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七十六章 张鲁的怒火 下

作者:拾一
    汉中郡。

    西城郊外,八十里之外的平原上。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腥的战场,战场上到处都显示的一片狼藉,双方的将士们正在厮杀,旗号既为张字,可双方之间生死不存,打的是血腥惨烈。

    “少主,快走吧!”

    西城县令雷默,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到大汉,他一柄长枪厮杀无敌,拼死护送一个少年,杀出重围之外“张鲁恐怕早有准备,西北两路兵马夹击,我们已经必败无疑,你快走,我率军挡住他们!”

    “叔叔!”

    张宇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对这种情况,已是六神无主,但是他很顽强“我不走,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我要与叔叔同生共死!”

    “快走,现在五斗米教唯你血脉仅存,你不可辜负主公的血脉!”

    雷默大喝一声“所有人听着,立刻护送少主离开,不惜代价!”

    本来是想要出兵偷袭南郑的,但是南郑的门都没有看见,就被张鲁的兵马围剿了,此战让他明白了,大势已去,汉中唯张鲁而独尊了。

    “是!”

    五斗米教的数百死士杀出,护送少年张宇突出战场的重围,他们化整为零,化成几个小队伍,兵分熟路,混傲视线,向着东面仓皇的逃出去。

    “想要逃?”

    战场上,张鲁部下大将张卫猛然的抬头,目光肃穆,看着战圈的东面方向,嘴角扬起一抹冷厉的笑容“传我军令,迅速击溃他们,我们要跨过去!”

    “是!”

    张鲁的大军乃是以天师道的道兵为主,精锐无比,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冲锋。

    “杨柏,你来主持战场,我带人去追击张宇,师君大人有命令,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张宇逃出去,必须要斩草除根,才能让五斗米教那些老家伙臣服!”

    张卫对着旁边的大将杨柏说道“我知道你和雷默曾同窗学武,但是此战关乎师君大人能不能彻底的收复五斗米教为天师道所用,不可留情!”

    “好!”

    杨柏点头“我来剿灭雷默,既然他如此的冥顽不宁,那我就不必要留手了,我能斩了他!”

    两人迅速的到分兵。

    战场上的情形迅速万变,雷默率兵马挡住去路,但是张卫绕过了战场中心,从北侧率军强行追击而去,

    “你们想要过去,踏过我的尸体!”雷默浑身内劲爆发,杀意如火,一柄长枪用的是虎虎生威,连斩了张鲁大军十余部将,拼命想要挡住他们。

    “雷子成,现在归降,你尚有活路,你我兄弟一场,我定然在师君大人面前保你一命,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

    杨柏策马而上,冷厉如冰,手中长矛相对,杀意惊鸿。

    “哈哈哈!”

    雷默猛然的大笑起来了“杨子青,你废话少说,你我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是敌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当日你我皆为天师道徒,可惜张修虽雄才伟略,却野心勃勃,他背叛的天师道,背叛的先任师君,脱离的天师道,创立了五斗米教,可是哪有如何,最后还不是为师君大人徒做嫁衣吗?”

    杨柏冷喝起来了“你为何还如此固执!”

    “主公之宏图大志,其是尔等可知!”

    雷默怒喝“天师道高高在上,不理人间苦楚,在已经背离了当年张道陵天师的信仰,主公另创五斗米教,以五斗米教化天下,乃是大志,非尔等可明,张鲁哪怕是窃取了五斗米教,他永远也成为不了主公!”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杨柏冷喝,挥动长枪杀上来“那你就死!”

    “来!”

    雷默内劲鼓动,真气荡漾,手中之枪,挥动如风。

    两人为同门师兄弟,皆然习天师武道,功力不相上下,百招之内,厮杀的两败俱伤,但是雷默终究是先受伤了,之前为了让张宇杀出重围,他强行运用的天师绝技,已内伤沉重。

    百招之后,他伤势爆发,不敌杨柏。

    咔嚓!

    杨柏一枪穿透了雷默的胸膛,他的眼眶发红,声音变得嘶哑“你我各自为主,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放过他!”

    雷默平静的道。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会诅咒你们的!”

