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七十一章 好戏开场了

作者:拾一
    雒阳城中,天一酒肆。

    这是一座酒楼,三层木楼,无论膳食还是的美酒,都是雒阳一等一的,地理位置更是在南宫正门的街道之外,自然客似云来,热闹非凡,哪怕不少达官贵人,上朝下朝的时候,都会在这里小酌一杯。

    “伯觎兄,请!”

    雅阁名厢中,竹席铺地,珠帘四垂,一张案桌,佳肴名酒,纷纷上桌,牧景跪坐当前,手握一盏美酒,对着眼前的青年,拱手说道。

    “请!”

    卫觊神色有些勉强,但是手中的酒盏还是对嘴而空。

    酒过三巡,两人方开始言谈。

    “伯觎兄好像很拘谨?”牧景微微一笑,道。

    “觊一介白衣,向来少理会朝政之事,今天突然得扬名雒阳的明侯世子宴请,心中有些受宠若惊,还请见谅!”卫觊接任河东卫氏的家主已经有数年之光景,年纪虽不大,可见识颇多,自然不是什么紧张,更多的是忐忑。

    河东卫氏,自当年皇后卫子夫,名将卫青而立足河东,风风雨雨数百载,关中世家之中数一数二,天下士族之中也是的名列前茅。

    可是自从父亲死了之后,叔父辈皆无出息,青黄不接,逐渐失去了河东第一世家的风光,如今颇有日落之势。

    想必权倾朝廷,独掌乾坤,宛如煌煌烈日的牧氏来说,卫家恐怕只剩下一个名声了。

    这时候牧家少主,赫赫朝堂的明侯世子突然之间的下帖宴请自己一个即将没落的世家家主,怎么看,都是的一个鸿门宴,可这宴他不来也不行。

    这个面子,他必须给,今时今日你的卫氏一族,得罪不起牧家。

    “我曾仰慕卫氏,当年的卫大将军何等骁勇,杀得异族血流成河,捍我汉室子民太平,可惜,今时今日的卫氏,只剩下一群儒家子弟!”牧景的声音颇为可惜。

    卫觊闻言,心中微微一痛,看着牧景的眸光阴狠了三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正常了,笑着说道:“先祖之本事,吾等不孝子孙,十不能领悟一二,实在羞愧!”

    “好心性,好一颗忍让之心!”

    牧景眯眼,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卫觊,心中暗道:“世家之中虽有狭隘之法,可不愧领天下之流,对外虽有苛刻,可对家族子弟的培养,可谓是的不遗余力,族中子弟,怎会没有英才,卫觊此人名不如卫仲道才名扬天下,可他能成为卫氏家主,绝非他是嫡长子的缘故,此人忍让坚韧,他日若是展露獠牙,必让人畏惧!”

    世上不缺才能辈出的人。

    但是心性上能坚韧到这个地步的人,却很好。

    他发现自己有点小看这个郁郁不得志的卫氏家主了。

    “某听说伯觎昔年得河东儒者举荐,曾出仕安邑县主簿,可只是三月时间,就致仕归家,到底何之缘故?“牧景问道。

    牧景自然想要和他聊聊,怎么可能不起了他的底细。

    卫觊的一切,都在他脑海之中。

    “觊才少力薄,不堪担当县中的主簿之职。”卫觊平静的回答:“所以觊辞去官职,安心在府中的研读书籍!”

    “是吗?”

    牧景笑眯眯的道:“我之前曾经有人这么说过一些话,不知道真假,传言河东大儒,卫家前任家主卫深的亲弟弟,卫氏行气的卫湛,今年五十有四,乃是河东郡中,名气非凡,德高才具之辈,在卫氏之中更是能影响老一辈的存在,可惜他偏爱卫仲道,一心认为,这卫氏当在卫仲道的领导之下,方能绽放昔日荣光,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纯属恶意诽谤!”

    卫觊面无表情,摇摇头,道:“牧世子,你说笑了,我七叔的确是河东数一数二的大儒,但是他为人敦厚,行事赏罚分明,对觊更是关爱有加,此言不过是流言罢了,离间我们兄弟之情而已,世子不可人云亦云!”

    “我想也是!”

    牧景耸耸肩:“卫仲道要提亲,伯觎兄千里迢迢从河东而来,必然是兄弟情深!”

    “那是自然的!”

