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兵器大师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两百五十七章 打捞

作者:一语破春风


  秋日的清晨,有着稍许的寒意,露珠顺着叶尖滑落,滴在地上的同时,侧旁的公路,数辆黑色商务车飞驰而过。

  香江距离厥门数十公里的公路之上,一辆辆商务车成列行驶的,正是返回国内的夏亦一行人。

  “上次搭船去岛国的那位阴九龄,是这一带航运的话事人,在这里打捞沉船,势必要和他沟通,借一艘打捞船来用。”

  飞驰的车内寂静了许久,快进入厥门地界后,夏亦才从假寐中睁开眼睛,轻声说了一句,车窗外,公路两旁的树木,枝叶招展。

  坐在旁边的周锦转过头,伸手在男人肩膀上揉捏按摩:“.….老板,这一带好像都是宦门的地盘,要不要和他们打声招呼?”

  看着飞驰向后而去的绿野,夏亦没有转过来,只是静静的望着外面,微微动了动嘴,唇角含着一丝笑意。

  “阴九龄说不定也是宦门的人,否则怎么可能在对方眼皮子底下做到这样大的家业,向他借船,不就是向宦门知会了一声:‘我夏亦到你们这边来了,行个方便。’”

  “我担心那件东西从海里捞出来,宦门的人也想要上来分一杯羹,怎么办?”车内空间很大,中间座位上的三花贺美听到后面周锦的声音在说,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忍不住回过头来,正好与从车窗外转回视线的夏亦对视一眼,然后连忙将头偏开。

  车队进入立有厥门地界标志的路牌,夏亦看了一眼前面那岛国女人,眸子里闪过一抹凶戾,“现在,我应该能和那位宦门千岁打一场了。”

  进入五阶之后,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除了肌肉骨骼变得更加紧实外,能力上,他能轻易挥使兵器所带来的强大力量,尤其是从金箍棒所代表的那位妖王,从对方凶狠的战斗意志,很大程度上刺激了夏亦本身的战斗力。

  眼下,或许能看清那个白宁的招式了。

  车内再次陷入安静,只有车轮在柏油路面上飞驰的摩擦声,在通过一条交叉路口,进入厥门这座城市所在的方向后,公路的右侧,浩瀚的海面倒映着这片清晨的阳光,波光粼粼的一片,映入人的视野之中。

  不久之后,车队转去厥门海港。

  阳光倾泄海面,海鸥立在马头的栓柱上,并不怯人的盯着一名穿着绸卦的老人站在海边,远方的水面上正有货船来去。

  呜——

  轮船的汽笛声里,有人过来,“阴叔,那个人真的要过来?我们单独见那个乌鸦,会不会让宦门的人……”

  “两边都不好惹…..”

  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的阳光,阴九龄叹了口气打断心腹的话,转过花白的脑袋,看着从栓柱上飞走的海鸥:“……私自见他,就是让他办完事,赶紧离开,省得和宦门的人撞见,惹出一些事来,那个乌鸦真的是让人头疼的家伙,东京、洛杉矶……唉,你看我们这座城市,你想看到一片废墟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老人负着手望去远方的城市轮廓,阳光里的厥门,同样也是一座繁华的大城市,曾几何时,他年轻的时候跑船经常会来这边赌上两把,后来生意越来越大,就不再想赌了,因为有好几家赌场,都有他的股份…..如今的城市还在不断扩建,而他却是已经老了。

  “阴叔,那边有车过来了。”旁边,手下人轻声提醒。

  老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远远的,一辆辆黑色商务车自远而来,在前方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停下,一扇扇车门哗哗的拉开,然后又碰上。

  锃亮的皮鞋踏进地面些许的积水里溅起水渍,夏亦跨出车身,四周的手下,磁王、电蟒、狂鼠…..以及十多名褐发、金发的变革者跟随在后,朝那边过去。

  “阴叔,又见面了!”夏亦做为晚辈,礼貌上他还是懂的,先开口,笑着伸出手。

  对面,阴九龄与他握过手,脸上也带着笑容:“夏先生这次过来,要做什么,我已经知道了,你要的打捞船就在那边,配了几名船员,你们随时都可以出海。”

  夏亦松开手,看着老人:“阴叔做事爽利,那我也不推辞了。”

  手朝后面轻轻招了招,麾下的人手立即跟着阴九龄的人前往打捞船那边,三花贺美自觉的跟上去,在夏亦面前恭谨的躬了一下:“boss,我去协助。”

