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放浪地球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序幕:

作者:龙鳞道
    公元2819年。

    波及全球的世界大战已经持续了五年,华夏调停失败。

    三年前,欧美日联盟率先动用了核武器,俄非联盟反击!

    华夏虽然并非其目标对象,但核污染之下,整个地球已无净土。

    而在公元2817年,东日帝国甚至以试验失误为借口,在已归属华夏联盟的句丽半岛引爆了一颗氢弹。

    华夏警告无效,向东日帝国宣战,但为了防止局势更加失控,依旧未曾动用核力量。

    三年时间,整个句丽半岛皆被其占领,东日帝国兵锋已至长白地区。

    ......

    公元2819年10月10日。

    “女娲一号参数调试完毕!”

    “女娲二号参数调试完毕!”

    “女娲三号...”

    “......”

    “行动代号盘古开天,共有十二艘移民母船准备就绪,六艘无法运行,请指示!”

    昆仑山脉地下深处,一个灯光通明的大厅中,一道道指令正有条不紊的发布着。

    在一面巨大的光幕前,站着熙熙攘攘一片人群,个个气势昂然,显然都身份不凡。

    一位两鬓斑白、个子不高、只有一条手臂的老人站在最前方,目光冷峻,沉声问道:“请汇报可容纳人数!”

    “缩减其他物资之后,最终参数已确定,十二艘母船可容纳人数为一百四十五万八千人!”

    大厅中,顿时一片寂静!

    虽然早有所料,但这最终数据出现之后,依旧令人有些难以接受。

    如今,华夏的人口接近五亿,如若按这个数据推算,能登上移民母船的只有百分之一不到。

    老人默默转身,语调不高,但却充满了威严:“原先预计两百万名额,其中种子一百五十万...政府和商界五十万...但是,如今看来,已经无法按照原计划执行!”

    “欧美日联盟已经研制出了超级三相弹,而俄非联盟的新式Tsar bomb也已研发成功,局势已经无法逆转...

    最乐观的估计,一年之内,除非两方有一方彻底投降,否则的话,地球将不再适合人类生存!”

    他单臂一挥,斩钉截铁的说道:“种子是从全华夏最顶尖的人才中精选而来,对一个文明的延续来说,他们,比我们更重要!

    所以...我,唐天行,留下!”

    片刻沉默之后,一个个声音响起。

    “我,冯远征!留下!”

    “我,王奎,留下!”

    “我,刘健,留下!”

    “......”

    在这一刻,这些站在华夏权力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体现出了惊人的凝聚力,一百三十四人中,无一人退缩。

    三年时间,穷尽华夏之力,打造出了这十二艘移民母船,无论是从地位还是贡献上来说,他们都是最有资格率先登船的那一小撮人。

    但是,只是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他们便等若是放弃了希望,也放弃了生命。

    老人欣慰的笑着:“我唐天行执掌华夏三千七百八十五个日日夜夜,倒有一半时间是和诸位勾心斗角,却没料到临死还有这么畅快的时候!”

    他躬身致礼:“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一位面色苍白的老者,向前一步,微笑着说道:“唐老鬼,咱们可不是给你面子,而是为了华夏,为了传承!

    更何况,三年时间,我刘家一共有一万两千一百二十六名儿郎倒在了战场之上,此仇不能不报!

    光留下你,我可不放心!我得看着那些王八蛋死透才行!”

    “我冯家,八千四百名!血债血偿!”

    “我王家,七千三百名...”

    唐天行哈哈大笑:“好!盘古开天行动即刻执行,东速系统准备启动!”

    他顿了顿,收敛了笑容,环顾四周,昂首怒喝:“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虽远必诛!”

    ......

    公元2819年10月11日!

    昆仑山脉上空,有道道绚烂的光芒闪动,十二艘移民母船自深埋地下的基地腾起。

    它们,将前往半人马近邻星系,传承华夏文明的种子!

