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小说 » 放浪地球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五十五章:各有所需

作者:龙鳞道


  联盟艺术协会――这么一个充满官方色彩的名字其实却是联盟内最有名的连锁咖啡馆,还是最高档的那种。

  当然,这种高档与其说体现在价格上,还不如说体现在它对顾客的选择上。

  没错,它选择顾客,而不是顾客选择它。

  在经济社会的年代,还有这样的经营风格,实在罕见。

  这个艺术沙龙只接待Z人,虽然有点古代种族歧视的意思,但在联盟自由至上的假帽子下,却也没人会来干涉。

  更何况,联盟的高官达人、巨商富贾倒有90%都是Z人,更为它的兴旺提供了便利。

  在这里,一杯最普通的咖啡也要卖到几千块,最昂贵的更是以万来计数。

  但是,来过这里的人中,一百个倒有九十九个能找出各种理由来,以证明花上几万元去联盟艺术协会品尝上一杯咖啡是多么的物有所值。

  屋顶那巨大的拱形透明光幕是高科技的结晶,无论刮风下雨,让人总能感觉到和自然是那么的亲近。

  屋内一件件昂贵的末日前古董,每一件都彰显着这里的尊贵。

  四周数万平米的四季花园在这寸土寸金的外滩地段更是独此一份。

  抛开这些不谈,就算是最普通的鸟窝咖啡,也是用手工一颗颗挑选出来的上品。

  就连泡咖啡的水也是从遥远的巴黎运来的阿尔卑斯高山雪水。

  然而,这一切都比不过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那就是,在联盟艺术协会你几乎每天都能看见那些鼎鼎大名的明星出没。

  在娱乐事业极端发达的遗民联盟,追星早就已经发展成了一项事业。

  就算那些自诩身份高贵的达官巨贾也有不少都是某某人的忠实粉丝。

  而联盟艺术协会里满墙壁的明星签名、留影还有门口时不时贴出的‘明日XX将来我店一游’的告示,对他们都是极具吸引力的东西。

  4113年12月11日下午三点,马平安靠在艺术协会那舒适的空气动力软垫上,面前是一杯散发着浓郁芳香的考比·努瓦克。

  在窗外倾泻而入的暖阳里,马平安一面品尝着一面往旁边看着。

  这地方的环境确实不错,每一个座位都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据说旁边那好似流水一样的光幕可以阻隔音波的散发,所以这里也成了不少人商谈机要的地点。

  “小婷,你知道这咖啡的来历吗?”

  沉默了会,搅着面前这十八万一杯的咖啡,马平安似乎记起了对面美女的存在,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声音很是肉麻,但只要能拉近与美女之间的距离,以他的脸皮,这样的称呼换来的数十个白眼又算得了什么?

  舒婷今天穿着一身粉色的裙装,看来刻意打扮过。

  花纹复杂的蕾丝高领下,一张略施粉黛的小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难得的展现出了一点淑女的模样。

  当然,这是在她没有把中指竖起的情况下。

  “死色狼,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当心我扁你哟!”

  美女恶狠狠的将身子伏了过去,低声的警告着。

  旁边到处都是些衣冠楚楚的家伙,舒婷可不愿意被别人说自己粗鲁,稍稍收敛了一下。

  “呃,我以为以我们的关系,这样的称呼会让您觉得自在点,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了...很抱歉,舒小姐!”

  马平安口头说的彬彬有礼,眼睛却是顺着她衣领处露出的沟壑一路看去,将那奇峰险境尽收眼底。

  他把关系和自作多情六个字说的极为暧昧,顿时让舒婷脸上飞起了一抹红云,而后再注意到他的眼神,低低的惊呼了一声,连忙把胸口掩了起来。

  要不是有当中的咖啡桌挡着,差点没一脚飞踹上去。

  马平安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仿佛刚才那对眼睛并不是生在他脑袋上一样,半点没有羞耻的神情,按动了桌上的服务铃,叫了一个侍者过来。

  “先生,您能告诉这位小姐这种考比.努瓦克咖啡的来历吗?”马平安指着面前的两杯咖啡,笑吟吟的问道。

  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侍者看了看舒婷面前已经抿了半杯的咖啡,表情很是为难。

  犹豫了一下,他走回去拿了一张长方形的卡片回来,放在了桌上,而后静静的站在了一边,做出了一个请看的姿势。

  舒婷好奇的拿起了卡片,棕色的封面上用银色的字体写着一句话。

  “如果你想用考比.努瓦克来招待客人,要么永远不要告诉他真相,要么事先说清楚它的来历,让他自己决定喝还是不喝,以免他反应过度。”

  正想翻开,马平安伸手过去轻轻的盖在了她的手上:“舒小姐,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用看了,这咖啡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美味,不是吗?

