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7.鲁克玛.坏消息

作者:驿路羁旅
    在一睡3000年之后突然惊醒,任何生命都会陷入迷茫之中,尤其是在发现自己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消亡于时间之后,当意识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之后,那种可怕的孤独感足以摧毁任何冷静的思维。

    当然,鲁克玛还算幸运,在它苏醒之后,还有曾经的同伴与爱人陪着它。

    尽管,在它和安苏和赛泰共同统治德拉诺世界的远古时期的时候,安苏从未向它表达过爱意,但是在安苏为了拯救它,而硬生生将赛泰临死前的诅咒封印于己身,导致安苏的生命都被扭曲之后,那种从未说出口的炙热爱意,鲁克玛能清楚的感觉到。

    在生命的最后数百年里,鲁克玛除了将自己的生命能量分享给最初代的鸦人之外,总会拍打着太阳之翼飞遍德拉诺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用悲泣的声音呼唤着爱人的名字,但那个时候,躲在暗影界里被黑暗力量折磨的安苏,却听不到这种悲伤的呼唤。

    可以说,安苏和鲁克玛的爱情是很虐心的,但是在两人阴差阳错的分开之后,安苏从未放弃过复活鲁克玛的行动,甚至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一切,这已经足以证明那头又腹黑、又阴狠的风暴渡鸦对于这段感情的诚挚。

    它大概将所有的温情都给了鲁克玛,留给这个世界的,就只剩下了黑暗的那一面。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苦命的爱侣,跨越了两个世界,数个位面,近3000年的遥远时间之后,终于还是迎来了一个大欢喜的结局。

    “安苏...”

    在安苏的连声呼唤下,终于冷静下来的鲁克玛收拢起翅膀,那在翡翠圣地中四处飘荡的金红色太阳之火飞快的回到了它的躯体上,就像是乳燕归巢一般,这姿态美丽的太阳鸟缓缓从空中落下,它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安苏,鲁克玛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化为了一句沉重的感叹:

    “风暴的化身呐,时光在你身上留下了痕迹,看看你的翎羽,你也老了...”

    “但你还年轻,还和过去一样漂亮...”

    安苏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姿态,它作为德拉诺诞生的荒野半神,并没有一个翡翠梦境给他休养,当初泰瑞昂遇到安苏的时候,这个内心绝望的荒野半神早已经垂垂老矣,距离吹灯拔蜡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后来虽然在泰瑞昂的安排下,来到了艾泽拉斯,在翡翠梦境洗涤了心神的诅咒与疲惫,但那种苍老的姿态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恢复的。

    这头总是油嘴滑舌的风暴渡鸦之神,在面对自己的女神的时候,居然显得老实木纳了很多,它用自己黑玛瑙一样的双眼上下打量着身边的鲁克玛,它轻声说:

    “别想这些了,我的鲁克玛,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

    安苏的话还没说完,鲁克玛就如人型生物一样,张开双翼,给了安苏一个突然的拥抱,两只渡鸦的脖子贴在一起,显得异常亲密,让坐在泰瑞昂肩膀上旁观这一幕的小幽灵尤娜立刻用手挡住了眼睛,就像是看到了羞羞的事情一样,但那手指的指缝却开的异常大,那双灵活的眼睛欢快的转动着,看着下方的两只不害臊的半神渡鸦在卿卿我我。

    “说起来...你的尾巴怎么了?”

    鲁克玛和安苏拥抱了十几秒钟,这头美丽的火焰渡鸦后退了一步,它的声音听上去和威严满满的御姐一般,又像是一位统帅天空的女王,沙哑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强势,它歪着脑袋,皱着眉头打量着安苏那宽大尾羽上空缺的一截,鲁克玛那如同太阳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满:

    “这姿态真是太丑陋了!是谁胆敢拔掉你的尾羽?是谁胆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出口气!”

