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二十一章 噩耗 (两更合一)

作者:拾一
    雍丘,这是一座县城,县城不大,普通,但是贵在地理位置很特别,位于陈留中部的位置,周围环水带山,前方的高阳亭,东面的月龙山,西边的丘陵口,都是一个个的易守难攻的关隘口。

    另外河流交错,水路环绕,骑兵难进,换一句话来说,这里易守难攻。

    虽然险峻不如汜水关。

    但是按照地理优势来说,恐怕要汜水关更难攻破。

    汜水关好歹还有张开兵力进攻的方位,而雍丘,一旦守住城池,捏住山口,稳住江河,根本就没有地方让敌军的兵力展开。

    关东联军连连大败,连陈留城都丢了,最后只能退兵雍丘。

    如果雍丘再败,那么他们最后的士气都会崩溃,联盟之势自然是土崩瓦解。

    所以无论是袁绍,还是曹操,甚至袁术,他们这一刻都摒弃的私心,同心协力起来了,什么时候内斗,什么时候对外,他们心中清楚的很。

    “朝廷兵马如今尚未进攻我们雍丘,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联军诸侯军议之上,韩馥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们联军撤至雍丘,已经你做好的鱼死网破的一战准备,但是朝廷兵马占据了陈留之后,却迟迟不动,并没有进攻雍丘的意思。

    他们自然不会相信朝廷就此罢手。

    这种请情况之下,他们只有两个猜测,要么朝廷兵马内部出的问题,要么就是好朝廷军正在憋着大招。

    “或许他们有攻破我们雍丘之法?”

    一个诸侯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可能!”

    有人反驳说道:“雍丘这里地形奇特,只要捏住了高阳亭几个关隘口,除非他们能飞,不然他们根本不可能越过关口进而兵临城下!”

    “话不能说的太满了!”

    另外有人却说:“当初我们坚守陈留的时候,也是认为他们不可能攻破陈留,可谁想到会杀出一直兵力从北面翻山越岭,从最险峻的地方杀进来!”

    “这话说的对!”

    听到这话,不少人点头赞成:“我们联军一败再败,已经更不能在败了,此战必须要谨慎应对!”

    “孟德,你认为朝廷兵马会如何进攻雍丘?”

    袁绍捏捏鼻梁,这段时日他承受很大的压力,作为关东诸侯联盟的盟主,打了胜仗,他面上有光,打的败仗,他自然也要承担责任,已经有不少人在质疑他的能力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能坐在这个位置,凭借的是四世三公袁氏的名声,但是如果他被质疑能力,那么他就会落得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空有家族余荫,却无能力的人,是不会让人看得起的。

    届时袁氏的所有余荫,都会落在了袁术的身上。

    “现在某家也不敢预测!”

    曹操苦笑:“但是他们如果进攻雍丘,肯定会小心翼翼的试探,不会急功近利,因为这时候他们认为自己的胜券在握,所以会步步推进!”

    “我们守得住雍丘吗?”

    袁术有些悲观的道:“朝廷兵马步步紧逼,我们的兵马却士气低落,哪怕有雍丘地形之利,只要他们围上一个月,我们都不战而败了!”

    他这么说,袁绍和曹操顿时明白什么意思的。

    粮食最多只能支持一个月时间。

    袁术的手中的粮食是当初会盟的时候积聚起来了,随着酸枣被攻破,各方汇聚的粮食失去的一个中转站,他们只能靠以前的粮食支持。

    也幸好袁术提前把粮食从酸枣运至南下,不然酸枣被攻破的时候,他们就会断粮了。

    “一个月?”

    袁绍长叹一声,意思已经很明显的,要在一个月之内,反败为胜。

    但是怎么可能。

    不说如今士气低落。

    就对比如今的兵力,以朝廷兵马连战连捷的士气,他们想要反扑也很是艰难啊。

    “报!”一个卫士冲进来。

    “说!”

    袁绍抬头,看了看卫士,沉声的道。

    “禀报盟主,一个时辰之前,朝廷兵马进攻我高阳亭军营!”

    “什么?”

    曹操拍案而起:“盟主,某家先告辞,返回高阳亭,迎战朝廷联军!”