  那种带着香草和巧克力味道的气息,能让你的味蕾兴奋起来,感觉到春天的来临,这才是真正享受啊...”

  舒婷的好奇心已经被引发了起来,难得的没有抗拒马平安这种存心揩油的动作,只是瞪了他一眼,嘟着嘴说道:“不让我看啊!我非要看!哼...”

  马平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将手缩了回去。

  几秒钟后,舒婷的脸色变的惨白,左右寻找着洗手间的方向,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马平安乐呵呵的靠在垫子上,对付这样的小妞,有时候还真得下几招狠手才行啊。

  过了一会,舒婷回来,小脸板的和合金似的,无论马平安怎么和她说话,她都不吐半字。

  幸好没多久,王珏来了,才把气氛缓和了一下。

  “悬浮车还会堵车?这小子还真识相,知道我对他妹妹有意思,存心创造机会呢。”

  马平安看了王珏两眼,好心的又问了一句:“王兄来一杯考比.努瓦克吗?”

  “不要!”舒婷的脸色又变了,抢着说了一句。

  王珏奇怪的看了看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着朝马平安说道:“我习惯喝茶了...”

  茶端了上来,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舒婷气鼓鼓的在旁边坐着也不吭声。

  马平安虽然知道这兄妹俩忽然约自己出来,必有所图,但既然人家不提他也不急。

  东扯西扯中,马平安毕竟饱阅群书,要比起肚子里那些奇闻逸事来,王珏远远不如,没多久,就成了他说两人听的局面。

  在一个个古怪但听起来又有根有据的故事带动下,舒婷的神情缓和了下来,小脸上时不时的露出一丝丝惊讶的神情,就连王珏也听的津津有味。

  “您瞧,所以在古代,那个地方被称之为魔鬼三角...”马平安喝了口咖啡,为他的又一个长篇大论做了个结尾。

  “那些古代的飞行器、船只究竟都去哪里了呢?”舒婷按耐不住好奇,终于打破了沉默,问了一句。

  马平安摇着头说道:“这一直是个谜啊...

  我也曾经做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那魔鬼三角的磁场有点问题。

  就好像...就好像我们家族当年遇到的空难一样,那些失踪的飞行器、船只都是遇到了磁暴沉没到了海底。”

  提到空难,他声音慢慢的低沉了起来。

  舒婷毕竟是女孩,想起马平安孤苦伶仃的‘悲惨身世’不由得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点怜惜的神色。

  隐隐约约中,忽然觉得对这么一个从小就没有人照顾抚养的可怜人来说,有些过分的举动和言行也是正常的事情。

  马平安心里暗笑,先来个恶作剧,再展示一下博学,最后再挑起点悲情的氛围,这样的三部曲,就算没法让她喜欢上自己,也能让她牢牢的记住自己了。

  越是得意,这小子脸上的神色就越是沉重,幽幽的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了。

  王珏在旁边轻咳了一声:“宾得,过去的事情也不用再多想了...”

  马平安抬头,眼中似乎有泪光闪动:“嗯,我知道,活了两十多年,我没亲人也没什么朋友,幸好认识了你们,总算有人可以陪我说说话了。”

  王珏默默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们兄妹两个也和你差不多的...”

  “嗯?”马平安昂了昂头,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王珏犹豫了一下,定定的看着马平安,问了一句:“如果我今天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可以为我们保密吗?”

  “当然,朋友的隐私我自然...不不不...你还是不要告诉我的好...”

  马平安口头婉拒,心里却是精神一震,知道今天的肉戏马上就到。

  王珏摇头,伸手握住了舒婷的小手,朝她看了看,说道:“很多事情,我们都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难得有一个朋友,说说也是好的。”

  马平安神色庄重的看了看他,慢慢的将手放在了胸口:“那好,我以我父母的名义发誓,今天所听到的,绝不对任何人说!”

  “我自然信得过你!”

  王珏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应该也很奇怪吧,为什么我们家的老头子姓刘,可我姓王,我妹妹却姓舒...”

  马平安哑然,说道:“我还真没注意过,对啊,强人堂的老大确实姓刘...在沪西也是鼎鼎有名的,我怎么就没注意这个...”

  “呵呵,强人堂...唉,其实也就是表面风光,在暗地里,他只是新魔都王氏财团的打手培育基地而已。”

  “王氏财团?是那个新魔都三大巨头之一的王氏财团吗?强人堂会和他们有关系?”

