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兵器大师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百二十三章 致命的相遇

作者:一语破春风


  哇——

  哇!!

  一身黑羽的乌鸦飞过游轮上空,在一群海鸥中厮斗,发出渗人的叫声。

  游轮第四层,医务室中外面过道,站满了游客,过往的人也随着好奇心驻足,询问望着医务室房门的游客这在这里看什么,胖子也牵着茜茜站在人群里东张西望。

  远远的,看到夏亦带着人朝这边走来。

  “老亦,刚刚好像那个海里捞起来的女人,被抬进这里了。”

  “你在门口等我。”

  夏亦说了一句,伸手在小姑娘的头顶摸了摸,他身后的酒狂径直越了过去,强壮到极致的身体直接将人堆分开,有人被挤到,不爽的回头,看到的是凶煞目光正望来,急忙将头撇到一边,想要叫骂的话语硬生生咽回肚子里。

  “老板。”酒狂分开一条道,恭谨的回头说了声。

  这边,夏亦从小姑娘头上收回手,走去房门,守在那边的船员想要阻拦被酒狂拧着后颈的领子,嚷了声:“闪开!”

  轻描淡写的丢去一边。

  此时医务室里面,两名随船的医生和护士正给伤者检查身体,拉上的白帘外面,大副还有三名船员围拢在一起,说着下一个城市的距离,要不要将对方送去医院。

  船上医疗人员、设施终究有限,如果检查出对方有很重的伤势的话,不靠岸就会出人命,但相对的,如果靠岸,那么航程肯定会被耽搁,船上的游客到时候可能也会出现不满的情绪。

  “.…..这事儿怎么让我们给碰上了。”

  “这是做好事,公司那边应该能理解吧。”

  “屁,就怕游客不满,到时候投诉,公司那边可不管是不是做了好事。”

  那名大副低声骂了一句,嘟嘟囔囔的抱怨起来:“到时候扣的,又不是你们的钱,而且好事又怎么样?难道这女的还能给我当老婆不成?大腿上还有纹身,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人…….”

  话语还未说完,就一声巨响打断。

  嘭!

  惊的几人转过身,房门轰的向内踢开,魁梧高大的身形小山般堵在房门口,然后微微侧了一下,他们便是看到一道黑色西装的身影走进来。

  “你们干什么?!”

  “这里是医务室,有伤员,请你们立即出…..”

  就在其中一名船员喊出声音的同时,被跟着进来的周锦拦下,纤细的手指冲对方摇了摇:“小哥,别动。”

  走在前面的夏亦看着白色的帘子,低声对他们说了声。

  “里面那个女人,我认识。”

  说着向后伸出手掌,一个相貌清秀的青年上前,敞开的西装里,众人无法看见的阴影下,一副扑克陡然变成了一把银色的手枪,拿出来,放到了老板的手中。

  “你拿枪做什么,别乱来啊,穿上也有警察的。”那名大副惊慌的看着那支枪械,下意识的后退到两名同样战战兢兢的船员后面。

  那边,夏亦没有回答他,直接走过去,将帘子拉开,手中的枪对着里面的护士和医生随意的摆了摆,后者连忙退到一旁待着,一动不敢动。

  夏亦过去病床,看了眼浑身湿漉,披散头发的女人,面容虽然苍白,但也难以遮掩美貌,视线停留片刻,落到女子大腿上。

  “她伤势怎么样?”这句问的是旁边的医生。

  那医生看着对方手里的枪械,以及门外站着的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声音都有些发抖:“身…..身体没什么大碍,脱力了,所以很虚弱……就是脑袋好像被礁石一类的硬物撞过,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要等她清醒过来后,才知道,那个海底乱流本来就多…..这应该很正常吧…..”

  夏亦看着昏迷的女人,点了点头。

  然后,伸出手。

  嘶啦一声,将潜水服的尼龙布撕的更开,夏亦将手枪贴上去,偏头看去那名大副和船员,“现在知道我和她认识了吧?”

  手枪上的樱花图案,以及那名女子腿上的樱花纹身,连花瓣方向都一模一样。

  而且在华国,纹樱花的很少,毕竟容易联想到岛国那边…..那名大副随即愣了愣,脑海中已经有了大概的认识,毕竟跑船这么多年,对于邻国的一些事情多少还是知道的。

  很容易想到了暴力社团一类的组织。

  大副看了眼手枪,又看了看那昏迷的女人,让想要去通知海警的船员停下。

  “你们既然认识,那…..那你就把她带走吧。”

  这边,周锦已经过去将人抱了起来,走出医务室时,夏亦,将枪丢给财神,后者揣回衣服里,又变回了一副扑克牌。

  “大家在一艘船上,也是缘分,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安安分分的,你开你的船,我坐我的船,到了米国,各不相干,你觉得怎么样?”

  夏亦在那大副面前停了停,伸出手,那大副本能的往后缩了一下,伸来的手还是在他领间将一枚扣子系上,然后在白色的船服上拍了拍,“咱们华国有句老话说的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好不好?”

  看着面无表情的男子,大副沉默了半响,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嗯,你给我面子,我自然也要给你面子。”夏亦这才收回手,转过身回走,皮鞋跨过医务室门槛时,给予保证的话语也传进房间。

  “这条船上,我们不会给你惹麻烦,大家开开心心的到米国。”

  房门呯的碰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大副呼出一口气,虚脱般在旁边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刚刚与那人对视几眼,有种随时都有可能被杀掉的错觉。

  “大副,干脆还是报警吧,对方手里有枪……”

  “……”大副沉默了片刻,看看那边的医生,随后冲出刚才夏亦说过的话:“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看起来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只要不在我们船上闹事,怎么都好。”

  最后,又叹了一声。

  “怎么都好……”

  …….