    说着话,鲁克玛的双眼转向了站在一边的大领主泰瑞昂,以及他肩膀上的小幽灵,后者在注意到鲁克玛的眼神之后,立刻背起双手,将手中那支蓝黑色的宽大尾羽藏在了身后,然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小脸瞥向一边,还小声吹起了口哨。

    但安苏的尾羽要比尤娜的身高更高,她将自己的“战利品”藏在身后,但那漂亮的羽毛却在她头顶背后不断摇摆,而小幽灵这副鬼鬼祟祟,又掩耳盗铃的姿态,让刚刚复活的鲁克玛直接笑出了声。

    “瞧啊,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鲁克玛活动着巨大的翅膀,那金红色的火焰在她躯体上微微震动,就像是一座移动的不熄圣焰一般,阳炎渡鸦的目光又很快放在了沉默的泰瑞昂身上,两者对视了几秒钟,鲁克玛突然张开翅膀,朝着平台边缘的大领主飞了过去。

    安苏急忙拦住了自己刚刚苏醒,还有些分不清楚情况的老婆:

    “不!鲁克玛,这位是朋友!”

    “我知道。”

    降落在地面上的鲁克玛摇晃着脑袋,将自己的体型不断缩小,最终变得和泰瑞昂差不多高大的时候,它看着眼前的大领主,轻声说:

    “泰瑞昂先生帮我驱逐那个占据了我躯体的野兽意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是来感谢你的,好心而强大的亡灵,正如你所说,你要比那头不知所谓的绿龙女王更专业...在安苏将我带入翡翠梦境的时候,我疲惫的灵魂就已经能感知到外界的情况...”

    鲁克玛有些疲惫的晃了晃脑袋,它额头上的火焰领域在空中摇晃着:

    “伊瑟拉信誓旦旦的宣告,她会帮安苏唤醒我的灵魂,但很可惜,她只是驱逐了那个蛮横意识的一部分,并未将其彻底驱逐出我的躯体,而翡翠梦境对于灵魂的强大温养能力让那残余的野兽之魂躲在我的骸骨中日渐强大,它对于我的压迫越来越沉重,最终让我又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与昏迷。”

    “如果不是你的出手相助,泰瑞昂阁下。”

    阳炎渡鸦非常正式的朝着泰瑞昂微微俯首,它说:

    “我恐怕就会被那个野兽的意识彻底同化,至此再无苏醒的可能...”

    面对这诚挚的感谢,大领主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站在鲁克玛身边的安苏,他轻声说:

    “勿需感谢我,安苏与我是多年的老友,于情于理,我都会帮它,更何况对于你的复活,安苏已经付过了求助的佣金,在你复活之后,我们双方就此两清...当然,我很乐意与两位继续保持友善的关系,不过说起来,我恰好也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鲁克玛,你的骸骨此前一直被放置于翡翠梦境的风暴之巢中,在梦魇袭击翡翠梦境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想知道,你接触过梦魇吗?”

    泰瑞昂这个直白的问题,让安苏的眼神微微变化了一下,这也是安苏一直在担心的事情,风暴渡鸦自己有现世的神赐之躯保护,梦魇难以入侵它的精神,但沉睡的鲁克玛却没有那个保护自己的能力,在近期梦魇越发猖狂的情况下,安苏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了,这是这种急促的压力,促使安苏最终和泰瑞昂合流在一起。

    而面对泰瑞昂的询问,鲁克玛并没有隐瞒,这头漂亮而高贵的阳炎渡鸦坦然的点了点头:

    “我当然接触过...在最我最虚弱的那一段时间里,梦魇甚至侵染过我的躯体。”

    安苏勃然色变,但鲁克玛却扭过头,用眼神示意他不需要担心,阳炎渡鸦回头看着泰瑞昂:

    “但它失败了,尽管那时候控制我躯体的是那个狂躁的野兽意志,但面对我躯体中蕴含的元素之火,梦魇亦无法彻底感染我,在尝试了数次,被烈焰击退数次之后,梦魇就离开了我的躯体,转而去寻找另一个目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它选择的第二个目标,应该是那头慵懒的熊。”

    “乌索克!”

    安苏惊呼道:

    “鲁克玛,你是说,乌索克并非是第一个,而是第二个被污染的?”

