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七百四十三章 围城

作者:拾一
    隆中战役打的很激烈。

    陈到三营齐攻,第一天就把战线强行的推到了隆中山脚之下。

    这时候襄阳援兵也出来了一部分,但是张虎率领的三千将士,被周仓麾下大将裴元绍率部阻拦在了西郊小道之上,大战一场,各有损伤。

    第二天,陈到继续猛攻,而且身先士卒。

    景平营突进。

    强行撕裂了荆州军的防线,杀入山上,和荆州军在山上乱战起来了。

    隆中山沦为一片修罗场。

    这天并没有能彻底的攻陷隆中,在傍晚的时候,刘磐的主力还是击溃了脚步没有站稳的景平营,把景平营赶下山去了。

    双方鸣金收兵。

    夜色降临。

    山脚之下。

    陈到的战甲染血,丝毫不在意,在油灯的光芒闪烁之中,一双冷眸如电,死死地盯着隆中山的地形图,道:“我准备亲自率军夜袭,走左边山涧小道!”

    “会不会太冒险!”

    第二营主将杜峰轻声的问道。

    “时间不多了,唯有冒险!”陈到冷声的说道:“我既已和主公立下军令状,那么我就必须要尽快攻陷隆中山,今夜一战,有进无退!”

    “是!”

    众校尉领命。

    夜色静悄悄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隆中山很逸静。

    “隆中守不住了!”

    刘磐眼袋有些重,精神不太好,毕竟这一场血战之下,他负担很大的精神压力,牧军的进攻太过于凶猛了,两天血战,麾下兵卒折损已经超过两千将士了,一旦伤亡过半,根本压不住军心。

    “公子,荆州方面怎么说?”一个军侯问道。

    “援兵过不来!”

    刘磐说道:“所以我们要撤了!”

    他也想要坚守隆中,但是明摆着守不住的阵地,继续守下去,只能是白白的牺牲了,他不甘愿这样白白牺牲。

    所以撤兵是他唯一的办法。

    “从哪里撤?”有人问。

    现在的隆中,都被牧军围起来了,特别是他们为了坚守,退守隆中山,把战圈主动收缩,让牧军的兵力拉进,想要除去,都得强行突围。

    “北面!”刘磐说道:“从这里突围出去,是最有机会的!”

    轰轰轰轰!!!!

    这时候外面传来的突如其来的声音。

    “怎么回事?”

    刘磐问:“去看看,是不是牧军进攻了!”

    “禀报公司,我们左翼营盘走水了!”一个军侯连爬带滚的冲进来,道:“牧军精锐将士从斜坡山涧突进来了,把我们左翼直接烧掉了!”

    “该死!”

    刘磐瞳孔变色:“还是没有防得住他们夜袭!”

    虽然他安排人防守了,但是终究是没想到牧军将士冒着最大的风险,从不可能的地方杀了上来,倒是他左翼防御不足,上前将士镇守的左翼崩溃。

    “立刻撤!”

    刘磐是一个当机立断的人,他大声的说道:“传我命令,所有将士,从北面的西河方向,渡河突围,强行杀出去!”

    一场围杀和突围之间的交战打响。

    足足打了五个时辰的时间。

    约莫第三天的午时,隆中战役结束。

    刘磐逃出去了。

    但是他麾下的兵马几乎全军覆没,数千兵马突围,被景平第一军三次截杀,最后只带着几百残兵泅渡过了西河,向北,进入了邓龙的大营,才躲过了景平第一军的追杀。

    中午的阳光很猛烈。

    牧景骑着马,缓缓的进入隆中。

    陈到还真是用了三天时间不到,就拿下隆中山了,这倒是让他很满意,不过这一战打出来也不容易,景平第一军的伤亡,最少在一千以上。

    这牧军和荆州军不一样,荆州军征召青壮为军,而牧军,走了是精兵策略,每一个都是经过沙场血战的兵卒,伤亡这么大,足够让陈到悲愤半个月的时间。

    “末将陈到,拜见主公!”

    陈到正在打扫战场,听到牧景已经抵达了隆中山,立刻前来迎接。

    “做得好!”

    牧景赞誉说道:“这一战,打的不错!”

    “只是以将士们的生命来搏杀而已,末将不敢领功!”

    “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

    牧景摇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也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领了,有些事情,不需要我给你安慰!”

    “主公放心,战场上,我们的将士,从不怨命!”

