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八百三十五章 扯虎皮

作者:七只跳蚤


    好歹史文恭那也是天人级别的存在,自负、自傲、自信就是其本性,这会儿听到楚毅的感叹不禁露出几分冷笑,显然是对于楚毅的评价很是不屑。

  他史文恭如何做事皆是出自本心,又岂是其他人所能够忽悠的了的。

  “楚贼,宋江兄弟已经离去,史某却是可以放开手来同你一战了!”

  说话之间,史文恭似乎是运转了什么秘术一般,身上的气息蠢蠢欲动,轰然之间像是打破了瓶颈一般,那气息愣是暴涨了一倍还多。

  当然史文恭也不过是突破了一个小境界罢了,若是真的突破大境界达到天师之境的话,那还真的不得了,至少楚毅都要借助气运祭坛方才能够将其镇压。

  眼睛一眯,楚毅向前踏出一步,探手便是凌厉无比的剑气,剑气纵横之间,史文恭却是皱了皱眉头。

  楚毅这一招显然是源自于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将,不过楚毅将之化入了九阴神爪当中,九阴神爪与六脉神剑结合在一起,却是不在拘泥于六脉神剑的施展之法,可以说楚毅双手之间皆有剑气纵横,至少比之六脉神剑更加的多变,更加的难以防备。

  “六脉神剑?”

  以史文恭的修为,自然是会过诸多强者,对于江湖之上的一些顶级功法不可能没有一点了解,如今只见楚毅指掌之间剑气纵横,首先想到的便是大理段氏的镇族神功,六脉神剑。

  大理自段思平创立六脉神剑起至今已有上百年之久,后辈子弟当中竟然无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但是这并不妨碍六脉神剑这一门神功的名声传遍江湖,广为人知啊。

  楚毅指掌之前剑气弥漫,仿佛一张剑气大网向着史文恭笼罩了过来,感受到那凌厉无比的剑气,史文恭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当即便是一声断喝,手中短棍猛地向着楚毅手掌中心狠狠的那么一捅。

  咔嚓声响起,就见那由精铁锻造而成的枪杆竟然被凌厉的剑气所斩断成一截一截的,可是史文恭却是深得不变,依然是将飞速变短了的短棍继续向前推动。

  嘭的一声,楚毅手掌正拍在那一根短棍之声,此时短棍在史文恭的手中竟然只剩下不过一尺长。

  两人各自握着短棍的一端,恐怖的内息灌注在短棍之中,区区一根由精铁所锻造而成的短棍又如何能够承受的了两尊天人强者所灌注其中的内息呢,然而两人却是强行约束着内息,否则的话,当二人内息灌注其中的瞬间,那一根短棍便已经彻底的炸成了碎片了。

  就见那一根短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无比,好似被内里所充斥的可怕的内息所熔炼了一般,又因为二人的约束,所以还维持着短棍的形状。

  只听得史文恭一声断喝道:“给我破。”

  下一刻短棍轰然炸开,整个短棍化作了赤红色的液体四射。

  有液体没入水泊之中却是炸起一道道数丈高的水柱,大片大片的游鱼被震死。

  一滴赤红色的液体正溅在了一名梁山贼人身上,当场就见那人的身体爆开,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也就是楚毅还有史文恭两人对峙所形成的气场将那些飞溅的赤红色液体给约束在两人周遭,否则的话一旦那一团液体炸开来,搞不好四周双方人马至少死伤上千之多。

  楚毅身形暴退了十几丈,同史文恭拉开了距离,看这情形似乎是楚毅落在了下风,但是做为旁观者的鲁达、武松却是丝毫没有露出紧张之色。

  在两人看来,楚毅虽然说被震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楚毅便落在了下风,真的要说起来的话,其实两人这次比拼,真正落在下风的反而是史文恭。

  楚毅可是没有借助什么秘术强行提升修为,甚至连气运祭坛都没有借助,单凭自身的真实实力与史文恭一战。

  反观史文恭,心中颇为急切,想要快刀斩乱麻将楚毅给重创乃至斩杀,毕竟史文恭修为不弱,自身也不是傻子,官军一方的顶尖强者比梁山一方要多这是毋庸置疑的。

  单单是史文恭所见到的便有卢俊义、呼延灼、关胜、卢俊义以及鲁达这几人了。而梁山一方,却是只有王寅一人。

  王寅拖住了呼延灼不假,可是卢俊义已经奔着王寅而去,大有联合呼延灼将王寅给拿下的架势。

  不管是呼延灼还是卢俊义,那都是天人之中的强者,史文恭可不认为王寅能够抵挡得住两人的联手。

  这种情况下,史文恭还敢现身相助宋江,一方面是同宋江交情的确不差,另外一方面也是对自身修为的一种自信的展现。

  史文恭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在官军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楚毅给斩杀了,如此一来官军便会陷入到混乱当中,而梁山一方趁机反攻,未必不能够打破这次官军的围剿之举。