    “当然!我愚蠢的安苏。”

    阳炎渡鸦鲁克玛用低沉而厌恶的口吻说:

    “梦魇出现的时间要比你们想象的更早,而那头喜欢夸夸其谈的绿龙女王根本没有意识到梦魇的存在,她甚至没有意识到,之前污染乌索克的梦魇,和前一段时间爆发的梦魇,并不属于同一个势力,两者的内在是不同的,虽然表现形式看上去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安苏有些糊涂了,但深刻了解这个世界秘密的泰瑞昂却听懂了,他看着鲁克玛,他摩挲着下巴,问到:

    “你的意思是,感染乌索克的梦魇之力,和近期爆发的大规模的梦魇分属于两个来源,让我猜一猜,最前潜伏在翡翠梦境里的那个家伙擅长用若有若无的低语声腐蚀意志,而第二个偷偷进入翡翠梦境的恶棍,则更喜欢用噩梦的形式侵扰灵魂,对吧?”

    “咦,你看上去知道的很清楚呀?”

    鲁克玛惊讶的歪着脑袋,用自己如宝石一样的双眼看着泰瑞昂:

    “莫非你和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它们是你的朋友?”

    “不,不是朋友。”

    大领主摇了摇头:

    “我只是恰好研究过这些混蛋的资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腐蚀乌索克的,应该是诺森德大陆地下的千喉之魔尤格-萨隆,而看到了尤格-萨隆的动作,隐藏在深海之下的千须之魔恩佐斯便也决定参上一手,总之鲁克玛,感谢你,你带来的消息很重要。”

    “事情看上去比我想的更糟。”

    大领主的手指在空中摩擦了数次,他扭头看向安苏:

    “这一次入侵翡翠梦境的,不是一个上古之神,而是两个!很显然,它们已经开始联起了手,面对这样的力量,依靠守护巨龙是完全挡不住的,安苏,计划提前,现在立刻开始复活艾维娜和阿莎曼,把可怜的乌索克放在复活的第三顺位。”

    “那戈德林和艾森娜?”

    安苏问到:

    “就不管它们两了吗?”

    “安苏半神,生命之种近些年虽然蓬勃生长,但它储存的生命能量并非无限。”

    这时候,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大德鲁伊鹿盔面色难看的说到:

    “以生命之种目前存储的能量,为三个半神重塑躯体已经很勉强了,而且就算是这样的精打细算,三位半神复活之后也会因为能量缺乏而处于一种虚弱状态,这并非我们不愿意帮忙,而是凋零者的力量也有限。”

    “暗夜精灵不是邀请你们一起参与复活半神的行动吗?”

    安苏疑惑的问到:

    “难道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的生命能量不能用吗?我可是知道,那棵树在万年里储存的生命能量是很可观的,最少用来复活现有的半神绰绰有余。”

    “问题就在这里,安苏。”

    荆语者奥尔法,这个带着古怪的骨质面具,来自德鲁斯瓦的德鲁伊正统传承者接话说到:

    “就算现在塞纳里奥议会愿意贡献出世界之树的能量,凋零者也不会贸然使用它!因为那棵树...在恶魔战争期间,已经被上古之神污染了。”

    “你说什么?”

    安苏这下是彻底懵逼了,它扭头看向泰瑞昂,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闪耀着强烈的不可置信,而大领主则弹了弹手指,一个被死亡能量充盈躯体的纤细灵魂出现在了半神眼前,她是个标准的暗夜精灵,在死亡之后,从那上古之神的力量侵染中恢复了神智,此刻正处于一种极端自责的状态。

    “告诉它,弥雅拉.日歌,关于恩佐斯让你做的那些事情...”

    在大领主的命令下,曾经的海加尔山防御将军,弥雅拉.日歌用低沉的声音向安苏说明了自己做过的一切:

    “艾萨拉,将一块来自上古之神本体的血肉交予了我...”

    “我将其放入了诺达希尔的树干之中,上古之神的意志顺着那血肉顺延到了世界之树的力量中,而世界之树是翡翠梦境在现实最重要的节点之一...”

    “无光之海之下,那意图污染世界的上古之神的爪牙进入了翡翠梦境,掀起了翡翠梦境的第二次梦魇爆发,守护巨龙们还不知道,它们正在和上古之神直面...除非彻底净化已经沦为邪神载体的世界之树,或者干脆摧毁它,否则...”

    弥雅拉.日歌痛苦的握紧了拳头:

    “否则,翡翠梦境的末日,就近在眼前了。”

6.阳炎降临.太阳之翼(下):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8.梦魇.起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