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全面败退

作者:拾一
    天亮了,一轮红日撕破了天地之间的黑暗,跃过了东边的海平线,缓缓的升起来了,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倾洒在大地之上。

    襄阳城。

    这座古城,经历的一夜的乱战,这时候已经稍稍的有些恢复了平静,但是大街小巷之中还是有些暴徒在趁机烧杀抢掠。

    城中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高门大户的世家豪族,都召集了家族了所有的青壮,坚守在了府邸的四周,生怕有兵马会冲进来。

    牧景已经站在了州牧府之中。

    整个府邸都很乱,地面上都是打翻的东西,甚至一些玉石布帛,都落的一地,可想而知,这府中的人,在昨夜的时候,走的是多么的着急。

    也因为他来的太急了,州牧府能撤走的人也只有刘表的一些心腹,城中被他留下来的官吏可有不少人,这些人现在都战战兢兢,最怕牧景大开杀戒。

    “主公,城门皆拿下!”

    陈宫带着几个护卫,从外面走进来,拱手说道“但是城中很乱,有不少暴徒,在这时候趁机捣乱,我们兵力不足,守城,拿下武库,粮库,金库,已经人手不够了,目前无法兼顾城中!”

    “荆州事,荆州治!”

    牧景想了想,说道“立刻粘贴公告,荆州牧刘表,身受皇恩,意图谋逆,割地自立,对抗朝廷,乃是逆贼,今我明侯牧景,应朝廷旨意其起兵讨贼,义军入城,对百姓必秋毫不犯,但有趁机捣乱者,格杀勿论,万望城中各族,维持安稳!”

    “是!”

    陈宫点头,准备起草公告。

    “另外你把我的意思暗地里面传给襄阳各族!”

    牧景冷冷的道“一日为限,某见不到一个做太平的襄阳城,屠!”

    “城中那些世族门阀,会听我们的吗?”陈宫怀疑。

    “听不听无所谓!”

    牧景冷厉的声音带着杀气“刘表已经跑了,我正找不到可以立威的对象,他们这些豪族如此支持刘表,就是我的敌人,如今我没有秋后算账,已经是仁慈,他们有本事就来反抗我,看我牧龙图会不会灭门屠族!”

    “原话传给他们?”

    “就原话!”

    “明白了!”

    “另外城中的粮草必须要照应好,襄阳一地,可支持刘表数十万大军的粮草,可见荆州之富裕,既然襄阳已入手,我们就能顺利的放开了对粮道的戒备,这里就是粮仓!”

    牧景说道。

    “主公放心,我已经亲自去看过了,襄阳的粮仓,目前找到的,就已经可以维持我牧军一年以上的供应,我安排了一营将士镇守!”

    “做得好!”

    牧景很高兴带上陈宫了,陈宫可谋不可断,在大方向上他不敢让他把持,可在小事情上的谨慎,他是做的最好的,拿下襄阳,有陈宫主政,短时间之内,不会出现问题。

    “主公,可以传令他们反击了!”

    陈宫建议说道。

    “消息已经传出去了,陈到和周仓会把握时机的!”牧景抬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而且这襄阳城的消息也堵不住,就算我关闭城门,刘表他们也会传消息出去,荆州军的主力也很快会知道消息,现在就看他们敢不敢赌一把!”

    “主公的意思是他们会突袭襄阳?”

    “他们距离襄阳,比我们的兵马要进一点,如果分兵一部挡住我军,然后一部突袭,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牧景拳头握紧“我赌他们没有这个胆量!”

    “为什么?”

    “因为粮草!”牧景回答“荆州军在外并没有扎营储粮,粮草供应都是从襄阳城运出去的,现在襄阳城已经被我们攻下来了,他们想要粮草,除非从宜城那些地方运来,可宜城也不近,短时间之内,他们必然没有足够的粮草支持,没有粮草,就会军心乱,这种情况之下,他们除非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不然,根本不敢回来,只会迅速的逃出襄阳境内,保存实力!”

    “如果回来了呢?”陈宫要做好最坏的决定。

    “那只能打一场!”

    牧景说道“我兵马不多,可除非他们内外结合,不然在短时间之内,他们根本不可能攻破城墙,所以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城内,我不需要收复他们,但是不能让他们与我为敌,荆州学术氛围浓烈,士族很多,越是士族,屯粮养兵乃是必不可少的,他们还有一些坞堡可守,要是一起发难,我恐怕就得好像刘表那样,仓皇逃命得了!”

    “主公放心,我会稳住他们的!”

