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谋断九州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一百五十章 城里城外

作者:冰临神下
    (求订阅求月票。)

    宁抱关将徐础请到一边,“攻打东都是你的主意,但是由我做出决定,所以一切责任在我。”

    徐础拱手,“宁王大度,但此刻不是划分责任的时候……”

    宁抱关又请徐础走出几步,“我不是在划分责任,只是要告诉你,虽然你是吴王,但是既然同意我当主帅,就得听我的。”

    “当然,若非宁王下令,我绝不会擅自分兵来这里。”

    宁抱关满意地点下头,他虽然出身贫寒,但是自小孤傲,与别的孩子一块玩耍,必要当头儿,平生所耻,就是居于人下,虽奉降世王为主,一有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也要自立。

    对他来说,压人一头既非目标,也非选择,而是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就像有些人暴躁、有些人随和、有些人沉默、有些人爱说爱笑……宁抱关脾气如此,他自己甚至察觉不出来。

    别人能察觉出来,薛六甲极度厌恶他,马维一见他就坐立不安,徐础也不由得处处小心,打点起十二分精神,就怕有出一点小错。

    “大将军率兵回京救援,估计入夜之后就能赶到,本来咱们是要夹击官兵,现在却变成被官兵夹击,东都若不尽快投降,你我以及众将士必死无疑。”

    “东都已有降意,再等一会……”

    宁抱关扭头看一眼西倾的太阳,摇摇头,“等不是办法,咱们等得越久,城里人越会看出咱们的虚弱。”

    “宁王有何计划?”

    “我要派你和那个胆小的家伙进城,劝说东都人快些投降。”

    徐础早已猜到宁抱关的想法,拱手道:“我可以去,但是有话说在前头:宁王知道我的身份,东都士民更是一清二楚,我去劝降,可能令他们下定决心,也可能适得其反。”

    “我们是天下的‘叛贼’,你是东都的‘叛贼’。”宁抱关居然笑了一下,“让东都人看看,‘叛贼’过得更好,而不是更差,如果他们对你恨入之骨,不必说,你死在城里,我死在城外,一早一晚而已,如果他们冷静些,能听进去你的话,咱们就有机会提前进城。”

    宁抱关扭头向远方望了一眼,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遇事虽然也有惊慌,总能迅速调整过来,“我可以假意接受招安,绝不会在阵前投降,官兵到时,我自会死战到底。”

    “请吴王派人向城里喊话吧。”

    “好。”宁抱关也拱下手,“想当初在河边第一次相遇时,我与兄弟们多有得罪,望吴王海涵,那时我还不知道吴王也是位英雄好汉。”

    徐础还礼,望向城池,没说什么。

    “吴王要带几人?”

    “不必,我与周律二人足矣。”

    宁抱关去叫手下的大嗓门向城头喊话,徐础招唐为天过来,“待会我要进城与朝廷谈判。”

    “行,我准备好了,随时能走。”

    “你不用随我进去。”

    “那怎么成?”唐为天歪着脖子、瞪大眼睛,“我一步也不能离开大都督,城里人阴险,万一要暗害大都督呢?”

    徐础笑道:“我就是东都人士,认得人多,谁敢害我?而且——”徐础压低声音,“我留你在外面另有用意,如果我天黑前不出来,也没有消息,或者我的脑袋被扔出来,你立刻去找王颠,大致在东边的无上园里,具体位置你得找找。”

    “我找,可大都督的脑袋……”

    “不必管它,你的腿脚快,找到王颠之后,对他说是我的命令,让他带兵回汝南城,与鲍将军汇合,一同去往邺城,向济北王或是湘东王投降,不可径回江东,记住了吗?”

    唐为天侧耳倾听,没有反应,徐础提醒道:“我问你记住了吗?”

    “哦,记住了,回汝南,找鲍敦,一块去向邺城的两个王投降,不要回江东。”

    “别管他人,该走的时候就走,不要犹豫。”

    “可我还是想留在大都督身边。”唐为天毕竟年轻,有孩子气的一面。

    徐础笑道:“算命的说我命大,以后我会找到你们。”

    “可你说过脑袋会被扔出来……”

    “我吓唬你的,应该不会……”

    宁抱关走来,唐为天也有点害怕他,立刻退开。

    “成了,我会带人退到营地里,你和那个家伙可以进城。”

    周律被人押送过来,以为要在城门前被砍头,吓得全身发软,走路摇摇晃晃,最后几十步是被卫兵拖行。

    徐础道:“周律,你随我进城劝降。”

    听说不是砍头,周律的双腿又能站稳了,嘶喊道:“进城!一同进城!劝降!劝他们投降!”

