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六百一十七章 参狼羌之乱 下

作者:拾一
    正月的西北,寒风呼啸,飞雪漫天。

    磐石山。

    这一座山如其名,高如磐石,山腰山岗山坡到处都是乱石遍布。

    此地属武都郡。

    但是这是参狼羌部落的领地。

    这里有一个羌人小部落,侍奉参狼,约莫有两百户羌人左右,依山而建寨,生活在这里已经有上百年了。

    参狼羌乃是羌人部落之中的一个大部落,在当代首领郎嚣最定身的时候,实力不亚于白马羌烧当羌这些巨型部落的实力,领地之中,有羌人数十万以上,部落上男女老幼皆可上马而战。

    只是参狼羌的大部分领地夹在益州广汉和凉州武都之间,与汉人毗邻。

    而磐石山虽为羌人部落的驻地之一,但是而距离参狼羌部落的老巢,参狼谷足足有一百余里的山路,偏向汉中,更不受参狼谷所制衡,属于参狼羌部落之中不受关注的小部落。

    而这个部落,头领乃是一个四旬的羌人壮汉。

    这一天,头领接见了一个青年。

    青年的名字叫闵吾。

    他本是参狼羌部落大首领郎嚣的儿子。

    “昆南叔叔,那个老东西真的死了?”山顶之上,闵吾的目光栩栩,看着一个中年壮汉,阴沉的问道。

    “首领的确死了!”

    昆南闻言,点点头:“已经有几天了!”

    他就是磐石山的首领,也是闵吾在参狼羌之中唯一能依仗的人,当初是他救了在参狼谷之中濒死的闵吾,把他带出了参狼谷,才有了闵吾的一条活路。

    “闵吾,你不来,我也想去找你了,他终究是你的父亲,不管他对你如何,你总要为他送行,你终究要回一趟参狼谷才行,不管是谁,都不能否认,你是大首领的亲儿子!”昆南看着这个已经长的比自己更加壮硕的青年,顿时响起了当年那个在泥潭里面泡了足足一天一夜却依旧顽强活着的少年,那种凶狠,他至今不敢忘。

    当年他就是欣赏这少年的那一股凶狠,才冒着得罪几个如日中天的首领之子,把闵吾带出来。

    “我知道!”

    闵吾的神情看不出悲怒或者是哀愁,更多的好像是一种松了一口气:“叔叔,我会回去的,但是,我回去了,他或许会死不瞑目了!”

    他可以为牧景效命。

    他若能成功,也可以带着整个参狼羌投效牧景。

    但是……

    他无法弑父。

    这是母亲从小教育他的孝道,那是已经烙印在他灵魂深处的东西,母亲什么也没有给他留,就只是给他留的一个底线,他正在恪守着,不让自己成为没有人性的野兽。

    当初他答应牧景,却在这一点上,始终要咬着口,哪怕他知道,想要掌控参狼羌,郎嚣这一关过不了,总免不了打一场,早晚要父子对决,可是,他还是在奢求奇迹。

    没想到奇迹出现了。

    那个人,死了!

    死在了他自己最为器重的儿子手上,完成了羌人部落的传统。

    这样也好。

    他的心中再也没有那种忽上忽下的包袱,可以借助牧景的力量,完成他的复仇,他要让当年那些杀了他母亲的人,付出代价,哪怕这些人是他的兄弟。

    “闵吾,你想要做什么?”

    昆南瞳孔微微变色。

    他感觉这青年好像变了,变得更加的凶狠了,幼狼要成长为一头噬人的野狼了吗?

    这些年,昆南不是不知道闵吾在哪里,也不是不知道闵吾如何讨生活,他只是刻意让自己不去管,他想要看到一个能撑起参狼羌部落的人成长起来了。

    “昆南叔叔,他还在的时候,我是不想勉强你,甚至不愿意他知道你救了我,你与他之间,乃是生死之义,我不愿意破坏,可现在,你可愿意助我!”

    闵吾目光栩栩,带着一抹灼热,看着高大的羌人壮汉,沉声的问。

    “闵吾,你可知道现在参狼谷是什么情况吗,他们的兵力之强,非同寻常,一旦你掺合进去了,就凭我们这点人,会粉身碎骨的!”

    昆南皱眉。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丝的颤动,一切如同他预料的,这少年成长起来了,可是好像有很多事情已经超越的他的掌控之外。

    “叔叔,我命硬,要死的话,十五年前我就死在了参狼谷,既然我死不去,我早晚都要回来的!”

