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三十六章 定雒阳 一

作者:拾一
    “杀进去!”

    “不惜一切代价,挡住他们!”

    “先锋儿郎,冲啊!”

    “不许退,所有人不许退!”

    “”

    兵戈对拼的声音之中,夹带这竭斯底里的喊杀声,一声越一声,起伏之下,杀意已经交杂成一团。

    “今天谁也被想挡住我的先锋营脚步!”雷虎骁勇,身上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一柄大刀杀了人仰马翻,孤军而突入,强行撕裂北军长水营的防御。

    “我何咸乃当朝大将军之子,那厮,可敢一战!”

    何咸并非纨绔子弟,他温润如玉,却狂烈如狼,策马越出,手中一柄长枪,披靡所向,连连斩杀还几个的先锋将士,看着左右节节败退的长水营,心中一怒,大喝一声,直指先锋大将雷虎。

    “嘿嘿!”

    雷虎笑了,笑的是如此的惨烈,他手中长刀,缓缓抬起,滴血之下,杀意凌厉:“今,某先杀汝!”

    铛铛铛!!!!

    大军交战之下,两大青年将领的厮杀成一团。

    何咸的武艺不低,乃是其父一手教育出来的武者,枪法施展的行云流水,亦承于名师之手,气势的狂暴之中,带着风雷之势,势压雷虎。

    雷虎虽骁勇,可终归有些功力不足,不过他却能凭借着一股无畏悍勇之势,与何咸势均力敌。

    夕阳亭上。

    何进披战甲,握战枪,跨战马,目光死死地看着的山下的战局,神情阴冷如冰,握着战枪的手背上也是青筋凹凸,长水营节节败退,让他担忧,那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可如今局势,与他不利。

    他乃是大将军,从军旅之中一步步走上来,不仅仅武艺高强,也熟悉战法,战场上更懂得稳固军心的重要性,此战他已是背水一战,先锋接战,事关军心,若非他亲儿挡上去,根本无从镇住军心。

    “兄长,不如我率军挡上去吧!”何苗拱手道。

    “不可!”

    何进缓缓摇头,在政治上,他头脑不足,时常失败,可是在战场上,他何进乃是一个不败将军,寒门崛起,凭借外戚关系,他比任何人更加努力,才走到今时今日,历经沙场无数,他更懂得排兵布阵。

    此时此刻,先锋接战必须要有一个输赢。

    他期望长水营能打赢这一场先锋接战的战役,只有如此,才能让夕阳亭上所有的北军将士,西园精兵感觉士气倍增,才有打赢此战的可能性。

    这一战,他赌了,赌上了自己姓性命,也堵上了自己唯一的血脉。

    “孔璋,西凉军还没有消息吗?”何进突然问道。

    “大将军,今日早晨发现牧山出兵的迹象之后,我就立刻安排人把消息传出去,西凉方面也回了消息,三个时辰之内,他们必赶到夕阳亭,助大将军一臂之力!”谋士陈琳拱手说道。

    “好!”

    何进的面容舒展了不少皱纹:“只要西凉军来的及时,我们就还有胜算!”

    观战台之上。

    牧景身躯笔直,目光凝视前方:“先锋营居然如此冒进,其他营为何还不动,难道不需要接应吗?”

    “不是冒进!”

    戏志才摇头,道:“世子,这是一股先锋之势,如同斗将之意,先锋营出击,只有击溃他们先锋抵抗的兵力,赢得首战之后,才能将太傅大人麾下所有兵马的士气提升到一个极点,从而一举破敌!”

    “原来如此!”牧景顿时明白了,他虽经战场,倒是皆以奇险之道而行军,倒是很少正正经经的对垒,战场上的一切,也是一种学问,很多人穷其一生,也难以清楚,他其实还需要的熟悉。

    “那你认为先锋营能胜吗?”牧景询问。

    “先锋之势,已很明显,此战必胜!”戏志才的军事谋略和战场观摩的眼力,远远在牧景之上,一眼就看出重点了:“北军乃是的丧败之师,不过困兽而斗,而先锋营,大将雷虎即使还是一个少年,亦是历经无数战场,身上更有一股常人没有的勇,与武功无关,乃是势,悍勇之极!”

    随着戏志才的评价声音落下,战场上很快就迎来了变化。

    “吾乃雷虎,此战吾不败,试试我雷家刀法!”

