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大师救命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六六章 请大师受裴某一礼!

作者:辰机唐红豆
    第二辆餐车跟第一辆差不多大小,上面也是一个银质的大罩子。

    很快服务员把大罩子拿掉之后退了下去,一群大师再一次围了上去。

    “这个是……”

    众人一看到这个沙盘,顿时齐刷刷的“咦”了一声。因为这个沙盘跟前面的一个不大一样,这个沙盘,是一个阴宅,说白了就是一片坟地。

    在沙盘的北方位置,是一条大约一米五左右高矮的坡地,在坡地的中央位置是一个原型的蓄水池,坡地下面则是一片稻田。

    在稻田的中央是一条大约半米宽的小路,小路正对着的地方,是一个坟头。

    整个地势环境并不如何复杂,但是萧帅一看到这个沙盘,顿时“诶”了一声,眉头紧皱。

    “喂,怎么了?”李梓欣小声的问他:“是不是这个阴宅不好呀?”

    萧帅点了点头,道:“你看呢?”

    李梓欣仔细看了一会,道:“我看不出个所以然,不过看着就是觉得不得劲。”

    “这个坟,问题很大啊,”萧帅轻轻摇了摇头,之后道:“先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这时候龚箭已经开始给大家讲解这个阴宅的具体情况了:“亡者去年秋季生病,前九月十三日此坟破土。九月十七人亡,九月十八安葬。此坟酉山卯向。此坟现在效力已显,问大致吉凶情况。此案例特殊,筒单。所以发上来让师传们练练手。亡者2个儿子3个女儿1个孙子2个孙女。老大男老二女老三女老四男老五女。长子家老大为女老二为男。次孑家只有一女。长女家一女一男。次女家一女一男幼女家二女一男。”

    他这话说完,在场众大师全部都沉吟起来。

    老实说,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最考验本事的时候。

    因为一听龚箭的话就知道这家人的情况龚箭肯定是已经都打探清楚,是对是错一目了然,是以这一次已经就比前一次大家看的时间更长了一些。

    萧帅觉得有趣,也跟着站起来凑到前面观看,方国华小声问萧帅:“萧大师,这个坟地,您怎么看?”

    此时在萧帅的眼中,这个坟地的沙盘最上面的水池那里,明显的跳出来了一个小表情图案,是一个盖着辈子浑身发抖的女人,萧帅一看便已经心中明了,道:“此坟伤女。”

    方国华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道:“当真?”

    萧帅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道:“当真。而且怕还不只这些,具体的……一会我再跟你说。”

    他们说话的声音极小,周围人都忙着看沙盘,谁也没注意。

    很快,一群大师看了一遍,掐指一算嘴里喃喃自语,马大师摸着下巴上的胡子,道:“水斜飞,过而无情,且从当面而出,水口无关锁,谓之流破天心,此种形谓反背无情,财难聚,家业退,后龙无力,且又无气,无穴可点,家中淫声斐然那。”

    龚箭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谢谢马大师的点评。”

    很快,葛大师在一旁道:“俗语水往低处流,水比坟高,有水淹坟之象。但水泥池子一般不漏水,不过却是死水。时间短问题不大,如果埋得时候,水池已经存在很长时间,那不论坐向水向。都一定有凶。后续出人命了吧?”

    龚箭继续点头:“谢谢葛大师的点评。”

    之后就是鲁大师:“土地枯黄无灵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坟一座万人踏,后代子孙难抬头,地角冲坟头,伤痛难免,看了这个阴宅我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风水小白一个,跟着感觉走啊,羞愧,羞愧。”

    龚箭赶紧安慰道:“鲁大师过谦了。”

    这时候三位大师都已经看过,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裴大师的身上了。

    裴大师叹了口气,道:“唉,我们风水师和别的行业不同。你给人家做风水争的钱里含有体力辛苦钱,含有技术钱,还含有业报钱。你做的好善事多当积福报。错事多当积恶。不要你把事做错了,却把钱拿走了,债却让你子孙还。看这个阴宅的风水师,不讲究啊。”

    他这么一叹,众人皆知道了这阴宅不好,龚箭点了点头,道:“裴大师说的是。”

    其他三位大师一起冲裴大师鞠躬,道:“裴大师教训的是。”

    龚箭是普通人,裴大师说的这翻话只能说是认同。

    但是鲁大师三人可是正经的风水师,听裴大师这么一说,顿时冷汗就冒了出来,心中忐忑。

    “老实说,”裴大师接着轻轻摇了摇头,道:“这个阴宅,越发的显得我华夏风水的玄妙与高深莫测。从峦头看:穴场是三角型,前方龙砂过堂,水反,凶地。从日课看,酉山卯向,用卯日冲山,乙日阴府,三甲一乙,都是坐山的敌人,腊月16日后,五黄道坐,必有车祸,伤灾,或疾病破财之事发生,事已经出了,三个月左右出事。”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峦头大家都看见了,坟后有井或水池。龙虎砂无情。明堂大家也都看见了,尖角射坟,这两项虽然不吉,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理气,酉山卯向水口出巽,按大玄空反局,一清二楚。总而言之,此坟自葬后难得平安,伤,病,灾,口舌不断,辰,戌,丑,未年发凶。断语:想发财万难,不出事万幸。”

    他说着,微微仰头看着窗外的天空,道:“无知先生害人那!”