  马平安的嘴张的大大的,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虽然从游霜给的资料里,他早已推断出了两家的关系,但听王珏自己说出来,感觉又有些不同。

  “是的,就是他们。”

  王珏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老头子其实是王氏财团上一任的总裁的儿子,自从创建了强人堂之后,为了掩饰身份的需要,就改姓了刘。

  但又为了表示自己不忘本,所以给我取了王姓,而我妹妹则是跟着我们去世的母亲姓舒。”

  马平安恍然大悟:“怪不得呢,我想以强人堂一个二流帮会的财力,怎么能盖得起那么大规模的总部。”

  说着,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又加了一句:“我没有看不起你们强人堂的意思,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呵呵...”

  王珏微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在表面上,强人堂本来就是一个两流帮会而已。”

  马平安呵呵笑了笑,又问道:“但凭着王家这样的后台,如果想要发展,就算沪西的龙头也要掂量掂量的吧?为什么到现在还...”

  王珏脸色沉了一沉,说道:“其实沪西的胡家早已经知道强人堂的背景。

  之所以至今没有动它,也就是因为背后还有个王家在。

  但胡家在新魔都的黑道上耕耘了这么多年,绝不会允许王家真的把手伸到黑道里来。”

  马平安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说道:“是不是你们两家之间也达成了某种协议,强人堂不再拓展自己的地盘,而胡家也默许它的存在。”

  王珏朝他看了看,赞许的点了点头:“我也并不是很清楚,应该就是这样。

  王家需要强人堂帮他们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不触及胡家的利益。

  而胡家这几年在慢慢的洗白当中,在很多正当的生意上也要依靠王家的帮助,所以这样的协议达成是很正常的事情。”

  “嗯,有时候确实如此,毕竟混黑道的名声并不好听啊。”

  马平安应和了一声,心里却已经大概的对王氏财团做了个判断。

  这个新魔都的第一家族,看来所图不小,目的绝不会那么简单。

  “是的,他们确实认为如果王氏直接插手黑道会有损家族的名誉,所以就必须有人去牺牲...”

  王珏冷笑了一声,语气中已带上了点气愤:“自从老头子创建了强人堂之后,他就完全成了一个只能在黑暗里生活的人。

  连我和小婷也是一样,永远无法堂堂正正的告诉别人自己真正的身份。

  王氏似乎有这样的传统,每一辈总要有个人做出牺牲,比如...”

  说到这里,他忽然闭住了嘴,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复杂的光芒。

  马平安反应极快,马上就联想到了云莺身上。

  同样是改姓,同样维持着神秘的身份,不就正好应了王珏说的每一辈总要有个人牺牲的话题吗?

  但他又从王珏眼睛里看出了一丝苗头,心里暗暗笑了笑:“这些富家子弟似乎都有些特别的嗜好,那云莺和你小子可是血亲...而且早已经被老子拿来做过老婆了...”

  心里笑着,面上却是一副颇有同感的样子,拍着大腿说道:“是啊,我也见过那个叫什么王仲...的小子,没什么本事还嚣张的要死,比起兄弟你来差远了。

  不过听说人家是王家的继承人,嚣张点也是应该的事情...”

  “王仲文吧?”

  “好像是的...”

  马平安将他刚来魔都在酒店里遇到王仲文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其中免不了加油添醋篡改事实,将王仲文描写成了一个看见美色就迈不动腿兼脾气暴躁的花花公子。

  不过倒也引起了王珏的共鸣,在一旁不住点头:“对,是他!就是他,这家伙气量狭小,去年如果不是他逼着我伯伯下令,我怎么会在总决赛上弃权呢?”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马平安吃了一惊的样子。

  王珏愤愤不平的说道:“嗯,去年的机甲争霸赛,其实凭我的太阳神完全可以打进前三名。

  但那小子和我伯伯说,如果我的名次太好,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强人堂的底很可能就会包不住,所以老头子才逼着我在总决赛第两轮弃权了...”

  咬了咬牙,王珏呸了一声,继续说道:“其实都是狗屁,强人堂的底在那些大家族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他是担心我太出风头,怕对他继承人的位置有影响才是真的!

  今年他的帝王号已经修复成功,很有希望夺得总决赛的霸主,到时他就还是第一个得到机甲争霸赛霸主的王家人,地位就更巩固了。”

  “原来是这样...这小子真特么可恶!”

  马平安默默的点了点头,眼里充斥的满是同情。

  他极善于挑拨别人的情绪,在他目光的注视下,王珏更激动了起来,狠狠的捶了一下桌子说道:“宾得,你说说,凭什么他就注定要当这个家主?

  凭什么我和小婷还有...都要躲在幕后?凭什么强人堂只能作为王家的附庸!”