    雷虎先期攻势的确不如何咸,和越战越勇,势越凝越猛,浑身的劲力化作一刀,勇往直前,大有一刀劈雷霆的悍勇之意:“风雷助我,斩乾坤!”

    这是雷公传下来的刀法,自牧山亲手教导,雷虎已学的七八分精髓,刀气之下,风动雷涌,杀意绵绵。

    “挡——”

    何咸举枪,格挡之下,连人带马,被砍下马背之下。

    “少将军!”

    “快救少将军!”

    何咸亲卫数十,冲上来,不惜一切代价,救出何咸。

    “我怎么会败?”

    何咸连续几个翻滚,才跳出了雷虎刀芒之外,体内气血翻滚,一口淤血吐出来,眸光瞪大,死死的看着雷虎,心中不甘,也始终想不明白,明明自己的功力枪法都不在此人之下,为何却缺会败。

    “虎子的刀法,已初登门庭,在给他数年沉淀,达到昔日雷公的境界,不在话下!”高台上,牧山虎眸栩栩,看着战场上的这一幕,沉声的说道。

    “他不仅仅刀法进步很大,连功力也大有长进!”飞骑营主将周仓站在旁边,拱手道:“主公,先锋已破局,某请战!”

    “去待命吧!”

    牧山抬头,看着天际,道:“日落之前,某要登上的这夕阳亭之上!”

    “是!”

    周仓拱手行礼,跨步而去。

    “不堪一击!”战场上的雷虎,勇不可当,他一刀败何咸之后,看也不看一眼何咸,不需要痛打落水狗,他大势以成,正是破营之时,他举刀长啸:“先锋营的儿郎们,主公正在的看着我们,碾压过去,杀!”

    “杀!”

    “杀!”

    先锋营数千将士,气势昂昂,士气如虎,随着主将的身影在向前冲杀。

    “已经挡不住了,退!”

    “北军中侯何在?”

    “少将军怎么不见了!”

    “快退!”

    长水营主将被斩落马下之后,主将旗帜也被人斩断,顿时大乱,在先锋营的冲杀之下,溃败一团。

    “长水营败了!”

    夕阳亭之上,何进喃喃自语,仿佛有些自嘲:“我北军昔日何等勇武,捍卫京师,荣耀无比,长年不败,如今却一战而败,我不甘心!”

    “兄长,长水虽败,可吾等尚可一战!”何苗拱手:“吾等尚有四营,可战!”

    “战!”

    何进的寂寥之下,有一股疯狂之势,他神色狰狞:“擂鼓,传令,北军出战,另外告诉曹操袁绍,某若败,他们也无法立足这天下,只有某胜了,方有生路,不相死,就战!”

    “诺!”

    众将传令而去。

    咚咚咚!!!!!!!!!

    夕阳亭的战鼓声音还没有响起,但是牧山已经亲自敲响了全军进攻的擂鼓,他亲自走到的一面战鼓之前,双手各自握着鼓棒,运用身上的罡力,一下一下的敲在了鼓面上。

    “进攻的战鼓!”

    飞骑营中,周仓策马巨刀,向前而出:“儿郎们,杀!”

    平山营也冲锋起来了:“今日一战,乃是厮杀一战,儿郎们,冲啊!”

    “重甲营,出!”

    “弓弩营,弓箭掩护!”

    “”

    暴熊七营,除了捍卫中央的暴熊营,还有负责南阳至雒阳的后勤事务的阳山营之外,其余五营,全数出击,向着前方,声势强悍,仿佛乌云般铺天盖地的压过去。

    “今日吾乃南阳军主将,为主公一战,至死无憾,我南阳军不能让暴熊军瞧不起,儿郎们可敢一战?”

    南阳军列阵而待,黄劭策马奔走,此战他要立势,也要明志,为了日后能让牧山器重,他必须还要表态,让南阳军彻底的走出黄巾之影。

    “战!”

    “战!”

    南阳军兵力不及暴熊军一半,可皆为精锐,昔日裁兵之后,经历了平乱南阳,早已是百炼精兵,一个个气势昂昂的呐喊起来了。

    南阳军与暴熊军不同,暴熊军是黄巾军和南阳郡兵的融合,黄巾影子虽有,可不重,但是南阳军就是彻彻底底的黄巾军,可经历了这多之后,黄巾之势,已无存,这些将士已经开始逆转心态了,在南阳几月之间,已有不少人开始立家娶媳在南阳,有了牵挂,就有了忠心,现在的他们效忠的是南阳军。

    “杀!”

