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八百零八章 万事俱备,只待东风起!

作者:拾一
    黄氏大宅,正堂上。

    黄羽迈着飞快的步伐,匆匆走进来了,禀报说道“家主,明侯去了州牧府!”

    “他的动作真快!”

    黄权闻言,楞的一下,然后微微苦笑“这是要断我的后路啊!”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的神情并没有感觉很惊讶。

    仿佛一切都是这么理所当然。

    因为换了自己在牧景的位置,也会毫不犹豫的去一趟州牧府,不管怎么说,绝对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这样才能最大可能的保住了他的秘密。

    如今牧景在刘焉面前说了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刘焉会相信谁。

    他的智慧告诉他,刘焉会相信牧景,而不再会相信自己。

    “家主,要是明侯刚刚从我们这里出去,突然去了州牧府,必然是面见主公,若是进了谗言,那我们就麻烦大了!”黄羽作为心腹族人,自然知道刚才大堂上的对话的,他有些担心,道“他本来进益州用心不良,此事可为把柄,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也去见主公,道明事情!”

    “已经晚了!”

    黄权摇摇头。

    他叹息了一口气,轻声的道“现在主公是不可能信任我了,失了先手,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去怀疑明侯,只会更加怀疑我的用心不良!”

    “主公会不会对我们动手?”黄羽有些紧张,轻声的道。

    刚才大堂里面说的那些话,传出去几句,那就是造反,任何一方诸侯,都不可能容得下部下造反。

    “不会!”

    黄权却不担心这一点,在这方面他倒是很自信“当初主公灭了贾氏,已让益州很多家族有兔死狐悲的感觉,如果他再对黄氏动手,那就是逼迫我们举兵自立,若是平时,他倒是不惧内乱,也会动手,但是现在,他不会,因为他还没有坐上那个位置!”

    “可他继承大统已是迫在眉睫!”

    黄羽皱眉,道“一旦知道我们曾经有兵谏之念,必然不会对我们留情,对付我们,只是早晚的事情!”

    “那也要他能坐得稳!”

    黄权冷笑。

    他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不得人心者,终不得江山,时局如此,天下皆不敢言之汉廷帝位,哪怕强如董卓,作用关中,背靠并凉两州,更是兵出关东,悍然如虎,然尚需承天子之令,天下有如此实力者比比皆是,世道虽乱,汉室犹在,出头者,必受众矢之的,他本身就是自寻死路!”

    他不是不支持刘焉称帝。

    而是不支持这个时候刘焉去称帝。

    汉室自从雒阳被焚之后,看似已经没落,圣意不出关中,然而,朝廷还在,正统的位置就还在,无论是谁,这时候敢去称帝,都会被人抓住把柄,名正言顺的出师征伐。

    说着,黄权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执念太深了,自从初平二年开始,已经准备了营造车舆,等了就是这一天,劝也劝不回来,自己想要找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可不能给他陪葬,当有一个决断的时候了!”

    ……………………………………

    忙了一晚上,牧景累得腰酸背痛,刚刚返回了府邸,就被戏志才派人请去了。

    “醒酒茶!”

    戏志才亲自沏茶,给他倒上一盏。

    “茶可养心,醒酒就差点了!”牧景狼吞虎咽的喝了一盏,胃倒是舒服了很多。

    “去了黄府赴宴,又跑了一趟州牧府,你这是明目张胆啊!”戏志才低声的道“不怕弄巧成拙吗?”

    “你怎么这么清楚我行踪?”

    “府邸上都遇刺,出门在外,又岂能让你孤立无援,神卫将士化整为零,跟在你身边呢,就连陌刀将士,也在距离你不足五百米的地方盘旋,就怕你出事情能即使救援!”

    戏志才淡然的道“况且你的行踪,在这里成都城里面,想要不知道都难,多少人盯着啊,数都数不清楚了。”

    “黄权能用,他有谋略,但是缺少谋断之念!”

    牧景想了想,沉声的说道“不给他点压力,他始终犹豫不决的,我从黄氏府邸出来之后,去了州牧府,把我们在黄府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学给了他听,这一步棋,我算是走对了!”

    “一箭双雕!”

    戏志才十分佩服的看了一眼牧景“既是断了黄权的后路,也赢得了刘焉的信任,你这招临时反应做的真不错啊!”

    “我倒是想要回来和你商讨一下,可兵贵神速!”

    牧景笑着说道“我要是回府了,要是让黄权先手一下,那就真的水洗都不清了!”

    “这样甚好!”

    戏志才笑着说道“如此一来,他们就算不站在我们这边,也不会帮刘焉来对付我们,我们已经少了很大的一个而敌人,而且你还把刘焉的注意力放在了他们的身上,对我们更有利了!”

