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百九十四章 破西城 上

作者:拾一
    十一月的中旬,天地一片寒意滔天。

    牧景自从上庸整兵之后,拔营向西城进军,历经数日之赶路,亲自率主力之兵,汇合黄巾军先锋,集合所有主力,正式兵临西城之下,打响了进攻西城的战役。

    这一次的战役,黄巾军为主力,景平军以陈到率领的景平第一军为辅助,足足有三万两千的精锐。

    大军列阵与城外东郊,十里连营,旗帜铺天盖地的,气势汹汹而来,覆盖了西城县城的半个东郊,他们宛如一头巨兽在匍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西城县城给吃掉了。

    “汉中有九个县,西城也算是一个主城了!”

    城下,牧景一身戎装,站在旗帜之下,目光凝视这看着西城城高墙厚的城墙,有些感叹的道:“我们要是对这一座城强攻,这个鬼天气,起码付出三倍的代价,和十倍的时间,最后都未必打得下来!”

    今天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天空之上阴沉沉的,寒风不少,而且汉中已经连续下了几天雪,在地面上可以堆积三寸之高,天地之间的寒意已经积聚起来了,站在哪里都有些的寒风刺骨的感觉。

    这样的天气,让将士们出兵强攻城池,无疑是自寻灭亡。

    寒冬腊月,如果可以他也想要在暖暖的被窝之中抱着娇妻取暖。

    可正是因为如此季节,才给了他一个机会。

    他不能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唯有出兵。

    可攻城,这样的天气,是在有些为难这些士兵了。

    “主公,要不我们可以缓一缓,大军在城外围城,对他们形成一个震慑,待开春之后,再来强攻,毕竟冬季开战,大雪封天,将士们连兵器都握不住,这还真不是什么好主意啊!”

    费力走上来一步,低沉的说道。

    作为先锋军,他先抵达城下,已经和西城的汉中军打了几场,互相之间皆有伤亡,但是这并不是他的劝谏牧景缓一缓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将士因为这天气的影响,不少人已经开始生冻疮,手脚爆裂,甚至有人倒下,住进了伤兵营,士气虽一直维持的不错,可战斗力觉也就是平日的六成。

    六成的战斗力,发挥不出多少,相对往日而言,那就是徒添伤亡的战争。

    “没办法!”

    牧景闻言,楞了一愣,斜睨了一眼费力,最后摇摇头,道:“不是我急,也不是我不想估计将士们的生命,而是城中的他们耗得起,我们耗不起啊!”

    他有两个原因在城外耗不起。

    第一,时间很紧迫,他正在与刘焉争分夺秒,必须抢在刘焉面前,拿下汉中,所以他耗不起。

    第二,粮草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他数万大军人吃马嚼,每天都要耗费天文数字的粮草,上庸供不起,南阳方面也供不起,必须要速战速决,一旦断粮,问题就大了。

    “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进攻!”

    牧景下令:“传我军令,现在各军将士,立刻打造攻城器械,三天之后,正面主攻!”

    “诺!”

    众将领命。

    ……

    巡视一番整个军营,然后沿着城墙观摩了一下西城的环境之后,牧景才离开前线,返回中军营寨,回到了中军主帐,让亲卫为自己卸下沉重的战甲,然后盘膝跪坐,拿起案桌上的几个文卷,看了一看。

    他作为一个主公,政务军务都不能放弃。

    哪怕在战场上,南阳和上庸都会送来不少的奏报,让他亲自过目。

    虽然他已经能让蔡琰模仿他的笔迹,南阳六县的很多事情在南阳的明侯府就已经解决了,但是上庸建立的汉中太守府虽为初建立,送到他案前的奏本还是不少的。

    他看了其中几份,有南阳了,有汉中的,最后挑出了几分,对着旁边正在记录的霍余说道:“中恒,这些奏本都打回去!”

    “主公,你还没有批阅!”

    “批阅个屁!”

    牧景冷冷的道:“建立明侯府系统,就是为了让他们各司其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承包商来,昭姬不懂,他们还以为某也好欺负不成,这些奏本无非故意送到某家面前,告状来了,给我原路打回去!”

    明侯府建立,以明侯府统帅地方,大大小小事情自然不少,可下面的主官不少,要是什么事情都让他来解决,他还当个屁主公啊,当苦力得了。

    牧景冷声的道:“胡孔明和刘子余这两混账明显是看出了某家让昭姬出面主明侯府,心中有些脾气了,原路打回去就行了,他们明白某家的意思!”