    在女娲号离开之后三个小时内,三十六枚东速导弹,自满目疮痍的华夏大地上腾飞而起,将整个民族的怒火倾泻在了身旁的弹丸小岛上。

    忍耐了三年、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华夏正式参战!并激活了使用一切力量的权力!一击灭国!

    末日战争来临!

    ......

    时间往前推进八百年。

    公元2019年2月10日。

    ......

    『人类精子库精子的采集和提供遵守当事人自愿和符合社会伦理原则,不以营利为目的。』

    『人类精子库是社会公益性机构。』

    『供精是一种人道主义行为,对人人享有生殖健康具有重要作用。』

    『规律的发泄,有利于新陈代谢和身体健康。我们呼吁健康男士踊跃捐精,帮助不育夫妇。』

    马二狗看了看墙上的几条标语,努力的在其中找着自己认识的兄弟,都快挤成斗鸡眼了,也就对诸如‘人’‘一’‘不’这几个老面孔有点印象。

    但幸好这几个字在这几条标语中出现的频率挺高,倒也让马二狗颇有几分得意。

    要说模样,年轻时他在十里八村的也算数得着的俊俏后生,可惜这些年走南闯北,风里来雨里去的,如今才二十六,看上去倒好像快四十的模样了,逢人说话都是点头哈腰的,一脸老实劲。

    “下一个,马平安。”

    略微一走神,加上对那名字实在还生疏别扭,却没听见,等到护士喊了好几遍,就差没拿话筒吼起来,马二狗才一瘸一瘸的跑了过去,将手中的学生证和先前的验血单子递了上去。

    “来了来了...大姐,这呢。”

    “怎么搞的...”小护士不耐烦的嘟哝了一句,仔细的用那照片对了对,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叫马平安?北京大学建筑设计系的?”

    “怎么了大姐?俺就是马平安啊...”

    马二狗一张看上去最起码有三十出头的苦瓜脸笑成了一朵花,心里却呯呯的跳着,也不知道这花了三十块钱搞的学生证顶用不。

    真是的,非要说马二狗这名不像大学生的名,要叫什么马平安,平安平安,念快了不就是骗嘛?

    多他妈的显眼,哪有马二狗好啊?

    你瞧,人家也看不顺眼了吧?

    马二狗不住的嘀咕着:“要出了岔子,非得回去把那卖证的老狗摁地上好好抽一顿不可。”

    “不是才二十二嘛,怎么这么显老...”

    幸好小护士看了半天那学生证也没看出什么破绽来,只是轻轻的嘀咕了一句。

    抬头又朝那验血单看了几眼,在电脑上敲打了几下,递给他一张表格和一张号牌,硬邦邦的说道:“血样合格,你是六号,先把表格填了,而后去那边等着。”

    “大姐,能不能帮个忙...您瞧我这手...”

    马二狗早有准备,把一只缠满了纱布的右手举了起来,而后用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纸条来:“俺的资料,这里头都有,就麻烦大姐您,帮俺填一下,中不?”

    他一口一个大姐,叫的亲热的很,脑袋也往前凑着,一股酸酸的汗味顿时越过了护士台,往前弥漫而去。

    “手都断了,还来捐这个...”

    小护士一皱眉头,捏着鼻子把那表格和纸条又接了过去:“行了行了,站远点...怎么好像一礼拜都没洗澡一样。”

    “嘿嘿,俺这手坏了,这几天洗不得澡...

    不过大姐,俺平时办事,用这手,不耽误不耽误...”

    马二狗生怕误了好买卖,连忙将一左手举的高高的,理直气壮的说道。

    屋子里的人顿时哄堂大笑,那小护士脸上也是一阵绯红。

    “这娘们倒长的不赖,比之前工头家里那大屁股婆娘强多了...”

