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六十二章 大汉名将皇甫嵩的恐怖 六

作者:拾一
    蔡邕听得懂黄忠的话,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黄忠,沉默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他会来的!”

    别看蔡邕平时对牧景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

    自家女婿他还是了解的。

    在蔡邕的心中,牧景是一个狡诈的年轻人,但是始终不失男儿本色,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不然他不会同意把女儿嫁给牧景。

    “没错,他会来的!”

    黄忠长叹了一口气:“先主之死,虽冷了他的心,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主公终究非薄情之人,这也是日后他最大的缺点,他永远也成不了汉高祖。”

    “汉高祖?”

    蔡邕笑了笑,摇摇头。

    能眼睁睁的看着亲人被烹杀,却还能忍得住,汉高祖虽成就了大汉朝四百年的基业,可终究是一个薄情之人。

    “蔡尚书请去休息,请放心,只要忠一日不死,这里就绝对不会失守,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跨过我的防线,伤害到夫人的!”

    黄忠果决的道。

    “若是实在挡不住了,通知我一声!”蔡邕点点头:“我虽武不能战沙场,可尚有一张嘴,三分薄面,他皇甫嵩我未必能劝退,可压住一点时间,还是有自信的!”

    “好!”

    黄忠点头,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让蔡邕冒险的,蔡邕说到底还是牧景的老泰山,对于黄忠来说,这个身份就是不一样的,不能冒险的。

    南月山的战争还在继续……

    “禀报将军,已经攻陷山腰了!”

    校尉陈肃上前,禀报皇甫嵩:“我部将士已把敌军压在了山岗之上,只要将军一声令下,我们随时可进攻山岗!”

    “从现在开始,立刻放缓进攻速度!”

    皇甫嵩闻言,却开口说了一个命令。

    “啊?”

    陈肃有些不明白。

    皇甫嵩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拱手领命:“诺!”

    进攻了约莫半天的时间,这时候日落西山,夕阳映照,天色已经进入了傍晚时分。

    “禀报将军,斥候查探,牧军残兵,已渡过均水河,他们的先锋兵马,最多两个时辰,可进攻我们!”

    “主力呢?”

    “正在向着我们的要进,距离不足十里!”

    “好!”

    皇甫嵩目光一沉,笑容勾起了一抹的意味深长的笑容,道:“立刻传我军令,各部策兵,在办个时辰之内,撤出南月山,全力向东面武关行军!”

    “诺!”

    一个个令箭发下去,传令兵们迅速去传递军令。

    “关中军退了?”

    “怎么突然退兵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难道放弃了吗?”

    山岗之上,白波军残余将士有些诧异的看着一个个离去的将士。

    “皇甫嵩这是什么意思?”

    黄忠站立前方,目光猎猎,他看着一个个离去的背影,沉思了很久,最后喃喃自语:“难道是主公来了?”

    如果不是牧景的主力来了,恐怕关中军绝对不会退兵。

    可即使的是牧军主力来了,关中军的实力,也不会这么轻易的退兵才对了。

    黄忠开始深思起来了。

    当然,如今他的兵力,他也不敢出兵追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关中军消失在南月山之上,然后收拾战场。

    两个时辰之后,暴熊军进入南月山。

    “汉升将军?”

    夜色之下,一柄一柄火把的光芒遍布山野之间,蒋路走上来,扫视一眼还在打扫之中的战场,他看到了黄忠,拱手行礼,道:“不是说关中军围困山峰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连一点阻碍都没有遭遇,就直接进入了战场,这本身就已经很受怀疑,但是没想到战场上早已经打完了。

    “两个时辰之前,关中军突然撤兵了!”

    黄忠道:“我本来都以为支持不住,但是没想到关中军突然之间撤兵,倒是让我们喘息了一口气!”

    “退兵?”

    蒋路吃惊,他瞳孔变色,道:“这时候关中军怎么会退兵?”

    “也许是畏惧主公的主力大军吧?”

    黄忠也找不出理由。

    “不!”

    蒋路摇摇头:“皇甫嵩并非一个简单的将领,他的每一步,必有自己的意图,只是我们还想不到而已!”

    他想了想,又道:“不管如何,先汇合主公的大军,会师一处,才能更好的应对!”

    “嗯!”

    黄忠点点头。

    约莫天亮的时候,牧景的两军主力抵达南月山,会师蒋路和黄忠的兵马。

    “汉升,伤亡如何?”