    高阳亭驻扎的是他的兵马。

    “报!”不多时,又一个卫士冲进来汇报:“禀报盟主,朝廷兵马现在正在进攻丘陵口!”

    “这是要全面进攻了吗?“

    山阳军主将,山阳太守袁遗冷冷的说道。

    驻扎在丘陵口的是山阳军。

    “朝廷叛军果然坐不住了!”

    “看来他们要一口吃掉我们!”

    “怕什么,雍丘之地,岂会这么轻易就被他们攻破!”

    “……”

    众诸侯纷纷开口。

    “各位诸侯不必惊慌!”袁绍保住一个盟主的威势,他压一压手势,道:“我军虽连番溃败,但是我相信天道人心,牧氏犯上作乱,不得民心,如今虽凭恶徒之利,稍稍占据优势,可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必可无坚不摧!”

    他安抚了一下各诸侯,然后开始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各部不能乱,包围雍丘,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只要我们在这里击败朝廷叛军,便可反扑他们!”

    “盟主说的对!”

    “以雍丘之地理优势,必可反败为胜!”

    一众诸侯虽然人心煌煌,可还是抱着几分不放弃的希望,他们都希望自己的能赢,赢了才能名留青史,而不是千古骂名。

    “那请各位返回安抚自己的兵马,此战我们必须同心协力,还望诸君共勉之!”

    “共勉之!”

    “共勉之!”

    一众诸侯开始返回自己的军营,集合兵马迎敌。

    ……

    ……

    高阳亭,这是一座山,但是山体如亭宇,左右为悬崖,半空连接,形状就如亭宇的庭楼一样,而中间开口,如亭宇口进出,最后如方得此名。

    山口之处,一支兵力攻的迅速,也退的迅速。

    曹仁夏侯惇目视前方。

    “他们在试探我们?”

    “肯定是!”

    “不过我感觉进攻的力度很强,绝对是精锐!”

    “看旗帜之名,应为牧贼麾下的暴熊主力!”

    “这么一来,我们高阳亭的兵力情况恐怕要被摸清楚了!”

    “会不会让主公的计划有变故?”

    两人看着退去的敌军,交流的一下,面色皆然很难看。

    “子孝,元让,战况如何?”

    曹操策马飞奔从后面而来,还没有停下来,直接勒住的马缰,看着麾下两员爱将,问道。

    “禀报主公,敌军已退去!”

    曹仁禀报:“进攻我营寨兵马不下一万,但是交战不足半个时辰,就退去了,我估计乃是试探我营兵力情况!”

    “试探?”

    曹操抬头,目光看着前方,仿佛看着了重重叠叠的影子:“你们的意思是陈留军和徐州军都出击了?”

    “他们攻势很猛,我们失去的分寸!”

    曹仁低声的道。

    “藏不住就藏不住了!”

    曹操摇摇头:“本来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计划,能不能反扑陈留县城,谁也吃不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给我小心戒备,既然已经开始试探了,恐怕进攻之日,已不愿也,无论如何,其他地方我管不着,但是高阳亭为我部镇守,不容有失!”

    “诺!”

    两大将领拱手领命。

    ……

    高阳亭外的二十里。

    一个狭小的山谷之中,一座座树木搭建房舍拔地而起,占据了整个山谷,山谷周围有一队列一队列精锐的兵马在巡逻,还有不少掩体。

    这是临时的指挥部。

    议事厅之中,胡昭等人正在商议军情。

    “先进攻丘陵口,这里最好突破!”

    “不行,打的丘陵口,必然引起周边的兵马齐聚,我们得不偿失!”

    “还是正面进攻高阳亭!”

    “可以从西面打开缺口,我观摩了一下的月龙山的位置,虽然有山体掩护,但是翻山越岭之后,反而最好突破!”

    “不行,就算月龙山突破了,在哪里还有一道河流隔着,我们没有时间收集船只,一旦他们撤退的时候毁掉的桥梁,我们根本无法抵达雍丘城下!”