    陈宫自信的说道“士族之间勾心斗角并不少,哪能同心协力,要只是一两家冒头,那就杀鸡儆猴,要是有好几家发难,挑最大的打,总能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了!”

    “这方面只能看你的了!”

    牧景点头。

    陈宫领命而去。

    很快州牧府就开始全城黏贴公告,这种告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得懂的会暗中唾骂牧景的无耻,看不懂的会半信半疑,当然,也有人会向着牧景。

    牧景在世家门阀之中,代名词乃是敌人,但是在很多寒门士子的眼中,这将会是一个机会,一个能出人头地的机会。

    …………………………

    刘表能走,但是襄阳城很多的世家门阀都是走不了的,拖家带口的,基业在此,他们如能放弃。

    就算是荆州两大门阀。

    蒯家和蔡家,都只是走了在州牧府和军中领职的人,他们更是家大业大,一个家族,不算外围,单单是族人,起码数百以上,加上兵丁小厮下人等等,几千口人都不少。

    根本走不了的。

    但是如今刘表兵败,襄阳沦为牧贼掌控,已经是事实,就算他们不甘心,这时候也不敢冒头反抗,说句不好听了,襄阳都守不住,他们不认为他们营建的坞堡能挡得住牧军。

    城中公告颁布之后,很多人就坐不住了。

    在中午的时候,城中数个大族的人就联合在一起商讨起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庞德公。

    庞德公有小尚书之名,乃是荆州庞氏当代掌门家主,士林清流的代表之一。

    庞家和牧军,有不共戴天之仇。

    庞家大尚书,庞季当初就是因为在樊城的时候,被牧军压迫,而亡,这个仇,是记在了牧军的身上,当初城中清理牧军探子的时候,几乎把景武司在襄阳的部署一网打尽,就是庞德公牵的头。

    “谁也想不到,牧龙图之诡谲!”在一个院落之中,庞德公苍老了不少,有些轻轻的感叹“诈死而引兵出城,亲自夜袭,一夜得其城,算计之深,魄力之大,此人不可敌也!”

    荆州军正处于胜势,整个城都在讨论,牧贼之死,就连他,也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才一晚上过去了,就已经新天换旧日,乾坤颠倒。

    刘表败的如此迅速。

    襄阳城丢的让人措手不及。

    就算有心离城,也根本没有时间,大多人都被堵在了城中,被突如其来的乱战给波及。

    “德公也太过于看得起如此黄口小儿!”

    蔡家来的代表是蔡家的一个老叟,名为蔡宏,和庞德公同辈,乃是蔡帽的叔父,平日以教宗族子弟为谋,有学识,少谋略,看不起寒门子贼寇徒,他冷冷的说道“牧贼不过只是侥幸而已,凭一时之袭,必不能长久,待刘使君整兵之后,杀一个回马枪,必能破此獠!”

    “襄阳城高墙厚,城中雄兵镇压,刘使君也是一个精明的人,牧龙图能破城,非侥幸也!”

    有人摇摇头,低声的说道。

    “蒯珍,你什么意思?”

    “实话实说!“

    蒯珍能代表蒯家前来会面,自然也有点辈分,他并不畏惧蔡宏。

    蒯家蔡家,都把宝压在了刘表身上,蒯良蔡帽,同为荆州臣,这时候就是出头鸟,家族之中,平日能说话的人,都趁机逃出去襄阳城了,留下的自然是老弱妇孺。

    “我可听说了,当年蒯氏有意结亲牧元中,亲近牧氏,怎么,现在看到牧龙图夺了襄阳,准备投靠此獠不成!”

    “蒯氏牧氏,并无结亲,牧元中已死,蒯家和牧龙图,非亲也,投靠说不上,但是也不必要生死为敌!”

    “就怕你们想要投靠,人家还看不上,说不定来个秋后算账,蒯子柔乃是刘使君之心腹谋臣,必为他之大敌,他若迁怒之,恐怕你蒯家,快要落的一个门破族灭之境!”

    “不仅仅是我蒯家,蔡氏乃是刘使君续弦之妻,蔡大都督为刘使君征战四方,就算他牧龙图要算账,他第一个找的肯定不是我们蒯家,而是你们蔡家!”

    “……”

    蒯家蔡家,同为荆州豪族,本身就有矛盾,特别是他们一同扶持刘表入襄阳,谁能得刘表偏心,必能成为荆州第一门阀,暗地里面都在较量。

    “好了,现在我们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庞德公摆摆手,道“如何应对牧贼,方为上道,牧贼可不是一般人,此獠心狠手辣,抄家灭户,并非儿戏,稍有不慎,吾等就得落一个族灭人亡的下场!”

