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三十章 守孝七日

作者:拾一
    七月七日,这一天,天色昏暗,乌云密布。

    牧景率部返回京城雒阳。

    而此时此刻的雒阳城,空有一个帝都之名,却不过一座空城而已。

    西凉军已经挟持天子留下,带走了整个朝廷的文武百官,还带着雒阳城之中的百万户子民,沿着西南方向的道路,已经向着长安而去。

    不过有一点与历史不一样,他们并没有把雒阳城焚烧一空。

    历史上西凉军南下的时候,把雒阳城焚烧一空,成为一片废墟之城。

    但是这一次南下,他们却没有这么做,或许是他们心中认为,留下了这一座雒阳城,才能让牧氏兵马和关东联军为之争一个鱼死网破,然后他们便可坐收渔人之利。

    “我们回来了!”

    站在雒阳城门之下,看着雄伟壮阔的城墙,空荡荡的城头,牧景情绪之中有一抹悸动。

    他从来不曾想到,回到雒阳会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从蘑菇山上下,一直在求生存。

    从答应了汝南之战开始,他就开始努力的想要改变一切。

    最后却发现,付出了所有之后,却徒劳无功。

    历史还是走向了不可逆转的大势之中。

    “主公,城中已无西凉兵马,大部分百姓也被挟持拿下,只有一些西凉军未来得及带走的百姓!”黄忠为先锋,已先入城而侦查,很快就把侦查的结果并报上来了。

    “张辽!”牧景沉思片刻,低喝一声。

    “在!”

    张辽闻言,策马从后面站出来,拱手待命。

    “你率景平军向西南追击!”牧景沉声的道:“追击他们一百里,点到即止,若是遇到强行狙击,可率部返回,他们带着百万民众,队伍臃肿,必然走不远的,压一压他们,可乱一乱他们的心神,他们想要南下我阻拦不了,但是也别想这么顺利!”

    西凉军虽撤去了长安,但是重兵肯定还在弘农和河东,他们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围剿牧氏大军的机会。

    但凡有机会能削弱一下他们的力量,牧景都不会放过。

    “诺!”

    张辽率景平军,向着西南方向追击而去。

    “赵平!”

    “在!”

    “暴熊军在周围戒备,保证雒阳安全,记住,特别是南面,提防江东军!”

    牧景沉声的道。

    如果说关东联军之中,谁将最有可能兵临雒阳的,一定是江东军。

    “诺!”

    赵平率暴熊军开始在雒阳周边安营扎寨,戒备雒阳方圆数十里之地,把麾下最强大的暴熊营放在了南郊之外,提防南面的江东军。

    “黄劭!”

    “在!”

    “你立刻率部向北,遭遇西凉军,格杀勿论,进入邙山,接应陈到蒋路他们归来!”

    “诺!”

    黄劭率部向北,接应被压迫在北邙之中的暴熊军两营主力哈景平第五营兵马。

    牧景在黄忠率领的白波军护送之下,开始进城了。

    他骑在了赤獒的马背上,每一个步伐都很稳,从正阳大街直奔宫门之中,最后他站在宫门口,缓缓抬头,看着那一具被旗杆悬挂起来,已经烧着的尸首,在日晒雨淋之中,早已经不成样子。

    “父亲?”牧景身躯颤抖了一下,虎眸含泪,这一刻,他忍了无数日的泪水,终于爆发出来了。

    他跳下马背,挣扎的要上去。

    “主公,我去把相国大人放下来!”黄忠上前。

    “不!”

    牧景推开了周围所有人,他一步步上前:“我亲自来!”

    他一步一步,慢慢上前,亲自把绳索放下来,那一具尸首,在如今七月天之中,闷热的天下之下,已经开始腐烂,甚至见到了一些关节上的白骨露出。

    “董仲颍,李文优,杀父之仇,辱我父尸骨,此仇不报,天打雷劈!”牧景紧紧的抱着那已经腐烂的尸体,仰天长啸,他的声音之中哀鸣悲戚,眼泪滚滚而留。

    他对父亲有怨,可这一刻,他的怨烟消云散了。

    轰!!!

    九霄之上,电闪雷霆。

    仿佛上天感受到了北上,一场大雨骤然落下。

    雨水一滴一滴的滴打在这父子的身上,让他们看起来更加的悲鸣。

    ……

    这场雨没有下很久,傍晚的时候就停下来,天边还浮现出了一抹晚霞,晚霞映照之下,让这一座雒阳城看上去仿佛也如同那一抹即将没落的太阳。

    南宫,朝议大殿之上。

    金棺居中。

    棺椁之中,一具尸首停放,这尸首已经能让仵作给整理了一番,但是经过这些时日的腐烂,早已经不成人形。

    牧景穿上素白长袍,跪膝中间。

    大殿之中只有他们两个。

    牧景已经屏退了所有人,他就想要安安静静的和父亲说一阵话。

    “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你爱她,她也爱你吗?”