    蔡琰的那首字乃是模仿他而行之,能瞒得住不少人,可瞒不住蔡邕,蔡邕提几句,足以让胡昭等人明明白白。

    虽说为了瞒着南阳的方面的眼线,他们不敢发怒。

    但是自古以来的理念,让他们绝对是接受不了一个女子主政的。

    “诺!”

    霍余点头,他想了想,提醒的说道:“主公,还有一件麻烦的事情,之前我们想要以战养战,但是上庸粮草虽然不少,可维持不了我们大军的消耗,粮草方面,越来越吃紧了!”

    “放心!”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不出数日,西城必破!”

    他目光爆出一抹灼热的光芒:“听闻汉中在西城屯了不少粮草,得西城,我们就能解决眼前的困难!”

    “要是他们兵败之时,把粮草一把火烧了呢?”

    “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牧景说的很决绝。

    军营之中征召了不少工匠,打造器械很迅速,三天时间一到,十余井阑车还有数百云梯就已经营造出来了,其中还有几辆简易的抛石机。

    ……

    十一月十二日,清晨。

    这一天,天气还算不错,一改数日的阴沉气息,东面浮现了一轮朝阳,阳光十分暖和,把地面上的积雪都融化了。

    西城东郊之外,牧军列阵,一个个方阵凝聚,蓄势以待。

    “起鼓!”

    牧景戎装,站在在一个刚刚修筑,足足有三丈高,可以与城中城墙对视的一个观战台上,发号施令。

    “咚咚咚咚!!!!”

    两军十营,一营一面雷霆战鼓,鼓声滔滔而起,重叠交错,汇聚如雷,惊响九重天之上。

    战鼓声的响起,代表着战役的爆发。

    ……

    城头上。

    “看来我小看他们了,以为只是虚张声势,没想到牧龙图还真敢亲自率主力前来,他们是铁了心想要吃掉我们的西城!”

    杨柏神色有些阴沉,他俯视着城下漫山遍野的敌军将士,心中阴沉,他虽无惧,但是始终想不透,牧军哪里来的自信,在这寒冬之日,敢进攻西城。

    真当他麾下的一万八千有余的汉中将士的是死的吗?

    正因为想不通,所以心中抑郁,压制着一口怨念,死死地看着战场。

    “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我倒是想要睁大眼睛看看,牧氏龙图到底有何之厉害,能连下我们数城!”

    他的面色阴沉无比。

    “将军,只要我们按照师君大人所嘱咐的,死守城中,不主动出击,不上当,不贪心,守城对我们而言,必然能万无一失!”

    杨旭站在旁边,拱手说道。

    这话他说的很自信。

    本来冬季之下作战,进攻一方,必然是很艰难,发挥不出战斗力,事倍功半,哪怕耗费人命,也未必能得偿所愿,反而守城一方,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如同他们现在,有将近两万兵马,哪怕城外有十万大军,他们也自认为能坚守这座城,区区数万兵马,他们还真不畏惧。

    “放心,我不会贪心上当的!”

    杨柏点头,他下了一道军令:“传我军令,各部严防死守,没有我的军令,任何人不得主动出击,违军令者,杀无赦!”

    “诺!”

    众将拱手领命。

    ……

    “先破护城河,兵临城下!”牧景把令箭丢出去:“费力,你率军进攻,陈到,你率军掩护,必须跨过护城河,在河对岸结营!”

    “是!”

    两人领命,转身离去。

    “弓箭手,弓弩手,全体准备!”

    陈到集合景平第一军所有的弓箭和弩床,列阵最前面,对准了百步之外的城墙,弓箭和弩箭都昂首六十度以上。

    这就仰天射,无差别落箭。

    这些弓箭向天而射去,经过角度的方向划过一条弧度,然后落在对面。

    无法瞄准,也减弱杀伤力,但是这是远程射击最好的方法,数百步之外,哪怕黄忠的臂力和准星,也无法射中一个目标。

    “第一轮进攻,放!”

    陈到下令。

    “咻咻咻咻!!!”

    第一轮弓箭射出,有大半数覆盖在了城墙之上。

    “防守!”

    “铁盾!”

