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五十一章 局中局,计中计,谁是猎物谁为狩? 二 (两更合一)

作者:拾一
    山道和山林之间的战斗,猝然之间的打响。

    “稳住!”

    徐荣稳坐飞熊骑中军之中,冷厉的命令声音传遍四周:“弓箭手返击,其余将士就地防御,稳住他们便可,剩下的就交给牛辅将军!”

    自下而上,逆行作战,哪怕他们飞熊军反击了,都会伤亡惨重。

    稳住现在的情况,让牛辅的先锋营迂回反击,反而更有效果。

    “校尉大人,西凉军的先锋距离我们不足三百米了!”

    副将张石看着右翼的方向,连忙大喝怒吼起来了:“他们在迂回进攻,从右翼的方向上树林,一旦让他们跨过山谷,我们的右翼会被攻破了!”

    他们的位置在半山坡,居高临下进攻山道上的西凉军,凭借着远攻之势,占尽了地理优势,但是如果西凉军从右翼迂回杀上来,随时都有可能击溃他们的中军。

    “右翼列阵,挡住他们一个时辰的时间!”

    陈到镇定自若的下令:“弓箭手,强弩手,继续正前方进攻,强攻他们的主营,尽可能完成斩首计划!”

    “是!”

    位于右翼两个军侯,各自率领部曲列阵而出,在右边的山林,挡住牛辅率领的飞熊军先锋。

    “杀过去!”

    牛辅已经杀上树林了,看到自己的伤亡,他很愤怒,仰天怒啸之中,率军横冲树林之中。

    “杀!”

    “杀!”

    西凉铁骑,在山道之上,依旧有强猛无敌的冲锋之力,力量如火,席卷而过,仿佛在他们的马蹄子之下,一切都能变成废墟。

    “挡住!”

    “挡住!”

    军侯雷云和刘布,皆为黄巾悍卒,他们都是最近掌兵的军侯,河内一战,第五营伤亡不少,军侯也折损了几个,自然补上新的,他们就是被陈到看好,成为将领的将士,这一战他们亲自上阵,列阵之中,竭斯底里的叫喊,想要在西凉铁骑之下,把事情给稳定下来。

    “不自量力!”

    牛辅厮杀而过,两个军侯在他手中撑不住一合之力,便翻滚的倒飞出去,一个撞在的树木之上,内脏破裂,口图鲜血而死,一个把他的马蹄踏在了草丛之中,血肉模糊。

    一击得手,他再次爆发:“西凉的儿郎们,给我杀,一个不收留!”

    “杀!”

    “一个不留!”

    西凉军的悍勇凶气完全被爆发出来了。

    第五营镇守右翼的两曲将士,在区区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内,在西凉铁骑的冲锋之下,死伤惨重,整个右翼的防线尽毁。

    “校尉大人,右翼防线被攻破了,我们必须要撤出去了!”

    张石看着右翼的方向,忍不住的心痛,让他几乎想要哭出来了,第五营哪怕在攻打河内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惨烈过,但是没想到区区的半个时辰之内,折损两曲将士。

    “撤!”

    陈到一咬牙,含泪下令。

    “撤!”

    “快撤!”

    “按照计划,从山涧的小道撤退!”

    “从后面走,快,快!”

    一个个军侯屯长的声音在叫喊这。

    景平军第五营开始撤退,秩序不是很整齐,但是乱战之中始终保持号令的通明,一个个将士顺着身后的山路而想要撤出战场之外。

    “打一下就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牛辅冷笑,他率先锋大军先一步冲上去:“追,给我狠狠的追,必须他们全部都留下来!”

    “将军,先锋军追击上去了!”

    飞熊军一个校尉禀报徐荣。

    “这一战,看似偷袭,但是从头到尾出现的兵力都不多,他们居高令下而袭击,显现出来的不过只是数千兵力而已,相对于牧军主力的景平军,必然只是一股诱兵而已!”

    中军之中的徐荣微微眯眼,看着山坡上的追击,冷冷一笑,道:“景平军在诱敌,他们想要诱惑我们上党,那就是他们一定有伏击!”