    陈到沉声的说道。

    “很好!”

    牧景点头:“战果如何?”

    “荆州军五千将士,斩杀两千二百,俘虏两千五百,剩下的都逃出去了,荆州大将刘磐没有抓住,让他逃出去了!”

    “继续打扫战场,俘虏送回樊城,给你们十天时间休整!”

    牧景说道。

    “是!”

    陈到领命。

    “陈生,霍平!”

    “在!”

    “命陌刀营立刻进入隆中山,修建前线指挥部!”牧景登上隆中山,看着前方,说道:“以后我就站在这里和荆州打!”

    隆中距离荆州不远。

    直面对战。

    “是!”

    两人领命,立刻转身离去,带着陌刀营,进入隆中山,开始修筑指挥部,挖纵深,建工事,把这里当成一座堡垒来修筑。

    ………………………………

    “败了!”

    襄阳城之中,刘表莫名的感受到了一个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登上城头,看着隆中方向,阴沉的道。

    “刘磐仅存数百残兵,逃入了邓龙答应!“

    蒯良说道。

    “废物!”

    刘表冷喝。

    他对刘磐一直给予厚望,倒是没想到,三天都撑不住,就被牧军破了隆中山,直面襄阳城了,这让他心中仿佛憋着一股阴郁的气息。

    “主公,失去了隆中为依仗,我们在城外面的防线,恐怕也挡不住牧军多久!”蒯良说道。

    “牧军有攻城的实力吗?”

    “看兵力来说,不足,但是实力上,我认为他们能攻城,打进来的可能性不小,我们还得小心防备,不能在郊外战场上折损太多了兵力!”

    蒯良回答。

    牧军的兵力很少,但是牧军的战斗力很强。

    这是打了这么多场之后,他们最直观的感觉。

    “再看看!”

    刘表眯着眼,眸光看着前方,道:“我倒是真的想要看看,牧军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能用多少时间清扫襄阳外围!”

    …………………………

    六月二日,牧景把指挥部从邓县席山,搬到了襄阳隆中。

    牧军三军主力,开始萦绕这隆中而布防襄阳城。

    六月三日,牧景下令,命周仓的暴熊军出击,进攻襄阳北郊,和邓龙部交战,大战下来,双方仿佛势均力敌,但是邓龙部士气不足,在阵战之下,被击溃中阵,后侧两里,才稳住的脚步。

    襄阳同时下令,让邓龙必须坚守北郊。

    暴熊军和荆州邓龙部开始的拼杀。

    同时,在六月三日的下午,牧军水军,景平第二军的战船,从檀溪出,入汉水,然后进攻襄阳护城河,逼迫江夏水军从檀溪撤回来护城。

    牧军凶狠的进攻之下,襄阳外围的阵线一个个的被拔掉,整个战场已经开始倾斜在了襄阳城之中。

    六月五日,一封密函从南阳传下来。

    “南乡保不住了!”

    牧景无奈的叹气:“关中军的兵锋太强了,南阳袁军节节败退,根本挡不住,而我们,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也守不住,雷薄在宛城兵败之后,现在就剩下新野了,现在他们盯着南乡,死扛是扛不住了!”

    关中军是一个意外因素。

    皇甫嵩拿南阳来开刀,他有预料,但是真到了这一步,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南乡也经营了不断的时间,一旦易主,日后收复回来,就艰难多了。

    “关中军如斯凶猛,只能暂避锋芒!”

    陈宫安慰牧景,苦笑的说道。

    关中军可是朝廷的主力,虽然被西凉压制,但是皇甫嵩还在,关中军就是天下强兵,牧军除非把主力都拉出去,不然很难和关中军抗衡。

    “我是忧心兵匪!”牧景道:“把南乡让出来不算什么,但是大乱之中,兵匪丛生,南乡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日子,恐怕就难以平静了!”

    南乡毕竟是明侯府麾下的城池,而且还是南阳主城,生活的百姓不少,百姓故土难离,根本迁徒不走,受了兵灾,恐怕日后想要恢复繁荣,艰难无比。

    “主公,想不了这么多了的”

    陈宫平静的说道:“我以前也想,能让天下太平,可这乱世之中,一路从雒阳走下来,我看到的只有杀戮,唯有以杀止杀,才能平天下!”

