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八百四十八章 蔡邕出仕

作者:拾一
    后院,凉亭上。

    四周珠帘半卷,地面上竹席铺地,徐徐清风,袅袅香气,一代佳人,青衣宫裙,跪坐竹席上,十指如同精灵般挑动,一阵阵悦耳的琴音荡然四方。

    “这是啥曲子啊?”

    牧景有些焚琴煮鹤,大煞风景,整个人跨进来就已经完美的破坏了这优美的意境,直接坐到了蔡琰的对面去。

    “夫君!”

    蔡琰无奈停下来,娇嗔一声,给了牧景一个白眼“打断别人弹奏琴曲,乃是不雅之举!”

    “我啥时候还能有雅致的举动了!”牧景笑着说道“咱爹不整天说我是一介匹夫,粗坯庸俗吗!”

    “你啊!”

    蔡琰伸出了青葱玉指,轻轻的点了一下牧景的额头,然后让侍女把琴拿下去了,铺上沏茶器皿,焚香洗手,亲自为牧景沏了一杯茶汤。

    “这茶得改良一下了!”

    牧景抿了一口,这年代的茶汤,虽然也是茶,而且也能沏出不一样的味道,但是没有炒茶之法,喝起来总感觉有一股泔水的味道。

    “这已经是天下最好的茶了!”蔡琰低声的道“人们都喜欢煮酒论天下,唯你喜欢品茶养心,只是茶汤之味,真的不怎么样,虽然有一种比较特别的味道,但是杂味太浓,即使三洗之后,依旧挥之不去!”

    “喝茶还是比喝酒好一点的!”

    牧景笑着说道“等我腾出手来了,去西南十万大山走一趟,寻一寻,上好的茶叶,然后再用别法炮制一番,到时候你就感觉好喝了!”

    品茶之道,流传已久。

    汉朝也有独特的品茶之法,但是这年代的茶叶是不够成熟了,所以市场不大,但是到了唐宋时期,等待茶叶炮制之法成熟了,大红袍,龙井,铁观音……大量的名茶出现,也让茶叶变成了一种暴利。

    普洱,乃是千古名茶。

    现在应该在用永昌郡的位置,年年都有进贡,想要寻找,还是能找到了。

    “你如今执掌一方,数百万子民等着吃饭,哪有时间做这些风雅之事!”蔡琰摇摇头,俏脸展露一抹微笑,问“数日奔波,明侯府事情多如牛毛,你今日怎么有空闲?”

    “主公也是人!”

    牧景撇撇嘴“总不能让他们把我当老牛一样使,这几天我是看他们是忙得根本找不到方向,我才义务的出手帮他们一下,要是事情全让我去做了,我还要他们干嘛!”

    六扇门的事情牵涉颇大,甚至会引起军方的注意,牧景不亲自去主导一下,根本镇不住局面,所以这些时日,为了建立六扇门司衙,他可忙得脚不着地。

    “明丰钱庄要交出去?”

    蔡琰低沉的问道。

    明丰钱庄一直都是她在掌控着,巨大的财物交到她手上,牧景才放心,前年和去年牧军在荆州征战无数次,几乎耗尽明侯府财政,都是明丰钱庄出手,才能渡过危机。

    “嗯!”

    牧景点头“明丰钱庄有发行钱币的权力,现在又涉及统一益州货币的事情,这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如今明侯府执掌的不仅仅是汉中一地,整个益州牵涉甚大,你乃是后宅之人,现在我们还不能彻底掌控局势,还得看一些人的意见,他们提出后宫不干政,这就会成为他们攻击你的一个把柄,我倒是不怕他们反对,大不了对着干,看看是他们厉害一点,还是我们坚持到底,但是到时候会连累统一货币的计划,这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明丰钱庄暂时是不能留在你手上了!”

    明侯府想要彻底的掌控益州,还需要一些时日,不是掌控大局,就能掌控全局,军政大权虽然已经落入了明侯府的手中,但是想要掌控全局,从州到郡,从郡再到县,官吏,民众,都要完全的掌控。

    如今更是统一货币的关键。

    民心动乱之际。

    多少人在背后煽动民众,攻击明侯府,明侯府但凡有任何一点点做的不到位的,都会被无限放大,形成攻击的缺口。

    明丰钱庄虽名义上是明侯府执掌,但是几乎独立在外。

    还是牧景妻子蔡琰,一个女子来掌控。

    这就是缺口。

    所以牧景得把掌控权拿回来,他是大度,他是不介意让女人出来干活,甚至他认为蔡琰能力在很多人之上,可现在这时局,他也不敢冒险,把蔡琰推出来。

    “谁来接手?”