    这个时候裴大师已经总结完了,龚箭顿时又看了看萧帅:“那个……您看……”

    眼看龚箭居然没公布答案反而看向萧帅,一时间在场众人顿时都好奇起来,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

    裴大师也好奇,看着萧帅,笑道:“这位小友莫非也是同道中人?”

    “不敢不敢,”萧帅笑眯眯的说道:“有点兴趣爱好罢了,随便看看。”

    “哈哈,看小友的面相,人中龙凤,”裴大师却忽然冲萧帅一抱拳,道:“裴某一直感叹我华夏地大物博藏龙卧虎,越是学的多了越是不敢造次,小友印堂发亮,双眉斜飞入鬓英气勃勃,尤其是一双眼睛隐有神光,当是不凡之人,还请小友随便说几句解裴某心中所惑。”

    他这几句话可以说的是极为客气,萧帅也是不好拒绝,当即笑了笑,道:“好吧,既然裴大师都问到了,那我也就献个丑了。”

    一群人一起听着。

    萧帅指着沙盘,道:“坟后的这水池里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死水,死水坟后深埋主克女,所以此家坟立好之后必然有女受伤。另外坟头前方道路垄沟纵横交错,主凶杀,此户男子必然诸事不顺,恐有天降横祸。如果子女命硬的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命不硬的话怕是要损丁。整体来看,这户人家子女后代到底能怎么样,还得看这个水池深埋地下的部分会不会渗水了。如果渗水的话会水淹阴宅,那麻烦怕就是大了。”

    萧帅这话一说完,在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会这么笃定。

    就连几位大师也最多只敢说这坟是凶坟,最多也就是说子孙后代会多难,但是谁也没敢像他说的这么肯定。

    莫非这家人,真的是伤女?

    “萧大师果然大才,”龚箭长出口气。老实说之前他送萧帅黑卡的时候其实更大部分是看在方国华的面子上,但是此时听萧帅一说,他是真的服了,道:“跟萧大师说的简直一点不差。亡者安葬前十几年,各家虽有不同但是都算正常家庭。亡者安葬后,后九月二女儿做过一次例行体检,所检科目都正常。腊月忽感**有块,微痛。后检查确诊为恶性肿瘤,双侧,扩散。现在已化疗,准备手术。同是腊月,次孑家的女儿有病。查出是静脉炎,就是血管内壁生出小红疙瘩。说是食物过敏,现在除了药还敢吃,别的食物都不敢吃,到现在也没查出病因病源。二女儿今年49岁羊,次孑家女儿今年7岁牛。前段时间。长子之子也就是亡者的长孙,与他妻子因生活中的小事发生口角。男的把水杯摔到了茶几上,破片弹到了妻子眼稍上部,划了一道口子,医生缝了14针。现在也基本好了。”

    萧帅点了点头,道:“总算还不算太坏,这说明这个水池还算坚固,要是漏水的刷,结果就麻烦了。”

    “萧先生果然大才,”裴大师看着萧帅,再次双手抱拳深深一揖,严肃道:“裴某这两年游遍大江南北,深感奇人异事之多。没想到今天居然能遇到萧大师,还请大师受裴某一礼。”

    “哎呀不敢当不敢当,”萧帅急忙把他扶了起来,道:“裴大师您可折煞我了,小子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五,如何敢受您如此大礼!”

    “哈哈,裴某不过早生了几年,虽然闻道有先后不过达者为师,”裴大师笑道:“裴某这一礼可是真心实意,萧大师切莫客气。”

    他这一礼给萧帅弄的这叫一个不好意思。

    不过这位裴大师确实是有本事的,看的也算是相当之准,不愧是一年只看三次的高人,这眼光已经相当不错了。尤其是为人又极为谦逊,萧帅对他的印象属实不错。

    裴大师续道:“裴某来之前就听闻有一位大师可以给演员开光,想必应该就是萧大师了吧?”

    居然是这个年轻人?!

    一听到裴大师这话,在场的一群老总大师们全部都惊了!

第一六五章 裴大师果真是好眼力!: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六七章 奇怪的好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