    当年他一心为汉,曹操身负密诏讨贼,他舍弃官职而随其奔走,然而吕家的事情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乱世的残酷。

    他成为了牧景了阶下囚。

    在牢狱之中,他开始审视这个天下,改变自己的思想。

    而让他彻底的放弃大汉。

    是因为当年雒阳的一把火。

    这一把火,让很多人心中对汉廷的那一份忠心被完全烧掉,他也是其中之一。

    随着牧氏逃离关中,一路南下,白骨于野,他感触很深,他更是想要有一个太平盛世,可他也知道,太平说不出来,只能打出来。

    “你说的对,想不了这么多啊!”

    牧景收敛了一下心情:“现在只要李严保得住武当和山都,稳住我们的后方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主公,景武司密函!”

    这时候一个景武司传令使走进来,拱手送上一封密函。

    “又是紫级密函!”

    牧景打开看了看,嘴角在不经意之间,扬起了一丝丝的弧度:“公台,你看看!”

    “他们这时候会面,没有其他事情,必然是结盟了?”

    陈宫看了一下,眸光微微的闪亮。

    上面写的消息,是埋在汝南的一个探子,发现了袁术北上和曹操会盟的事情,所以八百里加急,把消息传下来了。

    “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牧景说道:“现在中原的局势都这样了,无论是曹操还是袁术,都是不世枭雄,他们能撇弃前嫌,联手在一起,我倒是不吃惊!”

    “话虽如此,但是打生打死这几年时间,互相在对方手中伤了多少将士,生死大仇也不过如此,如今说结盟就结盟,倒是佩服他们的胸襟!”

    陈宫叹了一口气。

    他当年差点就跟随了曹操,但是对于曹操这个人,他并不是很了解,如今看来,此的确为一员不可多得的乱世霸主。

    “他们结盟,对我们来说,是好事,这能让我对北面少点压力!”

    牧景沉思了半响,道:“最好能把袁绍拉进去,然后我们也跳进去,凡事讲究一个名义,朝廷以名义压他们,他们主要拉拢足够的诸侯,也能以名义反压朝廷,这年头,都是多数人说了算!”

    朝廷定他们为不臣之臣。

    他们也可以勤王之名出兵朝廷。

    至于天下人谁相信谁,就看谁的影响力比较重了。

    比如之前,关东诸侯就拿正了名义,因为他们各路诸侯遍布天下,能影响的地方太大,所以他们说勤王,就勤王,他们说牧氏乃国贼,牧氏就只能背负这个恶名。

    “这个恐怕没这么容易!”

    陈宫说道:“现在他袁本初一心想要取幽州,他会选择和朝廷作对吗?”

    袁绍想要幽州,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了。

    他和刘虞之间,本来关系就不太好,冀州兵精粮足,他们想要北上,也是能做到了,只是顾忌幽州有一个能打能拼的刘备而已。

    “那可不一定!”

    牧景笑眯眯的说道:“我们鞭长莫及,那就不说他们了,但是曹操会放过他,这么一场大战,曹操肯定想办法把他们拉进来,只有拉他进来了,才能对抗朝廷!”

    “那就要看曹操的能耐了!”

    陈宫沉声的说道。

    “现在他们跳出来了,我们反而轻松了,南阳的关中军都顾不上我们了,正是我们进攻襄阳的好时候!”

    牧景看着前方,隐隐可见的襄阳城他仿佛触手可得,他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厉的笑容挂在了嘴边:“传我军令,命令各部自由出击,半个月时间,我要扫平襄阳外围!“

    “诺!”

    陈宫亲自去传令。

    牧军开始频频出击。

    六月八日,周仓陈到联合出手,景平第一军和暴熊军,两军出击,联合阵压邓龙部。

    大战打了两天。

    邓龙部吃了大亏,丢下三千尸首,退回城中。

    六月十二日。

    陈到,周仓,张辽,三方出兵,东南大清扫,一些小的水道上,以两岸为伏击,连番进攻之下,江夏水军只能把战船全部撤出小江河流,全部压在了汉水上。

    六月十五日,牧景下令,为三缺一,大军以西为主,南北为辅,围攻襄阳。

    这一刻的襄阳,进入了最狼狈最耻辱的时刻,城中和汉水上,他们明明有着比牧军的兵力还要强三分,但是却被牧军堵着,不敢出城而战,陷入了围城困境。

第七百四十二章 袁曹联盟: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四十四章 目标,江夏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