    “景平军向来为牧氏龙图的嫡系兵马,如此计谋,恐怕少不了牧龙图的筹码!”

    他说完了,心中开始斟酌起来了,在自言自语的推测心中所想:“不得不说,这牧龙图还真是胆大包天,明知道我们追上来了,不赶紧的离开,还有如此胆子迎战,想要伏击我们,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他并没有感觉意外。

    反而有些的蠢蠢欲动的战意。

    牧氏小贼牧龙图,在关东战役之中大放异彩,绝对是当今天下已经位列前茅的军事家,不少人都对他的行军武略颇为赞赏,这也让很多武将想要踩着他的脑袋登上将领的名誉之巅。

    徐荣就是其中之一。

    牧景在京城的金蝉脱壳,他从头到尾推敲过很多次,越想越让他悸动,和如此的强者交手,才能让他一个武将的血气开始沸腾起来了。

    “各部听命!”徐荣下令。

    “在!”

    “所有部将分为前中后三方战阵!”徐荣目光看着战场上面的:“三大战阵保持互相连接的队列,全力追击上去,我要拿下这一股牧氏残兵!”

    “诺!”

    西凉主力开始追击,但是追击之中却保持前后接应的阵型。

    当他们追击出一里多的时候,徐荣突然皱眉:“马腾的陇西军为何没有追击上来?”

    “禀报将军,刚刚得消息,马腾的陇西军被牧军从后翼偷袭,伤亡一部分,休整之后,马腾将军恼羞成怒,正在率军围剿这一股牧军!”

    一个骑兵斥候飞奔而来,解析说道。

    “前后偷袭?”

    徐荣眯眼:“景平军想要做什么,牧龙图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虽有疑惑,可追击始终没有停息下来了。

    他们吊着景平军第五营而追击,一口气追了十余里,在这样狭小而崎岖的山路之上,艰难的行军追击,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体力,一个个将士都在喘息大气。

    不过景平军第五营也不好过,两个部曲在追击之中,落后挨打,几乎被击溃,兵力一再折损,已经残余不足一般左右的兵马而已。

    “快天黑了!”

    陈到在苦苦支持,他并没有抱怨什么,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一次的诱敌任务,将会是九死一生的任务,但是他还是揽下来了,他第五营,必须是景平军最强的一营。

    “进山谷!”

    陈到走出山道之后,从斜道之中的传过去,直奔一个山谷。

    “追上去!”

    牛辅穷追不舍。

    山岗上,牧景站立,雷虎,张辽,杜峰,莫宝,霍绍,五大校尉站在他的身后,摇摇看着前方,已经能看到隐隐约约出现的身形了。

    “第五营已经完成任务了!”

    牧景目光平静,低喝一声:“雷虎!”

    “在!”

    “接下来就应该你出马了,接应雷虎,让他们杀进来!”

    “诺!”

    雷虎拱手领命,率暴熊军先锋营出击。

    “张辽,杜峰,莫宝,霍绍!”

    “在!”

    景平军四大校尉,俯首待命。

    “你们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必须撤退,这一战,我们的战略是败,但是败就代表着伤亡,战场上是少不了伤亡,总会有人牺牲,但是你们作为主将,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伤亡必须在你们的手掌控制之中!”

    牧景嘱咐。

    战略部署,这一战,他们需要败,只有付出了,只有让西凉军察觉自己的没有了牙齿,才能让他们放弃最后的警觉,乖乖的进入他的陷阱之中。

    “是!”

    四人领命,转身而去。

    “一切如计划!”

    牧景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喜悦,他依旧忧心忡忡。

    “既然一切如计划,你在担心什么?”张宁披着战甲,恪守自己神卫军大统领的职责,捍卫在牧景三步范围之内,她看着牧景那皱起的眉头。

    “一切如计划,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而已,战场上,我控制不了的事情太多了,我们诱敌就算能成功,胡昭能不能及时把吕布带进来都是一个问题!”