  白云浮过碧蓝的天空,海鸥渐渐飞回海岸,巨轮破开海浪,翻起一道道浪花还在朝北太平洋航行。

  五层的客舱,一行人回到客舱,周锦给那女人换了一身衣物后,盖上了被子,这才打开门让夏亦等人进来。

  抱着茜茜的胖子,盯着昏迷的身影看了许久,皱起眉头,靠近自家兄弟,小声道:“老亦,这女人我怎么看着好眼熟。”

  “你想要勾搭就直说。”电蟒那手肘顶了顶胖子,“别用这么老套的方法。”

  夏亦望过来,赵德柱有些急了,指着茜茜:“茜茜可以给我作证,我胖子可不是花心的人,就是单纯的觉得这女人眼熟!”

  被举在半空的陈茜茜,一双小胳膊环抱在胸前,将头转去一边,颇为天真的眨了眨微卷的睫毛。

  “别指我啊,人家还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想起来了!”这时赵德柱将小姑娘放下来,拍了下脑门,指着床上的女人,“那天,我拿刀去杀那个御洗什么来着?”

  “御洗狩。”周锦提醒道,然后点了点头:“我也记起来了,那天商会的酒宴上,我和这个女人交过手。”

  “对,就是御洗狩,那天我看到这个女人就在御洗狩身边,只是当时没太注意,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她。”

  夏亦回过头看去昏迷的女人,皱起眉头:“和御洗狩有关系?岛国人?那为什么会在海上?”

  “要弄清楚也简单。”磁王走了过来,拿出手机对准那女人的脸照了一张照片下来,然后发给了通勤局的陈沙,这些原本就是他们的同事,至今还保留着电话号码,这点夏亦也是知晓的。

  电话另一头,已经离开厥门,快要过金雕大桥回到交河市的陈沙,叼着香烟,点开短信的瞬间,一下将烟头给喷了出去,接连咳嗽几声。

  连忙回拨过去。

  “.….这个女人怎么在你们那里?!”

  这边游轮上,房间里的手机开的是公放,夏亦等人自然也听的清楚,他从磁王手里取过手机,问道:“她是谁?”

  “三花贺美!你们找到她的?”

  房间里安静下来,从陈沙的语气里听的出,通勤局也在找她。

  夏亦皱皱眉:“她飘在大海上,被救下来了,我兄弟看到她和御洗狩一起出现过,我想要知道这里有没有其他威胁?”

  “大海上?那地点就吻合了。”电话里面,陈沙的语气顿了顿,稍微缓和下来:“她是岛国三花会的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确实和御洗狩接触过一段时间,但和你与御洗狩的过节没有关系,她来华国是安排偷盗了国家机密的三名岛国间谍出公海的,不过好在过了长江…..”

  “过了长江被宦门的人给拦截了?”夏亦插口进来。

  按陈沙的描述,胖子在袭击御洗狩的时候,这个女人和对方分道扬镳,去了江对面完成自己的任务,御洗狩死后,她也被宦门的拦截,至于怎么落的海,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思绪延伸,夏亦陡然明锐的察觉到了相同点。

  “御洗狩被自己杀了,这个女人想要安排间谍出华国也宦门堵住,时间不过相差十几天,几乎算是同时发生的……不可能这么巧合。”

  挂掉电话后,他看着床上的女人,眯了眯眼。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通勤局其实一直掌控着国内发生的所有事,利用自己,利用宦门来清理这些来华国捣乱的间谍。”

  杨森泰已经死了,所以不可能是他来做的,剩下的就只有那位通勤局万国豪,万局长,而且反借着林渐渊那件事,将副局长的位置抹除,那样通勤局里,他就是最大的赢家,没人能干涉了。

  陡然想通这一关键,或者说猜测,夏亦原本对通勤局升起了一点的好感,再次降了下去。

  “都是一些老狐狸啊…..”

  胖子看到兄弟皱眉的模样,小心说道:

  “老亦,既然这女人是个间谍,那我们总不能把她重新丢回海里吧?”

  “丢了多可惜,不如给我玩一晚上,再杀了。”酒狂站在门口说道,其他人见他开口,也不敢反对。

  然而话语刚落,酒狂忽然偏头,一支餐刀擦着他耳朵,呯的一下钉在身后的舱壁上,带着余力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房间里,夏亦侧过脸来,冷漠的眸子划过眼角盯着他。

  “我没决定事情之前,谁要多说一句,就没有下次了。”

  外面的大个子连忙放下环抱的双臂,垂下脑袋:“是,老板。”

  “这个女人先留着吧,说不定还有用得上的地方。”

  夏亦转过身跨出舱门,挥手招来一名异能者:“把孙凡找来,给这个女人治疗,让她尽快醒来,我有事问她。”

  “是。”

  游轮外,明媚的阳光在天空划过一道美丽的轮廓,落去西面的海平线,经过数日的航行,轮船接近夏威夷的同时。

  从相同方向,并行而来的两艘来自南韩和岛国的游轮也朝这里过来,作为中转,停靠休整,再驶去洛杉矶。

  名叫真田广一的光头男人靠着远方海岛的轮廓,眼皮狂跳。

  “我总感觉那边要出事......”

  参加世界擂台赛的三拨人,不期而遇。

   PS:最后再推荐一本书《我为一世魔主》还是一个朋友的。晚上还有一章

第两百二十二章 起航、及漂浮在海上的女人: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二十四章 女人的秘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