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夫人持剑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70章 从长计议

作者:鹿青崖
    裴真没事,身上的寒症一散,她便提出要回韩府。

    韩烺不放心,招了锦衣卫的驻医来给裴真看了一回。那驻医平日只给些锦衣卫的校尉、力士,或者诏狱里一些暂时死不得的人看病。

    给指挥使的夫人这等金尊玉贵的人看病,还是头一次,自然是韩烺问他什么,他便答什么,多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寒症散了是事实,这位驻医答了,韩烺松了口气,嘘寒问暖了一番,心里想着锦衣卫冒出两个贼,还让这两个贼在眼皮子地下跑了,这事不是个简单的事,他得查,狠狠地查,夫人这边免不得顾及不上了。

    他让人将马车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搜了一遍,所有人员挨个认了,这才亲自将裴真裹了被子抱到了马车上,派了一支亲兵,送回府里,自己则留了下来。

    裴真安然回到韩府,未英那边的情形也传了过来。

    现在满京城都是出动的锦衣卫,未英一身重伤,动弹不得,留在冷成兄弟处养伤也是好的。

    她从前就听未英提到过,说儿时最好的玩伴便是魏方,那是个性子纯善的男孩。后来冷成魏方离了冷名楼,未英还每年与魏方通信。

    未英留在冷家她放心,悄悄吩咐木原联系外面的兄弟,让未英好生养病,另外派了一位兄弟装扮成未英的样子,到唐家亲眷宿处混淆视听。

    她将一切安排妥帖,这才换了半身尘土的衣衫,洗了洗头脸。

    黄铜盆里倒影着她卸去妆容后的样子,那眉眼间仍旧平静,只有她晓得,这也不过是表象罢了。

    与初初胸有成竹地卧底韩烺身边不同,今日今时,她觉的自己已经与被揭穿,只有一纸之隔了。

    这张薄薄的纸,就在她一念之间。

    哑巧上来给她换妆,她问哑巧手臂可伤着了。韩烺当时有多大的力道去捉哑巧,她心里清楚。果然哑巧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抿了嘴。

    “抱歉,”裴真叹气,轻托了哑巧的胳膊。她指尖微微用力,有淡青色的光晕出现在她指尖,一闪而过,哑巧却看见了,惊讶地张大了嘴。

    裴真神色如常,道:“若是未英也这里,我倒也能帮帮他。”她说着,抬起头来对上哑巧惊讶的脸色,微微一笑,“可惜不足为外人道也,只你晓得便罢了。”

    她手收回的时候,哑巧察觉自己的手臂已经没了一点痛,她连连朝裴真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说出一个字。

    是不能说,一旦被外人知道,引来觊觎的人,恐怕是杀身之祸!

    哑巧应着,还同裴真小心提醒,“不是要紧的伤,以后不要用了!”

    裴真弯了嘴角,哑巧虽不懂其中奥秘,却知道这是把双刃剑。

    且不说引来觊觎的人,只说她用起来也颇有限制。

    若是她的那柄长剑就在身边,她动用便会容易许多,可若剑不在身侧,她动用之后总觉身上乏力,精神不济,睡过去时,如同昏迷,周遭有人声动静,也都不及反应了。

    好在哑巧臂上的伤痕不过是小伤,即便剑不在,也影响不大。

    她安慰地朝哑巧笑笑,哑巧替她收拾了一番,下去了。

    裴真静坐在房中一个下晌,暮色四合时,未英那边传了信进来。

    拿掉绘春江花月的灯罩,裴真将那两角残片烧了干净。

    韩烺把证据烧了,现在想要弄明白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他亲口说给她听。

    她问过,韩烺那时不愿多言。

    现在,她还要再问吗?

    他会说吗?

    她又真的敢听吗?

    烛火摇曳,春江波光粼粼,明月安静祥和。

    裴真抱着臂站起了身来,望着这一副灯上画卷出神。

    她决定离楼就是为了自由,为了不再被迫行不义之事,若是以不义换自由,这自由果真是她想要的自由吗?

    她突然松开了手臂,挺直了腰杆,那笔直的身形如同一把藏于匣中的宝剑,她定定站着,吐出了一口盘旋胸中多时的浊气。

    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了。

    ......

    晚上韩烺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三更天,若不是今日他的夫人发了寒症,他不安心不踏实,他便在锦衣卫不眠不休也要捉住贼人。

    到现在,连半个贼人都没抓到,他办案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败仗!

    先说那男贼,本来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可谁知从天而降三人,其中一人竟然能以一敌十,硬生生为那男贼拖出一条生路!

    而后他们一路狂奔,血迹虽然有留下,可那几人明显是老手,处理得一干二净,只能查出贼人消失在了西城,可到底哪里,毫无头绪。

    而那女贼更是厉害,凭空消失在了锦衣卫,消失在了他眼皮子底下!

    整个锦衣卫都觉得,这真是见了鬼了!

    锦衣卫还在彻夜查办,韩烺回了府里,见正房还留着一盏灯,心里一松,一天的憋闷之气消散大半。

    他悄悄进了屋子,脱去外面满是风尘的衣衫,转身进了内室,他脚步刚绕过落地罩,纱帐里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那声音又轻又柔,像泻进来的月光,让黑夜中踽踽独行的人,脚下一亮。

    “夫君回来了?”

    “回来了!”韩烺应声上前,撩开纱帐坐到了床上,“怎么醒了?可是我吵着你了?”

    他想将手贴到她脸上,试一试她是否还冷,又想到自己虽换了衣裳,却未来得及净手。他伸出的手一顿,又收了回来,隔着被子拍了拍她,“下晌如何?可有什么不适?”

    裴真道没有,鼻尖嗅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一下坐了起来,“夫君的伤还在出血吗?没包扎吗?”

    她着了急,韩烺听了出来,不由地嘴角翘了起来。

    “忙忘了!夫人这一说,还真有些疼!”他说着,一颗大脑袋垂在了她的肩头上,哎呦呦地呻吟了起来。

    裴真本一门心思想着,自己那一收手还是没收好,到底伤到了他,她正心里不是个滋味,他竟就装起样子来,真不是道是该笑还是该气。

    她心里暗叹一气,扶了他,“我替夫君包扎吧。”

    话一出,韩烺眼睛陡然放光,“夫人,我一日没包扎,就等着这一刻了!”

    裴真到底被他逗笑了去,直摇头,叫了门外候着的人,将药拿来。

    而倚在她肩上的韩烺,不知何时坐直了身子,她看过去,吓了一跳。

    他迫不及待,已将上半身剥了个精光!

第69章 煎熬: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71章 上药的一晚(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