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摘仙令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三六七章 相叠之‘象’卦

作者:潭子


  师门厉害,师父师伯和师叔们都厉害,可是现在,他们帮不了她。

  陆灵蹊虽然万分希望,把最近做的事全拿出来,让师父和宜法师叔他们帮着分析分析,可是,毒誓横在心头……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天渡境和天渡境里的亿万生灵。

  不管混沌巨魔人无辜不无辜,它们总是无辜的。

  它们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打扰过谁。

  “不算卦,测字可以吗?”

  陆灵蹊被‘缘’之一字,弄得头大,绕不出她想走的圈,就想借外力。

  “可以可以!”

  老者笑咪咪的,“道友要测什么字,就在这桌上写吧!”

  以灵力为墨,陆灵蹊缓缓写出‘缘’之一字。

  “缘?”

  老者的笑容突然之间尽数掩去,半眯着眼睛,打量陆灵蹊的时候,还以眼角余光瞄向了坊市禁制外的天空。

  蓝天之上,无数云团正在迅速移动,似乎某个地方要变天了。

  他的眉毛抖了抖,“缘亦谓之玄,信之则有,不信则无。亦可以解释因果的一种,今日之因,他日之果,更或者,前世之果,后世之因。”

  “……”

  陆灵蹊没听懂,她被这个字折磨得很厉害,想在这里找点安慰,可是没被安慰到,反而感觉更绕了。

  居然扯上了前世之因果,前世没有叶湛秋,有狼盗,她可能都没活过十岁呢。

  “以上,可解因由、因为,统称因果。”

  老者又道:“此字,可令人喜笑欢颜,又可令人肝肠寸断。它预示的后果如何,很多时候,代表了两个极端。

  所谓一念在天,一念在地,全由心来。”

  他看了看拢眉的陆灵蹊一眼,“当然了,此字,还有两种解释,一为边,一为沿,边——乃边缘外缘之意,沿——乃尚着顺着的意思。”

  他想从她的字中,寻到到底是什么意思,奈何一时偷懒,居然没用笔墨,灵气所书虽然大部分的时候,是可以解的,但今天不止天象正在变幻,就是这坊市的人心,也在忽高忽低中沸腾,所以天地灵气亦在随同变化,根本不准。

  但是,让她再用笔墨写下‘缘’字,已然不行了。

  测字预测本就违背了天道之意,违反了自然法则。再让她写,不仅这小姑娘要倒霉,就是他也要倒大霉的。

  老者后悔死了,他明明是百年才开一卦,怎么好好的,非要今天摆?这天下这么大,怎么又摆到这里来?

  他偷着在袖中不停地掐算自己是不是被哪个混蛋阴了,随着手指头,一个又一个的痛起,急得胡子都抖了。

  奶奶的,终日打雁,果然要被雁啄了眼睛吗?

  他百年才算一次,天地至于要这么忌讳吗?怎么能把他也拖到这七界,这天下的因果中来了?

  轰!

  远处一声雷响,老者的胡子抖了抖,只能硬着头皮道:“小友这‘缘’字……”

  他刚这样说,本来好好的字,好像被什么冲撞了般,晃了晃后,一下子化于无形。

  这?

  正在细思他前话的陆灵蹊面色不由一变。

  “彖(tuan4)?”

  老者盯得紧,看得清楚,‘缘’字是先掉半个,“彖——乃指天的元气,为世间万物提供演变初始之气也,份属天地。”

  怎么会这么巧?

  他不动声色地把陆灵蹊打量一遍,从她的面相上,却看到了一些不适之处,不能不怀疑,人家是用了什么特别之物,易了容的。

  “缘至彖,就形成了最为特别的象卦,卦经有云,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见龙在田,德施普也。终日乾乾,反复道也。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飞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他掉一堆卦经,缓下心里的涛天巨浪,然后才解释,“第一句,道友想来是知道的,第二句之潜龙勿用,乃指阳气还潜伏在地下,所以要隐居不出。第三句,见龙在田,乃遍施恩德之意。

  第三句终日乾乾,乃反反复复都合天道之意。第四句,或跃在渊,意思是前进没有害处,但它还有一意,乃指不能冒进。”