    雷默还是死了,死在了战场上。

    ……

    ……

    一天之后,消息传回南郑城。

    “主公,好消息,昨天西城郊外张卫杨柏伏击了西城的叛军,西城兵马全军覆没,雷默当场战死,五斗米教最后的兵马归降一大半,这消息传回来之后,几个五斗米教的元老也纷纷想我们投递的拜帖!”

    阎圃走进来,眉笑颜开的禀报起来了“至此之后,五斗米教已全部归我们所用!”

    张修在汉中的根基比他们深厚很多。

    五斗米教在汉中布道已经超过十年,十年前张修判出了天师道,带着不少天师道的高手,就在汉中建立的五斗米教,布道汉中,以五斗米而入教,固称之为五斗米教。

    “张宇呢?”

    张鲁的面色却不是很好,他眯着眼,眸光闪烁一抹抹冷意,询问道。

    “还在逃喘,但是相比走不远,张卫已经追击了!”

    阎圃说道。

    “告诉张卫,不惜代价,绝对不能让张宇逃出去,一旦让他逃出去,后患无穷!”张鲁阴鸷的说道。

    “主公,怎么了?”

    阎圃感觉有些不对劲,张宇说到底只是一个孩子,如今五斗米教大权在握,根本不可能撼动张鲁的权利,按道理张鲁不应该这么激动啊。

    “我这里有一个坏消息!”

    张鲁把手中一份竹简递给了阎圃。

    “坏消息?”

    阎圃皱眉,问道“从哪里来的?”

    “成-都!”

    “成-都?”阎圃瞳孔变色“难道是刘焉准备对我们动手了!”

    他连忙摊开竹简,仔细的看了看,神色当场就变色了。喃喃自语起来了“怎么可能?”

    “就是你认为不可能,他才做得出!”

    张鲁冷声的道“我算准了他就算知道我有割据汉中之心,也没有余力来对付我,只要我在他脸上过得去,他会允许我占据汉中,毕竟我能为他捍卫益州北部,可是想不到他会引狼入室!”

    他顿了顿,接着恨恨的说道“若非我之前在他身边埋下了几个天师道的探子,恐怕现在我还被不知道,待牧氏残兵杀进来,吾等必手忙脚乱!”

    “牧氏残兵?”

    阎圃低沉的道“主公,此事不可轻视,据我所知,牧氏刚刚杀出关中,虽然兵马疲惫,但是他们能杀出关中,那是何等的实力,关中有关东联军,西凉军,关中军等等,如此都拦不住他,恐怕我们也难挡得住!”

    “莫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张鲁嘴角扬起一抹冷意,道“他们在关中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想要进入我们的汉中,门都没有,我决不允许他们踏入汉中半步!”

    “报!”

    这时候外面一个斥候浑身染血,手握令旗,从外面横冲直撞的冲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鲁皱眉,看着闯进来的人。

    “禀报师君的人,三天之前,房陵县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兵马奇袭,房陵五百守军全军覆没!“

    “什么?”

    张鲁面色惊变“难道来的这么快?”

    房陵,那是最靠近东面的一座县城。

    被突如其来的兵马奇袭?

    恐怕就是来自南阳的兵马。

    “你说清楚一点,我记得房陵险峻,五百兵马足以挡住数千大军,这些兵马从哪里来了?”阎圃问道。

    “东山!”

    斥候道“他们是从东山翻出来了,很突然的杀出来,县令大人和县尉大人猝不及防,不足一个时辰,便已经兵败,全军覆没,唯吾一人杀出来报信!”

    “是东山栈道?”

    阎圃阴沉的道“他们肯定是从东山栈道杀进来了!”

    “东山栈道不是早已经毁掉了吗?”

    张鲁眯眼。

    “说是这么说,但是传言还是有一条小道的,不过非汉中老一辈的人,基本不知道,我怀疑汉中已经有人勾结了牧氏!”

    阎圃说道。

    “谁?”

    “不知道!”阎圃摇摇头“但是能引他们从东山栈道进入汉中,此人必在汉中有深厚的根基,绝非一般之辈!”

    “该死?”

    张鲁有些狂躁起来了,他身上的罡力都猛然爆发,道袍无风自动,整个人如同即将要炸开的火药桶,咬着牙,道“看着这汉中要与我张鲁作对的人不少啊!”