    “现在就看巴郡那边什么时候传来消息,再把你送出去,那我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孤臣,他刘焉还不能信任我,我也无话可说了!”

    牧景眸光幽幽,凝视这窗外的黑夜。

    ………………

    过了正月十五之后,天气开始渐渐的变得暖和起来了,这城中的大街小巷的路面浮积的雪花也在一天天的阳光之中渐渐的融化开来。

    春天要来了,万物回春之中,到处仿佛都要洋溢着一阵生机之气。

    而成都城,仿佛是风平浪静,但是在这风平浪静之下,却暗藏着让人看不到的一阵阵涌浪,一方方的角力正式的拉开的帷幕,无数的算计正在上演之中。

    牧府遇刺的事情爆发之后,牧景也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目光。

    特别是他手上还有提议成都令人选的权力,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香饽饽,最重要的是刘焉敢把提议成都令的权力交给他,代表的是信任,这州牧府的文武官吏也安心下来了。

    每天送上门的请柬,多如牛毛。

    不过牧景这段时间特别的安分,安安分分做自己的事情,不招惹人,不应酬同僚,拒绝了所有人的宴请,上班就是点卯,下班回府。

    他安静的让成都城好像没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正月二十一,牧景提议上去了成都令的人选,刘焉并没有考虑太多,就正式同意了,绵竹县县令费诗,立刻被举荐为成都令,三日之内上任。

    费诗,益州犍为人,字公举,出身官宦世家,十八岁被举荐出仕,昔日刘焉贾龙大战成都,他率先投效,得刘焉之器重,举为绵竹县令。

    此人年轻,算得上是益州的青年才俊,今不过二十有六,才学了得,能力颇丰。

    牧景为什么举荐他的理由,没有多少人清楚。

    但是这倒是让刘焉很满意。

    甚至让他对牧景越发的信任起来了,因为他觉得,牧景明明有大好机会能安插自己的亲信,却举荐了他部下的才俊,此方为忠心之道。

    费诗走马上任,此人的确有能耐,在短短数日时间,就已经把有些混乱的成都城安抚了下来,更是一打一拉拢,把成都县衙给压住了。

    或许是知道牧景举荐自己,费诗还曾经上门拜会,不过牧景为了避嫌,避而不见。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距离三月三越来越近了,成都城之中也开始悄无声息的诞生了一些流言蜚语,可这些流言蜚语尚未成风,巴郡却传来一则消息,瞬间打破了益州州牧府的平静气氛。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大堂上,益州州牧府的文武大臣齐聚一堂,刘焉一袭锦衣长袍,跪坐首位之上,面容狰狞,有些竭斯底里的怒吼,声音在大堂之中来回荡然。

    巴郡,那是他巴蜀之根基,却突然遭遇大乱,就好像在顺分顺水的他头上直接浇了一盆冷水,把他浇的透心凉。

    “主公,巴郡境内突然出现了一群盗寇,洗劫了江州城,劫持了巴郡太守府的官吏,然后沿江攻破了德阳,垫江,整个巴郡,现在都人心煌煌的!”

    益州别驾张松跪坐在下,拱手说道“巴郡各县,草木皆兵,纷纷请求主公出兵剿贼,此事不容耽搁,还请主公决断!”

    消息是今天才传回来的。

    “我益州向来安享太平,巴郡也从未遇乱,这股贼寇,到底从哪里来的?”

    董扶闻言,眸光猎猎,有些阴沉的问道。

    “此事的确有缘由!”

    堂下一人,站立了出来了,拱手说道“昔日叛逆贾龙,被主公诛灭之后,附逆之党羽皆受牵连,巴郡甘氏一族,也遭此之罪而灭族,唯独在外游历的甘宁免难于此,此人颇有豪侠之气,擅驱战船,游历天下,铃铛为号,锦帆为衣,麾下聚集一群水寇贼子,被称之为锦帆贼,得之甘氏之难,悲愤欲绝,可昔日巴郡尚有严太守镇压,翻不起风浪,如今严太守率军征战荆州在外,倒是给了此獠机会,没想到他竟然能说降了江州县尉沈弥,巴郡太守府从事娄发,内外合击,攻破了江州城,纵兵为贼,祸乱百姓,又沿江破了德阳,灭门了德阳罗家,罗氏一族的罗元,当初为了投诚主公,带着府兵,诱杀了甘氏的老家主,他还进攻了垫江,这方让整个巴郡都乱了起来了!“

    “哈哈哈!”

    刘焉怒极反笑“区区一个贼寇,居能乱我一郡,好胆子!”

    “主公,某请出兵剿贼!”

    庞羲拱手请命。

    “区区小事,尚不用你出手!”