    卫觊的神情深色的三分,眸光越发的冷。

    他的心更是忐忑。

    牧景这个少年,越发的让他有些摸不透了,他只能如此应付着。

    “不知道伯觎如何看当今天下的时局?”牧景亲自给卫觎倒上一杯温酒,话语之风突然转变,从家族兄弟之情,一跳,跳到了天下时局,看是闲聊的话题,却让卫觊冷汗滴落。

    “回禀世子,觊如今不过只是一介白丁,不敢言朝政之事!”

    卫觊稳住心态,继续应付了一句。

    “随便说说而已,伯觎兄不必介怀!”

    牧景举起酒盏,抿了一口,仿佛很悠闲的状态,倒是让气氛缓和了一些:“伯觎兄其实也无需在小弟面前如此拘谨,小弟比伯觎兄年幼,本就是儒家学子,今不过以儒家学礼而宴请伯觎兄而已,小弟牧景,字龙图,还请伯觎赐教!”

    “龙图兄谦虚了!”

    卫觊看牧景如此说,当即改了称呼,而连忙还礼。

    儒家有儒家的规矩。

    牧景用这规矩,他作为儒家学子,自然也不能丢了规矩。

    他想了想,还是开口接洽了牧景的话题:“龙图兄此言根本无需问我,当今天下,权柄已尽在令尊手中,天下如何,当看令尊之能而已!”

    “伯觎当真是如此看的?”牧景眯眼。

    卫觊面容微微正色起来了,有些事情可以装糊涂,有些事情必须要明立场,他知道,牧景在审视着他,所以他不能胆怯:“强兵,既可强国!”

    “说的好!”

    牧景笑了:“伯觎兄无疑就是再说,吾父手握强兵,可镇得住朝堂天下,可景却不这么看,有强兵仍不足,需有民心所向,方可让天下安稳!”

    “那龙图兄认为,何为民心!”

    “有人说,民心即使天下民众的归心,民心不可强求!”

    “你不就是在强求吗?”卫觊终究压不住心中的锋芒,一下子爆发出来,他缓缓抬起头,眼眸凝视着牧景,没有丝毫刚才的战战兢兢,刚毅而无畏。

    他已经猜透了今日牧景宴请他的目的,自然就不需要唯唯诺诺了。

    “哈哈哈!”

    牧景闻言,不得不承认,他再一次小看的卫觊,卫觊才学如何,他不敢说话,但是智慧和反应,绝对是一流的,这是一个人才,他当之大笑起来:“可惜我牧龙图,就是想去做做不到的事情,谁说强求就不得,我今天还真是想要强求一番了,伯觎兄认为如何!”

    他身上有一股煞气,冉冉而起,把整个厢房都笼罩其中。

    两人之间,有一股微妙的气场在的对碰。

    “天下世家多如牛毛,我们卫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安安分分的为朝廷效命,可为什么是我们卫氏?”良久之后,卫觊开口说道。

    “柿子也要挑软的捏,关中有影响力的世家之中,也只有卫氏是软柿子了!”

    牧景毫不遮掩的道:“也只有卫氏,才有让天下世家的刮目相看的底蕴!”

    “子孙不孝,居让卫氏落的如此境地!”

    卫觊长叹。

    他河东卫氏,数百年的峥嵘,却不曾想到也会有的被逼得无路可走的一天,成为了一个寒门土鳖口中的软柿子,这可等的悲哀啊。

    “即使如此,我依旧不相信你敢动手!”

    卫觊抬头,眯着眼眸,眸光死死地看着牧景:“你不敢!”

    关中世家,一荣俱荣,他卫氏就算是烂船终究还有三分钉,他不认为牧景敢对卫氏下手。

    “我敢!”

    牧景嘴角微微扬起,萧杀的声音冷厉响起,道:“为了父亲能稳坐朝堂之上的地位,我敢做一切不能做的事情,如果伯觎兄敢赌一把,明天我就以莫须有的罪名斩了卫屈,断了卫氏一臂!”

    卫屈,卫氏在京城之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人物,京城乱后,他也算是侥幸,如为雒阳县尉,执雒阳县兵。

    卫觊闻言,面容阴沉不定,他不敢赌。

    如今的卫氏,早已经青黄不接,能用的人少之又少,还能在京城之中有影响力的更少了,如今卫屈算是唯一的门面,要是折了,卫氏就只能全面退出京城,局限河东一地,然后逐渐没落。

    “传闻牧氏行事霸道,当真如此!”卫觊拳头握紧,额头上青筋凹凸,却只能硬生生的忍住心中一口怨气。

    “我们牧氏父子起于草莽,行事自然没有那么讲究规矩!”