    牧景平静的说道:“就算真的一切如同计划般顺利,负责引诱马腾陇西军离开的景平军第三营还能不能回来,也是一个问题,战场上,终究埋葬尸骨的地方,无论胜利与否,我此时此刻都没有感觉高兴!”

    张宁闻言,沉默不语,她只是一个忠实的听众,并非一个暖心的安慰者,要是蔡琰在这里,她或许会柔情细语的安慰起来,但是她是张宁。

    在他们的声音交谈之下,战场已经发生的变化。

    “某家南阳雷虎,谁人与我一战!”

    雷虎杀出,暴熊军的先锋营哪怕只剩下一半的实力,士气犹在,凶猛如虎。

    “杀过去!”

    牛辅横扫无敌,无惧雷虎的杀出,他是一员元罡境的武者,本身就是战场上一流的战将,在冲锋之上,更是有一人破军的本事。

    “杀!”

    “杀!”

    西凉铁骑更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冲锋之下,气焰更胜。

    夕阳的光芒笼罩之下,双方完成了一个对冲碰撞,碰撞之下,血浪滔滔,到处都是残尸断臂。

    先锋营和第五营联合一军,牛辅的西凉先锋还是被挡住了。

    在这个山道之中,他们之间互相有你我,已经变成了一场纠缠的战役,双方之间都展开的残酷的厮杀之中。

    “没事吧!”

    雷虎挽其了气息萎靡的陈到,朗声的道。

    “死不了!”陈到深呼吸一口气,手握铁枪,道:“牛辅不好对付!”

    “我也打不赢他,联手!”

    雷虎有自知之明,他沉声的说道。

    “好!”

    陈到点头。

    两人一左一右掠出,一柄铁枪,一柄战刀,直逼牛辅而来。

    “哈哈!”

    牛辅大笑,大喝一声:“拉得好!”

    他挥动兵器,左右开弓,彻底的展露他一个元罡武者,一流战将的强大,加上他在西凉修炼出来的骑术,二十个回合的战斗之下,雷虎和陈到受伤了。

    雷虎的胸前拉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

    陈到的左臂几乎失去了力量。

    两人喘息大气,这一刻他们才清楚的感觉,自己和一流武将之间的差距。

    “杀!”

    “冲过去!”

    徐荣的主力杀至,前营冲进来。

    “撤!”

    雷虎和陈到同时下令,他们边打边撤,向着山谷里面而退过去。

    山道之上。

    徐荣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场,他目光微微眯起,心思沉稳:“看来这就是他们的埋伏之地了,的确是一个天然的战场,可你们诱敌的手段你太明显了,太小看我们西凉军,我就告诉你,所谓牧氏龙图也不过如此而已,从雒阳能逃出来,只是他的幸运而已,他终究会栽在我们手中!”

    他仿佛已经看穿了景平军的计谋,心中自信无比:“我就让你们的主力出现之后,再围剿你们!”

    ……

    随着雷虎和陈到的边战边退,战场在交战之下,已经越发的往着里面的一个山谷而去。

    轰轰轰!!!!

    就在这时候,山谷之中,杀出景平军的埋伏主力,张辽,杜峰,莫宝,霍绍,联袂杀出,一万多的主力兵马倾巢杀出,蜂拥的扑杀而来了。

    “景平儿郎们,随我冲锋,杀!”

    “弓箭手,全力掩护我们冲锋!”

    “把他们全留在这里!”

    景平军的冲锋,气势之强,天下少有,一个照面,他们就把牛辅的兵马压在了其中。

    他们只有一击之力。

    为了多杀伤西凉军,他们毫不犹豫的用尽了所有的兵力,但求最大的杀伤力。

    一个个西凉将士倒下。

    西凉军的先锋大军顿时之间伤亡惨重,不足一刻钟,伤亡绝对超过上千的将士。

    “有埋伏?”

    牛辅楞了一下眼,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徐荣的主力就在身后,这样他自然就变得肆无忌惮的冲锋陷阵起来了:“那又如何,今日尔等必死,西凉儿郎们,某家牛辅,主力已在身后,无需畏惧,继续冲锋,杀!”