  这小丫头,用一个字居然引发了天象大变,没意外的话,应该就与当年被压被锁的那些人有关了。

  老者恨不能头上冒汗,后悔自己的百年一卦,怎么就答应到七界迎新之地,“第五句,飞龙在飞,比喻可以有所作为。第六句,亢龙有悔,其实就是天地也当认识到,盈不可长久的道理。”

  无相界的锁龙印,提前破开,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似乎已经能隐约看出来了。

  老者干干的咽了一口吐沫,“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乃天德动静无端、阴阳无始、互相转化,不偏于一端之意也。”

  奶奶的,明明一卦,结果这样一变,居然让他解了两卦。

  “道友听懂了吗?”

  当年被压被锁之人,没有一个好惹。

  老者硬着头皮,“承惠,三十块下品灵石。”

  陆灵蹊:“……”

  她都听懂了,可是放一起,又好像完全没听懂。

  他的话好像是处处点在她之所思所想上,但是,联前想后,她还是不知道,拿这‘缘’字该怎么办。

  怪不得世人叫算卦测字者为神棍。

  陆灵蹊怀疑自己又被忽悠了。

  只是,她江湖经验少,找不到他的破绽。

  到了此时,陆灵蹊真是不能不叹息,修为代替不了人生经验。

  相比于其他人,她真的被保护得太久,离开师父师叔,离开宗门,在不能动拳头的时候,她好像总是被人用言语或者人家自己营造出来的各种‘势’压着。

  陆灵蹊板着脸扔下三十块灵石,一言不发地走入因为断煌老魔陨落,还在欢喜的人流。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无相界因为锁龙印,这么多年,一直游离在七界之外,可是,师父师伯他们不自欺,不自弃,以实际行动,从一开始就在向七界宣告,无相界强势归来。

  陆灵蹊停住了脚步,突然感觉,她的‘缘’字,和仙界的传下的‘缘’字,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彖’字,两者在流转之间相叠,形成无法言述的象卦?

  缘!妙不可言也。

  她发誓不能把混沌巨魔人的事,透露于外,是不是就是不可言的意思?

  彖,天之元气,是不是指的就是天渡境?

  混沌巨魔人生在世界之初,天之元气在那时最为充盈。

  陆灵蹊狠狠吐了一口气,急步回头,想找那个神棍再问问两者相叠而成的象卦是不是就是最终的卦象。

  可是,她明明没走多远,原本无聊躺在那里睡大头觉的神棍,却再也没影。

  这?

  神识渐放出去,可来来往往的人看了不少,就是没见到。

  真能跑这么快吗?

  在修仙界算卦的,正常都是混日子的低阶修士,按理,是不可能这么快跑出她神识能查之地。

  那?

  陆灵蹊发现,她因为一开始的低视,压根就没观察人家的修为。

  “掌柜的,知道你门前那个摆摊算卦的人,天天什么时候摆摊吗?”

  “摆摊算卦?”

  玄天客栈的掌柜甚为惊讶,“这门前没有摆摊算卦的呀!”他从来没见过呢。

  “玄天客栈是玄天宗的产业,”掌柜笑呵呵地道:“什么人能在我这门前摆摊啊?而且,这条街也是禁止散修摆摊的,道友是被人误导了吧?”

  “没人?”陆灵蹊一呆,“那是我看错了?”

  她急匆匆地转头,追上到二楼送茶的伙计,花了几块灵石打听好一会后,不能不怀疑,自己是遇到高人了。

  高人算卦……

  陆灵蹊在自己的房间,开着窗户,盯着她曾经算卦的地方三天,直到通天传送阵开启,也没见着人家再来。

  这三天,她把那象卦亲自写了出来,无事常拿着看,每看一次,感触好像都不一样。

  虽还是身处迷雾之中,但是,心却渐渐清明,不再那么患得患失。

  ……

  一天后,昆山界神水宫坊市,陆灵蹊因为接连传送,实在无有余力,赶往黄泉禁地赶了。

  崎山秘境就在黄泉禁地某处,那里都是神魂不全的各种鬼,以及借地修行的鬼修。

  对于鬼和鬼修,陆灵蹊因为转为鬼修的宁知意祖宗,无法再报恶意。

  修仙界是万物修行之所,鬼亦是万物之一,如何不能修行?

