奔波劳碌,自然是他去了!”

    “对了,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张宁询问。

    “你天天换药,你不知道吗?”牧景笑的有些贱:“虽然你这个蹩脚大夫技术不咋样,次次换药弄得我疼死半天,可架不住我体魄好,早已经生龙活虎!”

    “哼!”

    张宁冷哼,起身而走:“我是蹩脚大夫,下次看我还理不理你,死了活该,我去伤兵营看看,有几个伤兵今日应该能痊愈,别人看我不放心!”

    张宁离开之后,牧景不由得默默鼻子,这女人越来也大脾气了。

    “世子,南阳运来一批武器和战甲,是景平商行的渠道送来了,许家工坊出产,许家的家主说,为了感谢世子提供的秘法,改良了许氏工艺,日后景平所属,许氏工坊,全数供应!”

    不到一会的时间,谭宗从外面走进来,在牧景耳边,低声的说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 雒阳战起 三: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一章 雒阳战起 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