    蔡琰要说没有点失落,是不可能的,这明丰钱庄从一开始就是她替牧景盯着,她在上面有太多心血,一时之间突然要放手,她的心情自然有些的不甘。

    “我先亲自掌控,尔后有何事的人选推荐,再让他来执掌,明丰钱庄,涉及钱帛过多,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牧景说道“还有,你得早点放手,不能拖拖拉拉,外人我不怕他们说三道四,但是老头子如今已经开始进入巴郡了,不日将会至江州,如果那些腐儒要是把他推出来,他在这事情上挑刺,我半句话都说不上,你也扛不住!”

    “爹不是早就南下了吗?”

    蔡琰心中一突,顿时一点幻想都不敢有了。

    “他南下之后,先行蜀郡,正在到处联络好友,每到一处,青梅煮酒,论政天下,然后开舍讲学,增加声望!”牧景笑着说道“这老头子的智慧,还真一点都不能小看,他准备正儿八经的在益州出仕了,却来这一出,到时候我们想要随随便便给他一个位置,都不行了,要是不器重他,必引起读书人的愤怒!”

    “爹向来不喜权势,自然也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但是他居然这么做了,必然缘故,难道是长安方面?”蔡琰冰雪聪明,一下子猜到了。

    “嗯,而且我猜他应该和王司徒有点约定,所以才会出仕,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还摸不清楚!”

    牧景点头“这对我们也算是好事,爹有宰辅之才,若是让他终老山野之间,颇有些可惜,他若是能出来为我坐镇政务上的处理,我就能胡昭撤出来,到时候就能做很多事情了!”

    “夫君,你可不能让爹在这事情上越陷越深,这些年过来,我也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了,政治路途,凶险叵测,他要是走错路了,届时明侯府上上下下都不会放过他,即使夫君,也就救不了他了!”

    蔡琰这些年经历多了,也学的多了,看的更加明白。

    明侯府如今自成一系,国中为国,虽无国名,却已有行政一方之实,明侯府上上下下的官吏,这些人能聚在一次,可不仅仅是为了牧景,更多的是他们的政治抱负。

    如果这是一艘船,大家都在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有人想要跳船,尚情有可原,牧景这个掌舵的船长还算是能撑得住,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凿船,毁掉大家的心血,把所有人都推进水里面等死,那就是所有人都不会放过,即使牧景这个掌舵的船长想要死保,也未必保得住。

    “你不用过于担心,我亲自盯着,是不会让他越界的!”

    牧景拍拍她的香肩,道“这老头子始终心怀汉室,只能让他碰碰壁,才能让他回头,让他更人的清楚,这个世道是什么样的一个世道,不然我们谁去说,也没用,所以这事情,你也却别劝他,让他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明侯府他还翻不了天,也不会铸造大错,尚可挽回!”

    “夫君是想要用父亲和王司徒之间的联系,然后和天子形成一个同盟关系?”

    蔡琰不是傻白甜,她其实有很高的的政治智慧,只是这个年代,女子无才便是德,她只能把自己的智慧放在才学之上,唯有当了明侯夫人之后,才开始渐渐的发掘了她的一些能力。

    若非这个时代,她会成为一个让很多男人都无愧自容的女政治家。

    “父亲和王司徒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利用的,不过和天子同盟,那就不需要!”牧景摇摇头“刘协,我还看不上眼,他倒是学会了兄长刘辩的忍让本事,就是没有学会刘辩的行事魄力,比之刘辩,他还差得远!”

    刘辩也就是时运不济,不然他会成为一个好皇帝。

    反而刘协。

    行事倒是果敢而且狠辣,就是手段过于阴森,缺少魄力,他虽性子坚韧,甚至必刘备还能忍,但是却没有刘备能力,所以注定了他的命运。

    不管是在长安,还是逃出长安,他始终掌控不住大局的,只能沦为一介傀儡而已。

    “我明白了,夫君要搅浑了长安这摊水,夫君用父亲,让父亲出仕,无非就是想要利用父亲在长安尚有影响力,只是有些事情,通过父亲的口传出去,必然会对父亲在长安的声誉造成影响,甚至会还让很多人认为,父亲已经彻底的投靠了明侯府!”