    黄劭率军,直接杀出。

    暴熊军南阳军,全数出击,数万大军,奔走如雷霆,气势入山岳,向着夕阳亭覆盖而来,让夕阳亭上的将士每一个人都感觉背脊上寒意淋漓。

    “我乃是骠骑将军何苗,北军众将,随我而战!”何苗出击了。

    “西园儿郎,今至如此,唯一战而生存,杀!”

    曹操和袁绍也出击了。

    他们是不得不战,身在夕阳亭之上,此时此刻若是归降,那是不齿世人,背信弃义者,难在天下而存。

    这也是为了刘备颠簸流离多年,却始终不肯损自己半分名声的缘故。

    夕阳亭的战场,成为了一片绞肉机,厮杀之中,喋血长流,残破的尸骨,断落的兵器,千仓百孔的旗帜,妖艳的鲜血这一切奏成了一曲战争进行曲。

    战场东面,山岗之上。

    丁原策马,屹立在前,在丁原你身边,当朝太尉卢植也站立其中,他目光栩栩,看着前方,道:“牧山是铁了心要击败何进了!”

    “他出身之卑微,甚朝廷之叛贼,本不得人心,非如此,难定雒阳!”丁原沉声的道:“只是我没想到他居如此果决,倒是有点让我措手不及!”

    “你意欲如何?”

    卢植眯眼,低声询问。

    “此战之后,他牧山倾巢而出,即使胜了,亦会伤亡惨重,此乃一个天赐良机,吾不愿意错过!”丁原声音沉沉,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若是错过此战,恐怕我们谁也难挡牧山入雒阳之势!”

    “可牧山平叛,乃是大义,朝廷若乘人之危,岂不是有些不齿!”卢植乃是正人君子,他行事方刚,不愿意如此:“建阳兄,此事当三思!”

    “难道太尉大人就愿意他牧元中一介黄巾之流,高居我大汉庙堂之上那?”丁原冷冷的道。

    牧山的身份,在朝堂之上,多少有人不爽。

    黄巾起义,虽没有推翻大汉,可也打掉了大汉朝四百多年的底蕴,让大汉能进入了一个风雨飘零的时代。

    黄巾,就是大汉的敌人。

    “我虽不愿意,可若是牧山赤子忠心,扶太子而稳朝纲,我们岂能因起出身,而蔑视其能!”卢植摇摇头,平心而论,幽幽说道:“而且即使你有胜算,恐怕也要付出巨大代价,当今朝廷,已经风雨飘落,新君不见,天下动荡,若是此战连并州军元气大损,如何稳天下之心!”

    “太尉大人,此战司空和司徒二位大人已定下章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丁原平静的道:“我武猛营和朔方营正在奔向而来,南军亦倾巢而出,如此天赐之机,当一劳永逸!”

    “哎!”

    卢植长叹,他不认大汉内乱,可他也否决不了,袁逢和王允的决定。

    战场很大,环绕十里平原,兵马铺张而开。

    这是一个四面环的斜坡,暴熊军和南阳军的冲杀就是上坡,而夕阳亭北军将士和西园将士的抵抗就是的因地势而占据有力的地形。

    厮杀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

    “还是撕裂不开他们的防线?”

    “将军,他们抵抗之意,很是顽强!”

    “如今我军兵围之势,已经大成,四周围杀上山,可时间上却有些拖沓,拖战下去,我军儿郎,必伤亡惨重!”黄劭乃是主将,仅此牧山之下的主将,牧山主战,站在高台之上,已经是定海神针,战场之上,自当以他为主。

    他一咬牙,道:“告诉雷虎周仓,放开两翼防线,我来挡,让他们自从侧翼小路杀上去,必须尽快冲入夕阳亭,自中而开花,彻底撕裂他们所有防线!”

    “诺!”

    左右两个骑兵背负令旗,策马而出。

    “让我们从侧翼小道上夕阳亭,直取中军?“

    周仓和雷虎听令,放开自己的攻势,汇合一处。

    “向北,北面必有缺口!”

    “好!”

    两营儿郎,奔走向北,绕北面儿上夕阳亭之巅,直取中军。

第二百三十五章 雒阳战起 九: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三十七章 定雒阳 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