    牧景上山,看着黄忠,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然后紧张的问道。

    “禀报主公,属下行事不密,不曾想到才离开了上雒,就被关中军盯住了,最后被皇甫嵩用计谋围困在此,之前一战,我们付出了足足五千将士的阵亡!”

    黄忠苦涩的道:“我白波军将士不说这些阵亡了,其余三分之二皆受伤了,其中重伤了不少,战斗力大损。

    “是我大义了!”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道:“算来算出,还是少算了皇甫嵩这个意外,关中军我无惧,唯独惧皇甫嵩此人,你败在他之下,亦不算折损你的声名,你还年轻,日后多的是机会,有机会的话,从他身上把今天的失败拿回来便可!”

    他安抚了几句,才问道:“现在皇甫嵩的关中军何在?”

    “主公,在傍晚的时候,皇甫嵩突然撤兵了!”

    黄忠道:“去向不明,意图不明!”

    “去向不明?”

    “意图不明?”

    牧景皱眉,一双眼眸有些阴沉起来了。

    别人他不是很担心,但是皇甫嵩,这个人他必须要提醒十二分的精神。

    “先扎营下来,全军休整,补充体力,保证随时能战的状态!”

    牧景先下了一道军令。

    “诺!”

    众将领命而去。

    天还没亮,在一个木棚之中,灯光闪烁,牧景召集了各部的大将来推演皇甫嵩的意图,牧氏四支大军的主帅都在这里了。

    “皇甫嵩会不会只是虚张声势,他的兵力,并不足以对抗我们!”有人开口说道。

    “不!”

    胡昭摇摇头:“关中军的实力不能小看,他们未必能与我们血战的,但是绝不会畏惧我们,而且尚未交战,首先怯敌,此非皇甫嵩的性格!”

    “可他明明有机会攻破这里的,为什么会突然撤兵?”

    “关中军会突然撤兵,那就说明皇甫嵩必有他的意图,这个意图,恐怕会让他认为有机会击垮我们,打赢我们!“

    “对,我也认为皇甫嵩另有图谋!”

    “可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图谋什么?”

    木棚之中,你一句我一言,乱糟糟的一团。

    牧景双手背负,站在中央,目光猎猎凝视地图,右手两个手指用劲头,捏了捏鼻梁,缓和一下疲倦的精神,这时候他才压压手,让周围冷静一下。

    他目光一扫而过,看着一个个将领,轻声的道:“我们不能被皇甫嵩弄乱了,既然弄不出皇甫嵩的意图,那我们就以静制动,现休整,然后拔营向武关……武关!”

    他瞳孔微微一变,皱起眉头,道:“皇甫嵩会不会率军去了武关?”

    “不无可能!”

    “但是武关就是一座的雄关,关中军兵力虽强,可想要在我们眼皮底下,攻取武关,他没有时间,除非刘劲投降,但是刘劲既然愿意接应我们,绝不会投降!”

    蒋路摇摇头:“他率军去武关,根本就是无用之功,而且有可能被我们前后包围,陷入我们的围杀之中,皇甫嵩不会这么蠢吧!”

    “从这里到武关,两天时间都不到,难不倒皇甫嵩认为两天时间可以让他攻陷武关,他不眠不休,他麾下的将士也要休息,真正能让他进攻的时间不到一天,他不可能去武关!”

    胡昭也反对这个猜想:“我感觉皇甫嵩的兵马应该还在伏击,他在等待我们返回武关,在我们最放松的时候,给我们重重的一击!”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也认为这不可能,毕竟皇甫嵩没有绝对的信心能攻克武关,这时候放弃牧景的主力去攻打一个关隘,指挥陷入战略陷阱之中。

    “先去休息,什么事情天亮以后再来商议!”

    牧景挥挥手:“既然摸不清楚皇甫嵩的意图,我们就以不变而应万变,皇甫嵩不是让我们自乱阵脚吗,我们就冷静下来,一步步向武关挪移,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刷出什么花样!”

    “是!”

    众将点头,各自拱手行礼之后,便离开了营帐。

    牧景也离开了,他上山岗去了。

    山岗之腹地,被大军重重包围,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一些老弱妇孺暂时最为安全的地方。

    他上来之后,蔡邕老头子对他视而不见。

    这老家伙对他的那口怨气可不是一时三刻能消除的,见面都是黑着脸,应了那句话,老丈人和女婿上辈子绝对是仇人。

    不过牧景也不是来看这老家伙的。

    他是看媳妇。

    “被吓坏了吧!”牧景牵着蔡琰的手,柔声的道。

    剑拔弩张的沙场让他的神经拉的很紧很紧,也只有在蔡琰面前,他才能把自己的神经线给放松下来了,只要在她身边,总能感觉一股雅致幽静的气息。

    “没有!”