    “主公,现在我们别无选择,唯有击败他们!“

    阎圃拱手说道。

    “击败他们?”

    张鲁犹豫起来了“我们的兵力可能不足,可否向益州请兵?“

    “刘益州现在明着要教训我们,他们既然能允许牧氏入汉中,就绝不会出兵相助,恐怕行不通!”

    “我说的是益州士族!”

    张鲁冷冷的道“刘焉不仁,需要怪我不义气,我相信贾龙会接受我的投诚!”

    “恐怕也没希望!”阎圃摇头。

    “为什么?”

    “刘益州如此心急,甚至不惜把牧氏这头狼放进来,那是因为他有大事要做,不想我们关键时候拿捏他,他的大事只有一件,那就是夺取益州大权,拿下贾龙,彻底收复益州士族!”

    阎圃苦笑的道“不动则已,一动如雷霆,恐怕这时候益州士族,已经自顾不暇了!”

    “这么说,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张鲁缓缓站起来,目光凌厉,神色之中划过一抹坚定“既然如此,那就战!”

    他心中有一股怒火,要爆发出来。

    好不容易才把天师道的力量集合,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坏了他在汉中的大局,无论何人,敢踏进来了,他就直接打出去。

    “传我军令,命杨柏,张卫,杨昂,杨松,各部兵力齐聚!”

    他一步踏出门口,目光看着天际,浑身气息凝聚,直冲九霄云巅之上,冷酷的说道“今日我就让天下人看看,我天师道还没有沉寂,我要战,就无惧任何人!”

    …………

    ……

    房陵县城。

    陈到站在城头之上,目光肃穆,凝视城外一片山丘之地“人都说蜀地险俊,可我们还没有到巴蜀,仅仅是这个汉中之路,就已经艰险难行了!”

    “汉中的确险峻,但是相对巴蜀来说,已经好了很多!”

    一个青年站在他身边,轻声的道“我叔父为了这一片大地,贡献了他的一生,可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能改变这里的贫瘠和荒芜,落得一个尸骨无存,九族被诛!”

    青年苏辛,年方二十,今年年初及冠,取字子言,苏子言,他是汉中苏氏仅存的十二个男丁之一,也是岁数最大的一个。

    当年汉中太守苏固全族被诛杀,族人死伤惨重,直系亲属基本上是死干净了,若说有漏网之鱼,那就是他这个侄子了。

    “这一次好多谢苏兄指路,不然我可穿透不过来!”

    陈到拱手说道。

    牧景派出景武司到处寻找苏氏残余的族人,但是始终找不到,只能打着苏氏的名讳而进兵汉中。

    他兵分三路。

    亲率主力,走了是武当之路,黄劭率一部分兵马,南下巴郡,从巴郡北上,虽路绕了一圈,但是路好走,而先锋是陈到率领的两营主力,正东方爬山涉水而来。

    苏辛是自己找上门的。

    陈到率领大军,路过一个山里的村庄,就遇上了苏辛,苏辛一开始以为是追击自己的汉中兵马,惊骇万分,但是最后打听他们是进军汉中了,激动之下,心生复仇之意,主动引路。

    若非苏辛引路,他们根本想不到,在东山之中,居然还有一条栈道,可以直通房陵。

    “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

    苏辛目光之中凝聚一抹果决“当年张修张鲁灭我苏氏一族,此仇不共戴天,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帮你们!”

    “你放心,待我军主力进入汉中,张鲁必败,届时我可向主公请求,把张鲁留给你处置!”

    陈到沉声的道。

    “校尉大人,上庸出兵了!”

    这时候一个斥候策马回城,直上城头禀报。

    “这么快?”

    陈到微微眯眼“上庸,本来我还想要好等一等了,既然你们主动出兵,那就莫要怪我了,传我军令,各部撤出,放弃房陵!”

    “你要放弃房陵?”苏辛有些吃惊“你可是好不容易才立足房陵的!”

    “欲要取之,必先弃之!”

    陈到目光闪烁一抹精芒,脑海之中都是军略算计“张鲁不可能反应这么快,上庸出兵,那只能是上庸的兵马,他想要房陵,我想要上庸,我给他房陵,但是他的上庸,我也要取之!“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张鲁的怒火 上: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七十七章 上庸战役 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