    刘焉摇头。

    他这时候,天崩地裂都不会把自己的兵力放出去,庞羲麾下的主力,才是这一次他能登基为帝的保障。

    “主公!”有人说道“巴郡之乱,恐怕只有让严颜太守率军返回,方能彻底的解决镇压!”

    “不可!”

    另外有人反驳“主公这时候严颜太守正在防备荆州军的反扑,若是他率军返回,武陵如何办,我们奋力打下来的荆州领土,难道要功亏一篑!”

    “巴郡已不保,何谈荆州之事!”

    “区区小患,何意影响大局!”

    大堂里面瞬间就吵起来了。

    这事情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见得小,特别是在这时候爆发,更是一个让刘焉处在一个为难的地步。

    他不敢调兵出去。

    但是让严颜撤回来,他也不甘心啊。

    打荆州打的多艰难啊,好不容易才有这样的局面,他已经撤回来了一部分主力,张任和严颜两部,乃是他留在荆州安定人心的,一旦撤回来了,兵力不足,必遭反扑,荆州主力尚在,说不得就要栽了一个大跟头。

    他的脑袋嗡嗡的。

    也感觉背脊有些的隐隐作痛。

    老毛病有些复发了。

    “都给我安静!”

    刘焉冷喝了一声。

    大堂之中,顿时变得寂静起来了。

    “龙图,你来说,此事当如何处理?”刘焉抬头,昔日他都是第一个问董扶了,但是他现在比较想要知道牧景的想法。

    “主公!”

    牧景先站出来,鞠躬行礼,然后才回答说道“此事其实并不难解决,区区小贼之乱,他们无非就是想要趁着我们巴郡空虚,从而引发乱局,向来也不会有太多的兵力,而且这一群贼寇行事凶狠,也不会有人附逆他们,若是给我数千兵卒,我都能平之而后定!”

    他顿了顿,看了看刘焉的面色,果然是皱眉起来,面容不好看,就知道他不敢把自己放出去,所以他话音一转,道“不过如今我归为州牧府的右长史,负责益州民生大小事情,岂能拘泥小事,主公只要从中挑选一干劲之辈,然后下令,从汉中调兵南下,我汉中尚有兵马数千,必可大用!”

    汉中何止兵马数千,尚有一军主力,黄巾军可是牧军麾下,兵力最雄厚的一军主力。

    “如此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刘焉顿时眉开眼笑了。

    他想了想,问“可这人选,何人合适也!”

    “主公,传闻明侯府的戏隆,精通军略之事,如今正在明侯府养兵,不如让他去如何?”主簿黄权突然开口,直接发难,瞄准了牧景,毫不犹豫的开炮。

    “胡闹!”

    牧景低喝“志才身子骨不太好,正在修养之极,而且近些时日,正在准备南下,为主公抚平南部之乱,分身乏术也!”

    他摆出必须要留下戏志才在成都的决心。

    就算放出去,也不能去巴郡。

    这时候巴郡多乱啊。

    “主公,巴郡之乱,与南部之乱,孰轻孰重!”

    黄权淡然的道“我们益州虽人才济济,奈何事情太多,如今得空一人,唯戏隆而已,若有他出马,恐怕不用多久,就能让巴郡安太平!“

    刘焉倒是动心了,戏志才的能力他最清楚了,而且他不认为戏志才能拉拢,毕竟牧景救了戏志才的性命,有戏志才在牧景身边,牧景如虎添翼,即使他不去怀疑牧景,也不会给牧景有任何壮大自己的机会,牧景这样的人,只有敲掉了獠牙,折断了翅膀,才能养在身边。

    而且这时候,他是真的没有人可以用,短时间之内,能够承平巴郡的人,他数来数去,要么自己亲征,要么严颜或许张任率军范围,也就牧景和戏志才几个人能做到了。

    牧景是万万不能放出去的。

    戏志才……

    牧景在自己手中,戏志才就算是蹦跶,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成不了大器。

    “主公,万万不可!”牧景紧张了,他连忙拱手说道“如今巴郡,虽说只是区区小乱而已,但是志才手无缚鸡之力,汉中兵马也未必能迅速到位,如此去之,恐防受难,志才乃是有大才之辈,日后当为主公谋略天下大局,不该为区区小乱而冒险!”

    “龙图,志才既有大才,当好好力量!”

    刘焉想了想,决定了下来“传我命令,命戏志才为巴郡都尉,立刻赶赴巴郡,镇压巴郡之乱!”

    “是!”

    有人誊写了帛书,然后盖印,就送出了出去。

    牧景面上有气愤之念。

    心中却安定如水。

    完美的一次配合,最后一环扣上了,万事俱备,只待东风起!

    。

第八百零七章 悄悄的去打一个小报告!: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零九章 东风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