    “杀!”

    “杀!”

    西凉的先锋军勇往直前。

    “景平军主力?哈哈哈,果然在这里,是时候了,飞熊军全军听命!”

    徐荣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战场,当景平军的主力都出现,他瞬间怒吼一声:“随我杀进去!”

    “杀进去!”

    “杀进去!”

    飞熊军全军杀入战场之中。

    大战惨烈,双方厮杀之中,地面被鲜血染红……

    而随着战争的交锋,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天边的最后一缕残阳消失了,只是残留一丝丝的云彩尚在映照,即将入夜,天开始昏暗,而昏暗之下,景平军节节败退。

    景平军先出手,暴露了正面的弱点,西凉飞熊军有强大的冲锋之力,一口气冲破了景平军的阵型,面对飞熊军的强大的单兵厮杀战斗力,景平军的将士开始不断的倒下来。

    战争的天平,开始向着西凉军而倾斜。

    “牧贼兵卒,你们已经败了,快放下兵器投降!”

    “速速归降!”

    “可饶尔等不死!”

    西凉军占据上风,西凉将领开始攻心,一阵阵的叫降响起来了。

    “牧景,我家主公有命,你若归降,可为天子求情,免去其罪!”

    徐荣杀入战场之中,他的目光正在到处扫视,他想要知道,牧景到底在不在这景平军之中,这样这一战他才打的有结果。

    “好一个飞熊军,今日某家领教了,景平儿郎,必会紧记这一战的,他日当某重返关中之日,必然让你们飞熊之兵一个个俯首在我景平军旗之下!”

    牧景在这时候出现了,他从策马握着盘龙槊,率十余骑兵,大开大合的冲入战场之中,声音嘹亮如火,震动整个战场之外:“儿郎们,势不可违,撤!”

    “撤!”

    “集合兵力,随主公撤退!”

    景平军开始整合残兵,向着山谷的后方,一条山路上撤兵。

    “是牧氏龙图!”

    “牧龙图出现了!”

    西凉一个个将领睁大眼睛,他们开始感觉热血沸腾起来了。

    “果然在这里!”

    徐荣也浑身能感觉灼热的气息,他大喝起来:“追上去,留下他,必须留下他!”

    “杀!”

    牛辅也热血沸腾了,他不顾一切的追击上来。

    “快!”

    “撤出山谷!”

    “向着左边山道行军!”

    “所有人放弃辎重,加快速度!”

    狭路之上,禀报的景平军残军在牧景的亲自率领之下,奔走在山涧之中。

    他们的时间选的刚刚好,兵败之时,就是天黑之日。

    这正好给他们时间脱离。

    一个时辰之后。

    山道上前后还在一场追逐之中,但是景平军和西凉军拉开了三里的距离,这个距离还在西凉军的追击范围之中,但是也让景平军脱离了战斗范围。

    “天亮之前,我们必须抵达狼谷!”

    牧景迅速的下令:“而且要通过狼谷,时辰上不许出现一刻钟的误差,任何人犯错,斩立决!“

    “是!”

    众将领命,各自领兵行军。

    狼谷,熊耳山之中,一个诡异的山谷,雾气之中,对冲势,诡异地,那是最后的战场,也是他们前前后后又是引敌,又是伏击,又是兵败,做的这么多之后,最希望西凉军进入了一个战场。

    那将会拉开他们在关中最残酷的一战,成败在这一战役之中。

    这一战很冒险。

    但是牧景就是要冒险之下,打碎董卓的脊梁骨。

    飞熊军,西凉军之军的精锐之师,董卓嫡系之中的嫡系,整个西凉最凶悍的骑兵。

    但是若是此战进行的顺利的话,他们将会全军覆没在那个地方。

    牧景就是要用这一战役来奠基他父亲的逝去。

第四百五十章 局中局,计中计,谁是猎物谁为狩? 一: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五十二章 局中局,计中计,谁是猎物谁为狩? 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