    牧景承认这一点,只是淡然一笑。

    “你就这么肯定,我就一定会顺从你了吗?”卫觊看着牧景,眸子之中,划过一抹不甘的光芒。

    “你会,因为我能感觉你心中的不甘!”

    牧景自信:“我们之间如果合作是双赢,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卫氏的未来,不能寄托在的世家之间的互相扶持之上,想要卫氏恢复昔日荣光,你只有和我们合作,这也是伯觎兄心甘情愿的来赴宴的原因之一吧!”

    “就算我应了,卫氏势弱,未必能帮得上你!”

    “河东卫氏,能雄踞关中多年,我相信你们的底蕴,加上我父亲的影响力,还有我们的运作,足可让关中世家被撕裂一道缺口,已是足够了!”

    “”

    当两人之间暗中达成的一点默契之后,酒宴的气氛就变得的诡异很多,他们举酒盏而言谈,一直到傍晚,卫觊与牧景才分别离去,但是有些事情,他们已经心照不宣了。

    金秋十月,凉风阵阵。

    雒阳城中。

    洛水河畔,蔡府。

    蔡府其实并不是什么伟岸的府邸,但也是一个三进三出大院落,临近洛水之巅,环境优美,而且府中布置,假山流水,借鉴江东风格,颇有韵味,让人走进来自然而然的感觉一股书香气息。

    大殿之上。

    蔡邕一袭儒袍,危然跪坐,面容冷厉如冰,他的眸光森冷如刃,凝视着眼前的故友,冷冷的道:“子师兄,你这是何意?”

    “伯喈兄,人不可言而无信!”

    王允轻轻的道:“这可是你昔日与卫深公订下的契约,你要反悔吗?”

    蔡邕闻言,面容顿时阴沉不定。

    王允是来提亲的。

    为卫仲道提亲。

    本来区区之事不应该劳烦到当朝司徒出面,可卫家面子大,卫仲道求到了袁逢,又求到了王允,总会有人会因河东卫氏的面前而出面。

    按道理说,士林中人,立足与一个信字,他必须要守信,才能保得住在士林之中巨擘般的地位。

    可是这关乎女儿蔡琰未来的一生。

    他膝下吾儿,唯一女蔡琰,视之如命,哪怕赌上他一声的名誉,他也不会让女儿受到半点的委屈,这方是他纠结之处。

    “仲道!”蔡邕眸光猎猎,看了一眼卫仲道。

    “老师!”

    卫仲道行出半步,拱手行礼。

    “你没什么与老夫交代的吗?”蔡邕冷冷的问道。

    “老师,学生所做的一切,虽有些不齿,可皆是为了卫蔡两族多年的情谊,即使学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可学生对昭姬的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表,还请老师明鉴!”

    卫仲道恭谨的说道。

    有些事情,他可瞒得过蔡琰,但是绝对瞒不住蔡邕,所以他索性承认了。

    “好,好,好!”

    蔡邕怒急而笑,一连三个好,冷冷的道:“卫仲道,你很好,这么多年,我蔡伯喈也算是对你用心,能教给你的,都已经教给你了,可惜终究没有能让你继承你父亲的风骨,是老夫的错。”

    他的至交好友卫深,虽然世家骁楚,可行事大度,光明磊落,强权面前不曾折腰,一身正气,凛然天下。

    可惜卫仲道虽年少聪慧,可继其才学,却不能继其风骨。

    “老爷,明侯世子递上名帖,正在府外求见!”

    这时候,一个蔡氏仆人从外面匆匆的走上来,给蔡邕递上名帖,低声的说道。

    “牧龙图?”

    蔡邕闻言,瞳孔微微变色:“他怎么来了?”

    “学生牧景,拜见蔡祭酒!”

    牧景已经带着亲兵走进来了,这蔡府,还真的拦不住他,他迈步而进之后,麾下亲卫止步门外,守着这大殿,而他走进来立刻躬身给蔡邕行礼。

    “牧龙图,你来做什么?”

    蔡邕凝视一眼牧景,眉头皱起来了。

    “牧龙图?”

    王允和卫仲道对视一眼,还有为卫仲道助阵的十来个朝中官吏世家名儒,此时此刻的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了。

    “蔡祭酒,我是来答谢一下祭酒大人昔日在太学对学生爱护又加之情!”

    牧景笑眯眯的道:“还听说仲道兄今日上门求亲,就来看看热闹!”

    这好戏要开场了。

    他自然要上场了。

    这会是一场很好的大戏。

第二百七十章 损招: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二章 好戏一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