  有玄华姨的辟邪珠在,陆灵蹊倒是不怕到了那里,被那些鬼欺负,只担心那崎山秘地还在不在。

  “……黄泉禁地啊?”

  茶知事朝打听消息的陆灵蹊拢了拢眉,“现在的黄泉禁地可不比以前,据说,那里大小鬼王云集,十个月前,道魔大比之际,黄泉禁地还有大鬼王进阶化神。

  那天劫把神水宫的芙晚宫主都惊动了。”

  “噢?”陆灵蹊眼神微闪,“据我所知,神水宫有看守黄泉禁地之责吧?那位进阶化神的鬼王,没跟神水宫打起来吗?”

  “鬼王再厉害,也是新晋之身,如何是神水宫宫主的对手?”

  茶知事表示不屑,“而且鬼王进阶化神之时,基本都会重逆人身,到了那时,就不算是鬼了,只要不是那种常走下道之鬼,神水宫当然也不会为难人家。

  不过,神水宫只负责不让黄泉禁地的鬼王出来害人,却不管黄泉禁地里的众鬼吞噬,所以,在外面,道友是不会知道,黄泉禁地有多可怕。”

  他其实不建议她现在进黄泉禁地。

  “道友想要魂珠,其实可以向神水宫购买,她们每隔两百年,就会派弟子进黄泉禁地绞杀一次。

  虽然所售魂珠的品质不会太好,常有驳杂,可是炼制蕴神丹,绝对可以了。”

  到黄泉禁地的修士基本都是为了鬼珠去的。

  魂珠可以炼制蕴神丹,那东西对伤了神魂,或者因为神魂而滞留境界的修士非常有实用。

  以前,一个结丹修士进去,不算什么,但现在,真的有些危险。

  “四个月前,一队二十八人的修士队伍不听劝告,执意要进黄泉禁地,结果一个也没回来,他们的家人求到神水宫,神水宫的何前辈带了一队弟子进去,忙了大半个月,却只带回他们的一点撕碎的衣物。

  据说,他们是误进了鬼城,被众鬼吞噬而亡。”

  茶知事叹气,“鬼慕修士血液、神魂,那二十八人,成了人家的口粮,人家现在可能正食而知味,想要再尝修士的味道,道友如何能去?

  神水宫在前面的公示牌上,可是有过公示,要是再有人不听劝告的进去,她们不负责扫尾。”

  上次进去,她们也死亡了好几人呢。

  “道友……”

  “我就是问问而已。”

  陆灵蹊笑着拿出两块中品灵石付他的消息,“神水宫两位宫主芙晚和文遥,现在都在宫中吗?”

  “文遥宫主在灵界商谈修真联盟改组之事,芙晚宫主不爱出门,一直坐镇宫中。”

  该说的话,他都说了,人家如果非要找死,他也没办法。

  茶知事拿了灵石,“道友如果要去神水宫买魂珠,我亦可带路……”

  卖一颗魂石,他能拿一百块灵石。

  “先不急,”陆灵蹊给他倒了一杯茶,“我还有几个问题。”

  “道友请说。”

  “神水宫参加道魔大比的那位惊鸿仙子你可知晓?”

  莫惊鸿带着昆山界不少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在蚁蜥穴那里突围了,她在天渡境的时候,还一直没有消息呢。

  出来这么久,陆灵蹊虽然没听说昆山界人员损失超过他界,可总没消息不是事,她带大家出来时,总不能只把昆山界的人吧?

  “自然!惊鸿仙子可是文遥星君的爱徒,可惜,她现在被困天渡境。”

  “她的魂火一直都是正常的吗?”

  “当然!我们昆山界虽然有不少人的魂火都灭了,可是,其他各界的二次魂火大灭时,我们昆山界却安然无事。”

  茶知事对神水宫和昆山界多有维护,“惊鸿仙子修有神水宫最厉害的神通神水遁,此遁一起,哪怕化神修士想要抓,也会非常难呢。”

第三六六章 算卦: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三七八章 黄泉禁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