    闵吾平静的道:“格豪,修龙,悍谷,他们都得死!”

    “你疯了吗?”

    昆南看着闵吾,以他部落的青壮,哪怕倾巢而出,也几百号人,就算他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阔出去脸皮,召集一些其他部落的头领,也不过聚集几千羌人而已,如今参狼谷之中,已经屯兵超过四五万,皆为参狼羌的精锐,不管是格豪,修龙,还是悍谷,都是继承参狼羌首领的佼佼者。

    “我没疯!”

    闵吾握着拳头,放在胸口,对着昆南道:“我今天既然敢回来,我就已经准备好付出代价,他们不死,就是我闵吾死!”

    昆南的目光凝视这闵吾,他始终想不出来闵吾的底气何在,难不成就凭这磐石山上的几百号人,还有他闵吾的那些乌合之众吗?

    “我当年在血潭里面看到你的时候,一直就认为,你将来是一个必郎嚣更加出色的首领,你会带着我们参狼羌走向更加富裕的生活!”

    昆南沉默了半年,才低沉的开口:“一直到现在,我都坚信这一点,所以,你既然有信心,我也愿意去赌一把!”

    “母亲小时候教导我,血脉乃是天成,这是没得改变的事情,所以无论父亲待我如何,都我不要忘记自己的血脉的出处,虽然母亲她不是羌人,也仇视羌人,总认为羌人是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是她却让我学会的如何去做一个羌人,或许她只是希望我能在羌人之中生存!”

    闵吾的目光悠长,氤氲一抹怀缅之色:“我从来不想承认自己是参狼部落的人,可既然我承受了这个血脉,我就会做好我的责任,昆南叔叔放心,无论我做出什么,最杀有一天,我会承担自己族人未来!”

    “我相信你!”

    昆南捂拳在胸:“昆南拜见首领!”

    闵吾闻言,嘴角微微扬起,心中松了一口气,这算是下了一城了,接下来,就看汉中会不会出兵,他相信那个以他为刀剑的少年是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机会的。

    ……

    两日之后,磐石山上足足征召了三百羌人兵卒,加上闵吾这段时日借助汉中财力所收拢的羌人,他们已经有了兵卒八百人。

    八百兵卒,在参狼羌之中,算是一股不小的实力,可是对于如今的参狼谷,却不够看的。

    昆南不知道闵吾的底气。

    但是闵吾却知道自己的依仗,他在等,等汉中的消息,等那个少年的决心。

    终于,汉中信使到了。

    来的是格尔朵。

    一个羌人,还是汉中明侯府景武司的部将,他很熟悉,也很讨厌的一个人。

    “主公如何说?”

    闵吾问。

    他愿意承认牧景为主公,前提是,牧景会出兵为他夺取参狼羌的一切。

    “主公只有一个口讯,让我原话告诉你!”

    格尔朵走上去,在闵吾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句话:“你敢动,我就敢出兵,是博一个机会,还是忍一口气,由你决定!”

    “不愧是明侯,汉人朝廷上的少年英豪,好有魄力!”

    闵吾闻言,心中思绪万千。

    那个少年的魄力,还是震惊了他一下,这个时候介入,其实不符合汉中的利益,他知道汉中为了图谋参狼羌,可是前前后后付出了不少,从粮食到兵器,这段时间,运到他手上了,足可武装数千人的羌人将士,只要汉中耐得住心,是可以一步步蚕食参狼羌的。

    这时候汉中却要应他的要求,亲自出兵相助,何等疯狂。

    “如今参狼谷之中,最少有四五万参狼羌兵卒,主公打算出多少兵?”闵吾问。

    “不可能很多!”

    格尔朵回答:“汉中需要镇守,南阳需要镇守,主公的兵力有限,最多调动一个军!”

    “一个军?牧军麾下四个军的主力,是哪一个?”

    闵吾对于汉中军制倒是有些了解,正所谓知己知彼,他虽臣服牧景,却不代表会一点异心都没有,如果牧景没有足够的实力,他哪怕借助牧景的实力成功的干翻了那些人,也绝会反噬一口。

    “景平第一军!”

    “嫡系精锐?”闵吾倒吸一口气:“难不成他要亲自来!”