    蔡琰反应的很迅速,但是她倒是没有怪牧景,牧景是明侯府之主,手底下多少人生存,她心知肚明,为了一方太平,做再多的事情,也是值得原谅的,而且她相信牧景会有分寸,但是她倒是有些担忧,牧景会不会太小看蔡邕了“我倒是有些担心,父亲或许没有这么好哄,父亲风雨几十年,起起落落数次,朝堂上的一些明刀暗箭都能躲开,他的确有些迂腐,却有他的生存智慧!”

    “我从未小看父亲的能力和智慧,只是他太执着了!”牧景嘴角微微扬起。

    ………………………………

    …………

    三日之后,江州城外。

    “禀报祭酒大人,前方已是江州城!”一个车队,走在前面的少年勒马返回,对着车队中间的马车,拱手说道。

    “到江州了?”

    马车里面,一个老者,揭门帘,微微抬头,眸光扫过前方的城墙,看着的很久,他才叹了一口气,低沉的说道“不是很想来,但是总算是到了!”

    这句话有些矛盾,但是正好说明了蔡邕如今的心情。

    这几年时间,蔡邕过的还算是有滋有味,要是这样一直糊里糊涂的过下去,他也很乐意,有女儿侍奉,有女婿作伴,虽然女婿皮了点,但是能一天教训几次,也算是乐事。

    但是终究有些事情是放不下的。

    他和王允密函来往多时,局势推演的一次又一次,那怕他明知道,机会渺茫,希望几乎全无,然而他还是不甘心,所以他来了。

    “老师,前方好像有人在迎我们?”

    另外一个学生走上来,禀报说道。

    这一次南下,蔡邕并没有把鸿都门学卷进来,但是也带着十余个从鸿都门学里面挑出来,颇具能力的学子南下,因为一旦执政,他需要心腹。

    “看来他景武司的爪牙还真不简单的,能把我的行踪摸得这么仔细,日后还是得小心了!”蔡邕抬头,眯着眼,眸光倒影在前方骑马的一个青年身上。

    虽然平日他不是很理会明侯府的事情,但是多少也有些见闻,更知道牧景麾下有一部,名为景武司,景武司执掌细作,行阴晦之事,不仅仅在外面有无数探子,即使内部,明里暗里也不知道安插多少的棋子。

    他颇为有些抗拒景武司的人,自然也少去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不过现在,他得警惕起来了。

    “父亲!”牧景策马上前,拱手行礼。

    “劳驾明侯亲自迎接,老夫倒是有些欣喜!”蔡邕微微一笑,只是这言语之间,却仿佛准备和牧景划开一条界限。

    “父亲,昭姬已在府上备了酒宴,准备为你接风!”

    牧景拱手说道。

    “不用了,先公后私,老夫虽也想去渐渐昭姬,只是此番前来,乃是受命州牧大人之征辟,既来益州,当入驿站,然后待州牧大人召见,如此方符合礼数!”

    蔡邕拒绝了。

    “那我送父亲去驿站!”牧景面色不变,嘴角翘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还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小酒窝。

    这一次蔡邕倒是不拒绝了。

    牧景送蔡邕进了驿站之后,蔡邕摆明没有和他商谈的意思,他就知情识趣,离开了驿站。

    不出两日时间,州牧府已经下了一份公文,征召蔡邕为益州州牧府右长史之职。

    之前益州右长史是牧景。

    但是董扶自刎死之后,牧景推刘璋上位,刘璋就是州牧,但是左长史的位置就空缺下来了,古人以左为尊,所以牧景就顶上了这州牧之下,顺位第一权力的长史之位。

    右长史空出来了,毕竟益州没有敢于和牧景相提并论之辈,现在刘璋突然和蔡邕形成共识,把蔡邕放在这个位置,震慑牧景,这倒是让牧景有一点点的意外。

第八百四十七章 六扇门: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四十九章 拨乱反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