  只是楚毅的修为之强完全超乎了史文恭的预料,毕竟楚毅只是新近突破,一身修为竟然不比他修行多年弱,这便大乱了史文恭的预料,迫使的史文恭不得不启动最坏的打算。

  然而施展秘术的情况下,史文恭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做到一击必杀,只是让楚毅稍稍受了点伤而已。

  显然对于这般的结果,史文恭有些接受不了,自己连秘术都用上了,虽然说这秘术的反噬并不严重,只需要修养个一年半载便可以完全恢复过来,可是好歹那也是提升修为的秘术啊,自己在提升修为的情况下还拿不下楚毅,那岂不是说他除非是拼命,否则根本就奈何不了楚毅。

  鲁达哈哈大笑,一步跨出,立在楚毅身旁向着楚毅道:“提督,且让洒家来活动一下手脚吧。”

  楚毅看了鲁达一眼,再看脸色变得无比阴沉的史文恭,只是稍稍沉吟了一下便笑着道:“既然提辖有兴趣,便请提辖拖住此人,待我稍作恢复。”

  鲁提辖手中禅杖舞动开来向着史文恭当头砸下,以鲁提辖的神力,这一击当真砸中的话,纵然是一尊天人,怕是当场也要被其给生生打爆了不可。

  正是感受到了鲁提辖这一击所蕴含的可怕力量,史文恭身形晃动,根本就不敢同鲁提辖硬拼,直到鲁提辖几招过后,大致琢磨到了鲁提辖的进攻风格之后,史文恭这才尝试着进行抵挡、反击。

  “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啊!洒家许久没有同人这般畅快淋漓的大战过一场了。”

  就见鲁提辖伸手一抛,将手中禅杖抛给武松道:“武都头,且帮洒家保管好禅杖。”

  别看鲁提辖手中禅杖威力惊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鲁提辖拳脚功夫便差了,不要忘了,鲁达那可是老种相公麾下的提辖官,一身拳脚功夫皆是在军中磨砺而成,杀伐之气极重,也极为的精炼,充斥着致命杀机。

  二人拳脚相碰,空气炸裂之声不绝于耳,从水面到空中再到水下,到处都是二人的踪迹。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毅身上气息微微一动,就见楚毅睁开双目,看向了正在交手当中的史文恭以及鲁达二人。

  这会儿两人交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鲁达修为不比史文恭差,可是史文恭也不是弱者,二人拼杀起来真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看那情形,真的要分出胜负的话,搞不好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一步踏出,楚毅探手一指无声无息的向着史文恭背心部位点了过去。

  楚毅出手真的是如同鬼魅一般,况且楚毅杀气完全收敛了起来,便是史文恭都没有察觉到,直到楚毅那一指即将落在史文恭背心处的刹那,史文恭心中泛起了警兆,整个人如同炸毛了一般,本能的身子一扭。

  原本点在史文恭背心要害部位的一指却是点在了史文恭的腰部,就听得一声闷哼传来,史文恭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给生生的腰斩了一般,低头一看,就见腰间出现了一个足足有拳头大小的血洞,鲜血流淌的同时甚至能够通过那血洞处看到五脏六腑。

  精血燃烧之下,可怕的生机涌现,就见史文恭腰间的血洞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只是这会儿楚毅还有鲁达两人却是攻势不停。

  鲁达偌大的拳头冲着史文恭的伤口部位砸了过来,虽然说手段有些不大正大光明,可是拼杀之间又哪里管的了这么多。

  若是拘泥于这些的话,楚毅甚至都不会选择同鲁达联手,而是直接借助气运祭坛来提升修为一巴掌将史文恭给拍死了。

  但是楚毅并没有那么做,一方面借助气运祭坛必然会消耗气运,另外一方面,借助气运祭坛很难得到磨砺,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不可取的。

  尽管说楚毅同鲁达是第一次联手,但是二人之间却是配合的无比默契,不过是转眼功夫而已,史文恭便是无比的狼狈,接连被楚毅还有鲁达所伤。

  要不是天人强者生命力无比顽强的话,可能早就被生生的打死了。但是这会儿史文恭的情况也相当的不妙,在史文恭一次次燃烧精血疗伤的情况下,史文恭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

  毕竟精血关系着一个人修行之人的本源,一旦精血燃烧过多的话便会透支本源,甚至透支过度的话,修为更是会跌落境界,而眼下史文恭身上气息明显下降的情况便是因为精血透支所致。

  “奸贼,真是奸贼啊,我史文恭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显然史文恭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联手围杀,一开始的时候如果咬牙付出一点代价的话,倒不是不可以脱身而去。

  现在处境不妙,再想离去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见鲁达一只手正落在史文恭的肩膀之上,如同铁钳一般卡住了史文恭的躯体,甚至任凭史文恭一掌拍在其身上。

