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五百五十七章 刺杀 上

作者:拾一
    驿站,灯火通明。

    “这个战甲看起来不错啊!”

    牧景跪坐案前,目光凝视案桌上的一副战甲。

    战甲银白色,轻薄,流光,一片一片似羽毛,最重要的是各个部位好像是粘合起来的,关节上看起来连贯性很强,最少目前他所见过的铸造之法,造不出这样的战甲。

    “都传说岳家有一副宝甲,乃是当年飞将军李广的飞羽甲!”县令寇誉跪坐旁侧,拱手说道“应该是此物!”

    自古以来,行军打仗,三宝随身,一为战马,二为武器,三乃战甲,历史上的名将,皆有自己扬名武器与战甲,飞将军李广当年在汉朝也是响当当的名将,他的万石弓飞羽甲也颇有名气。

    “飞羽甲?”

    牧景掂量了一下其中的重量,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的确轻如羽翼,就不知道有没有看起来实用了!”

    “主公莫要小看这飞羽甲!”

    霍余站在旁侧,上前一步,拱手行礼,沉声的说道“我曾经在一本札记上听闻此物,传闻飞羽甲能挡得住五石弓三步之内的射箭,而且飞羽随身,轻如鸿毛,当年的飞将军李广纵横沙场而不败,它可是有大功的!”

    “不过李广死后,李家没落,万石弓,飞羽甲下落不明!”

    “想不到在这里看到飞羽甲!”

    霍余颇为感叹“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到了一个小小的岳家手中!”

    “我查过县记,岳家乃是光武帝光复汉室之后,才搬来此处的,传闻岳家当年曾在长安参与了对王莽的抄家,得如此宝物,一直奉为传家宝物!”

    “哦!”

    牧景眸光明亮起来“如此宝物,想必那岳家传承也得之不易,连夜恭送于我,他们有何意图啊?”

    白天还对他有敌意的岳家。

    这一天都没过去就改变态度了?

    有点诡异啊!

    “君侯,我听闻好像是主簿岳述对岳和一顿说教,才把岳和说服了,不仅仅配合了君侯的春耕之事,还送来了此战甲,意为赔罪也!”寇誉说道。

    “赔罪?”

    牧景摇摇头“怎么看也不太像是赔罪,这岳述倒是有点意思了!”

    他目光凝视战甲。

    心中的思绪微微一动,喃喃自语战甲,战甲,甲胄之用,无疑必是护身,他在提醒某,要护身自己吗?

    这个岳述,倒是越来越有点意思了!

    “某来房陵这么久,好像就没有见过这个岳述吧!”

    牧景道。

    “主公想要召见此人?”霍余担心“景武司已经查证,此人或有一些异心,不可不防!”

    “无妨!”

    牧景摆摆手“寇县令,明日上午,让他来驿站见我!”

    “诺!”

    寇誉拱手,点头领命。

    …………

    ……

    第二天,早上。

    一大早,驿站之外,一个穿着县衙主簿衣袍的男子,在阵阵的凉风之中的站立,安定自若的等待着驿站里面的人召唤。

    “岳主簿,主公有请!”

    “多谢霍大人!”

    岳述拱手行礼。

    “岳主簿倒是消息灵通!”霍余微微一笑。

    “霍大人说的这是哪里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霍大人随君侯身边年岁长久,乃是君侯最信任的心腹,日后还请霍大人提拔!”岳述恭维的说道。

    “岳主簿倒是不太像旁人所形容的那般沉默寡言啊!”

    霍余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岳述,三十岁不到,正值青壮,看起来有几分书卷子气,倒是不太像一个阴霾之辈。

    “霍大人说笑了!”

    岳述面容平静。

    两人穿过长廊,进入拱门,走过拱门才入正堂,正堂之上,牧景一袭白衣,倒不是酷爱白袍,但是穿着白色儒袍,他倒是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小帅。

    “属下房陵县衙主簿,岳述,拜见君侯!”

    岳述迈步而进,拱手行礼。

    “坐!”牧景摆摆手,然后指着旁边的一个位置。

    “诺!”

    岳述站起来,走过去,坐下来,身躯笔直,有一丝丝的紧张,眉角的眼光在不经意的略过,想要不引起注意的去打量一下这个他颇为好奇的少年。

    “岳主簿……”

    “君侯,属下字仲旭!”

    “仲旭,好字,那某就称你为仲旭吧,某听说是你连夜说服了岳家的家主岳和,让岳家的佃户来配合房陵的耕种计划,可有此事?”