    卫兵面露鄙夷,将他推到吴王面前。

    宁抱关道:“你还有大概一个时辰。”说罢转身离去,带领将士向刚刚建成雏形的营地退却。

    唐为天最后一个走,几次想要说话,话到嘴边又咽回去,突然跪地磕了一个头,起身也走了。

    义军向后退,徐础往前走,周律紧紧跟上,慢慢地又有了些力气,“吴王,进城之后怎么说?”

    “要看向谁说,再定怎么说。”

    “吴王高见。我呢?需要我做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跟着我就行,你这张脸就是劝降的利器。”

    周律没明白话中含义,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那倒是,我在东都认识的人不少,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们也会投降。”

    快到城门前时,徐础看到了鲁宽坠地时留下的血迹,尸体已被搬走,轻叹一声,忍不住想,世上真有克夫这种事?

    周律笑道:“吴王这一进城可了不得……”

    徐础抬手,禁止周律开口。

    城门上的小门打开一条缝,有人探出头来,确认外面只有两个人之后,稍稍开得大一些。

    徐础进门,抬头看见接待者,心中稍宽。

    先有可劝之人,后有可劝之词,如果迎接义军使者的人还是费昞,徐础此命休矣,如今站在对面的人不是费昞,而是楼硬。

    楼硬似乎比从前更胖了一些,终于能与父亲不相上下,脸上表情十分古怪,像是要笑,又像是要哭,看上去与周律更像是兄弟。

    “只有楼中军一个人吗?”徐础上前问道。

    楼硬愈显尴尬,“还有其他人,那个……吴王请随我来。”

    城门下只有十几个人,从他们身上,徐础能看出强烈的恐惧。

    谈判地点就在城门附近,原是城门守官的坐厅,稍加装饰,摆着一条长桌,两边各有数把座椅。

    徐础独坐一边,周律不敢坐,站在他身后,对自己的身份困惑不已,越发显得失魂落魄。

    官员共有四位,除了楼硬,其他人徐础也都脸熟,记得应该是朝中重臣。

    四人坐下,中间的椅子却空着。

    徐础起身,“原来诸位叫我入城是在消遣,我不想谈了,告辞。”

    楼硬等人大吃一惊,起身时太急,带翻了椅子,楼硬绕过桌子小跑过来,“吴王这是何意?我们绝没有消遣的意思啊。”

    徐础止步,“既然如此,为何不见兰恂与梁太傅?你们能替皇帝做主吗?”

    楼硬拉住徐础的一条胳膊,急切地说:“就是因为没有主心骨,我们才迟迟没有开门投降义军。梁家人昨天上午带着陛下悄悄出城,今天我们才得到消息,如今宫里只剩下太后还在,太皇太后和皇帝都跑啦。”

    “兰家人呢?”

    “兰镛昨晚回来,说大军已败,朝廷闻讯大乱,他趁乱跑回家,带着父亲、家人也走了。”

    “济北、湘东二王?”

    “走得更早,说是要去搬取救兵,一直没有音信,现在想来,他们这是带着太皇太后逃难去了。”

    “楼中军怎么没走?”

    “我……我……大将军还在外头,我走不得。”

    徐础不信这个理由,楼硬只得道:“家里东西多,妻妾也多,我没想到义军来得这么快……”

    这个理由可信,徐础又道:“费昞费侍郎为何没来?”

    “他疯了,东都连支像样的军队都没有,他却要坚守,说什么义军本是百姓,不会打仗,东都百姓尚多,以百姓对百姓,又有高城厚墙,没有必败之理……我们实在听不进去,又见他杀死义军使者,想要胁迫全城人与他一块送死,这可不行,于是我们将他关起来。义军想要报仇,找他就是,真的与我们无关。”

    徐础心中暗惊,如果朝中大臣听从费昞的话,东都还真是不可攻破。

    东都毁于兰、梁两家,掌权的人跑得干干净净,剩下的人自然不肯迎战。

    “这个不在,那个也不在,如今东都谁的官职最高?”

    “没有了。”楼硬等人连连摇头,一个官儿道:“楼中军与吴王有旧,所以我们推他……”

    楼硬气急败坏地说:“齐大人,你别乱说,你们推过,我可没同意。”

    怪不得中间的椅子空着。

    徐础道:“既然你们同意投降,那就好办多了,义军奉天讨伐无道,不愿看到生灵涂炭,你们提出条件,能接受,义军自会接受。”

    四人抢着提出条件,与之前相差不多,全是如何保护自家的财物与地位,对百姓,没有一个字提及。

    徐础心中生疑,费昞既已入狱,楼硬等人应该早就开门投降才对,何以犹豫到现在?

    两名官员摊开纸,只要徐础点头,就将条件写下来。

    谈判正进行中,厅门突然被打开,闯进几个人来,当先一人喝道:“谁敢言降,先受我……怎么是你?”

    来者惊讶,徐础也很惊讶,拱手道:“田壮士,别来无恙。”

第一百四十九章 城下城上: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东都之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