  得到夏亦‘嗯’的一声答复,她便随磁王、电蟒跟了上去。

  “这个女人…..不是华国人吧。”

  阴九龄看着走在两个男人中间的三花贺美,从对方口音,听出了不同,此时他和夏亦走在码头附近,一众人手下距离三米吊在后面慢慢跟着。

  “那艘沉船就是她的。”夏亦也不隐瞒。

  “但是船上箱子里的东西,不是她的。”阴九龄偏过头笑了起来,他这把年龄,经历过许多事,并不畏惧面前凶名赫赫的‘乌鸦’。

  看着打捞船赫赫驶离码头,眯起眼:“那个女人是岛国三花会的人,跑到我们这里来搞事情,接过被宦门的人盯上,那位千岁白宁,一刀把她船给劈没了。”

  “一刀?”夏亦偏过头看他。

  老人点点头:“一刀!不过我也是听说的,可那艘船没跑出厥门海域,也是事实,所以你过来,我尽量配合,大家都是华国人,少一些争端,和和气气的不是更好,你说是不是?”

  “阴叔这是话里有话啊。”

  “这倒没有。”老人停下来,与夏亦对视片刻,说道:“…..我知道上次你手下一个女子差点被杀,心里多少还憋着气的,所以这次我不经过宦门,先帮你,大家就落一个相安无事。”

  夏亦盯着这位老人好一会儿,有些浑浊的眼睛里有种只属于上一辈人的倔强、团结的情绪在里面,他点点头:“那件事,阴叔就不要放在心上,后面主使的人已经死了。”

  “那就好,那就好,去那边屋里一边喝茶,一边再聊聊?我倒是很想听听你大闹东京的事。”阴九龄心里多少有些释怀,邀请眼前的年轻去那边港口的办公楼坐坐:“我这人虽然老了,但对倭人,向来都不喜欢,我爷爷就是侵华战争里,我父亲只是渔民,结果被倭人的船给撞翻在海里,再也没有回来了。我母亲就带着我到了长江这边投靠亲戚…..这一晃就是六十来年过去了。”

  夏亦静静听了一阵,但并没有跟他去办公室喝茶的打算,“那往后,我再去岛国,阴叔就继续掌舵!”

  “哈哈,和你们年轻人做事,我都觉得自己变成棒小伙了!哈哈哈——”老人随后小声附耳过去,“其实,我年轻那会儿跑船的时候,也悄悄杀过一个岛国人,哈哈!”

  笑着,他朝夏亦挥了挥手,便走回办公地方,人老了,站久了身子骨也就乏了,吩咐手下的人要好好招待夏亦等人后,已经进了大楼内,迎面有人匆匆忙忙的走过来。

  差点撞上老人。

  “传男,你风风火火的做什么?”

  “没事没事,阴叔!”那青年笑了一下,指着手里的电话:“刚刚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说是要过来办业务,我去接他。”

  “哦,那你去吧,你爷爷让你来跟我,那就好好干,以前那些事就不要再想了,人只要活着就可以重头再来。”

  阴九龄勉励他几句,走出两步,又将青年叫住:“对了,码头那边,你不要过去。”

  “是。”

  送走了老人,名叫程传男的青年疑惑的望去码头的方向,却是下意识的走了过去,远远的,码头上十多名黑衣人双手交叠腹前,笔直站成一排。

  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坐在码头栓柱上,沐浴阳光。

  青年只看到了一点背影,身体就隐隐颤抖起来,捏紧了手中的电话,两腮随着牙关紧咬鼓胀起来,呼吸都变得急促。

  然后,转身离开,去往停车场,坐进车里努力的平复情绪。

  “夏亦……”口中呢喃出这个名字时,他发动了汽车,很快驶出了港口朝着城市里过去,穿过数条街道,在一家白天营业的夜总会前停下。

  他朝门口几名身高体壮的保镖点点头,快步了进去,劲爆的音乐随之在耳中变得清晰、吵杂,昏暗的大厅,只有一个雅座上有人坐着,正看着中间圆形的舞台,衣着暴露的女子妖娆的围绕一根钢管搔首弄姿。

  “哈哈……把腿再抬起来一点,岔开!岔开——”

  “对对对,就是这样…..哈哈哈……还有胸上那布片挪开!妨碍本衙内看小....咪…..咪了啊!!!”

  令人发指的笑声,随着程传男过去,看见的是一名微胖圆脸的小胖子。

季尾小姐(结):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两百五十八章 高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