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喜上眉头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45 出事了

作者:非10
    可那随从仿佛聋了一般,竟头也未回。

    “三姑娘,那随从将山鸡留下了。”意识到这根本就是硬塞之后,车夫满面匪夷所思地说道。

    张眉寿一把撩开车帘。

    却见那蓝袍小少年已然坐上了马背,似乎料到她会看过来一般,冲她扬唇笑了。

    那笑意浸在午后金黄的阳光里,让张眉寿生出了一丝不真切的恍惚。

    恍惚间,他已带着随从拍马缓缓离去。

    张眉寿收回视线,盯着那只山鸡,半晌之后,却忍不住笑了。

    这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蓁蓁,我曾听说过,自古以来,以山鸡作礼,是有涵义在的。”一旁的苍鹿一本正经地说道:“山鸡性烈,不易活捉,其宁死不屈之气节也,常常为人称道。故而,士大夫间相赠山鸡,是有赞扬对方气节坚韧不拔之意。”

    赞扬对方气节坚韧不拔?

    “你该不是胡说八道的吧?”张眉寿质疑地看着苍鹿。

    苍鹿笑道:“岂会。公子赠你山鸡,想来必是尤为欣赏你,有意与你深交。”

    他亦知祝又樘的真实身份,只是此时尚有阿荔与车夫在,便改称为了公子。

    阿荔双手合于下颌处,美滋滋地道:“若姑娘也要表达深交之意,是不是还要回礼呢?”

    苍鹿认真点头。

    “按理来说,蓁蓁也该捉一只活山鸡回赠。”

    张眉寿压下内心与太子殿下互赠山鸡的怪异感,惊叹道:“……我去哪里捉?还是算了罢。”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送鸡的人只怕是一时兴起而已,怎到了这里,便被解读到如此地步了。

    “送鸡的人”确实没有那么多文绉绉的想法,原是准备带回宫中熬一味养生汤的,因半路见着了小皇后,便临时改了想法。

    在‘长辈’眼中,总是想将好东西留给‘孩子’吃的。

    ……

    阿荔宝贝一般提着竹笼,一路跟着张眉寿回了愉院。

    这是朱小郎君头一回与姑娘赠礼,她本觉得送山鸡太过‘粗糙’,不够美好文雅,可经了苍鹿那般解读,如今当真怎么瞧这山鸡怎么觉得顺眼。

    “姑娘,这鸡便养在院子里吧?以便姑娘日日都能看见。”阿荔提议道。

    张眉寿不知她为何对着一只鸡竟也满脸憧憬。

    “送去厨房,晚上便杀吃了。熬成汤,给鹤龄延龄,还有母亲那里都各送去一盅。”

    送鸡的人都那般仔细地教了,若是不吃,反倒辜负了一番好意。

    面对自家姑娘“不解风情”的果断,阿荔心中苦恼,却也别无他法。

    晚饭时,张眉寿果真喝到了鲜美的山鸡汤。

    “姑娘,奴婢给您看个好东西。”

    张眉寿洗漱之后,坐在梳妆台前托腮发呆。

    她盯着被压在妆奁下的那只信封,不知在想着什么。

    此时,阿荔捧着一只雕梅花镂空红木匣子走了过来,神秘兮兮地道:“姑娘,奴婢给您看样儿好东西。”

    张眉寿转头看向她。

    阿荔邀功般将那只盒子打开。

    张眉寿一阵讶然。

    那盒子里竟满满当当,全是蓬松干净的七彩鸡毛……

    “奴婢想着鸡虽是吃了,却总要留下些什么才好。这鸡毛油亮漂亮,奴婢洗得干干净净晾干,便于姑娘收藏。”

    鸡毛有什么好收藏的!

    张眉寿震惊于这小丫头脑袋里装着的“风花雪月”。

    其实,她年少时,应当也是这副模样的。

    那时她刚嫁入太子府,也曾羞怯怯地讨他喜欢,生怕他瞧不见自己每一分好,可他总是淡然如水,全然不为所动……她曾不止一次在心中腹诽——这般好看的小娘子你都瞧不上眼,究竟想找个什么天仙模样的?

    话是那样说,可她还是牟足了劲儿跟嬷嬷学规矩,还曾暗下苦读书,悉心去学那些品茶赏花甚至制香,只为能与他说上几句话。

    可他还是那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于是,她也渐渐觉得枯燥无力起来,干脆收起了风花雪月的心思,专心过自己的小日子。

    眼下想来,不免觉得那刻意讨他喜欢的模样,委实令人羞耻得面红耳赤。而又想到他亦是重生了一回,必也是记得她那幅矫作又笨拙的模样的,一时更是只想咬紧了牙捂脸长叹,痛恨自己年少无知。

    “姑娘,您脸红什么呀……”

    阿荔忍着笑,小声地问道。

    张眉寿刚想否认,转脸就瞧见了镜中自己一张脸烧红着。

    往事当真不堪回首。

    可她这把年纪了,竟还会脸红,倒也真是稀奇地很。

    ……

    次日,张眉寿去了私塾读书,却未见着徐婉兮。

    她虽内心早有了猜测,可此时还是有些踌躇。

    她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去一趟定国公府,将自己意外的发现告知。

    “今日怎不见徐二小姐来上课?可是身体不适?”放堂之后,蒋令仪向徐婉清打听道。

    张眉寿循声望去,这才迟迟发觉了不对劲。

    若真是定国公夫人出了事,那作为徐家四姑娘的徐婉清此时也当留在家中才对啊!

    为何只有婉兮没来?

    难道是她猜错了?

    张眉寿心思百转间,只见徐婉清脸色复杂地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这小姑娘性格内敛,不擅撒谎。

    蒋令仪目光微闪,都已察觉到了不对,更别提是张眉寿了。

    她又细观了徐婉清片刻,只见她脸色正常,眼睛也无半点浮肿,根本不像是哭过的模样——

    看来当真是她猜错了。

    若是定国公夫人命悬一线或是已经离开了人世,只是公府尚未对外言丧,府里的姑娘即便是做样子也必然是会哭上一哭的,绝不会是这幅正常的神态。

    所以,出事的兴许不是定国公夫人。

    可昨日在郊外,徐永宁听到家中仆人报信,分明是心急如焚地赶了回去……

    而今日却不见婉兮前来私塾……

    难道是婉兮出事了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张眉寿再也没了先前的踌躇,一刻都坐不住了。

    她离了私塾,本欲直接前往定国公府,可旋即便意识到如此太不妥当。

    倘若婉兮当真出了事,定国公府必会拒客,她应是见不到婉兮的。

    所以,她必须要换一个名目登门。

    “阿荔,你去使人将定国公夫人的那盆牡丹花搬来,随我将其送回定国公府。”

144 山鸡为礼: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146 胎死腹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