    “主公日理万机,倒不会亲自来,毕竟这时候他一动,必会惊动很多人,甚至会引起凉州的警惕,董卓可是我们羌人部落的盟友,他这是虎口夺食,岂能不小心!”

    格尔朵说的话不太像一个小旗的话,更像一个谋士,说的很通透:“但是主公麾下的心腹,你也见过的那个人,如今明侯府司马,执掌牧军大权的戏志才,他应该回来了!”

    “他?”

    闵吾吞咽了一口唾沫。

    自从他归顺牧景之后,汉中不断的送来粮食战甲,他不是没想过要返回,正所谓野性之辈,总不甘心被驯服,他拿着这些粮草战甲武器自立山头,汉中也鞭长莫及啊。

    可是戏志才的手段让他不寒而栗。

    最少让他明白一件事情,有些人是不容许背叛了,他们可以给你一切,也可以收回去。

    “应该是他!”

    格尔朵点点头,道:“当然这只是初步的消息,更多的消息,我打听不到了,或许……”

    “你是说,或许主公会亲自来!”

    “不是没有可能的!”

    格尔朵道:“主公对参狼羌颇为重视,环观如今主公的环境,从西面突围,恐怕是主公的意图了!”

    “你好像会很多东西?”闵吾看着这个昔日好友,变的很多,甚至有些让他不认识了。

    “汉人的知识是丰富的,我学得多了,自然也会看一点!”

    格尔朵淡然的道:“当初我投靠汉中,只是为了报仇,可当我读了一些书,学会了一些汉人的知识,我忽然就有更高的志向了,羌人,不应该困在积石山的!”

    “你还是羌人吗?”

    “我仇视羌人,不代表我不承认自己的是羌人!”

    “格尔朵,如果有一天,主公要你出手屠羌人部落,你会动手吗?”闵吾突然问道。

    “会吧!”

    格尔朵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不太肯定却有显得有些坚决的回答。

    闵吾看着格尔朵的面容,一时之间感触万千。

    “不说这些了,说说正事吧!”

    格尔朵道:“景武司已经初步摸透了一些参狼谷的情况,悍谷的实力最强,他是以第一个发动的人,也是他杀了郎嚣,可惜,他并没有一举得逞,无论是格豪,还是修龙,他们都提前有了警惕,防备着这人,还联手起来对抗悍谷,悍谷的兵力最强,可未必与他同心!”

    “悍谷本来实力最弱,他敢动,必然是得到了越虎的支持,白狼羌的勇士,怎么可能为了参狼羌而战,自然不可能与他同心!”闵吾冷笑。

    他想了想,脑海之中浮现了一道身影,道:“倒是格豪,他麾下八部,母族支持,皆与他同生死共存亡的人,在部落之中,他的影响力最大,族老们基本上都支持他吧!”

    “你倒是说对了!”

    格尔朵道:“格豪已经来势联系外面所有部落的头领,一旦让他积聚参狼羌的勇士们,无论是悍谷还是修龙,恐怕都挡不住他!”

    “没这么简单!”

    闵吾道:“修龙不会看着格豪稳当当的成为参狼首领的,这人阴的很,却少了一点我们羌人的勇气魄力,成不了大事,却能坏事!”

    说着,他的眼眸之中浮现一抹恨意:“当年如若不是他在算计,郎嚣不会亲自杀了我的母亲,他想要我死而已,却毫不犹豫的把格豪,悍谷,都拉进去,如果我返回参狼谷,他是第一个要死的人!”

    当年的闵吾,还年幼,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是一个汉人,受排挤,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一个首领之子,按道理是不至于落到这种境地的。

    但是又一次,他显露的本事,一个七岁的孩童,举起了八十斤的石臼,这即使在羌人部落之中,也没有几个人做到,初显羌人勇士之威。

    羌人部落,那是一个崇拜强者的人。

    有人不希望他成长起来了。

    就有了后面的变故,他的母亲死了,他本也该死在参狼谷的血潭里面的,若非昆南心善,把他带出来了,他或许已经没命了。

    “你怎么想!”格尔朵问。

    “主公出兵,我自然也得动了!”闵吾想了想,道:“这些时日,我会随着叔父昆南,拜会一下方圆的所有部落头领,你在外协助我,无论是威胁,收买,他们必须要臣服!”

    “好!”

    格尔朵点头。

    这事情,景武司最擅长了。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参狼羌之乱 上: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一十八章 明一作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