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七百七十六章 雨中激战

作者:拾一
    “主公,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牛盖策马回来,对着牧景,沉声的禀报说道“是否进攻?”

    “进攻!”

    牧景抬头,任由一滴滴雨滴落在脸庞上,直接下令。

    “主公有令,进攻!”

    传令兵的声音高声喝起来。

    “进攻!”

    “进攻!”

    一声一声的声音传出去,传递到一个个营中。

    “主公,城门那边没有任何消息回来,万一我们没有能引开对方荆州军的兵力,这时候进攻,岂不是损伤太大!”诸葛玄虽是被迫归顺,但是也有一种在其位谋其政的原则,担任了牧景身边的参将,他就有义务提醒牧景。

    “这样天气,等不到消息来回传递!”

    牧景低沉的说道“我们只能按照我们自己制定计划来,他们变不变,我们都打,他们如果分兵了,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是他们如果不分兵,那就打一仗硬仗!”

    战场上是随着消息的应变而应变的。

    但是现在的环境处都是一片雨蒙蒙,消息无法及时的通传,如果等消息到了再动,那就是延误战机,也等于给了敌人反应的时间。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之下,牧景只有一个原则,不被任何事情改变自己制定的作战方案,让战场上的发展,沿着自己布置的方案而前进。

    “景平儿郎,杀!”

    景平营乃是精锐营,主力战斗营,他们先动了起来了,牛盖乃是猛将,他一码当先,前面开路,直扑长坂坡。

    “杀!”

    “杀!”

    第一营,第二营,两营主力,从左右两翼杀进来了。

    “牛盖!”

    “在!”

    “朔方迎上去!”牧景大喝“保持和景平营之间的战斗联系,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要让任何人脱离视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是!”

    牛盖迎上去,冲锋陷阵。

    “他们来了!”

    “果然是牧贼!”

    “迎战!”

    “床弩上弦!”

    “杀!”

    守株待兔的荆州军动起来了,他们首先用的是从船上拆卸下来的床弩,床弩摆开,利用有利的地形,对进攻的牧军开始狙击射杀。

    “主公,敌军有不少床弩利器,景平营伤亡惨重!”

    一个兵卒返回禀报。

    “景平营退后!”

    牧景瞪着前方,大喝一声。

    “退后!”

    “退后!”

    景平营的冲锋没有打开前面的路,反而折损了不少,听到牛盖这句话,各个军侯连番后退。

    牧景低估的对方的长距离攻杀器械,所以用了景平营冲锋,他最该用的是朔方营,朔方营防守第一,所以他立刻改变的战略部署“牛盖,带着你的朔方营,顶上去,不惜代价,给我压住他们的弓弩箭矢,半个时辰的时间,我要突破前面的隘口!”

    “得令!”

    牛盖冷喝一声“朔方重盾部曲听命,随我冲锋!”

    “冲锋!”

    “冲锋!”

    牛盖顶着一个巨大的盾牌,站在前列,朔方营的重盾部曲,约莫四五百将士,一个个顶着的是巨大的盾牌,一步踏着一步,顶着大雨,箭矢,正在接近长坂坡。

    ……

    “大都督,第一道防御被攻破了!”

    半响之后,长坂坡,南面,岸边建立的营盘,一个校尉上前禀报“敌军有重甲,挡住了我们的床弩进攻,强行的突破了我们的第一道关隘口,现在距离我们已经耐不住五百米了!”

    “那就放进来打!”

    蔡瑁站立在营棚下,观摩这前方,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能听到那嘈杂的厮杀声音,很激烈,也很惨烈,一个接战,他们就算用船上的弩床,都无法压制景平军,而且伤亡在三百以上,这算是他第一次见识牧军主力的杀伤力。

    “第一营,第二营,第三营,第四营,全部听命!”

    “在!”

    “占据有利高处位置,以弓箭覆盖,一进来就放箭,无需等待,能杀多少,是多少!”蔡瑁是铁了心要围杀牧军主力,这一次他带上来的兵马超过两万,已经是他大部分的主力了,就算分出了两营主力去当阳城,他还有一万五千主力以上,他自认为能凭借地势,加上以逸待劳的优势,绞杀牧军,如果不能一战功成,后面的战役就难打了。

    “诺!”

    各营校尉领命而去。

    ……

    “主公,我们已经突破了第一道防线,但是我感觉,敌军兵力可能不少!”

    牛盖拱手说道。

    “快天黑了!”