    对于他们这些人,家族比朝廷都重要,天大地大,不如家族的发展最大。

    “他不敢吧?”

    有人怀疑的开口。

    “别人也许不敢,但是他!”庞德公苦笑的道“你们可不要忘记了,号四世三公,天下第一世家的袁氏,就是在雒阳,被他的父亲牧元中屠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他虽阴狠诡谲,但也年少气盛,要是不顾一切的动手,我们谁家的府兵能拦得住!”

    “那现在如何是好?”

    众人都有些慌了,事关抄家灭族之祸,不得不慎重。

    “迎回刘使君,乃是未来之策,当前之谋,乃是自保!”庞德公拱手说道“诸位,此时此刻,不宜为出头之鸟,既然牧军传出消息,要一座太平的襄阳城,这么说,牧龙图并不准备对我们动手,所以我们要忍让片刻,协其安城!”

    “唯有如此了!”

    “奈何从贼!”

    众人皆为饱读诗书,视牧景为贼寇,不愿意从之,却受家族所负担,必须如此做,因此显得有些无奈和不甘心。

    待众人散去之后。

    庞德公本来绷紧的脸色才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了,但是也松了一口气。

    “多谢德公之助!”

    陈宫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拱手行礼。

    “庞家不会从贼,老夫也不是在帮你!”庞德公冷声的道。

    庞家的人并不是贪生怕死,但是襄阳数十万百姓,终究让饱读诗书的大贤庞德公放不下,以此为挟,他还是屈服了,但是他能做了,只有这个地步。

    “无所谓!”

    陈宫微微一笑,坦然的说道“我们要的,只是一座太平的襄阳城,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去管理城中那些芝麻稻谷的事情,也不希望因为襄阳而耗费兵力,当然,如果实在无奈,我们也不是不能出兵了,只是这代价,就需要襄阳城的百姓承受了,我是真心不想襄阳落到一个不封刀的下场!”

    屠城有一个说法,不杀尽,不封刀。

    “牧氏如此狠辣,不怕有一天得报应吗?”庞德公阴沉的道。

    “我们主公当年就是缺了这一份狠,所以……”陈宫轻声的道“先主才会死!”

    庞德公闻言,无言以对。

    “打扰了!”

    陈宫对于这个大儒,还是很尊敬了“主公说了,荆州事,荆州治,只要城中不乱,他是不会插手的,也不会杀一人!”

    “希望他说得出,做得到!”

    庞德公冷冷的说道。

    …………………………………………………………

    襄阳的事情,一日之内,已经传遍方圆百里。

    文聘,黄祖和邓龙先后得了消息。

    “怎么会这样?”

    文聘如雷轰顶,他赤红眼睛,看着黄祖“你不是说牧龙图已死吗?”

    “我不知道!”

    黄祖脸色苍白“我是亲眼看到他手上,亲眼看到灵堂,看着黄忠宁死不屈,抬棺葬河,可我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是算计,襄阳之失,某之错也,某该死也!”

    “将军,距离我们二十里不足的牧军答应突然动了,他们的主力正在向着我们左翼突进!”

    一个斥候冲进来禀报。

    “将军,必然是他们知道了襄阳的消息,开始反扑了!”

    张虎拱手说道。

    “来的正好!”

    文聘冷喝“我倒是看看这群残兵败将,如何与我一拼!”

    之前打的太顺了,他自信慢慢。

    “将军,襄阳一失,粮草已尽,若是此时一战!”张虎担心,幽幽的说道“即使打赢了,也熬不住几日时间,必然军心乱,将卒去,还请三思啊!”

    “不能战!”

    黄祖也叫出来了“襄阳既已失,后路必断,若是前后围堵,吾等必死也!”

    他补充了一句“如今使君已败,吾等若是损兵折将,如何能助使君卷土从来!”

    这句话打动了文聘。

    “传我军令,全军撤兵!”

    文聘咬着牙,一字一言的说道。

    他在撤。

    邓龙也在撤。

    而且邓龙比他跑得快,在襄阳沦陷的消息一传过来,他都没有等到河对岸的牧军有任何的反应,立刻就跑了。

    两路兵马,绕过襄阳,从南北两路,向东而撤。

    他们的目标是绿林山。

    因为刘表从东门逃出来之后,就手收缴了残兵,兵退绿林山脉,遥遥而对襄阳城。

    三天之后,牧军主力入城。

    襄阳一战,落下帷幕。

    牧军大获全胜。

    荆州军全面败退。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有船西来,景入襄阳!: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六十章 无力反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