    等到那小护士将表格填完递还给他,马二狗这才放下心来,咽了口口水,点头哈腰的连说了几声谢谢,到一边坐了下来。

    马二狗出生在东北的农村,家里条件苦,一家兄弟姐妹六个,他又是老大,所以早早就缀了学,至今也就小学二年级的文化。

    但二狗自小聪明,虽没上过学,但十几岁就将村头老王头的一手木匠手艺学的滴溜,加上祖传的挖井功夫,在远近几十里地也算是出名的小能人了。

    等到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村里不少人都出去找活计,据说还都混得不错。

    马二狗一打听,顿时也来了兴致,弟弟妹妹大了,家里的农活不愁,于是便跑到了京都,找了一建筑工地做了个民工。

    凭马二狗那一身木匠把式和挖井的功夫,搞建筑也还吃得开,没多久就升做了小队长,一开始几年倒还不错,每年也都能挣上几百上千给家邮去。

    但到了后来,这碗饭却也不好吃了,施工要求越来越高,就连一个小队长,也得看得懂图纸什么的,小学二年级文化的马二狗也因此被撸了下来。

    这也算了,只要有体力,去哪都有饭吃,但这世上往往就是这样,倒霉事情总是一件件接着来。

    没多久,在一次施工事故中,马二狗又将腿给压折了,工头眼睛一瞪,给他按了一‘不按规定施工’的帽子,塞了他千把块钱,就把他辞退了。

    在租的简易房里把身体养好了,但也落下了轻微的跛腿,这下活就难找了。

    中国人多,这几年进城的也多,身强力壮的小青年一拉一大片,谁还会要他这样有点残疾的?

    混了几个月,钱倒花的差不多了,但活却还是没找着。

    马二狗天生爱面子,想想当年在老家也算个出息人,却也不愿这么灰溜溜的回去,就赖在了北京,每天东晃西晃的找起了路子。

    人一到了绝境,就容易学坏,这不,给他认识了一伙街头骗子,便入了伙,凭他那老实憨厚的模样,倒也很受重用。

    马二狗长得一副老实模样,也没啥文化,可脑子瓜子聪明的很,平时又肯琢磨,跟着这伙人骗术学了不少,还时有创新,没多久自己也拉了一伙人,自己当了老大,单干了起来。

    可刚干了没多久就遇上了严打。

    马二狗谨慎,虽然北京大,但万一走了狗屎运遇到个认得他们面孔的苦主,倒了霉也没处说去,既然外头风头紧,二狗老大一声令下,全部趴了窝。

    一群人无聊,天天在屋子里瞎扯,其中有一小子也算见过世面,就说起以前在别的团伙冒充大学生捐精的事情来。

    马二狗一听,就来了神。

    咱们苦哈哈出生的哥们,其他没有,虫子倒是一把一把的抓,都没婆娘,平时光喂墙了,贼浪费。

    这事却是好事,据说还能看那赤膊女人和男人打架的毛片,爽爽的完事,还有几百个大洋的犒劳,整好了也能开辟个新战场,还不赶紧了上?

    作为老大,马二狗自告奋勇先去探探道。

    问清了地方、手续,而后找了专卖假证的老狗头,半买半抢的花了三十块钱搞了一假学生证,又在这捐精的地方踩了二天点,这才满怀信心的走了进来。

    “六号...六号...三号取精室。”

    没多久,那小护士又叫了起来,马二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往里面走去,幸好那个‘三’字也是老熟人,倒也一下便找对了门。

    门内有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医生,接过资料,看了几眼,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却没多说话,手脚麻利的帮他量了量体温,就递给他一大圆口的塑料小瓶,指着里面的小房间说道:“进去吧...会摆弄DVD吗?”

    她看人的眼神里分明有一丝不屑和嘲笑,马二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身子抖了一抖,点了点头,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去。

    其实象马二狗这样冒充学生来捐精的也不少见,这女医生也是见惯了的。

    只是中国人讲究脸面,社会上对捐精这样的事情毕竟不很感冒,精子库每年的任务基本上都有缺口,所以大部分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大家一起糊弄糊弄过去算了。

    反正除了验血之外,取出来的精子还得经过严格的化验,确保没有传染病、性病等等毛病才会收入精子库里备用,只要生出来的孩子健康,也出不了什么大纰漏。

    至于小孩的智力如何,这就不好说了,科学家的后代是白痴的也时有范例,是不?