    牧景抬头,道“看来是等不得了!”

    他一咬牙,道“传我命令,不进攻长坂坡了,全军向南,沿着汉水河岸打下去!”

    他想要赌一把,如果这些荆州军北上是战船送来的,那么他们在陆地上作战,必然和水道要配合起来,打乱了这个配合,这一战就有希望了,不然僵持着,第一个扛不住的是自己,到时候景平军只能撤兵。

    “向南?”

    一众将领不解,但是军令就是军令。

    “末将领命!”

    众将纷纷赶回营中,和自己的部将商讨接下来的作战方向。

    ……………………

    “怎么没有声音了?”

    蔡瑁有些着急,他布置好了一个圈套,现在就等着牧军进入,然后滚木大石,弓箭覆盖,必能重挫牧军主力,但是第一波打下来,牧军居然不动了。

    “大都督,不好了,亲卫营在北面的防线被攻破了,敌军主力正在向着我们的方向而来,而且前后不足三百米!”

    一个兵卒突然冲上来,高喝起来了。

    “什么?”

    蔡瑁骤然之间听闻,连忙晃悠了一下脑袋“他们居然找到了我面对中营,怎么可能?”

    在这种大雨天气,自己的斥候派了出去都找不到牧军的中营,牧军的斥候也不可能找得到自己的中营,那只有一个可能,对方的主将猜出来的。

    他回头,看了看河岸上停泊的战船,顿时就明白了“该死,水道和陆地上的联系,反而成为了我的短板,牧龙图那厮真是聪慧,这小小的不足都让他想到了!”

    “大都督,怎么办?“

    “把第一营第二营调遣回来!”

    蔡瑁有些无奈,低沉的说道。

    两营一动,他荆州军在长坂坡形成的围剿就有了缺口,失去了一方面的镇压,这攻势等于不攻自破。

    但是他不得不调动。

    因为他们都是水军,陆上作战只是兼职而已,关键的是战船,水道上停泊的战船,是不可能有任何闪失的,所以即使不愿意,他也只能调兵。

    “刚才就不应该调遣兵力进攻当阳,他们进攻当阳肯定是一个幌子!”蔡瑁在检讨自己。

    分兵给他带来了一个缺陷。

    兵力不足了。

    如果他没有分兵当阳,那么就算牧军算准了水道和长坂坡之间的纽带,他把兵力一杵在了北面,牧军就无可奈何了。

    ………………

    雨越下越大,天越来越暗,冷飕飕的寒风在刮起。

    大战也愈发激烈起来了。

    “主公,前方被堵住了,我们两次冲锋,冲不过去,短时间之内,除非我们愿意付出大伤亡,才能突破,对方的兵力,不少于五千!”

    景平营一个军侯返回禀报。

    “景平营,第一营,第二营,继续进攻!”

    牧景沉声的说道“节奏放慢一点,一步步前进!“

    “诺!”

    军侯返回战场去了。

    “牛盖,陈生!”

    “在!”

    “可敢走一趟长坂坡!”牧景看着两人,问道。

    “敢!”

    两人浑身热血,大喝起来。

    牧景满意的笑了笑,沉声的说道“朔方和陌刀都是我精锐战斗营,我给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冲进去然后冲出来,不必恋战,找到陈到就行,陈到乃是我景平第一军中郎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遵命!”

    两人领命而且。

    朔方营和陌刀营脱离了中军。

    牧景则亲自指挥中军“取我盘龙槊!”

    “来了!”

    两个神卫把盘龙槊抬上来。

    “儿郎们,冲过去!”

    牧景亲自冲锋。

    “冲过去!”

    “冲过去!”

    景平营,第一营,第二营,虽然三营主力在襄阳战场上都受损不少,而且又经历的大雨行军的疲倦,战斗力折损六七成,但是牧景一冲锋,他们一下子就变得凶猛起来了。

    “不好,挡不住了!”

    “后退一百米!”

    “敌军凶猛,立刻让大都督派遣援军!”

    荆州军两营主力从长坂坡调遣回来,挡在这里,一开始还是很顺的,但是接下来被牧军连番冲撞,一下子就乱了阵型,节节败退。

    “该死!”

    蔡瑁登高望远,已经看到了战场,当然,这样的大雨战场,王不见王,他只是看到后面一排排荆州军的将士居然在后撤,他顿时面容铁青,荆州军乃是精锐兵卒,凭借地形,防守都守不住,这敌军的战斗力,让他始料不及啊。

    “亲卫营!”