    “你说你啊,一辈子清心寡欲,最后功成名就了,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明明知道这将会成为你的软肋,你还是义无反顾了!”

    “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说你?”

    “当初如果我去阻止了,是不是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

    “我以为我是为了你好,想想你这个老家伙,一辈子没爱过人,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了,那就任由你了,只要你幸福,一切都好!”

    “是我的默认,让你肆无忌惮了,总归是我太自信了,自信能掌控一切,如果不纵容你,如果我当初就反对,你或许会因为我这个儿子多少有所忌惮吧!”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你儿子我虽然和你隔了一千八百年,但是我真的很爱你!”

    “……”

    他时而笑,时而哭,一声声的唠叨。

    外面的天黑了。

    宫殿之中一盏一盏的油灯被点起来了,明光如白昼。

    大殿之外,戏志才和黄忠并肩站立。

    “刚刚暴熊军的斥候传来消息,发现了江东军!”

    黄忠低声的道。

    戏志才看了一眼殿内,想了想,道:“你先率领白波军增援暴熊军,你们两军兵马,必须要稳固东南两条防线!”

    “京城不能久留!”

    黄忠想了想,看着殿内的身影,低沉的说道

    “你懂的,他也懂,放心吧!”

    戏志才平静的说道:“他心中有分寸!”

    “那我先率白波军增援!”

    黄忠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哎!”

    戏志才叹一口气之后,才放轻脚步,从外面走进来,他也披着白素长袍,俯首跪下,对着牧景的背影,禀报:“赵平刚刚传来消息,在南郊八十里之外,发现江东军的斥候!”

    牧景缓缓的站起来了,他眸光划过一抹煞气,想到江东军回来,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早,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答非所问:“吾父乃是大汉相国,某要为父亲举国礼葬之,另外,某要亲自为父亲守孝七日!”

    “隆明白了!”

    戏志才浑身一颤,点头。

    牧景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守孝七日,七日之内,任何兵马敢攻入雒阳,那就战,不惜代价的战。

    ……

    第二天。

    黄劭已经接应了陈到蒋路之兵南下归京,这一次很顺利,西凉军都已经撤退了,放弃了围剿蒋路他们,所以他们直路北上,迅速的接应了,然后立刻南下。

    他们进入京城的时候,所看到京城了一片寂寥,大街小巷之中,人影寂寥。

    “先生,世子呢?”

    蒋路的神情很疲惫,看着迎上来的胡昭,低声的问道。

    这些天,他深受自责的煎熬之中。

    是他的错。

    他若谨慎一点,或许不会让西凉军得逞。

    “宫殿之中,为相国大人守灵!”

    胡昭看了一眼蒋路:“昊明,他现在不是世子了,他是主公,我们所有人的主公,今日之主公,已非昔日之世子了,他或许没有那么仁慈,你……“

    他沉默了一下:“好自为之吧!”

    蒋路留守雒阳之中,却保不住主公牧山,论公论私,他都当诛。

    “蒋某失职,当受其罪!”

    蒋路淡然一笑,笑容之中有一抹欣慰:“主公好,不幸之中的大幸,牧氏尚有主!”

    说着,他在将士的护送之下,向着宫殿而去。

    “爹爹,我去为父亲守灵!”

    蔡琰从后面跟上,和蔡邕打了一下招呼之后,架着马车,在春夏秋冬四大婢女的护送之下,向着宫中而去,她是牧家儿媳,当为公爹守灵。

    “蔡尚书,我们谈谈!”胡昭上前,目光栩栩,看着马车上的蔡邕。

    他为了蔡邕而来。

    “事已至如此,有何可谈!”

    蔡邕盘坐马车上,闭目养神,起起落落他自问见识了不少,可这一次,他是真的绝望了,对大汉江山的绝望,未来他甚至已经可以预料得到。

    他倾尽全力,却始终保不住大汉天子,保不住大汉的江山。

    这一刻,他有些的心累。

    “蔡尚书,你乃是主公之父,又是士林大儒,我想要你为主公行冠,然后为主公继承明侯之爵!”胡昭说道。

    男子二十而行冠礼,起字,为成人之礼,可举孝廉入官职,可继爵位当家主。

    虽这时代已经礼乐崩坏,有时候已经你不太讲究年龄。

    但是行冠礼,还是一个人比较重要的转折。

    牧景想要当家做主,必行冠礼数,虽现在牧景的年龄不足二十,但是冠礼之后,那就是成人,不再是黄口小儿。

    “主公?”

    蔡邕闻言,双眸迸射一抹冷芒:“牧龙图!”

第四百二十九章 牧氏十万军,天下无不可去!: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三十一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