    牧景问。

    “禀报君侯,兄长糊涂,自顾小家,而不懂君侯之心,述当为兄长阐述君侯之意,君侯一心为我房陵百姓之生死存亡,吾岳家岂能袖手旁观!”岳述开口回答,声音蹡蹡。

    “很好,总算岳家有个开明的人!”

    牧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笑的有些诡谲,让岳述有些心惊胆跳的。

    岳述本以为自己心够大了,但是面对这个看起来年岁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少年郎,心中还是忍不住一突,暗叹的说道不愧是一把火烧了雒阳城,硬生生从关中的重围杀出来的一尊枭雄,不可因年纪而轻蔑之。

    “那飞羽甲呢?”牧景问。

    “自古以来,良将配好甲,君侯安危,乃是汉中安危,君侯长年征战沙场,岂能无一甲护身,岳家乃小户,并无宝物赠与君侯,唯此物拿得出手,还请君侯莫要嫌弃!”

    “飞羽甲,昔日飞将军的宝甲,我可不敢嫌弃!”

    牧景眯眼,他又一次打量了一下这个岳述,越看越有些诡谲的味道在这里里面,他想了想,道“只是我安于万军之中,岂敢有稍小敢对我动手,此甲在我手中,颇有遗憾啊!”

    “非也!”

    岳述面容正色的说道“君侯所言,述不敢赞同,嫣不知道贼小之阴险,有些人,若是与君侯为难,君侯可防明刀,难防暗箭,某闻昔日道门有一高手,善于用剑,可以剑为箭,以气御旨,藏于阴暗,一剑出,鬼神惊,若是如此之辈与君侯为难,君侯当如何防,若有此甲,可庇护君侯一层安危,还请君侯笑纳!”

    “哦!”

    牧景眸光划过一抹精芒“天下还有如此高手!”

    “君侯,今汝主汉中,不可不防,西南游侠辈出,难免有人不服君侯之规,万万不可轻视一些人!”岳述说道。

    “这话我听明白了!”

    牧景点头,他的眸子爆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凝视这岳述,道“你不错,留在这里屈才了,这样吧,房陵的春耕之事,我交予你来掌控,此事若做的好,你便卸职去南郑寻我,此事若办砸了,你哪里来了,哪里回去吧!”

    “多谢主公!”

    岳述走过来,俯首在下,毕恭毕敬的磕头行礼。

    君侯之称,乃是对明侯的称呼,侯爵为贵,一等列侯,更是天下少有,自古似君,君侯乃是尊称。

    而主公,那是臣服认主的尊称。

    “下去吧!”牧景挥挥手。

    “属下告退!”

    岳述站起来,拱手行礼,然后转身离去,离去的时候,他心中松懈了一口气。

    “等等!”

    “主公可有还有吩咐!”

    “明日午时,我离房陵,走驰道,过关岭,北上而去,行的乃是通往沔水之路!”

    “属下明白了!”

    岳述顿了一顿,心中一片幽冷,连忙拱手。

    这一刻,他很庆幸自己的选择。

    那些人果然成不了大事。

    若是自己选择了天师道,恐怕要随着一些人陪葬了。

    待他离开之后,霍余才对着牧景开口“主公,闻此人于天师余孽颇有联系,岂能如此信任?”

    “他在投诚,你没听出来吗?”

    牧景端起手中一盏茶,抿了一口,才说道。

    “投诚?”霍余听不出来。

    啪啪。

    牧景拍拍手。

    “主公!”张火从屏风处走出来,拱手行礼。

    “火叔,在西南可听闻有游侠善于以气御剑!”

    牧景问。

    “以罡力之气而御剑,道家有此武技,但是很多年已经失传了,倒是听闻大贤良师说过,天师道昔日的一位长老曾经会,但是也应该死了,难道没死?”

    “是谁?”

    “名字不太清楚了,只是传闻天师道称呼之为阴长老!”

    “阴长老?”

    牧景嘴角抽搐了一下,打趣的说道“看来这道门底蕴深厚啊,为何太平道就没有层出不穷的高手,来来去去就你一尊,还打不过黄忠,看来是当年的黄巾起义,让太平道的底蕴消耗一空啊!”

    “哼!”

    张火冷哼一声“主公莫要小看太平道,当年若非褚飞燕那厮夺权,我太平武者,哪怕历经黄巾被镇压之痛,高手也不少,只是如今大部分高手,屈于褚飞燕麾下而已!”