    “小心躲避!”

    城墙之上,杨柏压住了想要反击的念头,下令让将士们躲避。

    躲避这种箭矢并不难,但是有些狼狈,也让墙头上的阵型变得有些乱了起来了。

    “第二轮进攻!”

    陈到继续下令:“准备……放!”

    “咻咻咻!!!”

    又一轮弓箭射出,这一次他们调整了不少角度,约莫两千箭矢,落在城墙之上的,已经有了七成左右,其余落空了。

    “趁这个时候,儿郎们,渡河,抢夺吊桥!”

    费力趁着陈到的弓箭压制,迅速的率兵进攻,进攻他们破城的第一道防守,护城河。

    西城的护城河其实不大,河水很冰,介于一个结冰和不结冰的状态之间,冷的让人发抖,但是河流不大,强渡过去,对于的费力来说,并不困难。

    “我们的弓箭手何在?”

    城上的杨柏也是经验老道的大将,他一看到这个情景,二话不说,立刻准备反击。

    “在!”

    弓箭手列阵出来。

    “给我狙击城下护城河,不要让他们渡河!”杨柏大喝。

    他知道阻止不了他们渡河,最后的战场必然是城墙上下,但是抓住这个机会,应该能让敌军付出点代价。

    “是!”

    城头上的弓箭手意欲还击。

    “第三轮进攻,放!”

    但是的陈到的掩护很到位,他第三轮的弓箭进攻,压住了城头上的反击。

    一个时辰之后,费力率领两个营主力,渡过的护城河,抢夺了吊桥。

    大军源源不断的进入城下不到五十步的地方。

    中午休整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后,开始进入下午了,牧景亲自下令,对于西城城墙的正面进攻爆发。

    “儿郎们,杀!”

    “黄天上神在上,庇护我登城而上!”

    “撞,给我狠狠的撞,撞开城门!”

    黄巾军压上了四个营的主力,正面进攻。

    “守住!”

    “砸石头!”

    “桐油呢,烧了他们的云梯!”

    虽然黄巾军进攻猛烈,但是对于城上的汉中军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压力,城头上的垛口建立的很整齐,为他们的防守带来的天然的优势,加上城中准备充足,石头滚木不要命的砸,自然能挡住进攻。

    两个时辰的进攻,牧军连城头都没有摸到,反而折损了数十云梯,还有伤亡近乎上百士卒,在落日之前,牧景鸣金收兵了。

    ……

    入夜。

    牧字战旗在星空下飞扬。

    军营中帐。

    众将列站左右,牧景背着中间而站立,看着屏风上的地形图,着重落在了西城东面的这一段城墙之上:“明日进攻,沿着城墙,再张开一里,黄巾军全部压上去!”

    “全部压上去?”

    黄巾军众将闻言,面面相窥。

    一个校尉站出来,拱手说道:“主公,按照今日情形,就算我们压上去,也难破城墙,如此城墙,又高又厚,而且城中准备充足,我们强攻,付出伤亡会很大的!”

    “没有让你们破城,我只让你们强攻!”

    牧景转过身来,冷眸如鹰,一扫而过:“记住,是强攻,把他们所有兵力都吸引在我们身上的强攻,哪怕付出代价,也要做到,明白吗?”

    “是!”

    黄巾军众将浑身一肃,拱手领命。

    “去休息,养精蓄锐,明日我可不想在战场上看到一群精神疲惫的黄巾将士!”

    牧景摆摆手,说道。

    “诺!”

    众将领命,转身离开。

    “叔至!”

    “主公!”

    “晚上打一阵!”牧景道。

    “夜袭?”陈到眸光一亮。

    “对!”

    牧景嘴角微微扬起:“就是夜袭,但是袭击必须进退有度,你不能陷入战场之中,打一阵,就立刻撤兵!”

    他就要日夜进攻。

    只有这样,才能让城中的将士精神绷紧,把所有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至于剩下的……

    就看黄劭了。

    黄劭是昔日的黄巾渠帅,也是一员老将了,当初在汝南的时候,他差点一手葬送了南阳郡兵,也差点把自己和父亲都埋葬在了汝南,此等人物,不可小觑。

    此人会藏拙。

    但是这一次,他喜欢看到一个进攻的黄劭。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戏志才之谋: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五章 破西城 下 (五千字大章,两更合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