  马平安抬头笑了笑,说道:“古代有句话‘帝王将候宁有种乎?’,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该不该的,靠的只是实力!”

  王珏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实力...”

  他的眼神热切了起来:“宾得,如果我想让你来帮我,你看怎么样?”

  马平安微微犹豫了一下,笑道:“对我来说,任何事情都有价钱。”

  王珏笑了笑:“如果你来帮我,以后我的一切也就都是你的。”

  马平安看着他,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模糊的概念,我并不知道我能得到什么,也不知道我要付出什么。”

  王珏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事情顺利,我保证,以后王氏的董事会里会有你的一个位置!

  你知道的,王氏的总资产已经超过千亿,而董事会的成员手头最少也要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马平安轻轻鼓了下掌,吹了声口哨:“很有诱惑的提议,那我需要做什么呢?我并没有感觉我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兄弟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

  王珏看了看他,摇了摇头:“不,你值,你能把婷婷的MIKI-160改装成现在这样,光凭这个,你就值得我付出任何代价。

  你要知道,王仲文也会参加今年的机甲争霸赛...”

  他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而在赛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所以我要你帮忙把我的太阳神也改装一下,”

  马平安皱了皱眉头:“那帝王号真的很厉害吗?连你的太阳神号都没有把握?”

  王珏沉默了一下,说道:“听说也是一台末日前的机甲,具体数据我还不清楚,但我想应该和太阳神差不多...但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

  马平安耸了耸肩:“如果只是这样,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你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吗?”

  王珏笑了一笑:“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我虽然平时很少和堂里的人打交道,但由于我负责了一段时间训练,所以手上也有不少忠心的弟兄。

  我还要求你能帮他们也改装一下装备,万一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马平安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摇着头说道:“王兄,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但你也要知道,王氏财团在魔都的势力根深蒂固,绝对不是光靠武力就能达成你想要的目的的,况且,你的身份...”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白。

  凭王珏你现在还见不得光的身份,王氏家族里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存在还是个问题,想要当家主,首先这关就过不去。

  王珏忽然神秘的笑了笑:“我并没有说我要当王氏的总裁,这后面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出面料理。”

  马平安没有再说话,以他的聪明,怎会想不到王珏的打算,他肯定已经和云莺有了联系。

  比较起来,云莺毕竟是王栋的亲生女儿,虽然现在还处于暗处,但在家族中肯定也是有一定份量的人物,万一王氏发生了些变故,由她出面,应该足够料理的了。

  俗话说‘家贼难防‘,按王珏所说,他手头已经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再从王氏内部下手,他的打算并非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是自己如果真的参与到这样机密的事情中去,等到事成之后,自己的下场只怕也妙不到哪里去,这小子也不是个善茬啊!

  不过此时王珏已经把话说开,如果不答应,自己的处境只怕立刻就会危急起来。

  想了想,马平安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我是宾得家族的成员。

  虽然现在我的家族没落了,但我还是肩负着振兴它的重任,真的不适合参与到其他家族的内斗中去。

  而且作为一个贵族,我也没有做别人属下的习惯...”

  王珏眼中闪过了一道失望的光芒,马平安装着没看见,又慢吞吞的说了下去:“但我们是朋友,你的事情我是非帮不可的。

  我看这样吧,我可以帮你达成你的愿望,但我有几个要求!”

  王珏马上又兴奋了起来,急促的说道:“有什么要求,你说。”

  “首先,我的技术很多都是我们家族遗留下来的东西。

  事关机密,我必须把你的机甲运到我自己的地方改装,不许有人跟踪,不许有人监视,否则被我发现了的话,大家就一拍两散。”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王珏连连点头:“当然可以!”

  “好,另外一个要求,暂时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好处,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承诺。

  在日后我用得着王氏的时候,你能给我最大的帮助!”

  说到这里,马平安又诡异的笑了笑:“当然了,口说无凭,你要帮我立下个字据才行!”

  王珏犹豫了一下,马平安这个要求,等于是明摆了要求捏个把柄在手,有怕他过河拆桥的意思,但想了想,却没法拒绝,只能也点了点头。

  “最后一个要求,听说你们兄妹两个打了个赌,我蛮有兴趣的。

  嗯,过几天,我用自己的机甲再和你的太阳神打一场怎么样?”

  马平安笑着对着舒婷挤了挤眼睛,小妞似乎想起了马平安说的赌注是什么,脸一红,呸了一声:“你能赢我哥哥的太阳神才怪了!”

  马平安哈哈大笑:“这可说不定啊,到时输了可别不认帐就好!”

  笑声中,马平安伸出了手,和王珏紧紧的握了握。

  

第五十四章:飚龙会,灭: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超级无敌机甲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