    太平道与天师道,皆为道门巨擘,就游侠的世界来说,他们绝对是一方势力,门中练武之人多如牛毛,自有层出不穷的高手,不然黄巾起义三十六方渠帅哪里来啊。

    “这岳述的来历,可有调查?”牧景不与张火辩论此事,他问霍余。

    他总感觉岳述虽然看似出卖天师道而投诚自己,但是还应该是藏了点什么事情不说,心思如此诡谲,连投诚,都要做的这般隐晦,但是却行事太干脆了。

    这个人他怎么看,都是一个人才,可人才可用,可也伤的自己。

    “我立刻安排人去查一查!”

    “隐晦一点,不可让人察觉,若有什么意外收获,也不可打草惊蛇!”

    “诺!”

    霍余点头。

    “主公,你刚才把自己归去路途和时间告诉他,岂不是……”霍余突然响起了刚才牧景把岳述叫住说的话。

    他们并非原路折返上庸。

    走了是北路。

    在返回南郑之前,牧景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去看看沔水,打通沔水的水道,这将是除了东山栈道之外,第二条南阳汉中连接的大道。

    此事牧景早已经筹谋,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去理会而已。

    现在刚好顺路归途,那就去看看。

    这不为人知,但是牧景却直接告诉了岳述。

    “不诱饵,鱼怎会上钩!”

    牧景淡然,仿佛就好像认认真真的在说一件钓鱼的事情。

    …………

    ……

    翌日。

    中午。

    牧景策马,在内外护卫的保护之下出城,向北而去。

    行军半日,至关岭。

    关岭乃是一座山,驰道不同,需走山路,山区颇为崎岖,大军并排,四人不得过,最多三人并列而走,队伍顿时变得如同长龙一般。

    在树林之中,十余穿着道袍的男子聚首。

    “看来岳述的消息果然一点都没错,他们果然走北线,若是我们在上庸之路而伏击,恐怕就没有希望了,我们倒是有些冤枉他让岳家顺从牧贼的意图了,他这是为我们打探消息啊!”

    道袍老者目光摇摇,看着崎岖山路上的影子,沉声的说道。

    “长老,动手吗?”

    一个道袍中年拱手问道。

    “再等等!”

    道袍老者道“待杨昂率兵奇袭,吾等在出手!”

    此为山路,山路绵长,行军不变,若是有兵奇袭,唯集中兵力前后,届时他们出手,刚刚好一击得手。

    “让杨昂立刻动手!”

    “是!”

    一个青年拱手,轻功一动,略过山林之间。

    一处山涧。

    杨昂率兵三千,安静的等待消息。

    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有悲愤之意,自从突围汉中之后,他并没有为张鲁报仇的消息,他倒是想要率兵归顺益州,可是还没有等待他有动作,已经有人找上门了。

    天师道的高手,万军之中,取他头颅,易如反掌。

    征战沙场,早有准备,他一死无憾,可不能让杨家被天师道的门规而灭绝,此战,他唯有遵命,从大巴山率他当初逃出汉中的残兵,赶赴房陵而来了。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天师道的长老是如何得知牧景的行踪,但是若有机会,他也不惜一搏,若能杀的了牧景,也算是好事,杀不了,唯一死而已。

    “将军,阴长老有命令,立刻动手!”一个青年飞跃惹来,倨傲的颁布军令。

    “遵命!”

    杨昂拱手领命。

    他一咬牙,率军长驱直出,离开山涧,从左侧进入了山道之中,前方不到一百米,他已经看到了牧军的影踪,他拍马一跃,大喝起来了“儿郎们,杀!”

    “杀!”

    “杀!”

    数千残兵凶悍的扑杀而去。

    “敌袭!”

    “戒备!”

    “景平军阵,纵横列!”

    外围朔方营的将士迅速的反应过来了,朔方营乃是景平军之中防御第一的战斗力,别说景平营,号称进攻无双的第五营在防御的时候,也比不上他们。

    外围列盾,重重叠叠,三重盾庇护,倒是一下子稳住的战局。

    “主公,是杨昂残兵!”

    一个军侯迅速策马入中,对着牧景拱手禀报“校尉正在领兵抵抗,可此地是根本施展不开军阵!”

    “这鱼还真上钩了,来的好!”

    牧景闻言,嘴角微微扬起。

    他只是想要钓几条小鱼,倒是没想到钓来了一条大鱼,这杨昂,为张鲁大将,昔日突围,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但是他南下而去,自己根基不稳,也不好追。

    如今送上门来了。

    这是好消息啊。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诡谲的岳述: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五十八章 刺杀 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