  鲁达身子微微一颤,很明显史文恭那一掌也不是那么好生受的,但是史文恭也就是来得及打出一掌罢了,楚毅一指正中史文恭的眉心,顿时一个血洞出现。

  史文恭身子一僵,原本明亮的眸子之中一下变得无比黯淡,灵性尽失。

  不过这会儿不管是楚毅还是鲁达皆是一脸的戒备之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虚影自史文恭体内冲出,冲天而起显然是要逃脱。

  早就做好了准备的楚毅当即便是一声咆哮,顿时如同狮吼一般的响声炸响,声震四野。

  刚刚从体内冲出的虚幻元神已然有了几分凝实的征兆,这会儿一下便被震得虚幻了几分。

  史文恭已然凝聚出自身的元神法相出来,否则的话,元神也不会这么轻易的便脱离了肉身,毕竟在元神尚未凝聚之前,是很难离开肉身的庇护的,一旦脱离肉身的庇护的话,或许天地之间一股风便能够将那虚弱的元神吹散。

  鲁达身上更是弥漫起一股可怕的血煞之气来,这血煞之气最是能够克制元神,就见那血煞之气弥漫开来,大有将史文恭的元神给淹没其中的架势。

  楚毅只是看了一眼便立于一旁不再急着出手,反倒是陷入到了鲁达周身血煞之气当中的史文恭的元神急了。

  只见史文恭元神之上绽放出一抹异样的光华,下一刻竟然生生的摆脱了鲁达周身血煞之气的禁锢冲天而起。

  若是单单只有鲁达一人的话,可能就被史文恭给逃了,但是这会儿楚毅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空中,伸手一抓,史文恭的元神便被楚毅给抓了个正着,就像是史文恭自己主动的投进楚毅手中一般。

  不等史文恭求饶,一股元气震动,当即就见史文恭的元神彻底的烟消云散。

  而在史文恭元神崩溃的刹那之间,识海之中气运祭坛不禁震动了一下,自空中落下的楚毅分出一部分心神沉入识海之中,心念一动,不由的呆了呆,那气运足足暴涨了近二百万之多。

  楚毅本以为杀了史文恭的话,能够给他带来数十万的气运便是不错了,却是怎么都没有料到史文恭竟然会带来这么多的气运。

  虽然说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气运大涨却是事实,这让楚毅不禁生出几分异样来。

  就见楚毅目光不由的落在了远处的王寅的身上。

  王寅修为也就是同呼延灼相差仿佛,两人交手,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卢俊义加入到其中却是让王寅的处境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尽管说卢俊义并没有尽全力,但是再怎么说,卢俊义也是一尊天人啊,就算是不出手,那也足可以牵制王寅的一部分心神来。

  不分神的情况下也就是同呼延灼拼个旗鼓相当,更不要说还要分神应付卢俊义了,所以王寅此时可以说是步步后退,几次都差点被呼延灼或者卢俊义所重创。

  史文恭的气息消失自然是瞒不过在场的一众强者,就算是处境大为不妙的王寅也察觉到史文恭气息消失不见。

  王寅首先想到的便是史文恭逃了,心中生出几分不屑来,可是很快王寅便看到了史文恭的尸体,顿时一颗心便沉了下去。

  那可是一尊天人强者啊,要知道太平年间,可能数十年都不会有一尊天人陨落的事情发生,然而这些年陨落的天人便不止那么三两位。

  原本高高在上的天人强者仿佛是随着天地打开了桎梏一般而大量出现,好似天人的价值一下子贬值了一样。

  不过真正的强者很清楚,天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天人,地位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任何一尊天人一样是坐镇一方的擎天白玉柱。

  “住手,快住手!”

  王寅侥幸的躲过卢俊义一击,心中不安之感达到了巅峰,终于忍不住的高声咆哮道。

  几人讶异的看着王寅,呼延灼手持双鞭盯着王寅道:“阁下莫非是要束手就擒不成?”

  吐出一口浊气的王寅先是看了呼延灼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楚毅的身上道:“我要同广阳郡王相谈!”

  呼延灼顿时感到一种被忽视的感触,眼睛一眯,正要发火,就见一道身影出现,不是楚毅又是何人?

  饶有兴趣的看着王寅,楚毅突然道:“王寅你好大的胆子!”

  被楚毅这么一声呵斥,王寅不由的呆了一下,要知道他可是没有泄露自身的来历啊,同呼延灼交手的过程当中,呼延灼几番询问,王寅都没有暴露,可是看楚毅那架势,似乎是知晓自己的来历。

  王寅下意识的道:“你……”

  不过这会儿楚毅盯着王寅道:“莫非你摩尼教也不甘寂寞,想要造反不成?”

  被楚毅一言点破了身份,王寅几乎是本能一般生出杀机,身上杀机瞬间弥漫开来,看那架势似乎是想要将楚毅给斩杀当场灭口一般。

  然而下一刻,王寅回神过来,他自己能不能活命还是两说呢,杀楚毅简直就是一种妄想。

  深吸一口气,王寅露出一副迷惑的模样看着楚毅道:“广阳郡王何意?在下怎么听不懂啊?”

第八百三十四章 宋某不走……: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三十六章 拒之门外的宋公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