    “……”

    众将商讨的如火如荼。

    他们已经讨论的很多天了,但是想要进攻雍丘,彻底的剿灭关东联军,还是有很大的困难。

    牧景从外面回来了,风尘仆仆。

    “世子!”

    “拜见世子!”

    众人连忙回过神,对这牧景拱手行礼。

    “战场之上,不需要多礼!”牧景压压手,走上来,看着他们正在环绕这一副地形图在讨论,便问道:“商讨的如何?”

    “世子,雍丘这里的地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本以为地势应该是平坦一马平川的,但是进来的才知道,雍丘之所有为丘,这就是一个丘陵的地形,环绕的都是起起伏伏的山坡,高不高,低不低,却成了我们的进军最大的麻烦,而且左右环水的地形太多了,骑兵根本发挥不出优势!”

    胡昭苦笑的说道。

    牧景闻言,并不出意外,他已经亲自在周边观摩的好几日,也指挥暴熊军不断的佯攻,试探出了不少联军的防守程度,自然明白胡昭所说的困难。

    他想了想,不说话,目光栩栩,看了一眼沉默的戏志才。

    景平军已经放弃了北面扫荡,兖州军也好,幽州残兵也好,这时候都不成气候,没有什么值得景平主力留在那里,所以景平军已经开进了陈留。

    但是景平军这段时日高强度的作战,已经能耗费太多了,这些时候正在陈留休整。

    休整的时候,有张辽坐镇便可。

    戏志才自然全力协助牧景坐镇中军,别看牧景指挥这些兵马如手臂,但是他年纪始终是硬伤,威严不足,所以需要更多的人辅助,才能更好的统帅中军。

    “强攻之下,肯定得不偿失!”

    戏志才说道:“我建议围!”

    “围?”

    众将目光落在了戏志才身上。

    胡昭倒是读懂了戏志才的心思,这和他的战略不相上下:“志才的意思是,我们围而不攻!”

    “为什么?”

    牧景平静的问道。

    “关东联军被我们压迫在雍丘之地,看上去易守难攻,但是却隔绝外面,自然而然他们也得不到外面支持的粮草,哪怕是兖州和雍州之地的粮草,他们都得不到!”

    戏志才为众人解析说道:“这时候他们的粮草必然会紧张,哪怕袁术之前有了准备,他也藏匿不了多少粮草,我预计最多一个半月,他们的粮草就会告急!”

    说道这里,戏志才的嘴角扬起一抹阴阴的笑容:“关东诸侯联合,本事松散联盟,一直对敌,不过利益驱使而已,一旦粮食告缺,自然会溃散,届时他们就不战而败,我们可不费一兵一卒,击溃了整个联盟军!”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可不费一兵一卒打赢这一战,的确是好计谋!”

    众将纷纷应合。

    牧景却沉默了。

    “世子可有想法?”胡昭感觉到了牧景的沉默,开口询问。

    “志才考虑的很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不战而屈人之兵,自然最好,可怕就怕,有人不甘心!”牧景沉声的道:“我可不认为袁本初和曹孟德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世子的意思是,他们会主动出击?”戏志才瞳孔微微变色,他想到的很多,但是也进入了一个盲区,那就是胜券在握,以为敌人不敢反击了,所以牧景的话,让他敲响了一道警钟。

    “我今天观摩了一下的高阳亭的兵力!”

    牧景没有回答,倒是有点自言自语的道:“高阳亭驻扎的兵马看上去不太正常,按道理,他们不应该驻扎将近三四万的兵力在此,但是我看的地形图之后,却有了感觉,如果从高阳亭出,联合丘陵口的兵力,走这条路,然后转渡口,可直插陈留县城!”

    “陈留县城可是我们背面!“

    “他们一旦反扑成功,我们倒是陷入了一个困局,到时候进退两难!”

    众将有些的面面相窥。

    “看来是我考虑不周,围未必围的住,还需要的主动出击!”

    戏志才说道。

    “对了,之前我让你们联系董卓,让西凉军出击,他们怎么回答?”牧景突然问道。

    他比较希望西凉军打头阵。

    但是牧山不在,命令不管用。

    他只能用比价柔和的谈判手段,希望说服董卓。

    “董卓根本不见我们的使者,他避营不出!”