    蔡琰看着小手在牧景的大手之中握着,有些羞涩,周围看了两眼,没有发现什么人,才松了一口气,轻声的道:“夫君,你我夫妻,本为一体,莫要担心我,我没有那么软弱!”

    说着,她的长袖之下露出了一柄尖锐的东西。

    “这是什么?”

    牧景皱眉,把这利刃拿出来,问道。

    蔡琰低下头,小声的道:“我不能为你分担什么,但是我也绝不会成为你的负累!”

    “昭姬!”

    牧景看着这个小女人,他心有一丝丝的悸动,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沉着声说道:“你听好了,这是乱世,乱世之中,我不能给你一个绝对的保证,但是我你要永远相信一件事情,你的夫君是这个天下最厉害的人,他哪怕在乱世败了,也能东山再起,就算有一天,他真的把你给弄丢了,他也会把你找回来,但是你要活着,只要还活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隔得多远,他都能找得到你,明白吗?”

    蔡琰听着,眼眶湿润了,这是她这辈子听到最好的听的话。

    “我明白了!”

    蔡琰轻轻的依偎在牧景的身边,柔软的娇声道:“我听夫君的,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轻生之念,我会坚信我的夫君!”

    两人就在山岗的一个石块上做了一个黎明的时间,当太阳升起来,日出的美景映入了他们的眼眸深处,让他们的心在彼此之间烙印了下来……

    早晨,牧景走下山岗,返回中军。

    “她或许很合适当明侯夫人,无论出身,性格,才学,她都是一个完美的人,而今日,我还知道了她的一个优点,她能做到我不能做到的!”

    当他走进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

    “你是你,她是她!”

    牧景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张宁,声音平静。

    张宁的神色莫名的有些黯然下来了。

    一丝情愫在的荡然。

    不过这时候他们都没有把这些情愫放在心中,此时此刻,正事要紧。

    如何出关中,才是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儿女情长,这事情还是离开关中在慢慢处理,无论蔡琰还是张宁,他都不想辜负。

    牧景一夜不眠,但是作为年轻人,加上身上武艺不错,熬几天时间不是问题,他的精神还是很好的,这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让他高兴的大笑起来了。

    戏志才回来了。

    在他们即将要撤出关中的时候,戏志才终于回来了。

    戏志才凭借景平军第三营的几千兵马,引开整个陇西军,陷入陇西军的追击之中,必然是凶多吉少,哪怕戏志才的能力,也是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他差点还以为戏志才回不来了。

    但是戏志才还是回来了,他从熊耳山西面的山道绕过来,然后沿着均水河而下,到了商县的位置,就遇上了牧军方出去的斥候,算是接应上了大部队。

    “志才,我就知道你没事!”

    牧景亲自迎出来,抱着戏志才,用拳头狠狠的拍打他的背脊。

    “差点死了!”

    戏志才沧桑的声音有些低沉。

    “谢羽呢?”牧景这时候才发现,第三营只剩下不足五百残兵,而且主将谢羽居然不在。

    “他?”

    戏志才低下头,有些哽咽的道:“为了救我,他被陇西军一员小将射杀了,箭矢在一百八十步之外,贯穿了他的铠甲,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当场战死!“

    “小将?”

    “我听陇西军的将士称之他为少主,恐怕是马腾的儿子,此小将年纪虽不大,可武艺超凡,若非他亲率骑兵,插到了我们前面去,我们也不至于几乎全军覆没!”

    戏志才咬着牙道:“谢羽的命不能白死,终有一天,我会让他俯首谢羽墓前!”

    “马腾的儿子?”

    牧景听到这句话,心中一突:“不会是马超那厮吧!”

    算了,现在追究是谁,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问:“陇西军还在后面追击!”

    “不!”

    戏志才道:“在熊耳山我带着这几百将士,化整为零,强行从小道突围出来,然后在均水河岸边集合,算是把他们甩开了,不过我们看他们颇为执着,恐怕不用十日,便会追击上来!”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汉名将皇甫嵩的恐怖 五: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三章 大汉名将皇甫嵩的恐怖 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