    马二狗安了安心,摆弄了一下屋内的DVD,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说起来,这玩意他也不是没见过,但想想外面那小护士和那女医生,二狗却加倍的来劲了起来,不一会,就打了几个寒颤。

    提着那小瓶,里面晃悠晃悠都快有大半瓶了,马二狗咧着牙就是一阵笑,把裤子一提,昂头挺胸的走了出去。

    把瓶子往女医生手里一交,在那女医生惊讶的眼神中取过了盖了章的条子,领钱去也!

    抖了抖手里刷刷作响的几张钞票,马二狗一阵兴奋。

    他娘的,这轻轻松松的,就搞了四百块,抵当年老子我干一个月的。

    人一兴奋,瘸腿感觉也利索了,医院门口是条车水马龙的大马路,马二狗一溜小跑的跑到马路中央,看看对面没车,翻着栏杆就悠了过去。

    没料到,裤兜在栏杆上那突起的地方一扯,却把人给绊住了,马二狗一个措手不及,翻过去一半的身体又弹了回来...

    ‘吱...’的一声刹车声,而后是‘砰’的一声。

    马二狗腾云驾雾的飞出去十几米远,顿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剧痛,一声哎哟妈呀还没叫出来,眼前一黑,脖子一扭,‘嘎崩’就断了气儿...

    ......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二狗幽幽的醒了过来,耳边尽是嘈杂的声音,也没睁眼,悄悄的动动胳膊动动腿。

    嘿,没事儿,被那么大一车撞了还没事,这下回去可有得吹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大难不死福气就来,至少能讹那司机一票了。

    马二狗肚子里偷偷乐着,人还是躺着不动窝。

    过了半响却感觉有些不对,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浮了起来一样。

    这下可憋不住了,偷偷睁开眼一看,妈呀,自己已经悬浮在了半空,底下围了一群人,里面还有警察走来走去。

    仔细一看,却又傻了眼,那地上一动不动躺在血泊中的,可不就是自己...

    死了?但现在这又算什么情况?难道是那牛头马面还没来不成?

    马二狗顿时哭出来的心都有了,想想自己坏事干了不少,这一死准保下十八层地狱去,只炸油锅那还算宽待。

    他神经倒是极粗的,落到这种境地也没吓晕了头,左看右看,扒拉扒拉了腿脚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一下二下,艰难的动了动,忽然背后有股吸力传来,唆的一声,眼前一片模糊,直感觉天地都转了起来。

    片刻之后,总算停了下来,再看看,自己已经换了个地方,就好像被关在了一个四处透明的屋子里,自己的身子也看不见,旁边黏糊糊、黄叽叽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正纳闷着,却看见一个巨大的影子罩了过来,看那大模样,晃晃悠悠象个人似的,马二狗分辨了一看,顿时傻了眼。

    “那...那不是刚才那女医生吗?”

    他也是聪明人,一看见这女医生立马就了解了自己的处境。

    这透明的屋子只怕就是自己用过的那塑料瓶了,照理来说,身旁那些玩意就是自己的儿孙,而自己...却成了自己的虫子...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不过马二狗倒也算是个汉子,惊诧了会便冷静了下来。

    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和那到了地狱扒皮抽筋下油锅比起来,虽然不知道日后怎样,但眼前怎么计较,这小日子都比那个滋润,也就安下了心来...

    晃着脑袋看着身旁那些瓶瓶罐罐,自己无聊了,在心里叨唠着给儿孙们上上教育课,倒也自得其乐。

    不过这好日子也没过多久,不久之后,马二狗就随着那些瓶瓶罐罐被装进了一黑漆漆的盒子里,而后晃晃悠悠了好久,也不知被送到了哪里。

    随着一阵冻彻骨底的寒冷传来,马二狗连灵魂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一章:我是马平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