    胡昭恨恨的道。

    “西凉军避营不出?”牧景皱眉,他总感觉这事情藏着猫腻,按道理董卓不应该在这时候撒手不管,他如果得知牧山不在前线,就应该主动揽功,以增长威信。

    “世子,世子,张辽校尉急报!”

    亲卫霍绍从外面匆匆跑出来,送上一份急报。

    “急报?”

    牧景直接打开,看了看之后,眉头更加皱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昭感觉不对,问道。

    “出大事了!”

    牧景把信函递给他。

    胡昭看了看,戏志才也凑上来看了一眼,黄劭他们几个将领站在是一旁没看,看是都感觉牧景的面色很难看。

    “西凉军不见了?”

    胡昭面容一下子阴沉起来了。

    景平军驻扎在陈留城,防守大军后翼,主将就是张辽,张辽在给牧景的信函上说,他们发现西凉军的营寨有些诡异,于是派出探子查探,却发现驻扎在城郊的西凉军在一夜之间不见了,人去寨空,他派出斥候追击,却始终不见踪影。

    “这怎么可能?”

    戏志才也微微变色:“数万的西凉兵马,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消失,除非……”

    “除非他们离开陈留了!”牧景开口。

    “可是陈留四面都是我们的兵马,他无论是南下北上,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线!”有人低声的道。

    “如果是西归呢?”

    牧景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开了不少人的思维。

    “撤兵京城?”

    众人吓了一挑,面面相窥,有些惊骇的目光在交流。

    “我有一种不安的情绪!”牧景变得有双鞋狂躁起来了:“父亲返回京城,有可能和西凉军有关系!”

    “霍绍!”他深呼吸一口气,低喝一声。

    “在!”

    “景武司还没有消息吗?”

    “暂时没有!”

    霍绍摇摇头。

    “京城恐怕有变故,但是眼前的关东联军怎么办?”戏志才低沉的问道。

    好不容易的机会。

    打了半年的成果。

    眼看一仗功成。

    这时候谁也不甘心退兵吧。

    “打!”

    牧景一咬牙,说道:“我不能前功尽弃,这一次我们主动围杀,调动所有兵力,在最短是时间之内,不计伤亡,一战击溃了关东联军!”

    瞻前顾后不是他的作风。

    他决不放弃到嘴的肉。

    “好!”

    众人同意了,他们也不甘心。

    所以这一战提早爆发了。

    一天之后,牧氏麾下四支主力,暴熊军,南军,白波军,景平军,本来在陈留城的景平军牧景都调遣南下雍丘了,同时进攻雍丘,以北面为主,呈扇形进攻,全力进攻高阳亭,丘陵口,月龙山,四方谷,雍桥……

    另外还有一支匈奴骑兵在压阵。

    大战如火如荼的爆发。

    连续七日的强攻之下,牧氏大军凭借这强大的士气,越战越勇,先后攻破丘陵口,月龙山,越过的雍桥,左右偏师兵临雍丘成。

    第八天的进攻之下,高阳亭的关东联军陷入半包围的状态,曹操率军强行激战,伤亡几乎过半之后,无力应对暴熊主力的强攻,唯有强行突出,率残兵杀回了雍丘县城。

    至此一战,关东联军只剩下一座雍丘城,雍丘只能凭借外面的地形防守,城池却不是很坚固。

    这一刻,兵败在即,雍丘城中人人自危。

    可也就是牧氏最荣耀的时刻,一个来自雒阳的噩耗,让这一场的胜利戈然而止。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牧景刚刚挥军攻破高阳亭,景武司就送来了一个消息,准确来说是一个天塌下来的噩耗,他骑在马背上,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就掉下马背,晕厥过去了。

    牧山死了!

    三日之前,牧山与何太后在长秋宫私会,遭天子戳破,天子一怒之下,火烧长秋宫,这一把火不仅仅焚烧了自己,让他送命长秋宫,也把当朝相国牧山和何太后,一起带下的黄泉之下……

    这是官方传出来的消息。

    而景武司的消息——西凉军叛变了!

第四百二十章 牧景主战: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二十二章 当为人子,生死归京! 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