    “在!”

    “压上去!”蔡瑁大喝“给我挡住他们!”

    “是!”

    亲卫营乃是蔡瑁的压箱底了,这都压上来了,如果不能挡得住,他只能从长坂坡撤兵。

    ……………………………………

    长坂坡。

    这个丘陵山岭交错的岗上,大战也爆发力。

    “他们冲进来了,射杀!”

    “滚木!”

    “砸石,把他们全歼在这里!”

    埋伏了两营荆州军动起来了,他们凭借地势,居高临下,先是滚木滚下来,然后石头砸下来,加上弓箭覆盖。

    “我顶住他们的进攻,陌刀冲锋,进去出来,只有半个时辰!”

    牛盖对着陈生,问“能不能做到?”

    朔方营善于防守,形成铁壁战阵,能支持一段时间,但是最多半个时辰,如果半个时辰出不来,他们就只能冲进去,困兽而斗。

    “可以!”

    陈生麾下的陌刀营虽然是新编了,但是每一个都是各营挑选出来的老卒,只是在配合上缺乏一点默契,但是战斗力是杠杠的,六百陌刀将士,猛烈冲进去。

    “我们的大军来了!”

    长坂坡里面山崖上的陈到已经绝境了,荆州军虽然留着他们当诱饵,但是也在步步紧逼,一步步绞杀他们,现在他身边只剩下三十余的精锐斥候兵卒,其余的都战死了。

    可当他听到了外面的战斗声音越来越近,这才升起来了希望,胯下战马已经在交战之中被射杀,他只剩下一柄长枪在手,但是战意十足“兄弟们,现在到了我们拼一命的时候了,冲出去!”

    “冲出去!”

    “冲出去!”

    能当斥候了,都是军中战斗力最强经验最丰富的老卒,他们形成一个小锥形军阵,以陈到为首,不再防守,而是冲锋向过往。

    “绞杀他们!”

    荆州军的一个部曲,数百将士,指着陈到,大喝起来了。

    厮杀正在进行。

    “陌刀!”

    “斩!”

    陌刀营冲锋很快,一百五十米的距离,他们只用了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完成了,一口气杀进来了,陌刀举起,斩杀荆州将卒。

    “陈生?”陈到一枪贯穿了一个荆州士卒,他的虎口裂开,鲜血染着枪柄而流淌。

    “陈中郎将,快进军阵,杀出去!”

    陈生大喝。

    “进!”

    陈到抓紧这个空隙的机会,一溜烟的冲进了陌刀军阵之中,后面的斥候将士也冲进来,但是落后的十几个,被荆州军弓箭射杀。

    “撤!”

    陈生大喝,陌刀营立刻脱离和荆州军的接触战斗,向着后面撤出去。

    “不能让他们离开!”

    居高临下的两个荆州战斗营的校尉看着这一幕,目瞪欲裂,他们不甘心到了嘴的肉,就这么没了。

    “冲锋!”

    “掩杀他们!”

    两营校尉一联合,立刻展开了对朔方营和陌刀营的冲锋。

    “你们要是继续在上面攻击,我还真奈何不得你们,既然你们想要来,我正好杀你们一阵!”

    牛盖看到这一幕,顿时冷笑“朔方弩弓部曲何在!”

    他藏着弩弓部曲,就是等这一刻。

    “在!”

    三百将士背负弓箭,俯首待命。

    “射杀他们!”

    “是!”

    “咻咻咻咻!!!!!”

    弓箭如雨覆盖,而弩箭强大的贯穿力正好补充杀上来,弩弓部曲的威力爆发出来了。

    “撤出去!”

    正是这个掩护之下,陌刀营和朔方营接洽上了,完成任务的他们,迅速的开始撤退,撤出长坂坡这个位置,这个方位他们作战太过于艰难了,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两成。

    ……

    “主公,已经接应上陈到中郎将了,陌刀营和朔方营撤出来了!“

    “我们也撤!”

    牧景松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撤出来了,这一战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现在牧军高负荷作战,已经是不堪大用了,如果是精力俱全,这一战,根本就不会这么艰难。

    “撤!”

    “撤!”

    牧军各营,有条理的在缓缓撤出战场。

    这时候,天完全黑了。

    不过,雨势更猛,大雨滂沱,仿佛想要把天都下出一个窟窿来了,河面上的大水开始涨起来了……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混战 下: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七百七十七章 不叛,不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